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天堂生活 [4] 中餐(下)

百合浪子 收藏 6 58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天堂生活 [4] 中餐(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接待走了过来,许是看到几个人里有中国人,她直接用标准的中文问道:“欢迎光临,几位是品茶还是用餐?”

这顿饭的东家——杨锐一直在最前面,可还没等他回答,后面传来那厚重的带有军人特有的简练的东北音:“吃饭!”

杨锐只觉得自己的右胳膊一沉——本来脚就软了的柯云好悬被陈云海这不合情调的回答再给呼晕过去,还好她再次抓住了杨锐。

杨锐笑着朝接待一耸肩,对方也会意一笑,隐隐露出洁白的牙齿,随后她转身在前面引路。

“快走啊!”莎拉好不容易从东方帅哥堆里爬了出来,却看到旁边杰弗逊还在身着高开叉旗袍的美女中神游,她生气地又是一脚踹在男友的屁股上。

就座后,服务生送来茶水,递上菜单。几个已经吐得一塌糊涂的人马上开始哐哐灌水,几杯茶水下肚,被胃酸百般蹂躏的胃和食道终于恢复了过来。临桌的菜香飘了过来,大家食欲大增。

“杰弗逊,你相面呢?快点菜啊!”陈云海开始流口水了,却看到杰弗逊和莎拉像扣蚂蚁似的趴在菜单上翻来翻去。

“这菜的照片都挺有卖相,可中文我看不懂,英文写得也不形象。”

“拿过来,我晕!等你我得饿死。”陈云海抢过菜单,翻了几篇。“我说,你这有没有酸菜啊?”

“噗!”杨锐那一口精品毛尖算是浪费了。而对面的杰弗逊是照单全收,用茶水洗了把脸。

“嗨!小孩你干什么呢?陈点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杰弗逊边不满地说,边拿过餐巾擦脸。

“没你事,”杨锐换成中文。“我说老陈,你想家啦?”

陈云海家在吉林市,想必是出来这么多年都没吃过家乡菜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没有这道菜。您知道,美国的食品检疫是很严格的,酸菜的亚硝盐含量根本通不过他们的检查。如果您想吃东北菜,我建议您尝尝我们这的猪肉炖粉条,或是小鸡炖蘑菇,都是我们这东北厨师的拿手菜。”点菜员看来是业务熟练,把陈云海说得直点头。

“好,来这两个。”

“也给小云点点吧,她又不是东北人。”杨锐提醒,他记得昨天他们聊天时柯云说过她是南京人。

“哦,恩——,来个油炸臭豆腐。”

“噗——”这回轮到坐在柯云对面的莎拉洗脸了。

三个老外稀里糊涂地看这三个中国人出洋相,偶尔面面相觑不知该插句什么话,只是苦了听得懂中文的点菜员,出于职业操守,她始终是淡淡地微笑,脸却憋得通红——眼前这个中尉那种莫名其妙的点菜方式简直让人笑死。费了半天劲,八道菜点完了,南北各半。杨锐又要了瓶二锅头和一瓶五粮液,让这几个老外尝鲜。

菜点完了,杰弗逊等人长出口气,不懂中文他们也该明白了,让这个中尉点菜绝对是个错误。然而没等他们轻松多长时间,老外的噩梦又来了。

霍克先有了反应,不过他只是憋住了气。而杰弗逊和莎拉可没那么大的忍耐力,肚子里一翻,差点吐出来。传菜员把油炸臭豆腐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杰弗逊捏着鼻子,尖着声音问。

“中国的传统美食。”杨锐红着脸说。脑子里却只有一个想法:今天算是把中国人的脸丢尽了。

“很好吃的,来尝尝。”陈云海用筷子夹起一块,挨个人面前晃了晃。可那三个人像是躲屎一样,仰着身子摇头。“怎么了?这又不是毒药,别看它臭,吃可香呢。”说着,陈云海一口把那块臭豆腐吞进嘴里。

“洗手间!”莎拉拉着杰弗逊就跑,霍克也紧跟了过去。

“我也去,腿软,小孩,你送我。”柯云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拉起杨锐也跑了。

“今儿都怎么了?尿急啊?早知道我再点盘猪腰子了。”陈云海念念有词地摇摇头,又扔进嘴一块豆腐。

在洗手间门口解释了半天,杨锐甚至差点把那盘菜的工艺流程都说了一遍,杰弗逊等人才同意再回去吃饭,不过他们说绝对不再闻那个味道。

柯云要了个餐盘的盖子,回到他们那桌,二话不说把臭豆腐盖住,气哼哼地说:“想吃打报告,我们都同意了才能打开。”

陈云海显然是有点迷糊,嘟囔着:“军官要向士兵们打报告,少见!”

几个人重新回到座位,其它菜都上来了,喷香的味道取代了已经消散的臭味。清淡的南方小炒,浓香的北方炖菜让桌上所有人都胃口大开。刚才在杨锐的指点下,陈云海点得都是些实惠而味美的菜肴,而杰弗逊他们以前吃中餐时都只是找那些好看的,在味道上却不是很在乎。这次他们算是真正领教了中国菜色、香、味的精髓了,毕竟好吃不是看出来的。

打开五粮液,杨锐给每个人都倒上一杯。“让你们尝尝中国的名酒。”

浓郁的酒香飘进每一个人的鼻子里,无论会不会喝酒,闻到这种味道,口水都会不自觉地往外流。

“这是用什么做的?好香啊!”杰弗逊咂吧嘴道。

“中国酒是用粮食做的,不像你们的水果酒。来,喝!”杨锐有意没说那个“干”字。可杰弗逊和霍克不知深浅地一撞杯,咕噜,把酒给灌进肚。许是杨锐那种碰杯就干的习惯感染了这些老外,不管喝的是什么都是两个动作,撞杯,干掉。而啤酒又怎么和这五十六度白酒比,火辣的滋味如同千万支钢针,顺着两个人的嘴一直扎到胃里去。再铁的汉子也受不了这种辣劲,俩家伙赶忙开始用茶水去冲淡热乎乎的酒精。

“哈哈……”柯云可倒一点不在乎淑女形象,趴在桌子上拍着桌子笑。

陈云海更是添油加醋,“痛快,实在,再满上。”

而杰弗逊和霍克可不敢再这么喝,拿起叉子开始在桌上搜刮美食。其他人一见这两个家伙是喝怕了,也没再喝酒,还是先解决肚子问题。

“为这中国的美食,干杯。”一顿狼吞虎咽之后,杰弗逊倒是恢复了喝酒的勇气,举杯道。

桌上的人随之附和,清脆的碰杯声传遍大厅,引来不少人的注视。

其实在他们一进餐厅,很多人就开始注意他们,那一身特别的军服吸引来周围的人敬佩的目光。现在,混特部队在加州战役的出色表现已经在地下世界传开了,这支一直都很神秘的部队一战成名,成了地下民众心中的救星。

周围有人在议论,那声音自然而然地传进杨锐等人的耳朵里。

“看来我们成英雄了。”杰弗逊啃着一根鸡腿骨说。

“拼命拼出的英雄。”杨锐看看旁边注视他的人说。

“我听说你们猎狗这场仗打得很艰难。”陈云海咂了口酒。

“战斗减员一个排。”霍克抬头看看杨锐,他真的很怕这个孩子再掉到战争的阴影中去。“上面简直拿我们当步兵用。”

“用一个排的代价换了两个装甲营和半个多步兵团,这是笔一本万利的买卖,罗杰斯可以去当商人了。”柯云接话道,她看看杨锐。“小孩,你说呢?”

杨锐扭头看柯云。“战争总要死人的。”他喝了口辣辣的酒,然后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看着杨锐离开,霍克抽出根烟,闻了闻又放了回去——饭店里是禁烟的。“我一直很担心他,战场真不适合这孩子。”

“怎么说?”陈云海问。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接连失去了好几个朋友,他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霍克说。

“是这样,”陈云海靠在椅背上。“难怪我一见他就觉得他有很重的心事。相比,我们可能能好些,秃鹫这次只损失了五个人,我很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

“我说你们别把小孩想得那么可怜,他不需要!”柯云突然大声说。“他不像你们想象中那么脆弱,他会挺过去。”

其他人吃惊地看着柯云,莎拉更是瞪大了眼睛:“小云,你?”

柯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低下了头。

杰弗逊脸上浮出那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笑,“好了,不提这些了,小孩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至少现在默菲很看好他,咱们就别太操心了,喝点好么?为了我们还活着。”

五个人喝光了杯里的酒,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