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拍岸 正文 第一章 联盟12(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96/


虽然台海冲突的字眼频频出现在最近的宣传媒体上,所有的军人都耳熟目详,但是当白字黑字真正变成金戈铁马时,任何人都会为之惊颤不已,那将是如何的一场世纪之战!它将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什么?中国人都做好准备了吗?谁能够回答?

“再怎么也不能打,打仗就不是什么好事!”颜漪颇有些不耐烦地说,“不是说都是同胞吗?打自己人还没打够啊?内战是最可耻的了,中国人就喜欢窝里斗!”

靠在沙发上的蓝水皱皱眉,抖抖报纸没说话。

这是蓝水此次出海前和自己当大学教师妻子的一段争论。

“人家美国内战已经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如今现代化的大国,谁还在内战?”做为军人的妻子,颜漪对战争几乎有一种病态的仇视,“台湾要独立,让它独立好了!什么都和大陆不一样,又比大陆先进这么多,你叫人家怎么愿意回来?”

“你这叫什么话,象个老师说的吗?”蓝水有些生气地放下报纸,“维护国家和领土的完整,放对分裂不仅是中国军人,也是每个中国人的神圣义务和职责,台湾独立不仅是可耻的分裂行径,更是危害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罪行,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袖手旁观?哼,听起来很有气质啊,只可惜已经袖手旁观快五十多年了,”颜漪坐在沙发上摸索电视遥控器,“大家心里都清楚,台湾实际上就是独立的,缺的就是一个正式地位而已。你看我们学校那个从台湾来的许义仪教授,在台湾还算所谓统派,也经常谈到台湾的特殊情况,他说自明清以来,中国一有变故总是先牺牲台湾,造成台湾独特的分割意识和孤儿抛弃悲情,所以自强自立,自立门户的意识在台湾十分流行。是大陆先对不起台湾,现在台湾不愿意回来,不愿意统一,大陆就要打,这是不是有些理屈啊?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你硬来是要死人的啊,还有什么比死人,尤其是自家人更让人痛心的?”

“没有哪一个国家,包括你说的现代化大国,会允许国家分裂!”蓝水真的生气了,“英国之与北爱,加拿大之与魁北克,俄罗斯之与车臣,包括最民主自由的美国,对分裂行动无不是竭尽全力予以遏止,甚至不惜流血一战!照你的说法,只要大家愿意独立就闹嚷嚷地吼出一段辈情之类的,再投票公决一番,是不是就可以割据而治了?那不仅一个国家要完蛋,连世界秩序也会完蛋!所有的战争和和平全然没有了意义,岂不是成了和平虚无主义?可笑!美国佬也许会喜欢你的说法,很合乎他的人权高于主权思路,只可惜人人都知道那是最贪婪的美国佬拿来骗小孩子的遮羞布!亏你还应声附和!”

“你才强词夺理!台湾独立和美国的那一套可不一样!”看见蓝水青筋暴现,真的动了肝火,颜漪放低了声调,“台湾事实上就是独立的么!现在台湾人到大陆做生意也好,讲学也好,享受的不是与外国人无异?连台湾人都说大陆人把他们当做外国人,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视自己为外国人?在分隔的这五十多年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搞你的社会主义,我搞我的三民主义,各干各的,不也过得挺好么!巴掌大的台湾,就算独立了,难道还能威胁偌大个中国?我认为对中国而言,台湾独不独立都一样!值得兵戎相见么?”

“秀才论兵狗屁不通,妇人之见败絮其中!关在象牙塔里枉读圣贤书了!”蓝水决定不再和老婆废唇舌了,跟女人们讲什么国家战略,大国博奕通常等同于对牛弹琴,他哼了一声,重新拿起了报纸。

“要是我是国家主席,就励精图治,发奋图强,把个中国建得跟美国似的。那时侯台湾还不哭着喊着要和你统一?至于喊打喊杀么!”颜漪换了几个频道,“我们系里几个同事都是这么想的!哼,你要那么有功夫,还是想想转业后……。”

“有完没完!闭嘴!”蓝水重重一顿茶杯,汁水四溅,“看你的肥皂剧吧!”

电视里正在播放什么“非常配对”之类的节目,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们正和几个哈韩帅哥在有模有样地“对”着,奇装异服的主持人操着台湾腔的普通话卖劲地插科打诨。“有什么好看的,弱智!”蓝水火显然还没发够,向火控雷达一样四下找茬。

颜漪不满地翻翻眼珠,嘴里咕哝一句“军阀!”赌气关掉电视,起身走了开去。

“一天到晚就知道琢磨打仗!也不看看如今的社会……。”看到蓝水又鼓起了眼睛,颜漪夺门而出。

是啊,肯定不少人都是这么想的,战争将打破很多人宁静的生活,摧毁很多既得利益,伤害很多人的情感和肉体……。蓝水喝口茶,别以为军人都是好战分子!最古老也最智慧的军人孙子就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

战争是军人最痛苦的选择。

但是,有时候却是唯一的选择。


太空,美国“锁眼”侦察卫星快速扫过中国东海,五角大楼的值班情报军官戴维斯少校将以下记录输入电脑:公元2006年3月6日,“联盟12”演习,中方海上总指挥--龙铿海军少将,编成第2作战舰队,重型战舰4艘,拥有强大的打击力......。

“我要是总统,就立即派遣2艘航空母舰去台湾,用实力警告一下中国人……。”戴维斯一边咕哝,一边按常规将情报简报发给分析部门。

“是啊!上次有中国高级军官代表团访问五角大楼,讨论到福摩萨问题,有中国军官狂妄地表示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对福摩萨的主权,还抗议‘牛肉包’地理称谓有问题,应该称福摩萨为中国台湾,嘿!你猜‘牛肉包’怎么回答的?”接话的是戴维斯的同事勃尔顿中校,牛肉包是负责亚太事务的斯图尔特.卡宁汉上校的绰号,此君以亲台言论出名。

“他怎么回答的?”

“他说,先生们,在亚太地区,天空和海洋都飘扬着我们的星条旗,因此,我建议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有可能伤及军人自尊心的问题……。”

“哈哈!有意思!我更想知道中国人怎么回答的?”

“他没说,估计是哑口无言!”

“他们的一位海军军官说,当中国人不得不将这些星条旗从亚太的天空和海洋扯下来的时候,美国人不要象在韩战和越战中那样需要另一个50年来反省自己骄傲的自尊心……。”戴维斯和勃尔顿一愣,说话的是他们的上司,有着德意志血统的冯.苏尔茨上校,他当时也参与了那次火药味甚浓的中美军官交流座谈会。“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中国人的决心和能力,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太一样!我们已经犯过错误,如果再犯,不能怪别人,只能证明我们自己的愚蠢!”戴维斯和勃尔顿对望一眼,不再多说,闷头做事。


台湾海军司令官李杰上将官邸,匆匆赶来的副官将今天的情况简报递到李杰手上:“是的,长官,中共4艘战舰—2艘旅大,2艘旅沪军舰已逼近我钓鱼台海域,日本已派遣2艘高波级战舰前往监视,我军也已派遣‘田单’和‘班超’舰前往巡弋,所有状况皆在我掌控中。”

“联盟12编队怎么样?”李杰的眼光落在墙上挂的地图上。最近中共舰船调动频繁,同时保持4支作战舰队在海上的情况还不多见,是不是对方真的要武力解决台湾?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场海空大战将不可避免,他的海军将首当其冲。“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照样在演习海域与俄罗斯人协同演练!”

“谁在指挥联盟12编队?”

“俄罗斯是安德烈海军少将,大陆方面是龙铿海军少将。”

“龙铿?他又出海了?”

李杰曾经和龙铿几乎是面对面地较量过一次。那是在1982年渔汛期间,李杰指挥的“贵阳”舰和另一艘台湾战舰“资阳”号参加护渔任务。在历年的这类行动中,台湾军舰经常和大陆、韩国、日本甚至菲律宾等国的战舰互相逼抢渔区,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摩擦,军人们都习以为常。而那一次,台海双方差点擦枪走火,酿成大规模冲突事件。起因是两队分属台湾和大陆的渔船队因布网发生纠纷,双方大打出手,台湾渔民看到已方军舰就在附近,于是底气十足地撞翻了2艘大陆渔船。在该海域大陆海军只有1艘053H1“江湖”级护卫舰,在数量和吨位上都不占优势,这也是台湾渔民有恃无恐的原因所在。冲突发生后,11海里外的大陆军舰迅速拉响了战斗警报,动作反应之快,3分钟后李杰便收到对方发来的国际讯号,叫台湾军舰立即后退,以便让大陆军舰救人。李杰不予理睬,反而和友舰一起对编号533的共军护卫舰形成夹击之势,企图让对方知难而退,顺便也给对岸一个下马威。按照惯例,李杰只打开了舰上的警戒雷达,然后象征性地将大炮指向了533舰,他认为在有岸上火力和2艘战舰的威胁下,只要稍有理智的舰长都会作出妥协的决策,只要对方气馁,再自己救落水渔民不迟,那又算是赚了一分,而且估计对方回去以后又得向“革委会”交代,说不定还断了前程。

嘿嘿!李杰看过有关大陆文化大革命的录象,听说那些挥舞红宝书的小混混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打倒了无数身经百战的解放军将帅。作为军人,他是极为佩服这些共军老将们的,没想到他们会栽在什么红卫兵手里,大陆真是发了疯了呀!大陆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居然死在一口水井里,这对一个海军军人来讲真是莫大的讽刺;参谋长李作鹏成了反党分子,永世不得翻身;部队几乎没有正常的训练,船只老化严重,缺弹药,缺零件,唉,可以说是一蹶不振,早就没有了当初击沉“沱江”,奇袭“太平”的气魄了!就拿这艘533“宁波”号军舰来说吧,说不定开不了几海里就要趴窝了!所以,就是借十个胆子给共军舰长,他也不敢怎么样!

但事实大大出乎李杰的意料,当他发现533舰近乎疯狂的举动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宁波”舰突然高速向“贵阳”冲来,舰首飞溅的浪花表明她至少达到了28节以上的速度,这几乎是053H1的极速。“宁波”就这样直挺挺地插进2艘台湾军舰之间,当李杰判断出对方的用意时,533已经得逞---距其右舷的“贵阳”舰不到1海里,也就是紧贴着“贵阳”,同时距左舷的“资阳”舰18海里,这样“宁波”就和“贵阳”成了短兵相接的单挑架势,而又在另一艘台军战舰火炮射程之外。就算“资阳”打开了“鱼叉”的火控雷达,也会忌惮误伤“贵阳”,只有眼睁睁地观望。而李杰绝望地发现,“宁波”已经打开了他的火控雷达,锁定了“资阳”,同时将大炮顶上了“贵阳”的脑门,在舰桥上都可看到对方用于防空的4门37毫米双联机关炮全部放低了炮口,直指向“贵阳”,呆笨的“冥河”飞弹发射装置已经打开了它的菱形发射盖板,甚至384毫米鱼雷发射管都作好了准备。在突发事件下,又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各战位的准备,可见这艘舰的士兵素质之高。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一开火,“贵阳”势必弹雨倾盆。这个胆大妄为的共军舰长居然同时钳制了2艘台军战舰,其作风之泼辣,决断之迅速,方法之精妙,令人瞠目结舌,简直是不要命的玉石俱焚打法。而此时清醒过来的台军士兵们才将炮弹塞进炮膛,李杰也从初时的慌乱中镇定下来,开始展开浑身解数摆脱困局---开足马力右转,以拉开和敌舰的距离,让舰上的火炮作好准备,打开火控雷达,各战位到位,同时呼叫友舰立即赶来增援,共同夹击敌舰。可是凶狠刁滑的共军舰长利用自己吨位和速度上的优势紧紧咬住“贵阳”,逼得“贵阳”不得不迂回后退。共军舰长的决心显然是一开火,他要确保至少击沉“贵阳”。

小冲突引发轩然大波,双方都不甘示弱地调集兵力,很快出现了飞机和战舰之间的大规模武装对峙,局势一度紧张到极点,直到有大陆战舰营救起落水的大陆渔民,在飞机掩护下的533舰主动快速后撤,才导致双方陆续撤出冲突海域---毕竟双方都不敢先出手。

冷汗泠泠的李杰从此记住了“宁波”舰,记住了她的舰长—龙铿。

其实龙铿当时也是孤注一掷,他的533舰根本没带导弹,真要打起来首先灰飞烟灭的不是“贵阳”,而是他的“宁波”,但在那种情况下只有一拼,狭路相逢勇者胜。返航后龙铿受到严厉批评,但他反而大骂舰队领导不叫他带导弹,差点全军尽墨。藐视上级的结果只能是一个---龙铿戴着个人英雄主义的帽子离开了舰长岗位,要不是某最高领导听说此事赞了一句“这个龙铿还真是个天棒,啥子都敢打呀”,那龙铿就会告别海军生涯了。1982年,龙铿任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研究员,87年赴英国朴次茅斯海军学院做头一批军事访问学者,88年回国任某驱逐舰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基地司令,如今升为海军少将,而当年的对手已经是海军上将了。

李杰用手点点联盟12编队所在的位置,又划到台湾海峡。最近在西海岸接连发生不明潜艇事件,什么不明潜艇,就是共军潜艇,其声讯信号多达十几种,如此频繁的遭遇弄得反潜部队十分紧张,这是偶然还是警示?李杰低头沉思,桌上2份退伍申请刺痛了他的视线----这已经是第2批申请退伍的舰长主官了。在2周前台美海军军官联席会上,当美国人挑衅性地问道如果台湾独立,中共动武,作为军人该如何时,全场一片静默。最后不知哪个军官翁声翁气地回答:“那老子就辞职不干了!”。没想到如今真的有人提出辞职,培养一位舰长是如此艰难,这些人居然能说走就走,军心不稳那,要是打起仗来,那是要人命的哟…..。

李杰的目光回到副官脸上:“备车,去司令部!通知各部门主官立即开会!”

“是!”—共产党真的要拿海峡开刀了?

李杰是台湾军中出名的亲美派,几乎言必称美利坚如何如何,因而山姆大叔对他也是青睐有加,不久前有美方秘使暗示李杰注意监视“民国总统”陈水扁的及其军中党羽的动向,随时准备应付“突发事件”。怎么样的“突发事件”,美国人没有明说,但是李杰知道对频频出轨找茬的陈水扁美国人是越来越不耐烦,寻找替代者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可是这些美国人到底有多了解台湾?光一个族群分裂就够他们搅和的,更别说复杂的历史纠葛了,老美有时就是一相情愿,结果经常适得其反,起初将宝押在还是台湾省长的宋楚瑜身上,可惜被李登辉三拳两脚就收拾了。2004年大选,形势诡异,暗流涌动,陈水扁小小的“枪击”花招就将貌似强大的“连宋配”搞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又让老美跌了一回眼镜……。嘿,阿扁总统倒使坐得逾发舒服起来,气势也日益壮大,比国民党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表面上如此。这样阿扁的动作就越来越大,老美怎么警告他都有点听不进去了,反而处心积虑地想将老美拉到他的台独贼船上……,嘿,阿扁是不是太精了点?2008年“建国”,“统一只是选项之一”,诸如此类,想想都头疼,各方势力纵横交错,搞得人无所适从。作为军人,李杰倒是怀念老蒋时代,做那时的军人至少知道自己的目标,自己的职责,军魂犹在,而如今不知道该信什么,又拿什么来激励军人!唉!

前面一队警察挥手拦住了开路的警卫车,李杰的的副官拉开车门迎了过去,和带队的警官交谈了几句,又匆匆回到车上。

“怎么在倒车?”李杰睁开眼睛气愤地问道,“时间快来不及了!”

“长官!忠孝东路上有游行!”副官回答,“我们只有绕道走!”

又是游行!陈水扁在2004总统大选中以两万多张选票的微弱优势击败国亲两党,再次连任“中华民国总统”。他一上台就大张旗鼓地主张“修宪”和筹划“全民公决法案”,并主持泛绿阵营对国民党、亲民党等进行大规模“围剿”,引发了台岛新一轮统独之争,泛蓝与泛绿阵营闹得不可开交。就在3天前,国民党主席连战在演讲时遭到不明枪手袭击,侥幸无恙,刺杀事件虽然有惊无险,但激起了国民党上下的极大愤怒,厉声谴责民进党政府搞“黑暗独裁”,扬言要在国会弹劾陈水扁,迫使其下台,要和民进党新帐老帐一起算!泛绿阵营也不甘示弱,频频出击,叫嚷此次枪击事件是国亲两党“拙劣的模仿秀”,他们要采取坚决行动将“台奸党”和外省人赶出台湾。关于台湾统独的“全民公投法案”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甚至有议员提出了“中华民国使命终止案”,岛内各方斗争已经是白热化状态。今天是台湾团结联盟“精神领袖”李登辉登台演讲的日子,引发了大批反对人士的示威,双方从恶语相向发展到拳脚相加,市政府不得不出动数百名警察前往维持秩序,场面一度陷入混乱,造成大规模交通堵塞。李杰掏出雪茄叼在嘴里---山雨欲来风满楼?真是这样吗?美国人,日本人,谁他妈靠得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