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七十 绝地逢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许万喜不顾肩膀上的伤痛,举起步枪对着冲上来的治安军是连连射击,一连就打倒了几名敌人。那两名治安军的小队长真是膘悍,虽然身边不断地有人倒下,但两个人还是挥着枪猛冲。在他俩的带动及柳四海的逼迫下,治安军们不敢向后退,一个劲儿地猛攻。

许万喜望着那两名治安军小队长,骂了声:“败类!”枪口略微瞄了瞄,啪就是一枪,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小队长手一扬,手里的短枪划了一个弧线飞了出去,人也随即摔倒在地。与此同时,另一名治安军的小队长也被县大队的战士打死了,这两名小队长一死,治安军们立刻惊慌地停下脚步,吓的趴倒在了地上。

看队伍全卧倒不冲锋了,柳四海在后面气的直骂:“废物,快冲!”掩护进攻的机枪咕、咕、咕地叫着,可是治安军们就是不再起身往前冲了。

田世英一看敌人被打怕了,高声叫道:“同志们,冲啊!胜败就在此一举,杀啊!”

县大队的战士们呐喊着,纷纷跃出掩体,向治安军们勇猛地冲杀了过去。

许万喜挺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冲在队伍的最前面。

看着如猛虎下山般冲上来的八路军战士,治安军的士兵们再也不顾什么军令、日本人了,一股脑地败了下去。柳四海看见这种情况急的是大骂不止,但他不敢撤,知道这一撤说不定自己的脑袋就得搬家,他扑向机枪,亲自操着机枪对着冲上来的八路军猛射。

一些跑的慢的治安军也被柳四海打死在阵地上。

许万喜挺着枪正猛冲,正面和左侧敌人射过来的枪弹却迫使他不得不卧倒在了地上。

两面夹击的射击使得县大队的突围受挫,六、七十人被压在治安军的阵地前。田世英立刻指挥左侧的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但敌人的火力太猛了,这名射手刚打了半梭子子弹就被敌人射过来的子弹击中牺牲了。副射手扑上去,才又射击了一会儿也被敌人打死了。

早已经打红了眼的杨明杰扑过去,握着机枪对着敌人猛射,敌人的迫击炮也接二连三地打过来,县大队的阵地上不断有人负伤、牺牲。田世英急了,如果再这么打下去只要几分钟,敌人从别的地方腾出手来,调过来部队增援正面的敌人,整个大队就会全军覆没了。

田世英举起枪就要亲自冲上去带头冲锋,二小队副何大江拉着他喊道:“大队长,你不能去,你去了谁指挥全局?!你不能去!”

田世英一挣他的手,没有了往日的平和,厉声道:“再不冲出去,整个大队就会全军覆没,如果那样我怎么向石书记和全县父老交代?”说完,田世英又要向外冲。

何大江死死拉住他道:“大队长,大队不能没有你,你留下指挥战斗,我去!”

何大江把田世英往旁边一推,提着一支步枪就冲了出去。可惜他还没跑几步,敌人的一颗炮弹飞来,正落在他的面前,何大江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连同步枪一齐炸的飞了出去。

田世英疼的一声大叫:“大江!”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柳四海率领的治安军的后面,呜、呜地就飞过来一通手榴弹,炸的治安军们是哭爹叫娘,几十个声音喊道:“杀啊!打鬼子杀汉奸啊!”

这些治安军本来就是被逼着来打仗的,现在两面受敌,他们是什么也不顾了,好些人连枪也顾不得拿,撒腿就跑。柳四海本还想负隅对抗,可身边的死党死的死,逃的逃,就剩两卫兵了,他一想还是保命要紧,多保一会儿是一会儿,所以他把机枪一扔,也要逃跑。一直被他死死压在阵地前的许万喜一直盯着他,只是一直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现在看见他站起来想跑,许万喜叫道:“哪里跑?”腾地跃起身,手里的步枪火光一闪,一颗子弹飞出去,正打在柳四海的前胸上。柳四海一声惨叫,噗通摔倒在机枪旁。

那两名卫兵看柳四海死了,一个人就想把他的死尸背走,许万喜没有客气,又是一枪射去,把他也打死在阵地前。另一名卫兵见势不妙,撒开腿是落慌而逃。

许万喜扑上去,抢起那挺机枪,向对面一看,石国泉的警卫员赵二虎已然带着二、三十名民兵冲了上来,不远处,石国泉挥舞着手枪在指挥战斗。许万喜心头一热,可他顾不得说别的,架起机枪,掉转枪口,对着左侧的敌人阵地猛烈射击起来。

田世英看有人来接应突围,许万喜已经占领对面的阵地,立即指挥剩下的战士们突围,杨明杰端着机枪,对着敌人不顾一切地射击着,枪声、炮声、呐喊着,在小小的王各庄响成一片,英雄的华夏儿女用他们的青春和热血再一次谱写一部动人的篇章。

石国泉望着冲杀出来的县大队,眼泪几乎流出来,可这时不是动感情的时候,他匆匆问了田世英一句:“损失大吗?村里的老乡们都安排了吗?”

田世英擦着额头的汗道:“牺牲了将近十名同志,总的损失不是很大,老乡们也做了安排,咱们一撤,敌人肯定会全力追赶,我让村干部们借机带老乡们撤退!”

石国泉点点头道:“好,你们撤退,我们掩护!”

田世英一拉石国泉道:“石书记,您先撤,我带着部队在后面掩护!”

已经攻进村子里的山下听说八路军突出去了,顾不得别的,立刻指挥部队向村外追来,杨明杰、许万喜等三挺机枪,交替轮换着在后面掩护部队,狂潮般的日、伪军在军官们的指挥逼迫下,不要命地向县大队追来。

杨明杰对石国泉、田世英喊道:“石书记、田队长,你们赶紧撤,有我们仨掩护,敌人一时也追不上来,你们先撤,我们把敌人引向别处!”

石国泉、田世英看看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带着部队猛跑,让杨明杰几个人断后掩护。

跑了一阵,听见枪声里大队稍远了,石国泉一挥手,田世英带着大队钻进了青纱帐。

杨国泉、许万喜几个人端着机枪在后面掩护大队撤退,使得敌人一时追不上来,渐渐地把敌人引向了大队撤退的另一个方向。

估摸着离开大队已经很远了,杨明杰望着已经打红了的机枪枪筒道:“同志们,咱们也找机会赶紧撤吧,不然被敌人咬死了,再摆脱也不容易啦!”

许万喜望了望在远处紧紧追赶的日、伪军道:“咱们也还是分头撤,钻青纱帐!”

杨明杰道:“钻青纱帐对,但不能再分了,咱们就这么几个人,再一分连个照应都没有,咱们一起走,进了青纱帐,敌人对咱们这么几个人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没骑兵,想包抄咱们也包不上,咱们走吧!让敌人在后面哭吧!”

许万喜一听杨明杰说的有道理,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跟着杨明杰钻了青纱帐。

山下、苗时正指挥着部队对八路军一路追赶,追着追着,八路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望着一望无际的青纱帐,山下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恼怒,他疯狂地叫嚣道:“射击,射击!”

听到命令的日、伪军们先是一愣,随即开始漫无目标的射击,炮弹不断地在青纱帐里爆炸,轻、重机枪的子弹打得玉米秆一段段地往下掉,疯狂的枪炮声瞬时间又笼罩了整片大地。

在敌人疯狂的射击声中,杨明杰、许万喜几个人跑了一段,随即开始小心地在青纱帐里穿行,他们尽量不碰动玉米的叶秆,以免引起晃动、发出声音。

走出来几里地,大家的心神都安定了许多,许万喜灿然道:“这回要不是石书记带人把咱们救出来,我看咱们大队就够了呛儿,没想到小鬼子还给咱来了这一手!”

杨明杰擦了擦脸上的汗道:“这也说明了敌人的狡猾,看来以后咱们的行动可得尽量小心,再让鬼子给咱们来一回,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

弹药手小武两手空空一摊道:“这一仗把咱们的老本都打光了,现在我连一个弹夹都没了,你们这几挺机枪自己想办法吧!我是一点折都没有了!”

杨明杰把机枪换了一个肩头扛着,拍了拍小武的肩膀道:“小武,别急,回去我跟大队长说说,让你也扛上一挺机枪,给你也升升级!”

小武看了看许万喜没说话,许万喜笑着道:“你怎么就知道要扛我这挺?”

小武道:“现在大队里的这两挺机枪都有人用,老刘还是和杨队长合着使一挺,现在老刘牺牲了,我看杨队长又要自己用了,除了你刚缴获的这挺,别的哪还有?”

许万喜笑道:“就你知道这家伙使着过瘾?俺也知道!”许万喜说的高兴,又说起了俺,“这回回去,我就和大队长说,下小队里去当一名机枪手!打仗时好打个痛快!”

小武嘴一撇道:“你说的轻巧,那侦察班谁带?大队长和石书记调你来是量才录用,不是你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记住,许班长,咱们八路军是纪律部队!”

小武的话才说完,引得大家是呵呵一阵笑,可众人怕暴露目标,只能小声笑着。

几个人一路说一路走,小心地在青纱帐里穿行,小中午的时候,大家到了和大队事先约好的宿营地点。石国泉、田世英等几名干部看他们全部回来,且没人受伤,大为欣慰。

进到队部,石国泉、田世英首先检讨了自己在这次行动中应负的责任,尤其是石国泉的检讨极为深刻,他认为这次大队差点儿付出重大损失主要是自己急于要消灭特务队造成的,他准备向上级请求处分,全根据地通报批评……

为了缓解一下室内的沉闷气氛,许万喜等其他几位同志说完了话,就笑着问石国泉:“石书记,您怎么那么巧就在最危急的时刻出现了?”

石国泉道:“我带着二虎本来要去几个村检查工作,刚要从路东向路西通过,大队的敌人就从南向北过来了,我一想,糟了,十之八九敌人的行动会和咱们有关。看着敌人向北去了,我和二虎急的没办法,又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你们,只好跟着敌人往下走。到了王各庄听着村里响枪,可敌人却埋伏起来不动了,我们俩正纳闷,田大队长他们就进了庄。我这一看,这回绝对是糟了,敌人肯定是给咱们布了一个圈套!可光凭我们俩也救不出来你们啊!我们俩就赶紧分头去周围几个村找来二十几名干部、民兵。等我们回来四处一看,只有村东北还在战斗,就赶紧向那里跑,正巧你们也是选在那里做突破口,要不是这么巧,咱们大队……”石国泉没向下说,但大家心里已经很明白,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要不是阴差阳错,敌人的行动被石国泉、赵二虎发现了,说不定现在整个大队已经不存在了。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