经历的上次风波以后,大家总是有意无意的把我们联系到一起,我虽然极力的辩驳可以不说还好,说了也没有用,莹始终对我用成见,不过在我关键的时候还是帮助我,这让我十分的感到,那个时候年轻轻狂,不知道什么是珍惜,也可以说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吧,12月的冬天即使是下课了,我们也不出去透气,实在是太冷了,大家就是在一起吹吹牛,侃侃大山什么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吹牛不过瘾大家喜欢在一起打赌,比如一会儿进来的女孩子胸大还是胸小?今天老师上课的时候要说几个口头语之类的.也就算是个消遣吧,20世纪末的中专学生都用一个统一的嗜好不太爱学习,大家总是拿着鲜红的61分四处炫耀自己的水平是多么的高,估分是多么的准确,而得到59分的同学则恨不逢时,偷偷的贿赂老师给个及格回家好交差.又是一个下课时间,平时喜欢打赌的几个死党不怀好意的把我围在了中间.悄悄的对我说:哎,如果你要是能解下莹的腰带,我们一个人给你50块.怎么样?我抬头看着这几个有钱人的富侉子弟,不由的感叹上帝不公平.50块啊够我一个星期的饭钱了,他们说花就可以花啊.真有钱,我默默的数着人数,六个,300块啊,马上到莹的生日了,我正发愁呢,这不是上天给我的送财童子吗?哈哈哈.我装作犹豫的答应了他们的赌约,把他们的300块拿到了我手里.我也知道莹的腰带他们认识的,如果骗了饿他们会让我好看的,所以我要好好的策划一下.

上课的铃声响了,大家陆续的回到了教室,莹就在我的前桌,我看了看自己用15买的腰带,一狠心,用壁纸刀把它割断了,一节课几乎也没有怎么听,10点30了要放学了,我拿起笔写了个字条给她,"莹,求你件事情,我的腰带断了,我的裤腰肥,放学没有办法回寝室了,你能不能把你的腰带借给我用用?"写完了偷偷的塞给莹,我知道莹的裤子是正好的,她的腰带是装饰用的,所以我有9成的把握,不一会儿,果然她在前面慢慢的把腰带抽了出来,成了.我用纸团打了一下我的死党,在他们的注视下,莹的腰带递到了我的手里,我在喜悦的同时也感到了自己有那样一点点的卑鄙.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被衣兜里那300块冲淡了.我开始幻想着怎么给她买礼物.

下午上课前我大马金刀的坐在课桌上,和几个死党在吹牛,忽然军问:"你怎么把莹的腰带弄到手的说说我们听听."我不削的说":我和你说了几遍了你羡慕啊,我就对她说.老婆,把你的腰带给我.老子要,不然晚上我也要解多费事.她就老老实实把腰带给我了,什么是男人?男人就是要这个力度!"正在我洋洋得意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种喘息,那种是狼在猎杀猎物的时候发出的特有的气息.我一点点的回头莹赫然出现在我面在,我靠他们在阴我!!!然后莹象头饿狼一样象我扑来,我赶紧远远的跑开逃离的教室.远远的听见"你别回来,你死定了@#%&*%.后来我偷偷的潜回教室我的书已经是满地都是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