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门里走出的博士兄弟

bj0012008 收藏 1 327
导读:苦门里走出的博士兄弟

一家兄妹五人,有三人成了博士,二人也学业不凡。老大郑鲁毕业于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神经外科,获医学博士。老三郑全战在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读本科和研究生,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老五郑越是西安交通大学桥梁系本科、兰州铁道学院土木系硕士,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在读)。


不平凡的郑家兄妹出自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农民家庭。山东省日照市涛雒镇栈子村是个靠着海边、绿树掩映的村庄,郑家兄弟的父母郑淑全和秦洪喜就生活在这个小村庄里。


一家出了三个博士生,人们羡慕他们的成就,更敬佩他们在少年丧母的情况下,志存高远, 不怕艰难困苦、自强不息的精神。他们的故事,在当地被传为佳话。


贫不失志,小荷才露尖尖角


郑淑全、秦洪喜夫妇虽是农民,没有多少文化,家庭生活贫寒,但他们穷不失志,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能成为国家栋梁之材。他们青年时,由于生活所迫,不能上学读书,所以,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决心培养他们读好书,能够学有所成,报效祖国和人民。


岁月在不经意间流逝,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吃饭、穿衣、读书,这对于一个有九口之家的农户来说,是一种难于支撑的压力,不少人家由于家庭困难,让孩子中途辍学了,让这些“半拉子”,帮家里干些农活,有的还成了“小牛倌”、“小猪倌”。可是郑淑全夫妇却咬着牙 坚持着,不让孩子辍学。这时,秦洪喜又得了重病,真是雪上加霜,家庭生活更是陷入了困境。但秦洪喜是个刚强的女人,无论多么困难,脸上总带着微笑,孩子上学,秦洪喜总把他 们的衣服收拾得利利索索,干干净净。平时,她也会千方百计挤出点钱,买点便宜布,给孩子们做件整齐的衣服,走亲访友时叫孩子们穿上,显得精精神神,不掉面子。


几个孩子非常听话,他们知道娘身体不好,特别是老大郑鲁,更是在同学中拔尖儿,他的成绩越来越好,与其他同学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有人说他天份好,脑子好使,别人比不了,其实很关键的问题是他在学习上从来不留盲区和死角。上课时,他如饥似渴地听讲,结 合课本上的内容,把每一个问题都记下来,弄清楚。在课堂上弄不明白的,就延长学习时间,路上、院子里、树底下、谷垛旁,甚至在吃饭的时候,村里人常常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抱着书本读。


老三郑全战从一上学就知道刻苦学习,各科考试成绩几乎没有掉下来年级第一名。他小小年纪,既懂事、又坚韧。特别是当他母亲病危时,今天从炕上抬下来,明天又抬上去,孩子没有人照顾、有时饭也吃不上。郑全战常常饿着肚子去上学。在校园里,他以骄人的成绩, 感染、影响着周围的同学。


老二郑全忠、老四郑芸、老五郑越也都是这样,刻苦学习,从没让大人操过心。


当时,在栈子村,郑家兄妹读书读出了一道风景,读出了一种精神,这精神像一种无形的空气,感染着村里的人。不少家长教育孩子都说:“看人家郑家孩子多懂事,如果你也像他们那样用功学习,还有学不会的东西吗?”


自强不息,兄妹相继成才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郑家兄妹的成长正应验了这句古老的名言。


贫困的家庭生活,铸就了孩子们坚强的性格,面对困难,他们永不言败,争做生活的强者。 


五兄妹相继上学后,特别是老大、老二、老三上了中学后,郑家更穷得难以招架。


为了给孩子凑足学费,80多岁的奶奶平时连个鸡蛋都舍不得吃,母亲秦洪喜更是常常拖着病体上集镇上卖虾皮。


上了中学的老大郑鲁,在学校住宿,每顿饭都啃从家里带来的又硬又黑的煎饼,咸菜条也不 多 ,每顿饭只能小心地吃几块,可没几天,还是吃完了,就只有靠白开水冲咽。黑煎饼也不多,每顿只能吃两个多一点,再多就不够了,常常饿得眼冒金星,浑身发虚,可他仍坚持学习。高一年度考试,他拿了三个第一,一个第二。高中毕业后,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山东大学医学院。添写志愿时,他想到死去的母亲,泪水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默默地想:“娘啊,俺终于考上大学了,您在有病的时候,俺爹就到处推着您求医问药,也没把您治过来,咱家没有医生啊。今天,儿子报考了医学院,就是想学到本事,为天下像你这样的好人治病啊!”


困苦压不弯脊梁,老二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山东工学院。


郑家老三郑全战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与两个哥哥一样,学习非常刻苦,而且最大的特点 就是对大千世界中的什么都感兴趣。上小学时,他把爸爸妈妈、奶奶、大伯给的零花钱攒起来,订了一份《小神童报》,有空就看,就写,爸爸郑淑全见了,高兴地对人说:“小三看得远啊!说不定将来真会像‘小神童’那么厉害呢!”


郑全战在家里是有名的“嗑书虫”,从五年级开始就读一些中长篇小说,逮啥读啥,文学、 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书他都读,一般都是熬夜读,那里用煤油灯,因为心疼煤油,他就把火苗调小,结果,在五年级眼睛就近视了……


丰厚的积累,不断地追求,郑全战在初中、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1985年,他参加了由日照一中举办的“数学小论文比赛”获得了一等奖,他参加临沂地区数学比赛又获得了一等奖,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老四郑芸是郑家唯一的女儿,由于家庭困难,她没有读高中,上大学,而是上了小中专。现在又通过国家自学考试,获得了本科文凭。


老五郑越,妈妈死时,他才三岁,是在大伯的怀里长大的。


从小,大伯就讲故事,背小九九,给他出算数题,让他算,他眨巴着眼睛,一算一个准,大家都说,这孩子长大后准有出息。她六岁时就上了小学,一直当班长,学习好,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初中、高中也一路领先,高中毕业后,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桥梁系。


读硕攻博,荣归故里传佳话


老大郑鲁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山东省政府沂水医学专科学校(亦称临沂医专)当教师。回想十几载寒窗苦读的生活,郑鲁说:“那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啊。读了十几年书,什么叫苦读,那可真是苦读啊:数千个日夜,睡过几个囫囵觉?穿过几件像样的衣服?吃过几 顿像样的饱饭?我是在苦水的浸泡下,挣扎着走完这十几年的路程的。”


生活向他张开了笑脸,他工作顺水顺风,又结婚生子,小家庭荡漾着欢笑。


可他并不满足,他要向更高的目标前进,他下定了决心:要考研究生。


七月流火,热暑蒸人,空气粘乎乎的,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可郑鲁还在学习着,一直学习到 很晚、很晚,月上中天,他的小屋里还亮着灯光……经过几年的努力拼搏,1989年,郑鲁终于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生理学研究生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命运之神永远朝强者、智者微笑。


在三年读研的生活中,他遇上了一位好导师——李希成教授,在实验上,李教授手把手教他,帮他分析问题、查找资料、就像一盏灯,她一直温暖着他,引领着他。因而,使他研究的主要课题《神经化学放射免疫测定》进展十分顺利,胜利地完成了这项研究,而且写出了有价 值的论文。他与李教授及同学合作的《P物质和生长抑素在急、慢性疼痛中的作用及其中枢机理的研究》当年获得重庆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2年7月,郑鲁以丰硕的成果顺利地完成了硕士学位,被分配到山东充州境内的解放军第91医院,担任神经外科的住院医师,年底,即担任了主治医师。


学习,是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的。


工作中,他兢兢业业,对患者热情有加,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


秋去春来,燕雁交错。到了1995年,随着经验的积累和对业务的发展,郑鲁又一次感到知识 的有限,你掌握的知识越多,面临的领域就越宽,需要了解和学习的就越多。因而,1996年8月,他又考上了解放军总医院也就是301医院的神经外科博士研究生,有幸从师于博士生 导师段国升教授。


在301医院读博3年,头半年重点攻读理论,考试时他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英语考了第一 名,其后又结合理论临床一年。


进入301医院博士生研究园地,就像教徒进了圣地,那里宏大博深,情境庄严,郑鲁不能不 匍伏下来,潜心、虔诚地学习。他特别重视实践,在临床中,他也能像教授一样,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在他手中得心应手,运用自如,每一个动作,都能做到细致、准确,使整个 手术顺利完成。


1999年7月,郑鲁顺利地通过了论文答辩,被授予博士学位。


郑鲁又回到了91医院,回到了他心爱的工作岗位上。


与此同时,他的三弟郑全战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连获北京大学三好学生,优秀三好学生标兵称号,北京大学光华奖、北京大学安泰奖、北京大学第一届 “挑战杯”暨“五四”青年科学一等奖,全国大学生第三届“挑战杯”团体第一名,后入中国科学院读博士,同时,被美国明达尼达大学计算机科学工程系录取,获得该系博士。现为美国微软公司工程师。


老五郑越也不甘示弱,在大哥郑鲁、三哥郑全战影响下,他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考入兰州铁道学院土木系读硕士,毕业后,工作二年,又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读博士,现仍在学习中。


2002年7月,郑家五兄妹荣归故里,回到了日照雒镇栈子村,凭吊他们逝去的三位亲人:奶奶、大伯和母亲。


郑家兄妹的爸爸郑淑全已是66岁的老人了,看着五个儿女及他们的配偶、子女,老人喜上眉 梢,在这支队伍中有四个博士,三个大本、两个大专,只有郑芸是中专毕业。


在亲人的墓地,他们齐刷刷地跪了下来,一场透心彻骨的痛哭,一阵泣血漓肝的倾诉,让云 也止步,风也止息。不少乡亲前来观看,他们啧啧称赞郑老汉教子有方,一家就出了三个博士,并让自己的子女向他们学习,有关郑家兄妹的故事,在当地成为佳话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