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驭车记

vwb 收藏 3 93
导读:老婆驭车记

今年初,老婆在“惊险”地领取到驾照过后,就去提了一辆黑色帕萨特领驭。从此,她开始了“四条腿”代替两条腿行路的有车生活,也开始了被颠覆的生活。


老婆领取驾照过程充满了戏剧性,当然也就是所谓的一波三折。后来,我调侃老婆说“把驾校学垮了”,再后来,她也以这句话来作为骄傲的资本在朋友面前炫耀。


疑似在两年前的春天,老婆兴高采烈地决定去学驾驶,并和公司同事一干人等兴冲冲地报了名。那热情简直让人跟着莫名兴奋,看来春天果然是让人活跃的季节:老婆没日没夜地勤学苦练。


过了没多久:老婆得意地告诉我,她理论考试通过了,而且取得了90分的“高分”。当然,据我所知,这是老婆开始上学,参加各类考试以来罕见的分数。


又过了没多久,当老婆听交警总队的赵哥说,90分意味着刚及格时,热情顿时被打消了,到后来像被霜打过的茄子。再后来,老婆和他人创办了一家公司,开始忙得“脚板印在天上飞”,于是也就不去练习开车了。


今天初,老婆不晓得从哪里得来消息:再不参加路考,她的理论考试成绩就要作废了。这下老婆着急了,到处打听原来的驾校。但此时,她曾学习驾驶的驾校已经因经营不善倒闭了,老婆真的“把驾校学垮了”。


正在老婆抓狂的时候,有家驾校的负责人保证说,可以将她原来的档案转到新驾校。老婆像抓住救命稻草那样,报名参加了小班学习,那热情同两年前如出一辙。


在老婆参加驾校路考的时候,又出情况了:她原来的档案没能转到新驾校,而且是不知搁在哪里了。老婆在扣破脑袋没招的情况下,只得泪洒考场,郁闷地离开考场,跑到市中心溜达,预备到商场“血拼”。


当下午夕阳快西下的时候,老婆施施然地回到公司楼下时,正遇到眼都红了的教练。教练似乎没有时间和精力责骂老婆,二话不说,提起她就塞到车里,“飞叉叉”地向考场狂奔。


在老婆赶到时,监考的警察正考完最后一个学员,准备下班了。没想到老婆半路又钻出来了。当老婆考完路考时,早就过下班时间了。据老婆交代,由于是最后一个考生,监考的警察可能是忙着回家,因此还有点“高抬贵手”。“祸兮,福之所伏”,老婆笑得有点没牙的老太婆。


后来才明白,原来教练又查到老婆的档案了,老婆还有考试的最后一线希望。但老婆离开考场后,小灵通和手机就那么凑巧没电了,教练发动所有人满城市寻找她都没见到人影子。她办公室同事也疯狂地寻找,仍然没见到人影子,教练只得用最笨的“守株待兔”方式,守在老婆办公室楼下,居然奇迹般地等到了老婆,而且还最终“赶考”还成功了。当老婆再次打开手机和小灵通时,嗬,好家伙,分别都有五十多个未接来电。


老婆的坏运气似乎还没完,当其他“同学”都领取到驾照过后两三周了,她的驾照仍旧还没看到。赵哥查询网络得知,老婆的驾照已经发出,但驾校却坚持称没有看到老婆的驾照。老婆愤怒了,委托我从舆论和法律两方面向驾校讨说法。


正当我擦拳抹掌地准备积极行动起来,坚决“捍卫”老婆的权益时,驾校匆匆打来电话,原来老婆的驾招被混到废旧资料中,差点就被收荒匠给回收了,幸好教练的老婆在过滤这些废品时,发现了混迹其中的新驾照。


在领到驾照后,老婆开始考虑买车了。为了方便公私两用,老婆所购车辆要兼顾代步的私家车和接送客户的商务车角色。于是老婆就选择了黑色的帕萨特领驭。在提车的当天傍晚,老婆信心不足,根本就不敢上车驾驶,还请赵哥将车开到交警总队歇息了一个晚上。


老婆的麻烦似乎还没结束。尽管这款车早在去年就已经面世,但在成都还居然是所谓的新车,由于没有相应的款型资料,老婆无法上税和上户。于是她只得挂着个临时牌照,到处晃悠。直到又一个月后,上海大众才将相关资料邮寄了过来。其间,老婆还特地跑到经销商处,准备将这辆“麻烦车”给退了,当然这样的行动未果。


尽管老婆是重庆人,但川渝是一家。老婆像很多川妹子那样,显得非常娇小。每当她开车时,就老把驾驶座位向前挪,挪到几乎靠近方向盘了,她才放心大胆地驾驶。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估计交警冷不防在路上看到她开车,还以为是无人驾驶的车辆。


老婆性子急,但在行车中还是比较有耐心,最没耐心的时拐弯和停车的时候,常常提前就开始拐弯,呼地就猛蹿过去,车子侧面就会被突出的绿化带呀什么地挂花。在倒车停车时,老婆急性子的本性也暴露无遗,通常就是毛手毛脚地向停车位倒,然后冒冒失失地停下来。


就这样,这辆可怜的帕萨特前后多次由于这些小病小灾,被送到修车店“修理“。后来,朋友们都说,我老婆开的不是帕萨特,而是“怕啥的”。差不多半年后,老婆开车开烦了,因为总是义务地充当司机,接送同事,偶尔接送一下本人。这辆车目前状况还不错,只是以老婆娇小的身子,开着这款浓眉大眼的车子,总显得有些不协调。还有就是,自从有了这辆车之后,我们打破了从前晚上10点回家的记录,经常在凌晨匆忙赶回家。


更让老婆觉得痛苦的时,现在成都的交通开始拥堵起来,开车花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长,最麻烦地是满大街地要去寻找停车位,有时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停车的地方。于是,老婆就想“ 让贤”,鼓动我也去学驾校。


由于从前在成都一家市民报做过记者,我曾到过无数个车祸现场,目睹过无数个惨烈的交通事故,可能因此有那么一点点心理阴影,所以对于学习驾驶就不很热心。现在抵不过老婆的软硬兼施,威胁利诱,开始准备学习驾驶了。


可我钟情的车居然是奥拓,个子小巧,又不耗油,经济实惠,那里都能跑。在成都这个号称“私家车第四城”的城市,奥拓车还不受歧视。不过一个月前,成都决定限制尾气超标的车辆进入二环,同事老陈在11月8日“大限”临到的前个晚上,驾驶他那辆老得要掉牙的奥拓星夜狂奔近千里,匆忙赶回老家,将奥拓车送给他老哥用,自己则提了辆新车。


老婆一听,也开始紧张。因为她还盘算着,等我买了奥拓车,跟我换车开。后来听“奥游会”的同学老岑说,他现在驾驶的奥拓车是电喷的,根本不在限制之列,现在新车大都没事,不会受到限制。老婆又开始鼓动我去学车了,以便买辆奥拓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