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十八章

qianqian1940 收藏 8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军座,国防军拍来的电报!”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的秦德纯对正在喝茶的宋哲元道。


宋哲元的手一颤,几滴茶水倾出来,洒在桌上:“哎,真是越怕什么就来什么!”他轻声的嘀咕道。这个29军近10万人的军长,华北的土皇帝最近看到国防军就发慌,这几天他的心情很不好,准确的说有点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自从“北平”事变发生后,29军和他被国内舆论一致口诛笔伐,无论如何29军的人参加了屠杀老百姓的事是赖不掉的,于是他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中央”骂他,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看好自己的手下,差点就成为国防军进攻的借口,你现在好歹也是国民政府的人了,你打人家不等于国民政府向他们宣战吗;国防军骂他,本来人家好好的来和你联络感情的,你这么一来不是在向我们示威吗?好嘛,这不是在说,北平是你宋某人的地盘,容不得你们胡来,这不是大大落了人家的面子;老百姓也骂他,日本人野蛮我们知道,那毕竟是和畜生牲口差不多的东西,可你身为一个中国人怎么也帮着畜生作孽?你身为一个军人,身为政府派驻华北的委员长,身为我们的父母官不来保护我们,反而拿起应该对外的枪口来屠杀百姓?这不整个一个二鬼子吗;国内的舆论就更加不可能防过他,你说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不敢打小鬼子么就算了,偏生在国防军打败日本人一振中国数百年来颓废之气的时候你调转枪口打自己人?你说你拿了老百姓那么多钱干什么不好?就是实在闲的没事情干你去达打猎,搞搞演习也好啊,拿着用老百姓给你的钱买了枪回来杀自己人,这不是整一个给中国人脸上抹黑吗?不骂你还有天理吗?


偏生这几方人宋哲元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得,只好夹在中间做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不过数来数去最怕的还是国防军,这可是个最会惹是生非的主:“他们想干什么?!”


秦德纯有些疑惑的说:“他们想在热河和河北的边境地区搞演习,希望我们能够配合他们封锁边境,以免有误伤的情况产生!”


“演习?”宋哲元几乎要跳起来了,国防军的地盘这么大,哪里搞演习不好,偏偏要在河北和热河边境搞?莫非他们要对29军动手了?不答应是万万不能的,这样不是更给了他们进攻自己的借口吗?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传令部队,马上进入战备状态,召集旅长以上长官开会!”


“是,军座,可这个封锁线一直划到了日本人的军营门口,这个……”


宋哲元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肯定又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不用管他们了,日本那边叫他们自己去交涉吧!”


河北边界,日本华北派遣军军营。


一等兵曹腾幸夫瞪大了眼睛和同伴战战兢兢的在门口放哨。连续被闹鬼事件和毒蛇事件折腾的精疲力竭的日军已经像一群惊弓之鸟,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枪炮齐鸣,生怕哪里再钻出个鬼或者一群毒蛇来。撑到下午实在受不了折磨的士兵们想起军营里还有几十个被鬼咬伤而被打晕的战友没有拉肚子,而且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休息精神肯定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把他们叫醒负责营地的守卫工作。


突然北边的草丛一阵抖动,一条大腿粗细的蛇吐着信子,红着眼睛窜了出来。


“妈呀!蛇!大蛇啊!”曹腾幸夫吓得扯着嗓子打叫了起来:“快来人啊!”


刚躺下没多久的日本兵又被惊醒了,蛇!一听到这个词语每个日本兵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中午惊魂的一幕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不能让蛇冲进来!要是让它们冲了进来我们就没有地方可逃了,心急如焚的日本人成群结队的拿起枪赶到营门口。


“射击,快快的射击!这个的,是蛇王的!不能让它叫来射蛇群!”一个军官惶恐的大叫。


在场的日本人想到上万条蛇在这条巨蛇的指挥下向军营冲来的场景一个个寒毛倒立,手忙脚乱的开枪的开枪,扔手榴弹的扔手榴弹。可怜这条巨蛇,本来在洞里东眠的好好的,先是被一阵莫名奇妙的声音叫醒,然后发现一大批毒蛇游来游去,特别是几条美丽的母蛇搞的自己心里痒痒的,加上肚子又饿了,于是思想斗争了半天终于出洞了。可没想到这么一会工夫,那些美丽的母蛇就不见了,心急的它四处乱逛,这么一逛两逛么就逛到了日本人的军营门口。这条被精虫上脑,到死也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巨蛇身中了492枪,吃了无数的弹片,终于被日本人打的体无完肤,挫骨扬灰了!


众日军看着地上躺的没有了人型,哦,不对,应该说没有了蛇型的尸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大家要散去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家伙指着远处开来的一列车队道:“有人来了!”


一个大尉举起胸前的望远镜望了望,是自己人的车队,看来是稻叶大佐带着医疗队来了:“全体列队!”


日本兵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开始一边整理自己的着装一边列队,那大尉叫过一个士兵道:“快,去报告司令官,大佐来了!”


一会工夫,军营里就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子。


崛月中佐带着一群明显睡眠不良的军官们快速的冲了出来,站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车队慢慢的在前方250米的地方停下,稻叶大佐(对了,就被烟灰缸砸的那个)穿着一身黄呢子军服还狗摸狗样的带着一副白手套,下了车,他看到营门口的队伍以为他们老早就在等他了,当下十分满意,决定表示一下他的长官风度。只见他举起了右手,停在空中,左手扶在刀柄上,裂开了嘴,装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正准备挥动一下说个什么。这时,就听见一阵尖锐的“呜、呜”声,在场的人都觉得地皮一阵抖动,几十发炮弹砸在车队停留的地方,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橘红色的火焰和浓浓的烟雾吞没了现场。


这突如其来的炮击将在场的日本人惊的目瞪口呆,一只冒着青烟的汽车轮子被爆炸的气浪高高的掀起,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铛”的一声,飞过几百米的距离落在列队的日本人面前像喝醉了老酒那样歪歪扭扭的滚到崛月中佐的脚下。崛月中佐裂着嘴看着这只在爆炸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凄惨无比的轮子,脸上的表情怪异无比,像哭,又像笑。


集结了重兵在边界上的宋哲元和一帮高级将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面面相觑,国防军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他们要向日本人宣战吗?自己忙着布置了半天,敢情人家要找的是日本人的晦气?不过国防军的炮火可是真够猛烈的,这些人打了一辈子的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猛烈的炮火。


“军座,我看,这说不好是人家既想找小日本的晦气,说不定也是在向我们示威啊!”秦德纯有些感慨的说:“人家既然连小日本的晦气都敢找就更不用说我们的了!”


宋哲元的脸色忍不住变了变,想起刚才炮火的凶猛,一股凉意从背后窜了上来。


在人堆里的张克侠突然对身边的何基沣道:“芑荪,老蒋的中央军的火力有这么猛吗?”


何基沣摇了摇头:“中央军一个师最好的88,87师也才一个山炮营12门75毫米山炮,刚才的炮击用的肯定是口径超过100毫米的重炮,两者相比,差的远了,就算欧洲陆军强国精锐部队的火力也不过如此吧!”


两人虽是私下交谈,但声音没有一丝模糊的送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宋哲元望了望北方,头也不回的背转身就走:“撤军,把边境的所有军队都撤下来!”


不过,这次日本人好像是变得文明了,或者说是变的聪明了,挨了炸的日本人没有马上拉着军队去报仇也没有讲什么“要灭亡中国”之类的废话,而是通过正规的外交途径提出了抗议。于是我们这边层层上报,当报告递到我的手上时我忍不住把头伸出窗外看了看今天的太阳是从哪里升起来的,然后直接将日本人的外交抗议转到第9摩托化步兵师并吩咐道:“谁惹出来的祸,谁负责解决!叫外交部派个官员,权且当作旁听好了!”


由于西北政府的“严重官僚作风”,当双方再度开始谈判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在这几天中,日本华北派遣军的官兵们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作为一支部队,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根据保守估计,一群骑着猪的孩子都能把他们给缴械了!事情是这样的,炮击的当晚,崛月中佐派遣了一个中尉带着几个士兵去向国防军抗议,结果就没有再回来。当天晚上,鬼倒是没有来了,可是对面西北军阵地上却召开了什么“魅力无敌宇宙大帅哥演唱会”,那些比鬼哭狼嚎还要恶劣的歌声通过放置在日军营地不到100米的扩音器放出来,听的小日本们头晕眼花,把胃里的胃酸都吐干净了之后还一个劲的干呕。在派出了好几个人去搜寻那些扩音器却失踪后,日本人终于放弃了“抵抗”,好几个小日本因为实在受不了而自杀了,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死因能不能让他们魂归那个什么叫“靖国神社”的地方。连续几日,白天东一炮西一炮的落在营地周围,还时不时的有一两发落到军营里,晚上各种不同的噪音又往他们而耳朵里,水又不能喝,只好分白天派几个敢死队出去提来的一点水水,这样的日子让小日本感受到了远比肉体上的痛苦还要难以忍受的折磨,很多人在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国防军,对于日本的军人来说,上升到了一个和恶魔等同的高度!


11月29号那天,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日本大使中田终于见到了臭着一张脸,见了谁都像欠了他几百万的徐超少将。这也难怪,他本来在炮兵阵地玩大炮玩的好好的,现在大炮没的玩了,还得过来和这些畜生一样的东西打交道。


“将军,我希望你们马上停止对我方营地的炮火封锁!你们炸死了我方稻叶大佐以下127人!你们必须为此负责并向我们赔偿!”


“哦?什么?我们在封锁你们的营地?在哪里啊?没有啊?你们知道吗?”徐超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装模作样的询问着身边的手下。


“没有啊,他们的营地应该在日本吧?我们有射程这么远的大炮吗?”


中田大叫道:“是我们华北派遣军的营地,就在河北和热河的边境!”


“哦,是那里啊,可是我们在演习啊,啊,你该不会不知道吧?不信你问29军的人,我们跟他们打过招呼的!”


什么?在演习?!中田觉得不是眼前这个将军的智商等同于弱智就是自己是个白痴,这种借口也找的出来?!“可是你们没有通告我们!”他怒气冲天的叫道。


“耶?这就奇怪了,我们通知你们干什么?我们又没有在你们日本搞什么演习,欧鸡桑,这里是中国好不好,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轰几炮,关你们什么事?你脑子有问题啊?”徐超用一脸你是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中田彻底的抓狂了,口水乱喷的怒吼道:“那这几天落到我们军营里的炮弹又怎么说?!”


“哎呀,这个真是不好意思!”徐超马上换了一副诚恳的样子:“这个是我们的错拉,你也知道,这个,我们军队是比较穷的,这个这个,啊,对了,就像贵国那个个什么‘卖‘的报纸说的,装备的都是德国人的产品!恩,这个,人员的素质也是比较低的!这个,我们在仔细研究了贵国报纸的说法以后么,觉得很有道理啊,于是决定展开了训练活动。不过因为我们经费紧张的问题,那个使用了老版的过期地图了,大炮保养的又不好,加上人员素质有问题,还不太熟悉这些装备,恩,还有什么呢?对了,还有这个机构官僚作风的问题,这个实在不好意思了!因为这些原因,我们的准头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了,呵呵,怎么能和你们比呢?哦,对了昨天的那炮好像炸塌了你们的厕所哦,这个,实在是意外拉,那门炮自己就走火了啊!这个,我们怀疑可能是外星人干的,所以,呵呵,正在调查之中啊!啊,大使先生,你不要生气吗?你看,我们都已经承认错误了嘛!您放心,我们在接下来的演习中,一定会尽量控制不误伤到贵军的!说到底都是没钱惹的祸啊,对了,贵国那赎俘虏的钱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们啊?我们都等着这笔钱呢?这个,只要有了钱,以上这些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嘛!哈哈!”


中田的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黑,最后又神奇的变成了白色!使用了老版的过期地图了,大炮保养的不好,人员素质有问题,还有外星人,这还是中国人说的话吗?!那个流氓说什么,啊,对了,他们还要继续再搞演习!这个混蛋!不过中田终于明白了国防军这样做的原因,他们是为了那笔钱!这是在向日本政府传递一个信息:在这件事上,中国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中田像个斗败了的公鸡,哭丧着脸离开了。


他身后的徐超冲他比了个中指:小样,想和我们争什么理?打仗不行,在谈判桌上你们同样不行!靠!你以为中国“理”仪之邦是白叫的啊!


他回头,嚣张的不行的对手下说:“走,我们回驻地,开快点还赶的上今天晚上的‘误射’!恩,今天炸点什么好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