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夜幕才刚刚降临,阴风便迫不及待的怒号。它一路劲走急赶,粗鲁的翻弄着大草原上的每一根茅草,迫使这些柔弱的生命在它面前卑躬屈膝,俯首称臣。当那些散落在大草原深处的帐篷无意中阻碍了它前进的道路时,它便变本加厉的刮打帐篷,迫使匈奴人在这幽冷凄厉的晚上,不敢踏出帐篷半步。仿佛天地之间,它才是真正的主宰。


然而,还是有一些人甘受它的摧残,顶着厉风,在它的地盘里策马奔驰。很快,这些人来到目的地,为首的那人翻身下马,把鞭子和马匹丢给前来接应的卫兵。就在他大步向帐篷迈进时,一个侍卫撩开帐幕,里边的火光照射出来,将他的面孔映红了——愿来,来者正是浑邪王。浑邪王还来不及开口,掀开帐幕的那个侍卫便急切的道:“浑邪王,你总算来了!”浑邪王一边钻进暖融融的帐篷,一边不解的道:“休屠王,你这么急切的催我来,倒底是什么事?”


休屠王几乎是跑着迎上来,浑邪王有些惊诧:他们时常见面,却从未见休屠王这般紧张。再看休屠王的脸,但见他满脸阴云密布,双眉紧锁,不由得心头更是诧异,立时预感到有不好的消息正等着他。果然,休屠王挥挥手,将帐篷内的其余人赶下去,这才领着他走往帐篷内的僻静处,低声道:“老弟,大事不好了!”


浑邪王的心沉了一下,道:“什么事呢?”


休屠王叹息一声,贴近浑邪王的耳朵低语。待他说完,浑邪王吃惊的睁着眼,连声道:“不可能!不可能!我要面见大单于!”


休屠王忙按住他,小声而着急的道:“你别嚷嚷!就算我会骗你,可我妹子能骗我么?大单于要是肯单独接见你我,我还用得着叫你来商量么!”


浑邪王死死的盯着休屠王的脸,在对方的眼里,分明流露出和他一样的沮丧和恐惧,他不由得倍受打击。一时间,方才的耳语又在他的脑海里飞快的过了一遍,他确信无疑!随之,他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步履也跟着踉跄,最后,恍若失魂落魄般跌坐在毛毡上。休屠王怜悯的看着浑邪王,他的反应就和自己最初懂得这个消息时没啥两样。于是,他走近浑邪王,蹲下身子,哭丧着脸道:“我才把大单于的信使打发走。大单于要咱们十天后一块去漠北的王庭,参加部落大会。唉,咱们难道就这样把脑袋割下来给别人?”


这话不仅穿透了浑邪王的耳膜,还深深的刺进他的心里——他终于缓过气来,有了思索的能力!他悲愤的抬起头,气极而曰:“我不服,我不服得很!”说着,他推开休屠王,自己从地毯上爬起来,仿佛是想发泄尽心里的窝囊气,他再也不愿压着嗓门,只管高声嚷:“大单于若是自己来拿我的脑袋,那我没话说!打了败仗,损失那么多的牛羊,这个罪,我认!可是,他不敢正大光明的来抓我们,倒使出这么奸诈的计策——他把我们当作是什么了?他那样做,难道就是昆仑神的旨意?我不服!”


听着浑邪王的嚷嚷,休屠王深有同感,一时也忘了要压低嗓音说话,便跟着发牢骚:“是啊!若是大单于自己来拿我们的脑袋,我也认了!可他偏偏就听那个汉朝人——中行悦的鬼话!那个阉人要真有能耐,他怎么会陪嫁到大匈奴来!他整天裹在暖和的皮毛里谈天说地,一副比昆仑神还先知先觉的样子!怎么就没见他帮着大匈奴攻取长安,踏平汉朝?咱们是什么样的人,能受这样的阴招摆布么!”


“大单于变了!自从他重用那些个从汉朝投奔过来的人,我们大匈奴这十几年来就没过上舒心的日子!要说打败仗,损失牛羊,也不是从我们开始的!”


“是啊!我们无能,没保住河西的牛羊,可是我们终归没有丢掉一寸土地!而大单于那边,护卫王庭的职业兵不下十万,自从汉朝出了个卫青,仗是愈打愈败,土地是愈丢愈多,连肥沃的河南之地都没保住!所损失的牛羊,都是百万计以上,怎么就没见大单于惩罚什么人!”休屠王越说越气,越想越委屈,不免牢骚更大:“要拿人开刀,祭告昆仑神,那也不该是我们!大单于一碗水端不平,我也不服!”说到此处,休屠王气得“哧呼哧呼”的喘息,激动得再也说不下去。他这些才落口的话,更进一步的刺激了浑邪王。浑邪王也觉得胸闷得紧,便扯下裹在颈项间的毛皮围脖,恨恨的将那东西摔在地毯上。次后,浑邪王阴沉着脸,烦躁的走来走去,他苦苦思索:究竟如何做,才能消灾去难,保全性命呢?不曾想,就在他冥思而不得其法的时候,一个奇异的念想冷不丁的窜进他的脑海——随之,浑邪王喜上心头,几乎忍不住要附掌称快: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大单于既然要用那么阴损的法子置他们于死地,他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如此还击呢!


很快,浑邪王毅然决然的拿定主意,他走到帐幕处,探头看了看帐篷周围,确信没有人偷听,这才退回来。休屠王看着浑邪王进进出出,多多少少要为他的奇怪举动而讶异——莫不是,浑邪王已经想到了什么妙策?休屠王内心的那丝安慰还来不及爬升,浑邪王就快步来到他身边,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语毕,休屠王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他愣愣的盯着浑邪王,吃吃的道:“这,这样做,行么?昆仑神就在你我的头顶,他什么都看得见!我们会不会遭天打雷劈?”


浑邪王瞪着眼,咬着牙,发狠道:“遭天打雷劈的,怎么也论不到我们!你想想,我们还不是被逼的么?大单于要真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就不该这样对付我们!”


“可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休屠王还在胆颤心惊,他不单下不了狠心,连说话也是藏头藏尾,惟恐有人听见。浑邪王知道他的心意,便顺着那种含蓄的口吻劝慰道:“休屠王,汉朝人有一句俗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伊稚斜独断独行,我们岂能等死?再说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由我们开头做的。伊稚斜还是左谷蠡王的时候,他干的事,你忘了?想当年,他不过是军臣单于的弟弟,并不是单于的继承人。可是军臣单于一死,他就抢了单于的位置,并把军臣单于的儿子——於单王子撵走。那於单王子四处亡命,不得已就干了这样的事。你再看看今天的右谷蠡王赵信,在於单王子之前,他不也干过这样的事么?只不过他去了又回来,大家都不怎么说而已!既然他们都没被天打雷劈,我们怕什么!”


浑邪王所说的事实,休屠王自然十分清楚,但是他沉吟半响,终归是顾虑重重,犹豫不绝:“可是,我们这样多的人,无论迁徙到哪里,都是引人注意的目标,又能瞒得过谁了?再说了,那一方面会怎样想?他们肯顺顺当当的接纳我们?设若对我们心怀猜忌或是藏有恨意,我们又将要到哪里去立足安命?”


这确实是个问题,浑邪王也静默下来。但过不久,他想到了解决之法,便压底嗓门,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窃窃耳语。休屠王听罢,自己也在心头再三惦念,觉得情况紧急,大单于又一意孤行,非要拿他们的性命不可,除此办法,确实也再无其他良策。因之,左思右想,叹息一声,最后也只得点头同意。


既然达成共识,两王便再度聚拢来,就如何瞒天过海又细细推敲,直到夜半时分,大体的细节才算商量妥当。一待商量妥当,浑邪王为避免夜长梦多,亦是为抓紧时间,于是便走出帐篷,招来一名亲兵。待他叽咕完毕,那亲兵脸色严肃,领命而下。不多会,顶着怒号的阴风,一匹单骑向东奔去,很快便消失在幽暗而凄冷的夜色中。


凄厉的秋风直刮了两天两夜才停息下来,待太阳喘着气儿慢慢爬高时,长安还处于一片清冷中。未央宫承明殿内,照例是进行朝会廷议,然而霍去病却没有参与。因为刘彻的格外关照,他目前还在未央宫的内宫里清闲过日,调养身子。今日用过早膳,他便跑到马厩,牵过“骝紫”,亮出腰牌,带着贴身侍卫,在未央宫戍卫士兵的注目下,不紧不慢的出了宫门。霍去病的目的地就是詹事府,打从搬师回朝,他还没好好和家人团聚。昨晚,他特地和刘彻说了,意思就是要回家一趟,要给母亲继父请安问好。刘彻这才发现自己也太不讲人情世故,便应允了他,所以他今天的行动,也算得上是奉诏命而行事。


一路上,霍去病神清气爽,早把舅舅平日的叮咛抛之九霄云外,只管纵情飞奔。事实上,在未央宫里呆了近十天,他确实也闷坏了。因而,长安大道上的空气于他就显得格外清新,不由得他的年少心性肆意飞扬!在这种状态下,未央宫和詹事府的距离显得那么短,仿佛是眨眼间的功夫,他就来到自家门前。家仆们正要往里通报,霍去病则摆摆手,大步向母亲的寝室走去。


彼时,卫少儿正在想念儿子,为最近发生的一些琐事烦恼。原来,她自妹妹卫皇后的口里觉察到卫长公主的心思有了改变,其婚配情况亦可能随之而动,不免忧心忡忡起来。卫少儿在乎儿子的利益,亦为丈夫陈掌的前途感到担忧。说起来,陈掌担任詹事的职务已经有许多年,成日介也就是替年幼的太子刘据和失宠的皇后卫子夫理理生活琐事;至于其他方面,则从不曾得到刘彻的重视,连他有意要承袭哥哥被剥夺的侯爵之位亦未被恩准。比之有一定实权的大姐夫公孙贺,陈掌在官场上就显得得太没出息了!陈掌私底下常抱怨妻子不尽力,卫少儿则是有苦说不出:妹妹虽享有皇后之名,却早已失宠,别说能在皇帝面前进言,就是要面见君王都不大有机会;至于弟弟卫青,他功劳虽大,然就是在最受刘彻重用之时,举荐人才主父偃都还吃了闭门羹——后来还是主父偃自己毛遂自荐,才得到刘彻的赏识——这种情况下,卫少儿还能指望谁?当然,可以叫去病试试:比如在刘彻面前美言,进而请官;但这样的事情,年纪轻轻、刚硬不屈的儿子是不屑于做的。因之,卫少儿便也不去为难儿子;她只想着,万一去病和卫长能成其好事,刘彻素来好面子,自然会给陈掌加官进爵!然而,这样的希望,随着去病的冷淡,卫长的决绝,终究幻化成泡影!卫少儿一声叹息,莫可奈何,忽一抬头,却看见儿子跨过门槛,笑盈盈的朝自己走来。想想心底的委屈,母子的多日别离,卫少儿不由得百感交集,涕泪俱下。霍去病忙几步抢上,欲要给母亲跪安问好,卫少儿则一把抱住儿子,又哭又笑,几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