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八

杨景标 收藏 0 17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太爷爷没想到那会多出一个关卡,他来的时候还没有呢,实际上也不是关卡,只不过是一群荷枪实弹的日伪兵,再那儿堵道儿抓壮丁,那时鬼子在中国大地上建个什么修个什么,总强迫中国人做苦力,哪怕垒个厕所也不例外,若摊上给他们修要塞,那准就没命出来了。其实论太爷爷的个头儿,鬼子兵也不一定能看上他,但太爷爷心虚啊,他知道自己身上有特殊标记,怕鬼子兵没认出他来,所以他一见有日伪军在那儿转身就走,可他的举动还是被眼奸的日本小队长看见了,就冲他喊,他也听不懂,就是听懂也不会停下来,小队长一看就来了脾气,带着两个鬼子兵就追了过来。

马当然跑得比人快,很快就跑到太爷爷身后,太爷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边跑边摘下肩上的包袱,拿出一支盒子炮来,回手就是一枪,那个小队长没防备他有枪,正被打在眉心上,扑通一声就栽倒在了马下。后面的两个鬼子兵被骇得愣住了,等他们醒过神儿来开枪,太爷爷又已跑出一段距离了,听到枪声,见小队长被打死,还在堵道儿的日伪军就忙追了过来。太爷爷知道他还得往山上跑,就直接拐上了山道儿,他之前刚从这山道上下来的。可日伪兵中有骑马的,在山道上速度也很快,太爷爷只好一边回身朝他们打枪,一边往密林里钻,日伪兵就也追进密林来。

双方在密林里一方追,一方跑,还不停地互相射击,虽然日伪军人多,可他却吃了大的亏,不断有人丧命在太爷爷的枪下,等太爷爷一只盒子炮里已没几颗子弹了,他们已死了八九个了。跑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太爷爷累得实在跑不动了,日伪兵忽然也不追了,显然也是累坏了,但太爷爷并没有停,还是紧走快赶的,他怕日伪兵歇口气再追过来,他先跑远点儿。其实日伪兵已不打算追他了,虽然他很可疑,又杀了人,但也并没把他当成什么大人物,追不上就算了。

等走了一会,确实没听见身后再有动静,太爷爷就停了下来,扶在一棵树上喘粗气,这时太爷爷忽然想起了杨靖宇,他当时在山里躲避鬼子兵,是不是也和自己现在一样呢?那自己会不会也死在这山里呢?太爷爷就不敢再往下想了。口干舌燎的,太爷爷努力着咽了口吐抹,就听见背后又有了脚步声,他连头都没回撒腿就跑,可背后的脚步却越追越快,没等他跑出远,就追上了他,他便忙回手又打了一枪,可枪却没响,他人就愣住了——太爷爷愣住,不只是因为那支枪里已没了子弹,还因为他看见了一只大黑瞎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狗熊。

就在太爷爷一愣间,那只黑瞎子就闪到他眼前了,忽然直立了起来,朝他扑过来,太爷爷也够机灵地,忙往旁边一闪身就躲了过去,等黑瞎子再扑过来,他顺手手里那支没了子弹的盒子炮扔了出去,盒子炮砸在黑瞎子身上,让它一愣,太爷爷趁机转身就跑。黑瞎子惯跑丛林,太爷爷在人家的主场当然赛不过人家,很快又被追上了,太爷爷就一边躲闪,一边去包袱里掏另一支盒子炮,黑瞎子却不容他空儿,他连掏了几次都没掏出来,等他闪躲着终于快掏了出来,却被黑瞎子无意中,一爪子连包袱带枪都扫到了地上,幸亏没被扫中手臂,否则不骨折,也得刮掉一块肉。

太爷爷当然还要捡起地上的枪,否则他就保不住自己的命了,可在强壮黑瞎子的攻击下捡枪,非常困难也非常危险,太爷爷是躲闪着把黑瞎子引离了包袱附近,他才歪倒在地上,朝包袱滚去,谁知他快黑瞎子更快,没等他滚到地方呢,黑瞎子已纵身朝他扑了过来,这要是让黑瞎子压在身底下,舔也好,抓也好,坐也好,太爷爷都会小命不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听“嗷”地一声,只见一个黑影从太爷爷身上掠过,扑到了黑瞎子的身上。

竟是“他娘”。人们都说狗护主人,其实狼也会,只不过狼少有主人而已。狗是狼的一个变种,经过人类的长期驯化才表现出温和可人的一面,不过它们身上还保留着强悍凶恶的因素,那也是狼习性的一种继承,长于我国西藏的藏獒,它们是最贴近狼性的一个种类,当然,它们也把对主人的忠诚演化到了极致。当时太爷爷愣愣地看着“他娘”和黑瞎子的搏斗,竟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那真是两只野兽的搏斗,既野蛮又混乱,可看上去它们之间的战争也有法度可循,互有攻守。“他娘”体积小,弹跳力好,尽管黑瞎子的动作很迅捷,但与“他娘”一比就显笨拙了;“他娘”却没有黑瞎子力大和威猛,只要被黑瞎子击中,那它非伤既亡。所以看上去“他娘”也很小心,总伺机而动,也力保全身而退。

忽然,“他娘”还是一不小心被黑瞎子抓了一下,肩胛骨上就掉一块皮,露出血红的肉来,疼得它“嗷嗷”叫了两声,但它却很顽强,仍摆出一副随时进攻的架势,正是那两声惨叫提醒了还趴在地上观战的太爷爷,想起应捡枪帮“他娘”一把,于是他赶紧从包袱里掏出了盒子炮,开始瞄准不停晃动的黑瞎子。太爷爷听打过猎的弟兄说过,说用枪打黑瞎子不能瞎打,因为它皮厚,子弹很难穿透,只有它胸前的那撮白毛,是最薄的地方,也是可以一枪致命的地方,太爷爷瞄得就是黑瞎子胸前那撮白毛,不知他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怕误伤了“他娘”,举枪的手竟有些哆嗦,他稳了稳情绪,终于开了枪。

那一枪打中了黑瞎子,但却没打中那撮白毛,所以黑瞎子没咋地,但它惊恐地看了看太爷爷,转身就跑了,“他娘”没有追赶,泄了气似地一下子趴在了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太爷爷想靠近“他娘”,替它看看伤口,他现在已很感激它,毕竟刚刚救了他一命,他走近几步,才想起手里还提着枪,会吓到“他娘”的,就又转身把枪塞进了包袱里。太爷爷再次接近“他娘”时,“他娘”竟没有躲开,他就用那双颤巍巍的手给“他娘”上了药,说不怕那是假话,虽然“他娘”刚刚救了他,但突然咬他一口也不是不可能,抹伤口时显然很疼痛,“他娘”就一抽搐一抽搐的。给“他娘”抹完了伤口,太爷爷就捡起包袱挎在了肩上,他不但很累也很饿,既然已没了黑瞎子和日伪兵,他也该下山了。

太爷爷在前面走,“他娘”就在后面跟着,而且跟得很近,两种生命就那样一前一后地走着,以至于让太爷爷觉得他自己也是一只狼,两只怀着饥饿和仇恨的狼,在浓密的大森林里行走,寻找着食物和出路……但太爷爷并没有寻找到出路,他带着“他娘”转了一个多时辰,竟发现了又回到了原地,因为地面上,“他娘”和黑瞎子搏斗过的痕迹清晰可见。太爷爷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他在这大山林里一时辩不清方向,可他感觉确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也不至于又回到原处啊?他不信这个邪,于是他又朝着刚走去的方向,坚定不断地走了过去,结果转了一个多时辰,他和“他娘”又回到了原地。

太爷爷迷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