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七章 暗渡陈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老大,29军宋哲元那边派张自忠过来交涉,说能不缓几天,让他们把事情搞个清楚!日本人那边交涉也需要时间!"戴锷过来汇报道。自从离开兰州以后,这家伙便自动的成了我的首席副官,我发现他对这些类似于外交的事务情有独衷,一逮到机会就开始履行半个外交官的职责。


"戴锷啊!我看你可以去外交部实习一段时间了,呵呵!做你这项工作的,本来是需要保密为上,一般都不会曝光。如果你在外交部担任一个职务为掩护,我想,只要你做的隐秘一点,按一般人的心理恐怕打死也猜不到‘黑鹰‘的最高领导是你吧?哈哈!"我打趣道。


"好啊!老大,其实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外交官!"戴锷有些兴奋起来。


"恩,过几天我和老林打个招呼,你就去挂个副部长的职务吧,这样,过几天你就作为政府的全权代表留下来和这些家伙周旋吧!"


"是,老大!你的意思是就这样算了?这个机会就这么放弃了?"戴锷迟疑的问道。


"不!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再等一段时间这个机会会变的更好呢?!呵呵,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可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解决,相比之下,收回北京就次要的多了!可以这么说,我之前这么大张旗鼓的又是威胁又是调动军队和29军和日本人拉扯这件事完全是为了掩盖真正的目的,不然你以为我出来干什么?旅游吗?!比起整个东北的发展来说,北京对我的诱惑太小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大,你的意识是……,要解决归绥了?"戴锷兴奋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解决归绥问题的时间和条件都成熟了!归绥一解决,我们现有的地方就连成了一片,连同铁路后,东北的问题就解决的差不多了!等这个问题解决后,我们再回过来,你想想,那个时候又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形势呢?"


"我明白了,所以我留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延迟这个机会的时间!"戴锷眨了眨眼睛。


"不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一边跟他们扯淡一边动用你‘黑鹰‘为我们收复北京做准备!在不惊动的他们的情况下,扫平一切障碍!制造舆论基础!"


"是,我明白了!何基沣那边已经准备完毕,我们需要在让一些‘黑鹰‘试着接触29军的一些军官吗?我看像这个张自忠就很有正义感啊!"


"不!这样已经很好了!你不了解这些人!这次军阀混战结束后,很多冯玉祥旧部纷纷倒戈,投向蒋介石,像山东的韩复榘,四十军的庞炳勋,仍用西北军旗号的杨虎城等等,但是张自忠、孙良诚、庞炳勋、刘汝明、冯治安、过之纲、高桂兹、张人杰、鲍刚这些人却率旧部退回到了这里。冯玉祥下台以后这些人的部队被张学良整编成29军!二十九军建军之始,张学良曾令张自忠出任军长,张自忠认为自己威信不足统率二十九军,张以‘平日宽大厚重,深餍人心,物望所归‘为由,推荐原西北军五虎将之一宋哲元为军长。当时与宋争夺军长宝座的还有孙良诚,这个时候,张自忠、宋哲元密商,密派肖振瀛带着厚礼到张学良左右活动,以使宋哲元抢在孙良诚之先,成为既成事实。而冯治安是宋哲元谪系,又与张自忠关系甚好,冯治安较年轻,张自忠又推荐冯治安为主力师三十七师师长,自任三十八师师长。刘汝明带来8000人,开始任副军长,经宋哲元、秦德纯、肖振瀛到张学良处活动,又扩编二师,刘汝明出任师长,佟麟阁为人宽厚有长者之风,人缘颇好,做过宋哲元的副职,与刘汝明关系莫逆,以后被任命为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长。赵登禹资历较浅,但是跟着宋哲元突围出来的。西北军跟随冯玉祥20余年,南征北战,几经变迁与淘汰,可以说,二十九军是西北军剩下的精英,同时也形成了气味相投的一个圈,所以说他们这些人,不管怎么说,私交都很好!所以你不要想打他们的主意,29军有原来西北军的作风,对情谊这两个字看得很重,宋哲元就像他们的家长,这个家长就算不好,你说他们会背叛他们吗?不会!你不要想分化他们,何基沣,张克侠这两个是意外!明白吗?"


"是我明白了!戴锷受教!"


"恩,我们今天晚上就走了,接下来的都是你的任务了!好好干吧,有什么问题直接发电报给我!"


"是!那我先出去回复他了!"


"去吧!"我目送戴锷步伐轻快的离去,目光又重新落到了地图上那个圈了红圈的地点"归绥"。我轻轻的念道:"归绥,傅作义……"


何基沣当天晚上在张克侠家"喝了酒",第二天就"伤势复发"了。于是上了一分病假给宋哲元,说是要去访名医就疹。宋哲元正被国防军和日本人两头逼得忙得快疯了,走路都带风,那里还有时间去仔细分辨是真是假,当然关心还是要表示一下的。于是派了自己的副官过去探望了一下,回头立马就同意了,大笔一挥就批准了!于是何基沣在张克侠的帮助下只身一人,上了去西边的火车……


半个小时后,我乔装混杂在人群中,在十几个化装的近卫军战士的保护下也踏上了这辆火车。在舆论的焦点都被昨天的"血案"吸引,在民众都在纷纷讨论我们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时,我们已经悄悄踏上了西归的路程。晋式的窄轨火车在摇摇晃晃中缓慢的前进,外面是一片漆黑的夜空,人们面色疲惫的或站或坐。我的周围全是化了装的近卫军战士,在这一片寂静中我就着昏暗泛黄的灯光中仔细的阅读手中的资料:"傅作义,字宜生,1895年6月27日出生于山西省荣河县(今临猗县)安昌村。父庆泰,年轻时在黄河边摆渡维持生计,逢水浅时,靠背客登岸,挣些脚力钱。后借债租船,贩运煤炭于禹门口至西安之间,稍有积蓄。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避难西安,这年冬季特别寒冷,皇室所需取暖用煤骤增,官买民用,煤价飞涨。傅庆泰往返运煤于西安、潼关之间,得利甚厚,家境从此殷实,后来又设立若干商号,渐成荣河县有名的富户。傅庆泰生三子一女,作义为次子。他幼年丧母,由继母王氏抚养。六岁时进私塾,受启蒙教育。性喜骑烈马、游黄河。1905年入荣河县立小学堂,各门功课考试成绩均名列前茅,深得父母喜爱。1908年入运城河东中学堂,课外喜读《三国演义》、《水浒传》、《说岳全传》等小说,书中人物的忠义行为和爱国精神使他受到薰陶。1910年考入太原陆军小学,受到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翌年在太原参加同盟会的外围组织“少年革命先锋队”。是年10月,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太原响应起义,傅担任起义军学生排排长,随起义军总司令姚维藩赴娘子关抵御清兵。随后又参加李鸣凤率领的起义军攻打平阳府(临汾)。……7月改任第35军军长兼73师师长。同年8月18日,任绥远省代理主席。12月28日正式任命为主席。九一八事变发生,傅作义“呼吁全国各方团结一致,同舟共济,群策群力,共同奋斗”,表示“愿为抗日救国,捐躯摩踵”。同时对所部加紧抗日动员,每天早晚带领官兵,齐声高呼:“誓保国土,以尽责任,不惜牺牲,以雪耻辱”。


我一动不动的保持正坐的姿势将资料看完,眼睛一阵酸痛,我随手将资料塞给一便紧张的要死的桂炉,长长呼了一口胸中的闷气。坐在我对面的战士机敏的将车窗稍稍抬起,顿时一丝清新的气流带着一丝亮意涌了进来,我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有些酸滞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我赞许的对对面的战士点了点头,又重新陷入了深思当中:这个傅作义无疑是极其难对付的人,常规的手段肯定无方奏效,那么或许应该试试……,恩!就是这样了!我暗自下了决心!


11月6日,包头,第2集团军一直和傅作义对峙的第8摩托化步兵师的师部就设在这里。只是这个城市丝毫没有一点前线的感觉,得益于西北政府的市政工程,加上附近建立起来的众多工业工厂,使这个城市毫无疑问的成为绥远最大的政治经济中心!空前繁华的城市甚至吸引了为数众多的蒙古族人前来定居,众多的民族在这里聚集治安却出奇的好,一个月以来这里没有发生一起重大事件。美丽的中心广场,高耸多样的建筑,热情洋溢的人们,这是我进入包头的第一个映像。我的车队没有停留直接穿过市区,开到了东边的第8摩托化步兵师驻地。


第8摩托化步兵师说起来有个很滑稽的绰号叫"红烧肉师",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师长沈键少将年纪轻轻却烧得一手好肉!这厮根据某人的考证祖上三代都是出名的厨子,尤其以擅长烧制红烧肉出名,于是这个家伙在进入部队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露了一手,从此他的噩梦就开始了。凡是吃过了他的红烧肉的人无一不想吸了鸦片那样上瘾,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他的上司早就把他转去当炊事兵了!可即使是这样,他的上司,上司的上司,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总之是众多上司总会找几个这样的借口来蹭饭,兄弟部队也时不时的来"考察"一翻,然后厚着脸皮说一些:"啊,今天太晚了,这个,天色太黑了,外面太危险了!"等等这种没营养的借口留下来吃饭,于是有一段时间到他们军营里的人是络绎不绝,他即使教会了好几个炊事员也应付不过来,最后最高统帅部不得不以行政命令硬性规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在沈键同志所在部队吃饭,这才解决了问题。


我到达军营的时间正好是中午,当我下车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很香的红烧肉味道。我不顾手下在场,很没有形象的用力嗅了嗅,顿时长途乘车的疲劳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我感觉到了全身每一个毛孔到在欢唱,是的!这是那家伙亲手烧的红烧肉没错!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食堂,身后跟着一群明白过来的恶狼,哨兵目瞪口呆得看着一大票高级军官流着口水红着眼睛,嘴巴里发出狼一样的声音,用冲刺的速度向里冲去立马被吓傻了。


我用旋风般的速度冲进去,刚好看到几个军官贱笑着倒好了酒,望着各自碗里香溢四散的红烧肉留口水。我放下悬着的心,看也不看,一把抢过中间的一碗手抓起就开嚼,那军官急了:"靠!你妈的,有没有搞错,我等了一个月才轮到这么一回,你居然敢明抢?啊!放下,快放下!混蛋,还咬这么大口的!靠,你哪来的?有你这么吃的么?你还让我活不活了啊!"


我连撕带咬的嚼得不亦乐乎,那人间美味含在我嘴里,只觉得世间最美好的就是这个,哪里还会想到那个家伙的死活,好不容易依依不舍的将嘴里的肉咽了下去才含糊不清的叫道:"靠,去把你们师长叫来!快点,我在这里等他!"


那军官一愣,随即想到了我可能和沈键有什么交往,当下也不答话,飞奔而去。这么一会耽搁,剩下的人也到了,看到桌上还剩下的三碗红烧肉也不多说,当下上演群狼争食,几个低级军官看到一群肩上闪亮闪亮的人冲进来,老早吓得都靠边站了。话说回来,就是还有这个勇气上去也铁定被挤回来,看他们那架势,那眼神,你要敢往前一步,他们铁定跟你拼命!!


就在我们快要收工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沈键的声音:"靠!又是哪个王八羔子跑到老子地


盘上来混吃混喝?"


我费力的咽下最后一口肉,转过身来用自认为最友好的笑容冲他笑了下。


沈键火大的看着我,心想:靠,看来又是哪个家伙混充和我认识来骗吃骗喝了!还笑得那么恶心,恩?不对,这小子看上去有点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


我笑了半天见他没反应,脸上的肌肉又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还有点酸痛,于是只好过去就着他的脑袋给了他一下:"他妈的,小兔崽子,我都不认识了?!"


他梦游似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群傻笑着的将军们,再把瞳孔的焦距调到我的脸上,终于有些反映过来什么似的使劲看了看我的脸,突然瞳孔放大,惊叫道:"元首?!"


"哦,还好总算还认得我,我以为你老早把我忘记了!"我笑着锤了他一拳。


他"啪"的给我敬了一个礼:"您来了怎么大本营也没有例行通知啊?哦,我知道了,您坐坐,我这就烧肉去……"


"什么?"我半天才反映过来,他敢情是以为我吃饱了没事干偷偷跑到这里来吃肉了:"混蛋,你个白痴,给我回来!"


他傻西西的跑回来一脸恍然道:"哦,原来您不是来吃肉的啊!"


我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啊,过来,最近归绥方面的情况怎么样?"


提到正事他马上严肃起来:"是,最近没有什么动静,根据您的指示,我们一直是采取围而不打的措施。最近的这一个月来,他们连出城巡逻都没有了。今天早上最新的空军侦察显示,35军连最起码的出操都没有了,街道上也很少有人在行走,整个城市死气沉沉的,有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在靠库存的豆类和酒槽充饥了!"


"哦?"我有些惊讶,原来归绥的情况已经恶劣成这个样子了。


"我怕再这么下去,没几天他们就没有东西吃了!归绥四周的道路已经被我们封锁,现在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35军的具体情况怎么样?"


"35军名义上是一个军,实际实力只有两个旅,前段时间我们大反攻的时候被吃掉了一个旅,现在只有6000多人缩在归绥城。经过长时间的侦察,所部只有5门迫击炮,18挺重机枪,40多挺轻机枪和5000多支步枪,而且经过长时间的消耗弹药已经不多了。"


"恩,晋军方面一直没有什么救援行动吗?"


"没有,自从我们包围了归绥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我们截获过他们的电报,傅作义一直再请求阎锡山支援,阎锡山一直只是口头上意思意思,没有任何实际行动,最近索性连电报都不回了!"


看来阎锡山是打算放弃35军了,我长身而起:"好了,你去准备一下,明天上午我们去前线观光!"我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接着道:"累死了,我要去好好睡一觉,等下下午我醒过来的时候希望能够闻到红烧肉的味道哦!"


"是!保证完成任务!"在沈键一脸苦笑中,我轻松的走了出去,外面一片阳光明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