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十四章 所谓"和谈"

qianqian1940 收藏 6 76
导读: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十四章 所谓"和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中田捏着手中的黑色小礼帽不停的转动,看得身边的稻叶大佐一阵烦躁。他不安的扭了扭屁股,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冲着张自忠大喊:"八嘎!那些家伙怎么还没来?你们支那人都是像猪一样那么懒散的吗?"


张自忠眼中的杀机一掠而过,端起面前的茶斯文的抿了一口,不咸不淡的说:"急什么,不是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么?请稍安毋燥!"


中田抬眼瞥了瞥正在那里张牙舞爪的稻叶暗自骂了声"蠢货"!都不看看眼下的形势,国防军是那些软弱好欺负的东北军,还是不得不低头的29军?2万多装备精良的关东军就这么干净利落给人家吃掉了,他们是好惹的吗?!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是好欺负的主,能这么二话不说就在北京把这么多日军给杀了吗?军部这帮家伙的脑袋果然是装屎的,典型的弱智,莽汉,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哼!再这么下去日本迟早毁在他们的手中!中田愤愤的想到。日本的文官们和军方一向不和,一直都互相瞧不顺眼。文官们认为军方的人都是一群野蛮的,没有大脑的蠢货;而军方则认为他们是一群懦弱的没有勇气的软体动物。


"哼!除了玩女人和杀人还会什么?"中田白了白稻叶轻声嘲笑道,旋即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唉!真不知道国内的那些家伙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求他在不引起西北政府的正面对抗的前提下利用这次事件为帝国在华北争取最大的利益!他妈的,那些老家伙也脑子发烫了吗?嘿嘿,说的轻松啊!为帝国争取最大的利益,还以为还是一年前啊?什么他妈的大日本皇军天下无敌,还不是被人家打的连总司令官也被生俘了?哼?还想威胁他们放人?道理又不在我们这边,现在连拳头都是人家的硬,怎么谈?真的把他们惹恼了一口吞了华北,把我们都赶到渤海去喂鱼吧!


想到这里,中田又看了看那几个气呼呼的迈着矮胖的猪踢到处乱逛的军官盘算到:看样子这几个蠢材等下一定会上去挑衅的,哼!也好,看看国防军代表的态度也好,就让他们去了,反正出了事也怪不到我的头上来!


正想着,门口一阵嘈杂声,中田抬头望去顿时明白:国防军的代表终于到了!


戴锷穿着一身笔挺帅气的近卫军黑色中将制服在外交部的官员和国防军,近卫军军官的簇拥下,神气的走进大厅。


他妈的,没事穿的那么帅干什么?!中田嫉妒的想,再看看自己身边的那些土里土气的日本军官,一阵气馁,妈的,和他们比起来,大日本皇军的军官简直像一群要饭的!!


戴锷今天精心准备了很久,崭新笔挺的黑呢制服镶了银色的线边,胸口和手臂上那闪闪发光的银制鹰徽,亮的可以映出人影的银色扣子,金丝交织的将官肩章上一颗金色的菱星闪烁着,腰间精神的扎着一条银色的丝制腰带,配着黑色为底银色为饰的礼仪剑,加上1米80的身高,看起来威武异常。他满意的回头看看同样盛装打扮的手下一阵得意,暗想:就是日后的德国党卫军也没有我们这么威风啊!哈哈!!


戴锷他们在打厅前立定,意气风发的左顾右盼,斜着眼看那些身高没有一个超过165的,穿着那么一身黄呼呼的破军装,也没有什么装饰的日本军官极度得意。那眼神仿佛在说:"嘿,看见了吗?这就是贵族和乞丐的差距啊!"


稻叶大佐实在忍受不了他们看乞丐般的眼神,恼怒的冲了上去咆哮道:"八嘎,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为什么这么迟来?居然敢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


戴锷睨了一眼这个仅仅到他胸口的家伙,当他空气一样,施施然的从他面前走过。


稻叶大佐愣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做声不得。


戴锷径直走到张自忠身边和他握了握手,笑道:"张将军,久候了,本想早点来,可一想到这里环境太差了,所以……,哈哈,恕罪啊!改天兄弟一定摆一桌酒席好好向你赔罪!"


张自忠望了一眼旁边的日本人深有同感的道:"戴长官说哪里话,本人如果不是必须负责这次谈判也很想学学戴长官你呢!改天张某做东,我们好好的亲近亲近!"


"哈哈,我求之不得啊!啊,对了,张将军,我有一些记者朋友对这次谈判很感兴趣啊!呵呵,能否让他们进来一观呢?"


张自忠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本来宋哲元给他的指示是务必要让双方达成协议,必要的时候可以做一些让步,但就一个具有强烈爱国热情的将军来说,张自忠无疑是不希望签定任何不利于自己国家的协议的,本来还在伤脑筋,现在好了,国防军居然出了这么一招妙子!在这些记者面前,他宋哲元就是有心想让步也不得不顾忌到舆论的压力了!心怀大畅的他大笑起来:"怎么会有意见呢?快请!"


中田看到大批的各国记者涌了进来就知道大事不好,赶紧站起来道:"张将军,我们事先并没有允许记者进来啊?!"


"哦?"戴锷阴笑道:"但好像也没有说不允许记者进来啊?难道大使阁下有什么不可见光的东西吗?!"


"这……"中田的冷汗都下来了!


张自忠看了看手腕上,西北出厂的的石英表,严肃的说道:"时间到了!请双方代表就坐!"


戴锷带着众人潇洒的在长桌的这边坐下,中田眼见抗议无效也只好无奈的坐下,于是谈判正式开始。


张自忠先描述了一下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事情,然后请双方发言。


话音刚落,刚才丢尽了脸的稻叶大佐就迫不及待的跳起来叫嚣道:"是你们无理的谋杀了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军人,你们必须交出凶手,并赔偿我们的损失!"


一旁的中田一阵恼怒,自己这个全权代表还没开口这个蠢货就又跳出来了,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戴锷像看个小丑般的有趣的看着他:"哦?那么能不能请你讲一下什么叫无理的袭击呢?"


"这个……"稻叶一时语塞,旋即恼羞成怒的叫道:"总之就是无理的攻击我们!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要求是:第一,将现场的国防军军人移交我们处置;第二,赔偿我放损失1亿日元;第三,开放辽东半岛为大日本帝国的驻军地;第四,立刻无条件释放所有被你放扣留的大日本帝国军人!第五,……"


"哈哈哈,笑死我了,怎么我听着好像东北战役是你们打赢了似的?!你在放屁么?东北是你们的?"戴锷讥笑道。


"你们炸毁了南满铁路!"稻叶快气疯了。


"先不说自始至终都是你们单方面在叫嚷着东北军炸铁路,还有谁看到了?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哼!我问你,你所谓的‘南满铁路‘在哪里?在你们日本么?在我们中国!炸了我们中国的铁路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还敢占领我们的领土?!你们这是赤裸裸的侵略!"戴锷声色俱利的道。


"南满铁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修建的,张作霖在的时候跟我们签定过协议,包括铁路沿线的所有权都是属于我们的!"中田在一边插道。


"你都说了么,是张作霖和你们签定的,不是我们,关我们什么事情?再说了,现在张作霖都死了,死无对证了,哈哈,当然是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喽!"戴锷讥讽道。


"是你们中国人签的东西就得认帐!不许抵赖!"稻叶叫道。


"哦?那么说,只要是你们日本人签定的东西也得认帐喽?大佐阁下,当年我们大汉皇帝大唐皇帝赐给你们那个什么天皇的"倭奴国王金印"还在吧?哈哈,那你们日本国是不是也是我们中国的属国呢?哎呀,原来我们是一家人啊!对了,你们的朝贡什么时候送过来啊?!"戴锷乐了,眯着眼睛笑嘻嘻的道。


稻叶四郎看着这个笑嘻嘻的家伙很想就这么一个巴掌煽过去。


中田皱了皱眉头,这个家伙还真不好缠!暗自盘算了一下,他开口到:"具我所知,贵军和东北军是属于两个系统吧?即使是有对那次事件有异议也应该是东北军来和我方洽谈吧?贵军恐怕是没有经过东北军的同意就私自行动了吧?如果按照贵方的理论,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对东北的侵略呢?所以,那次事件的问题只能由东北军来和我们大日本帝国谈,至于贵我两方,在这个问题上只能我们需要谈的只是善后问题!"


"哦?我们收复自己的国土倒成了侵略?哈哈,阁下,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哦,对了,还有善后问题,可是,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善后问题需要和你们谈啊?"


"那个……,我军被贵方扣押的那些军人,我方希望能够贵方能够遣返!"


戴锷冷冷的看着对面的日本人,哼,打了败仗还死要面子:"扣押?我不明白啊?我们从来没有扣押过贵方的任何军人啊?你们不是弄错了吧?"


"混蛋,我们的本庄繁司令官被你们……,那个非法扣押了!你们还敢说没有?"稻叶四郎瞪着眼睛道。


"那个什么本庄繁大将的,不是被我们在东北俘虏的吗?怎么又多了一个被我们扣押的本庄繁司令官了?你们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又扣押了什么本庄繁司令官么?"戴锷傻笑着装模做样的问身边的人。


军官们一本正经的摇头道:"没有啊?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就是啊!"戴锷手一摊无奈的道:"你们不要强人所难吗!"


"你……!"


"哦,对了,你们放心吧,他们过的很好,过几天我们还打算让他们去环球旅行呢,呵呵!"


"什么?"中田刹那间脸色变的惨白无比,要是国防军真的将这些人像动物一样去欧洲列国展览一遍,那大日本帝国的脸往哪里搁啊!他的心颤抖起来,此时对面的戴锷在他的眼里立刻上升到恶魔的高度。他断然的截断一边恼羞成怒的稻叶四郎,冷静的说:"好,就算是被你们俘虏的!我方希望贵方能够立刻释放他们!"


"这个,哈哈,释放当然不成问题,但是,那是在贵方答应我方的条件之后了!"戴锷笑道。


"好!请说!"中田此刻哪里还记得什么要为大日本帝国争取最大的利益,能保住面子就不错了。


"第一,日本必须对侵略东北的行为对中国作出书面道歉;第二,归还在东北掠夺的所有财产和赔偿费用共计40亿美圆;第三,对北京事件中伤亡的民众进行书面道歉和经济赔偿共计1亿美圆!"戴锷淡淡的道。


中田傻了一样看着这个若无其事的从嘴巴里蹦出一个又一个条件,一时间脑袋当机!什么时候中国人变得如此的强硬?!他们不是一向很懦弱的吗?可是自己听到了什么?他们居然向大日本帝国索赔?!还要41亿美圆?日本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才多少?他们疯了吗?还是自己疯了?!


"混蛋!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支那猪,这是……"稻叶大佐终于爆发了。


一个烟灰缸呼啸着飞过来,狠狠砸在他的头上,这头猪终于倒了下去。


大厅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吃惊的投向了戴锷。


戴锷冷冷道:"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这些丑陋的,愚蠢的日本猪胆敢辱骂我们中国人,我一定亲手割下他的脑袋!!"一种无形的气势在大厅里弥漫着,所有的日本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个浑身散发着摄人气势的国防军中将。


戴锷长身而起,扬着下巴对愣在那里的中田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天皇,如果不答应我们的条件,那就等着看好戏吧!"说完,向张自忠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大厅,回过神来的记者们拼命的朝他的背影按动快门,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追上去。一个日军少佐终于回过神来,拔出指挥刀冲了出去,一个少尉回身,一拳砸在他的胸口,那个少佐口吐鲜血的飞了出去,那少尉冷酷的回头冷哼一声:"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黑色的制服,威武的形像,冷酷的面容,铿锵的言语,这一幅经典的画面,永远镌刻在所有人的心中!


从这一刻起,君临天下的时代开始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