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克格勃全史-8(8-14)

bj0012008 收藏 6 209
导读:[转载]克格勃全史-8(8-14)

第八章 伟大的卫国战争

(1941——1945)


“巴巴罗萨计划”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希特勒认为,德国军队在冬季到 来之前就可取胜:“只要轻敲一下大门就足够了,整个腐烂的宫殿就会土崩瓦解。”他 的军队以每昼夜50俄里速度行进,沿途扫荡一切的速度甚至连西欧的闪电战也无可比拟。 与此同时,苏联面临的还有来自东方日本的威胁。佐尔格从东京报告说,里宾特洛甫要 求德国大使馆说服日本人撕毁“巴巴罗萨计划”开始前三个月与苏联签订的中立条约。 “做你们想做的事情,——里宾特洛甫写道,一一但日本人应与俄国开战……越快越好。 我们一如既往地希望在冬季到来之前,能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上和日本人握手会师。”在 日本政府内部展开了“北方”方案(与苏联开战)与“南方”方案(与英美开战)的支 持者的论战。


由于“南方”方案的支持者占了上风,所以,佐尔格发往莫斯科的情报主要来源于 尾崎秀实。8 月15日他报告,从战争之初到冬季攻势前之所以放弃“北方”方案,是由 于“日本严重的经济形势”。后来佐尔格说,由于人们对他的消息不屑一顾,所以迟迟 才发来了表示感激的回电,而且电文所用的口吻也令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惬意:“要相信, 苏联在远东敌得住日本的进犯”。总之,佐尔格直到九月末还是未能使莫斯科相信日本 真实意图的严峻性。十月份斯大林把一半军队从远东调往西部战线。在自己的最后一封 信中,佐尔格说由于来自日本方面的进攻威胁减小,他请求召他回国或派他去德国。但 这封信没有来得及发出,因为10月18日佐尔格被捕。在这之后的几天之内,他的小组中 的三十五名成员也都相继被捕。据日本安全部门负责跟踪的军官证实,被捕前一夜,佐 尔格是在德国大使妻子的枕边度过的。


佐尔格小组在“巴巴罗萨”战役开始后搞到的有关日本真实意图的情报是建立在一 个错误的推断之上的。正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佐尔格发出的情报并非独一无二,同时 还有从日本外交电文中截获的一些东西。而且正是靠这种不同渠道情报的巧合,使佐尔 格在日本安全机构逮捕他三周前赢得了莫斯科的充分信任。佐尔格被捕后,苏联利用其 它手段继续搞到了一些能够确定日本意图的情报。在一封被破译的、 1941年11月27日 从东京发往驻柏林使馆(也许是驻莫斯科) 的电报中写着:“必须与希特勒和里宾特 洛甫见面,秘密地向他们解释我们对待美国的立场……向希特勒解释,说日本的主要力 量将集中在南部,并说我们建议不在北方采取行动。”战时苏联密码破译员最大的功劳 是与破译日本的电码和密码分不开的。1941年2 月,特别部密码破译小组划归国家安全 人民委员部 (后来的内务人民委员部) 第五局(密码破译局)管理。第五局的核心机 构是从事研究国外评码、破码系统的调查处。负责日本方向的主要专家是 C·托尔斯泰, 对他的工作评价要比对其他战时任何一个密码破译者的评价都高——他被授予两枚勋章。 他的主要助手是舒姆斯基教授,日本语文学家上校科捷利尼科夫和卡斯帕罗夫。托尔斯 泰在战争胜利后不久就去世了。正由于他出色的工作,小组还能够分担情报总局一部分 工作量,主要是破译日本军队的情报。第五局第一小组的一项任务是观察关东军的调动 部署情况,发现日本进攻苏联远东的实证。


正是因为斯大林从佐尔格和第五局那里得到了有关日本意图的情报,才使他能够将 远东军区的一半兵力调至西部。10~11月间,8 —10个步兵师和上千辆坦克、上千架飞 机一起被调至对德前线。他们是在最紧要关头到达那里的。10月2 日希特勒开始著名的 “台风战役”——攻打莫斯科。他称此役为“战争最后一场决定性战役。”两天后,他 在柏林体育宫沸腾的人群前宣布:“敌人被摧毁了,他再也无力反抗!”然而莫斯科并 没有倒下。保护苏维埃国家成了为祖国——母亲的圣战。斯大林变成了反对阴险狡猾敌 人战争中民族团结的象征。虽然国家机关和外国代表机关在十月中旬被疏散到伏尔加河 的古比雪夫城, 斯大林却仍留在了克里姆林宫。“斯大林与我们同在!”——这是莫 斯科保卫者们常用的口号。苏尔科夫在《军人的誓言》一书中十分准确地表达出人民的 情绪:


“我很清楚……斗争将会充满血腥,步履维艰……但胜利终将属于我们。妇女和孩 子们的眼泪在我心中沸腾。我要让刽子手希特勒和他的爪牙们用他们的狼血来回答…… (出自: 阿列克谢·苏尔科夫, 两卷本诗选,莫斯科,《艺术文学》,1974,第一卷, 131页)”。


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保卫者无法想到,斯大林在1941年10月时的主要目的不是领 导红军进行英勇的抵抗,而是在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帮助下寻求与希特勒言和的途径。


10月 7日,红军最优秀的军事指挥官格奥尔吉·朱可夫被召进克里姆林宫内斯大林 的办公室。办公室内只有斯大林和贝利亚两人。他们都认为红军正在溃败。那时贝利亚 还直接管理着从叶若夫那儿继承的情报和安全机构。1941年 7月,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 又一次被内务人民委员部吞并,直到1943年,前者才又作为一个独立机构行使职权。战 争巩固了贝利亚的地位,他作为一个安全机构的领导,却掌握着国家历史上最大的权力 ——他成了希特勒人侵后成立的国防委员会五成员之一,其他成员分别是斯大林、莫洛 托夫、伏罗希洛夫和马林科夫。


当斯大林对朱可夫说,红军没有足够的力量抵抗德国对莫斯科的进攻时,贝利亚一 言不发。因为看不到别的出路,所以到了效仿列宁1918年 3月与德国签订耻辱的“布列 斯特——里托夫斯克和约”的时候了。斯大林委托贝利亚寻找签订新“布列斯特”和约 的途径,哪怕以波罗的海三国、白俄罗斯、摩尔达维亚和一部分乌克兰作为代价。由贝 利亚物色的内务人民委员部间谍选中了保加利亚驻莫斯科大使斯托捷诺夫充当中间人。 斯托捷诺夫同意斡旋,可他的各种努力都被德国人拒绝了。


就在莫斯科的命运千钧一发的时候,贝利亚还在对军队领导干部进行清洗。10月15 日夜至16日晨,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中心机构被疏散至古比雪夫,一起疏散的还有一些当 时正在卢比扬卡受讯的高级领导。由于未能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有三百名犯人被就地 枪决了。对剩余人的审讯在古比雪夫还继续进行。1953年贝利亚被捕后承认:“受讯者 被无情地杀戮。那简直就是真正的血流成河的战场。”除英勇地挺过了所有拷打的A·A ·洛克季奥诺夫将军外。所有人都承认了内务人民委员部强加在他们头上的莫须有的罪 名。苏联军事历史学家尼古拉·帕夫连科写道:“成百上千高级军事专家在刑讯室等死。 而与此同时,前线上一个小中尉却在指挥着一个团作战。”一些被疏散到古比雪夫的军 事指挥官在10月28日又被枪决。后来,斯大林突然命令停止贝利亚主持的侦查活动。两 位在被捕指挥官中军衔和职位最高的——前任总参谋长K·A·梅列茨科夫将军和前任军 火人民委员6·R·万尼科夫——虽然他们供认了强加给他们的罪名,最终还是得到平反 而获释。


内务人民委员部暂缓对高级军官的清洗恰好和战争进程中的转折赶在一起,莫斯科 并没有屈服。自信红军在秋末将被粉碎的希特勒夸下海口:“冬季攻势将不再进行”。 那时他的军队没有配发冬衣,在严寒中死伤人数急剧增加。12月,朱可夫在莫斯科城下 开始反攻,结果德军被击退,并在战争中首次转入防御。这次胜利,使朱可夫成了民族 英雄,但他知道,斯大林正对他的知名度投来白眼。后来朱可夫说:“我属于那些逃避 了逮捕的人,但这种危险一直威胁了我五年。”朱可夫认为,他的战役问题和作战准备 问题助理B·C·戈卢什克维奇少将被逮捕这一事实,就是斯大林给他的信号,暗示他也 逃不出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手掌心。


在苏联有关舒尔采一博伊金和阿尔维德·哈尔纳克领导的德国地下活动的文件中强 调指出,他们提供的情报帮助了对德国侵略者的斗争。


从1941年秋开始,英勇的地下斗士向苏联最高领导提供了一些极为珍贵的情报。舒 尔采一博伊金由于在空军中服过役,在军界(包括军事情报部门)有着广泛的交往,常 常得到有关希特勒计划的极为重要的情报。


8月30日,盖世太保逮捕了舒尔采一博伊金,而哈尔纳克1942年9月 3日也遭逮捕, 到12月22日他们在柏林被处绞刑时,他们手下有80多名成员暴露了身份。虽然最主要的 涉嫌人员是在空军、航空部、国防部和军队辅助部门的关键人士,但宣传部、柏林市政 府、种族政策部和劳动部也有不少工作人员与此有联系。纳粹安全警察局和安全部门以 日耳曼人的精确调查表明,在被捕者中有:


29%的学者和大学生;


21%的作家,记者和艺术家;


20%的职业军人,平民和国家公职人员;


17%的战时应征入伍军人;


13%的手工业者和工人。


在苏联的史料中,为了强调在法西斯德国共产主义的抵抗的重大意义,通常都对舒 尔采一博伊金和哈尔纳克小组提供的情报的价值作些夸大。虽然一些情报,例如有关德 军歼击机数量和实力的预告,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搞到的,而且对形势的评价也很重要, 然而它们对于反击德国人侵并无多大战役意义。纳粹安全警察局和安全部门,将舒尔采 一博伊金向苏联提供的重要情报分为九大类:


1.与苏联交战之初德国空军数量的报告;


2.德国航空工业1941年6月一~月间日产量统计;


3.德国燃料资源情报;


4.计划向迈科普(高加索)进攻的消息;


5.德军指挥部部署情况;


6.在被占地区飞机批量生产的材料;


7.德国为化学战生产和储备弹药的情报;


8.德国截获苏联密码的情况;


9.德国伞兵在克里特的伤亡情况。


政治抵抗与间谍活动同时进行,使舒尔采一博伊金和哈尔纳克的失败不可避免。舒 尔采一博伊金和他的妻子一道为地下成员和同情反法西斯地下活动的人建立夜间组织, 这就把自己的生命安危置于了危险之中。身穿空军军官服、掂着手枪的舒尔采一博伊金 在野战排中经常去执行保护张贴反法西斯标语的年轻抵抗者的任务。1942年在柏林举行 反苏的“苏维埃天堂”展览时,舒尔采一博伊金组织了宣传画行动,口号是:


展览:纳粹天堂 战争一一饥饿——谎言——盖世太保 能忍受多少?


舒尔采一博伊金和哈尔纳克还书写和散发传单,这些传单后来被苏联历史学家评价 为:“反希特勒宣传的光辉典范”。


德国外交家鲁道夫·冯·谢里哈的冒险程度要小一些。战前和战时他一直与舒尔采 一博伊金和哈尔纳克的小组保持着距离。如果不是情报总局在柏林的话务员缺少的话, 他或许能迟一些被逮捕。导致他失败的原因,是他发送情报的话务员在布鲁塞尔被捕。 “巴巴罗萨计划”开始之后,冯·谢里哈与情报总局合作似乎没了往日的热情,他的搭 档伊莉莎·什乔贝也很难从他那儿得到情报。1942年12月,情报总局将间谍亨里希·克 年(前德国共产党代表的儿子)空投到东普鲁士,然后他辗转到柏林以期通过什乔贝与 冯·谢里哈建立起联系。他随身带着向莫斯科发送冯·谢里哈情报的无线电发报机,他 还有一张冯·谢里哈1938年从情报总局领取数额为6500美元的收据——若冯·谢里哈拒 绝的话,这就是恐吓的把柄。德国安全机构对此作出了十分符合逻辑的结论,克年的使 命证明了“莫斯科认为谢里哈的工作具有重大意义”。9 月盖世太保逮捕了伊莉莎·什 乔贝,并等着克年与她接头,果然,此事一个月后发生了。


舒尔采一博伊金和哈尔纳克的小组是情报总局在西、中欧间谍网的一部分。德国中 央安全局称之为“红色乐队”(一些文章误译为“红色御夫座”),向莫斯科发射密码 文件的话务员被称作“音乐家”,“指挥”是利奥波德·特雷伯。特雷伯后来说,1941 年11月12日,布鲁塞尔的一名“音乐家”将舒尔采一博伊金小组有关希特勒“蓝色”战 役开始的情报发往莫斯科——此次战役就是一年之后对斯大林格勒的战略进攻:


“第三号计划,目标——高加索,第一阶段预计在11月份进行,但要到1942年春才 能实现。5月1日前部队应布置完毕……具体内容晚些时候通知。”


据德国情报部门的评价,特雷伯的情报给德军带来的损失与舒尔采一博伊金小组最 重要的情报所带来的损失不可同日而语。特雷伯后来说,1942年 5月12日,他的一个信 使带给莫斯科“一条十分重要的有关进攻的情报”。这样特雷伯的回忆就与苏联的材料 不符了。关于“蓝色”战役的第一批材料是从一架被击落的德国飞机上(1942年6月19 日)上获得的。但6月26日,斯大林宣布他不再相信有关“蓝色”战役的一个字,并责 备情报机构上了这么明显的假情报的当。两天之后“蓝色”战役开始,德国人在从库尔 斯克到北顿涅茨的广阔战线上展开了攻势,这再次使希特勒重新燃起了1942年底前战胜 俄国的曾失去过的希望。


1942年,德国的无线电测向仪测出了“音乐家”的位置,这之后“红色乐队”就逐 渐减少了活动。特雷伯本人是1942年12月 5日在巴黎一家牙科医院的治疗椅上被捕的。 据后来一名反间谍机构的军官说,特雷伯“开始惊呆了,然后用流利的德语说——干得 太棒了”。后来他同意为盖世太保效力,这样就成了一个双料,或许还是一个向莫斯科 发送带有预警的伪情报的三栖间谍。引人注目的是,1943年他逃掉并一直隐匿到战后。


然而,战时最重要的间谍网是瑞士的“红色三套车”。这个小组在德国有情报源, 其名字的来宙是根据发报员的数量而命名的,小组的头目是尚多·拉多(假名为多拉)。 毫无疑问,其中最有价值的应属德籍瑞士情报机关军官鲁道夫,廖斯勒(别名“吕 西”)。他的情报通过一个地下小组的领导拉舍尔·久边多费尔(别名“西西”)和中 间人克里斯蒂安·施纳杰尔发送给拉多。廖斯勒在德国有四名重要间谍,他分别给他们 取了假名:维特、特迪、安娜和奥莉加。虽然无法确定使用这些假名的人究竟是谁,中 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还是得出了结论: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少将汉斯《斯特——反法西 斯主义者,德军参谋部指挥官,由于后来参与1944年7月刺杀希特勒事件, 与自己的上 司海军少将卡纳里斯一起被处绞刑;汉斯邮恩特·吉泽乌斯——反间谍机构的工作人员, 曾任德国驻苏黎世副领事;卡尔·哈德勒——希特勒反对派保守党领导,谋杀希特勒未 遂之后也被处绞刑;上校弗里茨·别特策利——驻雅典德军东南小组情报分析处处长。


“吕西小组”的隐秘性导致了许多神话的出现,其中包括下述假想,即该小组只是 个掩护。英国情报机构正是通过它将截获并破译的德国情报转给俄国人,这样就可以隐 瞒真实来源。虽然英国情报机构事实上并未将廖斯勒作为传递信息的渠道,但瑞士情报 机构却完全做到了这一点。诱使廖斯勒从事此项工作的主要是他贪财的本性。拉多1943 年11月向莫斯科报告:“西西说,吕西小组若再拿不到钱就将停止工作。”拉多向莫斯 科所发情报表明,与廖斯勒第一次建立联系不早于1943年9月。


尽管情报总局的间谍热爱祖国,并且业务精湛,但他们的情报对斯大林格勒战役前 苏军实战并不具有重大的意义。在“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后形成的初期休克状态中, “大本营”(战时由总参谋部和最高指挥部组成的机构)经常搞不清德军的位置。军事 情报机构甚至未能及时发现德国人向南运动,结果导致1941年 9月基辅沦陷。10月份, 德军对莫斯科的攻势也令军事情报机构始料未及。1942年夏季“大本营”又一次感到措 手不及:斯大林和“大本营”都确信德国人试图夺取莫斯科,可是德军却在南方展开了 进攻。在德国人进攻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时,苏军同样感到心中无数,他们不知道德军 下一次的打击目标是哪里。11月,德军的一个集群在斯大林格勒附近被围,“大本营” 确信,在“包围圈”中有八万五千人到九万人,而事实上,被围人数至少比估计的要多 上两倍。同样“大本营”当时也没有关于德军解围行动的任何可靠情报,而有关德国从 法国调 6个坦克师之事,“大本营”是在遇到苏联骑兵之后才知道的。斯大林格勒战役 的伟大胜利。由于德军1943年 1月末~2 月初的投降得到了进一步巩固,赢得这场战役 充分证明了红军指挥的高超水平,证明了军事指挥官灵活、随机应变的能力,证明了苏 联战士的英勇。这次胜利的取得并不是靠苏联战役情报的质量,而是多亏没有完全依赖 它们。


在整个卫国战争期间,尤其是头两年,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掌握 俄国盟国的情况要比掌握希特勒德国情况要好。提供有关英国政策的全部情报的间谍, 看来是“剑桥五杰”中的“第五人”——约翰·克恩克罗斯,1941年 3月前议员亨基的 私人秘书。1941年 7月亨基从兰斯特公爵大臣的职位上被调至权势略逊一些的邮政总局 局长职位,但他却保留了审阅国防部文件的权力,和一系列重要委员会主席的宝座。 1941年前,亨基领导着协调向俄国运送弹药和原料的联合供应委员会。在战争开始的头 九个月里,克恩克罗斯向内务人民委员部提供了“上吨”的文件。不过在提供给内务人 民委员部的情报中,他显然是夸大了邱吉尔反对派的力量。亨基是邱吉尔的批评者中具 有毫不妥协精神的一个。有一次,他在私人谈话中直接了当地说:“由清一色赞同者组 成的军事内阁是有害无益的。”1942年初,他以战争进程为依据写了一份“邱吉尔战略 领导分析”,称之为“起诉书”。1942年邱吉尔最终将他赶出了政府。


自从成立国外处和第四局(情报总局前身)后,苏联情报机构就一直对英国表现出 特殊的兴趣。而美国在战争开始前一年才被列人第二档次中。三十年代,虽然第四局在 美国的行动次数也不少,但它所感兴趣的与其说是美国,倒不如说是利用它来对德日的 重要目标实施战役行动。1938年,驻美国的主要联络员维塔克尔·切姆伯斯的叛变给第 四局带来严重打击。一段时期,切姆伯斯由于担心遭到内务人民委员部和第四局的暗算 而转入地下,那时他并不想着手搞那些公开自己间谍生涯的研究。1939年当他再一次出 现时,他已经是一个作者,后来又成了“时代”杂志的编辑。虽然他对苏德和约签订并 不感到惊奇,却异常愤怒。就在9月2日——二次大战开始后的第二天,他就将自己的情 况全部告诉了国务卿助理、总统内务安全事务顾问阿道尔夫·贝利。贝利使他相信,他 的报告将直接上呈总统,他本人也不会因与苏联合作而受到惩罚。然而,贝利并未向他 承诺免于调查。与切姆伯斯会面以后,贝利起草了一份简短的有关“地下间谍”的情况 报告,其中提到了切姆伯斯为他们作联络员的艾德热尔·希斯、加里·德克斯特·怀特 以及其他主要苏联间谍的名字。罗斯福对这份报告却丝毫不感兴趣,他好像否认在自己 的行政机构内有任何间谍行动,并视此观点为谬论。同时有趣的是,贝利则将这份报告 束之高阁,自此他也似乎不再关心希斯之事。直到1941年,他才向希斯的前任领导、美 国最高法官费利克斯·弗伦克福特,和前任外交家丁·艾奇逊提到了切姆伯斯的罪行。 但这两人对贝利亚的指控根本不予理睬。这次之后,贝利不再有任何举动。到了1943年, 美国联邦调查局亲自来索要时,他才将自己与切姆伯斯谈话的材料交了出去。


其他一些社会活动家——大使威廉·希利特、工党领袖大卫。杜宾斯基和记者沃尔 特·温切尔,都曾向罗斯福讲过切姆伯斯的过去,但总统始终对此不予关注。1942年, 一个过去的共产主义地下组织的战友认出切姆伯斯是苏联间谍,并向有关部门告知,切 姆伯斯“所掌握的情报比其他任何一个情报员积累一年的还多”。因此,切姆伯斯受到 了联邦调查局的审讯。这次,他比三年前与贝利谈话时要小心谨慎得多,并且他只谈自 己从事共运的过去,不谈自己的间谍活动。联邦调查局局长约翰·埃德加·古维同样对 长达八页的审讯记录不屑一顾,并称之为“无稽之谈,空想和推理”的报告。后来的三 年里,切姆伯斯没有再受到类似的传讯。在切姆伯桥供出的人当中,联邦调查局只对约 翰·皮特斯进行了一般性立案而这个人早就作为美国共产党的领袖,被列人调查局专案 文件中。


1938年,切姆伯斯叛变之后,第四局在华盛顿的间谍网归由内务人民委员部在纽约 的头目盖克、 巴达洛维奇·奥瓦基米扬管辖, 后来,联邦调查局里都称之为“狡猾的 亚美尼亚人”。美国逐渐成了苏联情报侦察的主要目标之一(二战结束前此目标已变为 最主要的目标),而不像从前那样,仅把美国看作对其他国家情报侦察的基地。1938年, 内务人民委员部尚未意识到美国行政机构对待苏联在美国的间谍行动是如此地轻率,所 以,切姆伯斯的叛变,以及接踵而来的联邦调查局的关注,都很自然地使内务人民委员 部对自己在华盛顿的活动有所顾虑。在美国的苏联间谍中职位最高的应属财政部官员加 里·德克斯特·怀特,那时在妻子的干涉下,他也停止了发送情报的间谍工作。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