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大哥你知道吗?在前几天我在出的书中看见你说因为出国,可能不更新了而差点哭了。今天在起点看到你说会更新,我又开心的笑了。没的说2个字支持!4个字大力支持!~~~「银♂狼」<10我还没有出书啊?怎么?你有看到实体体书了?兄弟?如果你看到了,在起点给我留个言好吗?感谢你的支持,我一定再接再励!

还有duwei2284兄,请你看清楚,一个火箭筒是一个发射小组,一人拿火箭筒一个人拿步枪和携带大部分弹药,至于那个前面的机械化师的编制已经作废了!我这些东西是根据在野战部队的朋友描述设定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要说明的一点是,那些没有写是随身携带的,都是由配属的车辆负责携带的!

终于打开作者专区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一直没有办法进入作者专区!!

-----------------------------------------------------------------

本来我的意思是用大炮轰小日本几下,恐吓一下让他们让小日本赶紧给我签定和约拿钱过来就完事了。可我着实低估了第9摩托化步兵师这帮家伙玩弄文字游戏的能力,接到电报后,本来一脸死了老娘那样丧气的徐超师长马上像吃了摇头丸那样兴奋的召集了师主要人员开了大会。只见徐超很臭屁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敞开着军服想个土匪似的叫道:“同志们啊,最高统帅部的电报相信大家都学习了!我看,对于日本人这种动物,使用常规的方法‘骚扰’显然是不行的!这个,元首的电报也说了嘛!‘使用炮击等手段’嘛,这个等字的意思就是让我们自由发挥嘛,也就是说,不管我们用什么方法,只要达到目标就好了啊!”

下面一帮家伙马上心领神会,发了红眼病似的一个劲的点头,立刻有人叫道:“师长,元首日理万机,很辛苦的!这种出主意的小事当然要我们来做了!我们应该为元首分担重任嘛!”

徐超立刻心花怒放,用“你小子有前途”的眼光看着他赞同道:“恩,说的很好啊!我们要像这位同志学习啊!这个,我知道大家这段时间都憋坏了,这样以营为单位,各自去讨论‘骚扰’的方法,然后傍晚之前报上来审批,要充分发动群众的力量嘛!就这样吧!散了,赶紧去布置一下!”

一群狼像闻到了血腥那样“嗷嗷”叫着作鸟兽散,徐超一把抓起还愣在椅子上的参谋长就往炮团跑,作为师长他是不可能亲自去前线的,那么去炮兵阵地上打几炮会是一个很好的发泄的选择!

看来,那些日本人注定会有个很悲惨的下场了!

果然,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听说有日本人可以作弄,早就闷出鸟来的战士们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看起来很憨厚的战士们居然发掘出一个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恶毒的计策来,看的第9摩托化步兵师的师领导们狂呼精彩并当下拍板,从晚上开始起实行“骚扰”计划!一时间,只见驻地上空乌云滚滚鬼笑声声,吓得四面的人屁滚尿流,以为什么魔王出世了。

河北太安,日本华北派遣军驻地。

自从关东军被国防军全歼后,日本在中国的驻军有名称的就两支了,一支在从晚清开始就一直被认为是日本势力范围的山东,另一支就是驻扎在太安的华北派遣军了。听起来的来头很大,可实际上却有点名不副实,这个所谓的华北派遣军仅仅只有一个大队的规模,而且没有什么像样的重武器,最近因为华北的局势有点紧张,这才从国内运了几门大炮过来。

虽然只有这1000多号人,武器也远远称不上是精良,有点劣等军的味道,但是这些日本人自己可不是这么看的。这个派遣军的司令崛月中佐是个很牛B的人,据说祖上还出过好几个将军,嚣张的不得了,先前关东军全盛的时候,前锋才进抵热河,这猪就受不了了,叫嚣着要攻打29军,占领华北,其蛮横可见一斑。自从国防军在2公里外的热河边界驻扎后,总算安份了不少,至少不再像野猪那样到处乱跑乱叫的搞什么“军事演习”了,当然,狗始终是改不了吃屎的,每个星期,他们还是会去附近的村庄扫荡一翻,搞驻地附近乌烟瘴气的!

明天就是出去扫荡的日子了,晚上驻军司令崛月中佐叫了一众手下在他的房间里一边喝酒一边胡天黑地的吹牛,进去报告的一个负责巡夜的军曹被喝得醉熏熏的众人按住不放,整整灌了4瓶白酒下去,天旋地转的出来,没走几步就头一歪倒在门口睡着了。几个哨兵见长官都醉倒了,大喜之下连拖带拉的将那个军曹弄到他自己的房子,往床上一扔就各自散了,几个可怜的新兵被抓来顶差。很快的整个军营就静了下来,除了大门口和四个亮着灯的岗楼就只剩下崛月中佐的大房子里还灯火通明。一个大尉喝醉了酒觉得憋尿,就摇摇晃晃的哼着日本小调迷离着眼走到了厕所边上,拉开了裤裆就尿了起来。尿着尿着这家伙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这风怎么吹得这么阴森那?这个驻地没有什么围墙,就用木头胡乱的钉起来了事,很有牛棚猪圈的感觉,那大尉勉强的睁开眼睛望四周打量了一下,没什么啊,除了乱草什么都没有啊,可怎么感觉背上凉飕飕的?!

“滴答”一声,什么东西滴在了他的脸上,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大尉用舌头舔了一下,咸咸的,还有股腥味,下雨了?他眯着眼睛朝上一看刹时头皮“嗡”的一下炸了,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张狰狞恐怖的脸距离他几厘米远的地方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油绿油绿的光,一条长长的舌头耷拉在嘴角还在滴滴嗒塔的流着鲜血!刹那间吓得他肝胆俱裂,惨烈无比的大叫道:“啊——,鬼啊!”眼睛一翻,头一栽就义无返顾的掉进了粪坑里。

那一声荡气回肠的鬼叫声吓醒了几个正在值班的新兵,赶过来的新兵看到就在屋顶的那个高度,一群狰狞恐怖的鬼在到处乱飞还不时的发出怪叫声,立刻吓的魂都没了,几个胆小的当场屎尿齐流瘫倒在地上抖个不停。剩下的几个下意识的举枪向那些鬼射击,结果那鬼毫不在意的抖了抖身子,还一不小心的将舌头上沾的血甩到他们的身上,然后怪叫着向他们冲去,吓得那几个小日本丢掉枪转身大叫着就逃,一个小日本腿短了点,跑了稍微慢一点被一只鬼追上狠狠的在屁股上咬了一口。

“啊!妈妈呀!”那小日本无比惊恐的怪叫着涕泪齐流猛的一加速顿时跑了个第一,其余那几个吓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拼了命的到处乱跑,那速度恐怕连世界冠军看了都要惭愧了!所以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在帐篷和房子里睡觉的人被惊醒了,一个军曹光着身子就抄着小日本特有的兜档布光着屁股睡眼朦胧的踢开门就开骂:“八嘎,半夜的,搞什么的?”他刚刚正做梦到要和花姑娘亲热,刚要进入关键时刻被这杀猪一样的声音打断了!极度不爽的他正待开骂,正好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花姑娘”头发飞扬的漂在空中怪笑着追着一个列兵经过他的面前,好死不死的还冲他“嫣然一笑”,现实和梦想相差是如此之大,那军曹只觉得头皮发麻,眼睛慢慢的向上翻终于“咕咚”一声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日本人丝毫不下于中国人的迷信态度此时终于充分体现出来,看着漫天飞舞的鬼,日本人顿时炸营了:慌乱的人掀倒了帐篷打翻了明火,一时间营地里火光冲天,那些恐怖的鬼在火光的映衬下血淋淋的愈发狰狞,那些小日本此时只恨爹娘少生了条,魂飞魄散的到处乱跑,一片世界末日的样子。

那群关在屋子里喝酒的人这才发觉事情不对,一个靠窗的中尉弄了想开窗子,可喝醉了酒身体不听使唤,正恼火间,突然,一条白色的裙子从房顶上缓缓的降下来。中尉摇了摇被酒精烧坏的脑袋,以为是幻觉,他一把抓过旁边的少尉:“喂,厄……,小子,看看窗外,有什么?没有裙子吧?”

“裙……子?”那红着脸一身酒气的少尉在原地转了半天才勉强抓住窗沿,咕囔着:“这里怎么会有,裙……,裙子!”他满身寒毛炸起的看着一条裙子在慢慢的从屋顶贴着玻璃缓缓的降下来,然后是一个物体的上身,最后是一张千苍百孔的鬼脸!

他想叫,偏生喉咙想被什么堵住似的叫不出声音来,脚像生了根那样直直的钉在地下,浑身发软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他双手神经质般的挥舞起来,向后倒了下去,着地的那一刹那身体终于控制自如了。他连滚带爬的朝里面挤,踢翻了满地的酒瓶,一把抱住崛月中佐的大腿用颤抖的手指着窗外浑身哆嗦。

喝得嘴熏熏的军官们一阵狂笑,接着有些好奇的望向窗外,一个鬼在冲他们“微笑”!

“啊、啊、啊——!”众人狂叫起来,一片混乱,拔枪的拔枪,拿刀的拿刀,崛月中佐一把扯过床上的被单把自己包起来,撅着屁股就往床底下钻,哪里还想到要去指挥什么部队。

混乱中几个穿着日军制服的人偷偷的翻过了栅栏跑到了水井旁边,一个穿着军曹制服的家伙眉飞色舞的低声道:“排长,2营的家伙们干的不赖啊,瞧那些小日本吓的,跟没了魂似的!”

“你小子,少废话,他们只能再支持半个小时了!快点,干完了我们还可以摸几个小日本回去!”那穿着大尉制服的汉子低声吩咐道。

于是,几个人从怀里取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状东西,抖开包装,往井里倒。

“小豆,这玩意能行吗?药量下足了吗?”那大尉看着倒入水井中的药物,有些迟疑的问。

“咳,排长,你就放心吧!这些东西拉死一群牛都可以!”

“好,走,我们去抓几个舌头!”那大尉手一挥,压低了身子窜了出去。

日军军营的鬼足足闹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那些鬼终于依依不舍的飞走,消失在了茫茫的夜空中。

军营里到处躺满了疲惫不堪的日军,他们相互靠在一起,大口的喘着气,浑身哆嗦着搜索着四面的天空,惟恐什么时候再窜出一群鬼来。几十个被鬼咬伤的日军此时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马上就招致周围战友的群殴,你们这么叫起来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的鬼被吸引过来!干脆,打晕了了事!

于是,整整一个晚上,整个军营的日本人都没敢合眼,尤其是听了几个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几个同伴如何被鬼吃掉以后。到了天亮的时候这群家伙红着眼睛,龟缩在一起,战战兢兢的望着营地的四周,哪里还有什么“大日本皇军”天下无敌的气概,简直像一窝胆小的兔子。

司令崛月中佐和几个少佐最后是被军官们从床底下拽出来,他们已经吓晕了。

忙活了半天,统计的结果是在这次闹鬼事件中有41个日军被“鬼”“咬死”(其实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吓死或逃跑的过程中摔死的);“被鬼吃掉23人”(其实是被我军打晕了带走的);受伤127人,发疯18人。

被弄醒的崛月中佐愣了半天,然后发神经般的打叫道:“快!给国内发电报,告诉他们,我要回国!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不管怎么说,日军华北驻屯军在这次闹鬼事件中损失惨重,除去伤亡的人外,自司令崛月中佐以下人心惶惶,早就失去了战斗力,估计来一群赤手空拳的百姓都能够将他们拿下。

担惊受怕了一整晚之后的日军官兵浑身发软,头痛欲裂,像大病了一场。直到中午才渐渐有些缓过劲来,炊事班的人挣扎着烧好了午饭,饿的前心贴后心的日本士兵们狼吞虎咽的扫干净了饭盒,准备去睡一觉,恢复一下体力。谁知刚一躺下,肚子里就开始翻江倒海起来,痛的实在受不了,怎么办?上厕所吧,可营地里就那么几个厕所,怎么够用?于是大批大批的日军士兵用冲锋的速度冲出大门到了野地里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下裤子就开拉,一时间军营周围的地里蹲满了日本人,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恶臭味远远的飘出了好几里。

军医衫山一连给自己服用了几片药剂都不管用,无奈之下只好学着士兵跑到野地里解决。可谁知这一蹲下就再也起不来了,衫山一边拉一边思索着:这不可能是普通的拉肚子,好像整个军营的人1000多号都拉肚子了,肯定是什么大家都接触到的东西带了病毒!

一阵恶臭飘来,差点把他熏的晕过去,衫山只觉得一阵恶心,张口就吐了起来。

很快的,到处传来了呕吐的声音,呕吐物的味道和臭味混合在一起组成了比毒气弹更强大的威力,很多小日本就这么眼睛一翻被熏翻了!

但是,他们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随着一阵幽幽的丝竹之音响起,朝北面的田地里突然响起了“唆唆”声音,已经枯萎了的植物一阵乱晃。几个靠的最近的又神经强硬的日本兵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的枯草丛。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遍地的毒蛇、蜈蚣、蝎子张牙舞爪的冲了出来。

一只条大大的毒蛇张大了嘴巴一口咬在一个被吓傻了的小日本不停晃荡的小弟弟上,顿时一声不男不女的声音回荡在上空,这声音是如此的凄厉!那家伙愣是跳了一米多高,许多正蹲在附近的日本人看到了这个诡异的场面:那个身高不到一米的家伙高高的跃起,然后,他的“那个”个上拖着一条长长的小臂般粗细的蛇……

于是,已经饱受身心打击的小日本再次炸营了,到处都是一脸惊恐的光屁股日本人在四散逃命,后面跟着一大堆恐怖的生物……

看来,日本人,注定了要成为“悲剧”的主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