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章 虐囚丑闻

独孤雄 收藏 0 68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章 虐囚丑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眼看黄河大蛟龙就要把他那只肮脏的大手伸进刘方的胸里,大麻袋猛然从船尾窜出,一口咬去,就把黄河大蛟龙的右手带大拇指生生咬下半边手掌来。黄河大蛟龙只觉钻心巨痛,怒吼道:“杀死畜生!杀死这个畜生!”刘方喊道:“大麻袋好样的,快咬死他,咬死这个畜生!”

柳树湾小泥鳅和黄河滩大鳄鱼拿刀向大麻袋砍去,大麻袋口里“汪汪”叫着忽而跳到船头,忽而跳到船尾,无比灵活敏捷。小泥鳅和大鳄鱼砍了半天连毛都没弄下一根来,反而险些伤到对方。正在包扎手的黄河大蛟龙大怒,夺过一把刀来,看准大麻袋的脖子一刀砍去。

刘方惊呼一声,闭上眼睛嘴里念佛道:“菩萨保佑,千万不能让大麻袋死。大麻袋死了我就完了!砍不到,砍不到!”并且在心里许下一万座寺庙,一百万卷佛经,让菩萨保佑黄河大蛟龙砍不到大麻袋!

突然耳边听得大麻袋“咹啷啷”的惨叫声,接着就是“扑通”一声。刘方心里大惊,知道大麻袋已经被黄河大龙砍中掉进黄河里去了。

刘方此时声嘶力竭、血尽泪干。大麻袋死了,刘方心里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谁说老天有眼?做了坏事会有报应?眼前的三个禽兽横行黄河这么多年,还不是照样吃好睡好?今天又要让她这个无辜的人惨死在他们手上!

然而作为一个女子,生命诚可贵,贞操价更高,在死之前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禽兽糟蹋自己的身体!但是身上早已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动不能动,看来只能咬舌自尽了。想到这里张嘴伸舌就咬了下去。

黄河大蛟龙上去紧紧捏住刘方的下巴得意地笑道:“没有用的,碰上我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手你怎么死得了?”说着抬起左手打了刘方一巴掌:“你刚才骂谁是畜生?看我不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才怪!”

柳树湾小泥鳅有些不安道:“老大,是不是先把船划远些再弄,万一那小子找上门来怎么办?我看那小子的力气不小。”黄河滩大鳄鱼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说道:“老三,你用不着这么害怕,我们是在黄河心,那小子离我们这么远,他根本就过不来。这么远的距离,别说是他,就算是我们这样炉火纯青的游泳健将都要大半天,他又不是神仙小鸟,能飞过来不成?”

黄河大蛟龙更是狂妄到了极点,只见他大咧咧说道:“怕什么,在这里,天是老大,我就是老二!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在这里奸淫掳掠,他能拿我怎么办?我就是要让他看见干着急,长了嘴都够不着,咬不到我,老子就喜欢这样的效果!哈哈哈哈

刘方悲火烧心,大骂一声“禽兽”就昏死过去。

独孤雄隐约听见河中心传来大麻袋凄厉的叫声,暗叫一声不好,顾不得脱去衣服就一跃入水,在他很小的时候,身为雁门关守将的父亲就专门培养他一些独特的军事技能。使他练就了高超的潜水本领,渡水如飞,而且能在水底潜伏好几个时辰。

黄河大蛟龙的笑声刚落,独孤雄已经从滚滚黄河水中一跃而起,大吼一声,手中的丈二金枪凌空刺向黄河水上三大怪。三大怪见独孤雄神兵天降,大吃一惊,不知道独孤雄究竟是怎样钻过来的,而且还带着那杆百来斤重的金枪!

黄河滩大鳄鱼右手一扬,八把夺命追魂镖箭射向独孤雄!独孤雄人在空中把枪一栏,只听叮当之声不绝,八把夺命追魂镖全部被金枪打落水中。

独孤雄双脚落在船上站定,指着黄河大蛟龙他们怒骂道:“装疯卖傻的狗奴才!大爷早就看出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三人并不答话,操起刀砍向独孤雄。

独孤雄面无惧色,踏步上前,手中枪尖一搅,小泥鳅砍来的刀脱手飞出。独孤雄借势用枪脖子往黄河大蛟龙一拍过去,黄河大蛟龙手中刀撞击掉地,而且腮帮上挨了一拍,顿时门牙打飞,栽倒船上。

小泥鳅见状不好,耸身就要跳河,独孤雄旋身将枪把往他脑袋上猛扫,小泥鳅脑袋立刻炸裂开花,僵立船舷半晌,“扑通“掉进河里。

大鳄鱼“哇呀呀“叫着举刀狂扑过来。

独孤雄不等黄河大鳄鱼近前,早已闪电般掉转枪头朝大鳄鱼的胸口戳去。黄河大鳄鱼大惊,赶紧收刀护住胸口,但是为时已晚,独孤雄的枪尖已如利箭直奔胸口。

“当“的一声,手中刀被一股巨大的劲道弹飞,接着大鳄鱼只听得“嗤”声响起,垂手摸了摸,独孤雄手中的金枪确实已经侵占了心脏的位置!他喃喃道:“好快!”

接着便觉得心窝里塞了一根铁棒委实堵得慌,于是嘴里喷着血沫道:“难、难受!”然后便坍然倒地 。

独孤雄把枪猛然收回,鲜血立刻从大鳄鱼胸口笔直地高高射起,浇了黄河大蛟龙满头满脸!

大蛟龙魂飞魄散,把身子向船外歪倒下去,掉进黄河就想逃命。独孤雄怒气冲天,哪里肯放他逃走。把手中枪往河心一指,身子跃起,整个人就象被金枪拖着游走一般,利箭脱弦般向大蛟龙的屁股直刺而去。

大蛟龙听得身后弓声箭啸,回头看时,模糊中只见一条矫健金龙已经直奔胯下,接着就被金枪刺穿大腿高高挑起,身子便悬挂在半空中。大蛟龙“啊”的惨叫一声,一口黄河水,半口黄沙灌进喉咙!

独孤胸举着大蛟龙踩水而行,举着两百多斤的东西踏水,那水并没有没过胸口。大蛟龙垂头看见,心中感慨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牛逼的水上功夫,今天栽在这个人的手上也算栽得值了!想到这也不惨叫了,闭上眼睛等待独孤雄宰割。

独孤雄看看到了船边,把手中枪往船里一掼,只听“咣啷”钝响,大蛟龙抱着金枪横挂在船上。独孤雄摸了船舷一把,借力一冲而起,落在刘方跟前。

眼见刘方秀发垂肩,颈下雪白,睫毛如墨色窗帘遮眼,琼鼻玉面、樱桃小嘴,分明是个女子!独孤雄就象叶公看见了真龙一般,又是发蒙又是震惊。摸摸头嘀咕道:“好个丫头,骗得我好!”

独孤雄转身踢了大蛟龙一脚喝问道:“你们把她怎么了?”大蛟龙呻吟着回答道:“她只是吓昏了。”

独孤雄哼了一声,到船头船尾找了个来回,嘴里高喊道:“刘老伯,刘老伯。”大蛟龙得意地说道:“不用喊了,他早就被我们丢进黄河里喂王八去了!”

独孤雄大惊,心想雇主都死了,以后该怎么办?大蛟龙又道:“哎,我说大侠,快把你的宝贝金枪抽出去,我这样挂着很不方便很痛楚!”

独孤雄见听见土不拉叽的强盗居然会说“痛楚”!怒道:“挂着吧,你抢人杀人的时候怎么不说别人痛楚了?”大蛟龙急忙哀号道:“哎,你这样做不人道,快把我放下,我即使是死也要舒服的死。要是我逃得性命,我要在全世界公布你的虐囚丑闻!”

独孤雄又问:“还有狗呢,我的那只狗呢?”大蛟龙哼哼道:“这畜生竟然咬下老子的半个手掌,被老子砍死掉进河里去了。”

独孤雄看看大蛟龙的伤手,心痛得不行,从怀里抽出匕首,走过去说道:“它不该嘴下留情的,它咬得不干净,我现在替它完成!”说完“唰”地把大蛟龙右手剩下的半只手掌削了下来。大蛟龙杀猪般惨叫道:“你真是没有人性啊,公然虐待囚犯!”

独孤雄不理他,弯下身子到黄河里捧了捧水回来洒在刘方脸上。刘方激灵了一下,睁眼醒来,看见独孤雄就在眼前,立刻把头放进他的脖里嚎啕大哭:“天杀的,谁叫你留在岸上的?你死到哪里去了?到现在才来?”边骂边用两手在他背后捶打。独孤雄哭笑不得,心想:“要我留下的是你,现在又来怪我!”

刘方突然看见船里强盗们扒下的父亲的衣服,于是就抱着父亲的衣服号道:“我的亲爹啊,我的老黄天!你死得真冤呐!”

独孤雄平生最听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喊什么黄天,大喝道:“你号什么丧?人都死了,号号就会活过来么?我的笤帚还不是被他们杀了,你既然把它收进门,就应该好好照顾它,现在活不见狗死不见毛,你要我到哪里再去找那么优良的狼狗去?”说罢泪水夺眶而出。刘方见状惊讶不已,止住哭号。

过了一会,刘方象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一下站起来,惊慌失措道:“不行,我不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界上?”独孤雄安慰道:“不用怕,你死不了了,现在安全了!”

刘方站起身迷迷糊糊走到船边,翻身就要跳下去。独孤雄一把扯住她喝道:“你疯了么?告诉你现在已经很安全,坏人都被我杀死了!”刘方捂住脸蹲身以头抢地哭丧道:“我连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都没有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独孤雄诧异道:“你的什么宝贵东西丢了?是不是掉进水里了?我这就跳下去帮你找!”

大蛟龙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刘方站起身来在独孤雄脸上“呸”地唾了一口,噔噔噔走到的大蛟龙旁边指着他骂道:“天杀的狗奴才,枉我好心相待,看错了你。你竟然丧尽天良污辱了我,我也不活了,今天我要先把你活剐来吃,然后我再自杀,方才泄我心头之恨!”

大蛟龙得意万分道:“好啊,我正愁到了阴间没有压寨夫人,你死了我就有伴了,正好和我鸳鸯蝴蝶、成双成对!”

刘方听后大惊,心想到了阴间,自己和父亲打又打不过,说不定还要受他侮辱,那该怎么办?到头来还不是要被他霸占!

刘方欲哭无泪,仰天喊道:“天呐,我怎么这么苦命!死也不行,不死也不行,我究竟该怎么办?”

独孤雄见大蛟龙被挂在金枪上还这么嚣张,勃然大怒,上去对准他的眼眶就是一拳,立刻鼻梁断裂,眼睛标血。大蛟龙反倒哼都不哼一声。

独孤雄听了半天方才听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哈哈笑道:“傻丫头,他又没有拿你怎么样?你又何必苦苦寻死觅活,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刘方听后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并没有撕破,这才明白过来,独孤雄在自己就要失身的千钧一发之时救了自己!于是羞涩地看了独孤雄一眼从心里生出千种柔情,万般感激。

独孤雄咳嗽一声道:“你好了没有?好了我们这就撑船回去,找我的楚霸王。”刘方道:“撑船,谁会撑船?我可不会。”独孤雄道:“撑船其实一学就会,谁都可以的。”刘方怒道:“那你刚才在岸上怎么不说你会撑船使舵?”独孤雄道:“那是下人干的活,说出来很有面子么?”

刘方恨声道:“要是你早些撑船,我爹爹就不会死了。”说着就抽噎起来。独孤雄悔恨不迭,羞愧难当。嚅嗫道:“是你不让我上船的呀。人死不能复生……”说了一半,就不忍再说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