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一卷 三 白宫美女争胜

天地1沙鸥 收藏 2 21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一卷 三 白宫美女争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如果发生战事,艾恩欧·格里特德先生所说的这些美国肯定都是要做的。不过现在讨论这个显得有点为时过早。”威尔逊说,“我们现在应该把思路放在如何应对当前这种尚未明朗的局势上。目前的局势是,既没有打,而又有很大打的可能性。这种状态是特别微妙,而又让人有些难以把握。就像是一片混沌,茫无头绪,而又必须从中找出头绪。既要树立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也要妥善地解决目前的危机!我想,中国的领导人龙翔天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他或许此时正在中南海等待我们如何出牌吧。”


“说实话,我真的不理解中国怎么敢狂妄地做出如此大的举动!中国的军事实力是如此低下和可笑,周边的问题都没有解决,还竟然敢对台湾动用武力?他们连最起码的把几十万大军送上台湾本土登陆的船只和器材都不够,更别说更为复杂空中制空权的夺取,空中掩护,海面作战和持续补给了。这些都是需要现代化装备来支撑,而不是开玩笑的。


比如说,大陆的第一波攻击中即使能够让十多万陆军登上台湾本土,但只要海峡被美国军舰飞机遮断,登陆部队失去后援和补给,那就成了射击场上的靶子,任人宰割,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弹尽粮绝,成为瓮中之鳖。等待着他们就只能是灭亡的命运。”军事专家萨非罗斯说,“在美国和台湾共同的作战下,中国根本没有取得胜利的机会,一场不能够取得胜利的战争难道中国也敢打?可笑啊可笑,幼稚啊幼稚!”


“只有一种状况大陆敢于对台湾使用武力,那就是大陆认为美国会袖手旁观。难道大陆真的会这样愚蠢的认为?如果真是这样认为,那么大陆的战略家和军事家的素养也不过如此而已!”FBI局长波斯内思韦特说。


“不是这样的,你是不太了解中国这个民族顽强的性格!在朝鲜战场上中国用落后的武器同样让美国受到巨大的损失。”梅忆红着急地说,“你知道中国对台湾的底线吗?中国的底线是台湾怎么样都行,只要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但是台湾如果要跨越独立这条底线中国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那就难说了!”


“梅忆红小姐的分析非常有见地。”智库政治专家蕾切尼小姐说,“很明显,中国这次之所以采取如此大的动作就是因为台湾正在突破一个中国的底线。”


梅忆红向蕾切尼投去友好的一笑。蕾切尼也向梅忆红点了点头。


“一个要独立,一个要统一,那么说来,中国和台湾迟早会有一战。”国际事务专家爱德林女士说。


“我最讨厌的是很多时候中国不按常理出牌!”国防部部长麦积杜蒙德说,“比如朝鲜战争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1950年“釜山战役”的时候,当时南朝鲜军队在北朝鲜部队的打击下节节败退,退守洛东江防线,龟缩于釜山,而联合国军刚刚在洛东江防线立足未稳。已经退无可退,马上就要被赶下大海。这个时候是中国出兵的最佳时机。如果中国出兵,按照那时候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优势兵力,联合国军很有可能就被赶下大海。这样就造成了北朝鲜统一的政治目的,而联合国军就失去了继续对朝鲜半岛动用武力的借口。那么就不会有今天南北朝鲜对峙的局势了。中国就一劳永逸地在东亚建立起一个完整的缓冲地带。但是,中国却选择了在北朝鲜军队被打垮,联合国军大举越过38线最不适合出兵的时候出兵。其实,中国的不按常理出牌,对它并没有任何好处,仅仅是让我们有点心烦意乱而已,我喜欢它这样!就像这次的八十万大军部署在海峡又能有什么实际的用处呢?”


“部长先生说的非常正确,在过去的年代中中国确实有过重大的决定仅仅是由少数几个人‘拍板’就能做出,而缺乏科学的评估和决策,难免掺杂了很多个人的情感,所以,有的决定不尽合理,给人以‘不按常理出牌’的感觉。”梅忆红说,“但是经过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已经越来越融入到国际社会中,已经越来越成为了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成为了国际社会稳定的一股重要力量。所以,美国不应该破坏这种力量,而应该利用这股力量来维护世界的和平。大家可以看到,在反恐,伊拉克战争,打击毒品行动中中国都给予了美国适当的配合和支持。所以,美国应该联合这股力量,而不应该激怒这股力量来和自己对抗,这样做是不明智的。”


“中国之所以要支持反恐,那是为自己打算。东突在新疆给中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但是,一旦中国和美国的利益真正产生冲突的时候,他就绝对不会和美国合作了。比如台海问题就是这样。”


“那起码两国有共同的利益对吧。加强沟通和对话就能够消除隔阂,而不用在军事层面上解决问题。”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麦积杜蒙德说。


“但现在不是沟通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问题。”北美空军司令麦克唐纳说,“阁下把中国想象得太美好了。现在道理其实很简单,美国要在亚洲保持领导地位,而中国正在威胁着美国的这种地位。试问,不经过战争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美国拱手相让,不可能,中国要主导亚洲事务,不赶走美国的势力又如何能够办到呢?就像一个猴群争夺首领一样道理。生物界的道理也和国家的道理是相通的。”


因为梅忆红频频发言,而且她的立场和很多人不同。所以在酒会上显得特别惹眼。麦克唐纳分明觉得,和这个漂亮女人说起话来,大家的投过来的目光都要多些,不由有些飘飘然。这时候,大家听麦克唐纳说得条条有里,都觉得梅忆红这次没话可说了。


却听梅忆红又道,“麦克唐纳先生所说的确有道理,正如您所说,生物界的道理和国家的道理是相通的,不过部长所说的是低级的生物,高级的生物更多地是合作,而不是对抗。就像蜜蜂能够把所要完成的工作分工合作产生更高的效率一样,人类更是唯一的能够互相合作,而不是用对抗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生物。”


“这位小姐不仅在物理方面,在生物学方面也是别有见解啊。让我颇感佩服,”麦克唐纳说,“不过我们都扯远了。呵呵!”


梅忆红知道要改变一个人的固有的思维模式是很困难的事。她也笑了笑,对部长举杯,“美酒飘香,夜色清凉,在这良辰美景的夜晚能认识阁下非常荣幸,干一杯!”说着向麦克唐纳走了过来。


因为如此受关注的美女主动向自己示好,麦克唐纳受宠若惊,忙向梅忆红举杯示意,眯着眼睛看着梅忆婀娜的身材。


威尔逊远远地瞥见麦克唐纳和梅忆红靠得很近,两人蠕动着嘴唇,时而发出一阵笑声,好象很亲密的样子。


“请问小姐芳名,在哪个部门任职?”麦克唐纳说着话,眼睛却盯着梅忆红高耸的胸部。


“梅忆红,太空总署,我们两家经常合作可惜却素未谋面。”梅忆红说。


“是啊,太遗憾了。”麦克唐纳说,“我对小姐真的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梅忆红莞尔一笑,“彼此彼此,今日一见,从麦克唐纳先生身上足可以看出我空军果然是人才济济。”


“咳咳......”不知什么时候威尔逊来到了两人身边,他非常体贴入微地问,“两位在白宫还觉得愉快吧?不喝点香槟吗?法国的香槟口感是非常好的。”说着便向服务生招手。


“不用了,总统先生,我还是更喜欢威士忌!”麦克唐纳立正说。


“我喝葡萄酒就行了。”梅忆红说。


这边厢正在说话,却听那边厢国务卿波菲尔女士又在发表高见了。


波菲尔提高了音调,声音显得有些尖细,“我建议现在立即着手全面清理大陆在美非法移民。这些都是两国交战后恐怖主义产生的隐患!从现在起就要限制大陆民众到美国旅游。加大清理大陆间谍的力度!”


“大陆对台湾动用武力,那是对美国利益的粗暴干涉,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蔑视。我们必须要用更强硬的方法来对付他们!在座各位毋需担心,不就是八十万人吗?我不相信他们能够游泳渡过海峡,占领台湾。大陆根本不具备足够登陆工具和占领台湾本土的实力。我们就等着数十万的解放军血染海峡吧。哈哈哈!”一个年老的议员说。


“国务卿波菲尔对这些看法嗤之以鼻,心说,“这不是担心的问题,是政治问题。”


“大陆聚集八十万之众的部队,就是说已经存在动用武力的可能了。这和过去的部署零星的导弹和飞机是截然不同的性质!”军事专家萨非罗说。


“萨非罗先生,我相信大陆现在绝不会使用武力的。”梅忆红说。她知道,如果不语出惊人,是难以引起别人重视的,“我想在座的人中应该我是最了解中国人的性格的吧。做任何事,中国最讲究一个出师有名,讲究堂堂正正之师,如果大陆现在就动用武力的话,那么时机是不成熟的,因为台湾只是审议申屠园的提案,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理台独,所以,大陆绝不会在没有充足的理由下对台动用武力的。基于此判断,我们就不应该动用强硬的对策,而应该和大陆进行更多的交流和对话,以消除可能发生的战争的隐患。”


萨非罗还没有说话,波菲尔立马就接过了话题。


“你很了解中国,我相信,因为你就是来自中国啊。”波菲尔说,“那么你敢保证中国不会对台湾动用武力吗?”


梅忆红知道,波菲尔这样看似轻描淡写的一问,是给自己设下的陷阱,不管怎样回答对都会对自己不利,但是眼看两国就要因此而爆发冲突,也顾不得这些了,梅忆红考虑了很长时间,终于坚定地说。“我敢保证!”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梅忆红话刚落音,波菲尔便说,“你的保证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不知道中国给了你什么好处,这种毫无凭据的空话也敢在这里混淆视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希望美国要不采取强硬的对策,等到大陆的军队攻到台湾那就合你的心意了,让你的保证见鬼去吧!”


“你......”梅忆红指着波菲尔。波菲尔一侧头,理也不理。


“是的,从时机看是不成熟,”马克西姆说,“但是兵无常形,水无常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是用兵之基本之道。我记得这是中国的孙子兵法上说过的。所以,解放军很有可能借此演习的机会,对台湾发动突袭!因为,如果台湾公投和修宪的提案通过,那么将会让大陆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到时候再出兵就难以取得现在突然袭击的效果。现在出兵,可以在台湾法理台独之前就把台湾纳入武力统一的轨道。因为从政治上来说,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还是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要干涉,也很困难。所以,中国是有理由,也有可能动用武力的。”


“我早就说过,对于中国要坚定不移地采取全面遏制政策,你们就是不听,现在知道了吧,这是养虎为患!”国务卿波菲尔说。


首先,我们必须要和台湾共享情报,以免台湾被大陆突然袭击,打个措手不及,猝不及防!”一头银发年老的议员说。


听着银发议员嘶哑的声音梅忆红微微皱了皱眉头。她也知道,凭自己一己之力要改变整过国家的策略是不可能的,心里也暗暗兴奋,龙翔天终于动真格的了,看来让这些人很不爽,在关键时刻看来他还是能够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次可别像小时候那样别人欺负他只会跑来找自己了,梅忆红想着脸上露出了笑意。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西姆发话了,“议员先生请放心,在半个月前我们就已经和台湾共享情报了。作为军方决不会允许大陆突袭台海,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军方的失职!”


“那就好,那就好。”


“奇怪,这女子怎么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笑?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国务卿波菲尔没有在意银发议员和马克西姆的口舌之争,一直留心着梅忆红。刚才她和梅忆红不仅在草坪上,在西厅中也为了美国是否应该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争执了很长时间,这让波菲尔十分的气恼。


威尔逊总统的首席战略顾问,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艾恩欧·格里特德说,“很显然,中国聚集八十万之众即是说动武的可能已经存在,当此关键时刻,美国万不可以掉以轻心。所以,作为我们美国必须尽快行动,阻止这种可能的产生!”


“是的,必须对中国从政治,经济和军事三个方面施压!”国务卿波菲尔慷慨激昂地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从军事上施压,军队对军队,战争对战争,你大陆不是有八十万吗?我就能消灭你八十万!美国必须让中国清楚地知道这点!”


“我们应该以强大军事力量出现在冲突地区,阻止解放军任何武力攻台的企图。如果一旦发生武力攻台的情况,,美国应当协助台湾军队阻止解放军武力攻台,允许美国军队可以和解放军进行有限度的交火。”


“完成这个任务最合适的非美国第七舰队莫属。”马克西姆说。


“我觉得不妥!”梅忆红站起来说,“这样就会让两国关系走向空前的紧张,让美国失去和中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渠道。”


“你是想为中国争取时间吧?”波菲尔嘲讽地说了一句,“你别以为大家都不清楚你是一个中国人!”中国人这几个字语气很重。一些人发出了嗡嗡声。


梅忆红知道,今晚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弄不好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梅忆红暗暗对自己说,“不管波菲尔怎样无礼,自己都千万不能慌乱。”


“波菲尔女士,我领取的是美国护照。请你不要信口雌黄!”梅忆红说。


“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又不是没有过的事!”波菲尔说。


“你......”梅忆红没想到波菲尔居然用英语翻译了一句中国的成语。好在大多数人都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波菲尔冷哼一声,脸上颇为自得。


伯耳嘉这个老头总是在很多时候都想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但是他毕竟主管经济,对军事了解不多,这时候他又发言了,“从这次中国的所作所为很明显表现得和过去不同,过去一直停留在口头上的抗议,而这次是付诸于行动。你们想想,八十万之众,集中三个军区的力量,中国这样做肯定是有预谋的。中国妄想改变太平洋的格局,这是我们强大的美国决不容许的!”


伯耳嘉的话在不少老派的人之中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听了他的话,一些人开始点头。


“伯耳嘉先生,我敢保证,中国现在绝不可能对台湾动武,因为对于中国来说时机未到。”梅忆红有些心急,因为事关中国的命运,所以梅忆红没有了平时的镇静,她也不求更多,只想让这些人了解到对抗是不明智的。她说,“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通过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积极和中国沟通,而不应该火上浇油,引发更大的危机。所以......”


梅忆红还没说完,波菲尔早已经忍耐不住了。


“你不如干脆让美国什么也不要做,让大陆打过去占领台湾算了!”波菲尔说,“这样的话我们如何向美国民众交代?如何体现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如何能够在下届大选获胜?我看你今天晚上处处向着中国说话,毫不在乎美国的利益,你到底是向着中国还是美国?”


一连串的疑问咄咄逼人。梅忆红看着很多人望着自己,知道今天波菲尔已经给自己带来不少损害。但是不管怎样,自己都要说出要说的话。起码能够帮助中国,能帮一点是一点。不过千万要讲究策略!梅忆红低声提醒着自己。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