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5、血战波河(一)

md745839 收藏 0 18
导读: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5、血战波河(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塞吉斯塔原为西西里海盗的沿海据点,后来罗马军队驱逐了海盗,将这里作为对抗迦太基的军事港口。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塞吉斯塔已经初具规模,成为一座美丽怡人的海滨小城。

高卢使臣者提出了以下停战条件:

(1)罗马必须撤出山南高卢境内的一切军队,并归还帕多瓦;

(2)归还所有高卢战俘和奴隶;

(3)赔偿高卢3000塔兰特白银及30万配克(Peck)小麦;

(4)双方以鲁比孔河为界,从此不得派军队越界挑衅;

(5)今后罗马不得向高卢商队征收关税,做为回报,高卢只向罗马商队征收一半的关税。


弗拉维斯看着手里可笑的停战条款,对高卢使者说:“这份条款真不像是罗马打了胜仗,倒像是高卢赢得了胜利。”

“这只是初步条款,我们还可以再商榷。”高卢使者说。

弗拉维斯摆摆手,道:“不用谈了,我这里有份停战条款,你们就在这上面签字吧。”高卢使者拿过来一看,大吃一惊,“阁下……这……这太苛刻了吧?”只见上面列着:

(1)高卢军队必须全部撤离山南高卢和威钦托地区,并放弃在那里的一切权利;

(2)承认罗马对以上地区的自治权;

(3)以三十年为期,高卢每年向罗马进攻1000塔兰特黄金、500匹良种马及300头牛;

(4)高卢从此奉罗马为宗主国,不得向罗马商队征收关税,并无条件为罗马军队提供雇佣军;

(5)位经罗马同意,高卢军队不得进入罗马及罗马的一切属地,而罗马军队拥有在山北高卢的军事通行权。


弗拉维斯直言不讳地说:“你们答应最好不过,就算不答应我也会用军事手段逼迫你们答应。”

“阁下,这些条款严重羞辱了作为一名凯尔特子孙的尊严,我表示拒绝!”高卢使者直立着身体,双手紧紧撑住桌面。

“先生不要生气,请您坐下。”弗拉维斯温和地说道。可高卢使者继续激动地说:“你们在帕多瓦的暴行终究会受到高卢大神惩罚的!每一个高卢人都不会屈服于罗马的强权!”说完,高卢使者就昂然离去。

“大人,”一旁的副将急忙上前对弗拉维斯道:“这些条款虽然对罗马很有利,但对高卢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野蛮的抢劫……”

“我从没想过高卢人会答应。” 弗拉维斯悠然地喝了一口葡萄酒,赞赏道:“高卢出产的葡萄酒真是不错,就算加了几倍的水依然那么浓郁芳香……特提乌斯,你要不要也来点?”

那名副将特提乌斯焦急地说:“大人,据军团探子来报,外高卢已经纠集了一支强大的军队正在穿越罗讷河谷,要不了多久就会到达山南高卢。我们在山南高卢就只有两万兵力,而高卢人可能会达到五万以上!”

“我已经写信请求阿斯科尼乌斯派了一个军团北上了。而且,又有两个军团正在意大利招募当中,要不了多久……特提乌斯,我们就可以坐在米兰城里喝葡萄酒,欣赏精美的工艺品了……”


老兵们回家的愿望终于没能实现。没过多久,马尔库斯所在的第八大队和第六、第七大队接到命令,前往波河搭建桥梁并就地固守,迎接从意大利开来的第四军团。看起来,这次守桥任务不轻,三个大队加起来足有1500人,是第一军团三分之一的兵力,再配以相等数量的辅助军,由卡西乌斯亲自指挥,于一天深夜悄悄出发……

卡西乌斯的坐骑早已换成了健壮俊美的高卢战马,这更衬托出他高大威猛的将军形象。可能他不是罗马最美的男子,但若问“罗马最阳刚的男人是谁?”至少马尔库斯会第一个回答——卡西乌斯。

卡西乌斯所过之处,士兵们无不崇敬的向他行军礼,这些可不是勉强的做作,都是士兵们发自内心的。卡西乌斯不如他父亲弗拉维斯那般优雅睿智,也没有他姐夫盖乌斯·马略那样严肃刻板,他正直勇敢,尚武热情,具有传统罗马人的一切优点,尤其是他对罗马的忠诚,就似北斗星所指的方向一样——始终如一。

马尔库斯也尊敬这位优秀的罗马将军,当怀他着与其他士兵一样的心情向

卡西乌斯行军礼的时候,看见了他身边的桑提克斯。

桑提克斯已经换上了一副合身威武的锁子甲,他成了卡西乌斯身边的私人护卫。尽管现在他还只是自由人,不过谁都不会怀疑在不久的将来,尤利乌斯家族能为他取得罗马公民的身份。

“ 马尔库斯,见到你很高兴!”卡西乌斯勒住缰绳,满脸微笑地问道:“刚做百夫长还习惯吧,士兵们都听话吗?”

马尔库斯又行了一个标准军礼,说道:“多谢将军关心,一切都好!”其实,一切都不怎么好。马尔库斯手底下的士兵都不服这个才入伍几个月的新兵,尤其是那个叫昆特斯的十夫长,真是个老兵油子,处处鼓动队里的士兵与马尔库斯作对。说起来,昆特斯早在马尔库斯没入伍前两人就见过面了。那日,马尔库斯大战日尔曼战熊,昆特斯就在那些军团老兵里面,可惜两人都没说上话,而且马尔库斯早就忘了。昆特斯一直认为马尔库斯能打败日尔曼战熊只是侥幸,如果没有马尔库斯,杀死日尔曼战熊,得到5000塞斯特瑞斯的就是他昆特斯。

卡西乌斯点点头,道:“马尔库斯,你全军团最勇猛的战士,我期待你更加英勇的表现!……战神保佑你!”

“是的!将军,您的领导是对我最大的鼓舞。”马尔库斯再次行了个军礼,并目送卡西乌斯拍马离去。

“马屁精……”不远处的昆特斯对旁边的士兵嘀咕了一句。马尔库斯耳朵何等灵敏,虽听见了但并不生气,他站到一堆木材上,大声地对周围士兵说:“听我命令……兄弟们,现在一半人架桥,另一半人警戒,动作快!天黑之前将军到看到两座坚固的木板桥建在河面上……昆特斯,带你的人跟我去南岸巡逻。”

马尔库斯带着昆特斯的十人小队划船到达南岸,这里是一个月前罗马大军驻扎的地方,依然残留着几座破烂的帐篷和遍地的篝火堆。

“昆特斯,你到四个人到西边搜索前进,碰到高卢奸细马上抓起来,如果遇见大队敌军不要交战,立刻到北岸报告。”马尔库斯一脸严肃地下达了命令。昆特斯勉强应诺了一声,带着四个得力手下沿河向西搜去。

马尔库斯对剩下的五个士兵说:“大家小心前进,遇到敌军立刻撤回北岸。”说完,马尔库斯领头,后面的士兵一字排开,进入东南方的森林搜索。


河南高卢的森林不及日尔曼森林那么树木参天,遮天蔽日,却也是茂密繁盛,不辩方向。募然,天空响起了沉闷的雷声,片刻之后,电闪雷鸣,风雨飘袭,现在正是初秋,马尔库斯湿溽溽的身体感到一阵阵的凉意。

雨越下越大,不久连前方的路也看不太清楚了。马尔库斯当即下令沿原路返回,所幸来时路上做的标记并没有被大雨冲刷掉,很快他们便走回到森林边缘。

波河上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对岸的情况。不过马尔库斯可以肯定,士兵们依然在努力地架桥,只是这该死的天气,又得延误工期了。

“长官,雨这么大,我们到废弃的帐篷里躲躲雨吧?”威克多缩着脑袋凑上前说道。马尔库斯点点头,带头向向最近的一座旧帐篷走去,五个士兵立即紧紧跟随。突然,马尔库斯停下脚步,后面的士兵一愣,差点撞了上去。

“大家散开!”马尔库斯低声道。威克多等人连忙分散开卧倒,马尔库斯则机敏的朝那座帐篷摸去。隐约间,帐篷内仿佛有人影在晃动,再近些,马尔库斯已经能听见里面传来的讲话声了。马尔库斯原来还以为是昆特斯等人先回来了,但一听帐篷里传来的不是拉丁语,而是沙哑难听的高卢话。

“高卢人的探子!”马尔库斯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随即冲身后的士兵示意慢慢靠近。不一会儿,马尔库斯等六人就将帐篷团团围住。

正要行动的时候,威克多忽然被湿滑的地面滑倒,“哎呀”叫了一声。顿时,帐篷里没了声响,对方显然已经有所警觉了。

马尔库斯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现在也顾不上责骂威克多,先下手为强要紧。当下,朝帐顶上扔了块石头,里面的高卢人误以为外面已经开始偷袭了,便不顾一切地向外冲去。

一共五个高卢人,只携带有匕首和短刀。马尔库斯一个箭步冲上,当前的两个高卢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一个被短剑刺中,另一个已被罗马大盾击昏过去。其余三个面对五个罗马士兵根本没有迎战的勇气,两个瞬间被砍翻,剩下一个趁乱向密林深处逃去。

“不能让他跑掉!”马尔库斯心想,一旦被对方逃掉,就等于告知高卢大军我方于波河流域架桥的位置。万一桥梁再次被毁,北上的第四军团就会被阻挡在波河南岸,无法与第一、二军团会合,到时我方就无法集中兵力攻打


高卢重兵把守的米兰,而第四军团就有可能独自承担外高卢援军的攻势,总之,我军全盘的战略计划就会泡汤。

密林中猛地传来那个逃跑高卢人的惨叫,接着,马尔库斯就看见昆特斯提着个血淋淋的人头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四个衣甲上滴着鲜血的士兵,显然他们也曾经过搏杀。其中一个士兵手里,拎着一个高卢小男孩。


(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