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十章:峰回路转 (一)

红色猎隼 收藏 28 7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十章:峰回路转 (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你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好怎样离开。”《中日威海协定》最终签署的消息传到,昔日忙碌的日本自卫队南洋派遣军指挥部内时,所有工作人员一片茫然。望着散落一地的各种文件和原本为最后一刻所准备的人手一支的微型冲锋枪,上杉陆将苦笑着对他的部下们说道。

中国军队按照《协议》规定止步于雅加达城外,但如何在5天的时间内将剩余的2万余名日本士兵撤走同样是个艰巨的工程。

雅加达以西的默拉克港内还保留着以“大隅”级运输登陆舰3号舰“国东”号为首的两栖登陆舰队,曾一度遭遇中国潜艇部队攻击的日本海自联合舰队第4护卫队群也能在2天之内绕过章匡角接走一部分陆上自卫队的士兵,加上不遗余力的空中运输的话,5天内运走所有士兵似乎不成问题,但是前提是所有重型装备必须留在爪哇。

残存的导弹部队首先开始了破坏,廉价的烈性炸药将价值数千万美圆的SSM-1远程岸舰导弹变成了废铁,早已支离破碎的“爱国者”导弹发射架更被拆成了骨架。

残存的战斗机可以飞回国内,但是昔日费尽气力来运上岛的先进的地勤设备也只能交给工兵们炸毁。日本自卫队在整个撤退期间所损失武器装备估计不会少于对中国的战争赔款,这无疑令一向节俭的日本人着实心疼了一阵。为了减轻运输的压力,日本自卫队不得不将中国远征军的战俘提前释放,而请求中国军队将日本战俘及战死士兵遗体直接送往东京。但是雅加达混乱的环境却不得不要求日本自卫队暂时保留大部分坦克和步兵战车等重武器。

早在停火协定前一天印尼军政府的实际领导人达布拉基少将便在中国特种部队突袭荷兰古堡查雅加尔达,营救人质的战斗中失踪了。但最新的消息表明他和忠于他的印尼特种部队的士兵已经越过了爪哇与苏门达腊之间的跨海大桥,进入了苏门达腊岛的密林之中。

印尼陆军的二号人物肖克拉提中将接掌了雅加达地区的实际控制权,但此时的雅加达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火山口,曾经为了抵抗中国军队进攻而组织起来的近百万民兵部队为了维持生计已经归入了雅加达名目繁多的各方势力的旗下,从伊斯兰宗教领袖、到早已蛰伏多时的倒台政客、再到独霸一方的市井流氓包括大发战争财的投机商人,只要有野心谁都可以在这样的乱世中拉起自己的队伍。

而日本人即将撤走的消息传来,各派势力更是肆无忌惮的在雅加达市区混战起来。印尼正规军试图弹压,但是旋即成为了各派武装的众矢之的,当日本自卫队的坦克赶到遭遇暴民围攻的军政府所在地-原印尼国会大厦的时候,这里早已是血流成河、伏尸遍地了。

燃烧的印尼国旗下吊着遍体鳞伤赤裸着身体的肖克拉提中将。“一群疯子!”爪哇的暴民们似乎对城外蓄势待发的中国远征军视若无睹,空前热衷于彼此残杀起来。在全副武装的装甲车队的掩护下,日本自卫队不得不提前撤离了这座疯狂的城市。

一路上上杉陆将目睹了一场场天混地暗的大混战,暴民的武器五花八门,从苏哈托时代的仿美制M-16自动步枪到苏加诺时代的AK-47、甚至还有日本占领时期留下的三八大盖,而巴冷刀、木棍、砖块更是司空见惯的杀人利器。杀红了眼的暴民们有的甚至高举着屠刀向日本自卫队的坦克冲来。到处都是燃烧的建筑、到处都是满是血污的尸体。街垒上变幻着各色旗帜,伊斯兰的新月倒下了,换上代表着世俗政治力量的印尼国旗,国旗倒下了竖起的却是挂着血肉模糊的半截尸体的恐怖战旗。总之就是杀,传闻中国人进城之后不会留下一个活口,不如现在就先杀个痛快。

雅加达还不曾毁灭于中国军队攻城的炮火,就已经在爪哇暴民的屠刀下变成了废墟。火光中上杉陆将似乎听到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歌唱,那是一首古老的中国南方民谣。如果这个世界真有冤魂的话,那么上杉相信此刻那些游荡在雅加达的华人冤魂们应该正在放声歌唱,获得超生。

而在代替脱离战场返回祖国的“上海号”成为中国远征军海上前沿指挥所的特区级轻型航母“香港号”的飞行甲板上,印尼新一届总统林光昭正紧紧的拥抱着自己久别重逢的妻子-刘如佳女士,感人的场面博得了在场所有人的热烈掌声。就在中国远征军大规模空袭雅加达的当天,冷紫翎再度率领着她的突击队,由勿里洞岛出发秘密潜入雅加达市郊,营救被困的人质。

当达布拉基将他的那支德国生产的USP型军用手枪对准刘如佳的后脑时,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战抖了起来。“您还有什么遗言吗?”达布拉基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的问道。

“如果您将来有机会在绞刑架前见到我丈夫的话,请务必转告他:我永远爱他,也希望他将对我的爱无私的奉献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刘如佳平静的回答道,随后枪声响起,达布拉基握着流血如注的右手,夺门而出。窗外一个满脸涂着夜战油彩的女中国特种兵正单手提着95式自动步枪,冲着刘如佳微笑。

“你成全了别人的幸福,却再一次将我吓的半死。”任令羽一边鼓掌,一边在冷紫翎的耳边低声说道。“你的爱人不是中国吗?”冷紫翎微微一笑,低声回答道。而穿梭于人群中忙着取镜的新加坡华人记者戴佩玲,突然出现在正傻呵呵的鼓掌的康伟面前,顽皮的问道:“林夫人被称为‘爪哇之花’,不知道是不是比我怎么样?”

“这个嘛!应该各有千秋吧!”康伟看了一眼海风下长发飘扬的戴佩玲,红着脸答道。“我对我的身材可是很有自信的呦!想不想看啊?”戴佩玲在康伟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道,刹那间康伟的脸更是象着火一样红的发烫。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位于苏门答腊岛西北端的新诞生亚齐伊斯兰共和国的首府班加亚齐内,亚齐总统阿姆里•阿卜杜勒•瓦哈布正面对着另一场恐怖的风暴。“现在摆在您面前的只有2条路,要么和我们合作;要么就生活在中国人的刺刀之下。中国人会什么对待你们这些伊斯兰教的信徒,相信您比我清楚。现在惟有我们能保护您和您的国家。”印度总统的特使巴克斯.甘地自信的说道。

独立前亚齐只是印尼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领土面积不过5.5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410万,其中98%信奉伊斯兰教。面对随时可能西进的中国远征军及其盟军,亚齐脆弱的不堪一击。而在这一地区唯一可以保护它的似乎也只有强大的印度了,虽在穆斯林眼中它是一个比中国更为邪恶的异教徒国家,但是亚齐没有选择,因为在轻车简从的巴克斯身后的是强大的印度南部舰队。

在亚齐政府摊牌之前,400人的印度海军特种部队已经进入了与班加亚齐一海之隔的沙璜岛。“必须赶在中国人之前,控制苏门答腊岛地区。否则印度将永远只能徘徊在马六甲之外。”安达曼海上数架印度海军的“海王”直升机正将更多的印度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运往沙璜岛,而站在印度自行建造的直升机航母“英迪拉.甘地”号的舰桥上印度海军远东舰队司令塔布拉斯中将正努力肯定着自己的行为。这一刻起中印两国便无可避免的站在了军事的对立面上。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