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六节

潭轩 收藏 21 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这一晚对特勤分对来说注定将是难以入眠的一夜。鸿飞并没有按照常理带着自己的分队迅速撤离,而是继续潜伏在离目标很近的那片小树林里。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现如今用这条理论对付斤斤计较、惜兵如金、财迷得连追击都省下的潭轩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此时的鸿飞并没有思考这些,作为分队长的他不仅没有享受队长的特权,还主动站了第一哨直到现在。其实按照时间来算他早就可以找人替换他了,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牢牢地爬在一颗树上,远远的遥望着不远处山顶的目标。灯光点点似乎是一群顽皮的孩子在嘲弄他的失败。银色月亮下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丝毫没能给心潮澎湃的鸿飞带来什么平静,相反的,一阵阵的夜风袭来,不仅驱走了鸿飞最后一丝睡意,反而更激发了他体内的某种情绪。此时此刻,他真想对这那山头呐喊些什么,但身在敌后的现实抑制住了这份冲动。无出发泄的鸿飞狠狠地裂开胸前的衣衫,风灌了进来,冲走了胸中的些许闷气。此时他想到了高尔基的《海燕》,特别是那最后一句话叫鸿飞更加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与这声怒吼相同的是,在他的胸中有一个更坚定更豪迈的声音在隆隆奏响:B大队从来没输过,也不能输,更不能在自己这儿失败,哪怕再小的失败也不许有!这份荣誉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而是包括自己在内每一个B大队战士用汗水、鲜血乃至生命铸就的,今天,就今天!也不能成为一个例外。此时此刻,鸿飞无比深刻的体味着责任与荣誉的滋味。他下意识的轻抚着佩戴在胳膊上的B大队臂章。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一下意识动作的时候,又勾起了他许许多多的回忆。他不会忘记佩戴它时所举行的仪式,不会忘记自己立下的誓言,更不会忘记拿到它之前的那场激战。“咱老B丢不起这个人。”鸿飞默默地在心中又一次重复起马东负伤后把指挥权交给自己时的这句嘱托。和往常一样,每次想到这话他都觉得特提气,似乎单单这一句话就能带给他无限的勇气和力量。

怀揣着这份信念,鸿飞开始重新认真的评估眼前的态势:我们虽然损失了四个人,但战斗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印象,弹药方面也很充足,这为自己下一步决断提供了更大的空间。电台虽然没有了,但现实是我们早已经合总部失去了联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损失也就变得不再那么举足轻重了。那么摆在自己面前的还有两条路好走:按照原先的计划迅速打道回府,回报自己的发现——这里不过是一个信息的枢纽、一个电子战的前哨、一个佯装指挥所的陷阱,并不是什么前指的所在。但这样回去却不能开脱四个人牺牲的责任,也就无疑承认了此次行动在战术上的失败。第二个选择是,不论如何趁着守军固有的,接仗后一段时间内不会再组织进攻的思维定式和自己已经掌握了的对方防御情况再干他一票。当然,这种选择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但不论如何,他都必须在短时间内作出一个决断,因为天很快就要亮了,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踪,这个小树林到时候显然不再是潜伏的好去处了,而且这样长时间和总部失去联系也不是个事儿。

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的思考,还是寒风带走了太多的热量,鸿飞觉得自己的的大脑有些僵硬了。他这才发现自己前胸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开了。慢慢扣好前襟,温暖让他找回了更多的意识。鸿飞笑了,其实当自己下达了进攻口令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任务既然被决定下来就不能再更改了!完成,或者阵亡!自己之所以会思考这么多,因为这次与平时唯一的不同在于下命令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或者说他还有别的所谓选择的余地。意识到这一点后,鸿飞有些自责自己下达进攻命令的草率,但对此他又能坦然面对,他并不后悔,甚至还有几分自主的喜悦。很快一个新的大胆的作战计划在脑中形成了。他又看了看手表,心中念叨着:进攻往往会选择午夜后、拂晓前,因为这时的人最困乏也最容易疏于防范。四点钟,正好是人血压处于一天中最低的时候,从生理角度上说也是人反映最慢、最松懈的时候。如果此时行动,我们还有将近两个小时的黑夜,以逃脱警卫部队的追捕。

山头上的灯光暗淡了许多,显然经过刚才那番交战后大家又重新回到床上,从时间判断应该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状态。鸿飞看了看手表,该是叫醒大家的时候了。战斗小组成员迅速围成一圈,中央是鸿飞用石块摆成得一个粗略的营区图,鸿飞锐利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丝毫看不出发出这眼神的鸿飞在24小时内只断断续续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我们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里不是敌人的前指,所以按照事先的命令我们完全可以现在撤回。但咱们B大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击不成,反而还损失了人就撤回的先例。到我们特勤分队这儿就更不能破这个例了。所以今天我要再干他一票,外围布置,我看了还是老样子,而且他们人员还不够数,我们直接用手榴弹招呼就行了。进了里面,三号、四号、五号你们掩护左翼,六号、九号、十一号你们掩护右翼,最好事先就用手榴弹招呼这帮龟孙子,最好叫他们缩在壳里别出来。其余人跟我捣毁这个装满通讯设备的房间,记住第一不恋战,第二甭管他是什么东西,只要在射程内就直接给我突突了,捣毁目标任务就算完成。这里敌人肯定还设置了陷阱,大家多留心,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鸿飞最后嘱咐道,并带着询问的眼神又看了每个人。

大家纷纷点头。

于是也就有了武登屹他们听到的那声巨响,之后枪弹之声便不绝于耳。特勤分队的兵像疯了一样见人家就突突,见到帐篷就用手榴弹,所到之处残垣断壁、红烟不断。而且在快速捣毁了位于中央的通讯设备房间后按原路迅速撤退,整个偷袭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懈怠,甚至连一个人都没牺牲。按照潭轩事后的评价,简直堪称教科书般的典范。不过其他人的评价就被这么大度了:这纯粹是报复,恶意破坏。

忙乎了一晚的潭轩和杨中队他们刚刚躺下,还没合眼,当听到动静第一时间跑出来时人已经都不知道去向了。杨中队顿足捶胸,看到潭轩就放开嗓门吼道:“我说刚才追击一下你说什么都不让。你看看,他们根本就没走远。这帮搜索队是他妈干什么吃的?这么长时间这一队人都没发现不说,还叫人家打了二来来!真他妈窝囊死我了!哎,潭教员咱下一步该什么办,你笑什么啊?”

潭轩摆摆手:“这个特勤分队有点意思,探明了情况不仅没走,还藏在咱们眼皮底下,明知道这里不是他们要找的目标,而且在有埋伏的情况下还来打击第二回。不错,不错。”

“现在不是夸赞敌人的时候,咱们现在怎么办?难道说这回还不追?”

“追?你追得到吗?……”

这下杨中队可真有点着急了,不等潭轩把话说完梗着脖子,瞪着眼道:“刚才你说进了树林我们就不用追了,他们自己能离开,我们讨不到便宜。可现在你看看咱们的营区都成什么样了?现在你还不叫追?你到底什么意思?”他差点把“你到底是哪一边”的重话给丢出来。

潭轩一想,杨中队说得没错,是自己大意了,这次要是再坚持,和他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出现紧张。所以不如顺水推舟,反正他们也追不上。想到此潭轩笑着说:“我的意思是单论起速度来你不一定能追上,不如通知咱们的外围防线,叫他们拦截一下。这样你就可以与他们始终保持一定距离了。”

杨中队听潭轩这么说挺高兴,“你放心再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到时候他们装备上的优势就不存在了。我就不信他们B大队还两个脑袋四只爪子不成?我只把一分队带走剩下的都由你指挥。”可以听出,杨中队不仅怨气满腹,更是胸有成竹。

“二分队也跟着你把,我这里恐怕没人会来打击了。”潭轩知道这次受损严重,带有些黑色幽默的口气建议杨中队。

“他们一个分队人我也一个分队的人,再说这还是在我们蓝军的地盘上!”杨中队说的正义凛然,不容潭轩有任何的劝谏。

“夜间注意距离,模拟器发射的波束只有四百米的距离。”潭轩一脸顽皮的眨了眨眼睛。这叫杨中队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个潭轩真实古灵境怪到家了,他明明知道狙击枪的有效射程却在此时强调演习的制约因素,真是个十足的实用主义。

“小心。别出什么意外。”潭轩知道多说无益,临别时只嘱咐了这两句。他从心里不希望杨中队亲自出马,不想他有任何闪失。一旦如此,不仅不利于军队的士气,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将来的指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毕竟他才是这支侦查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对这支部队更熟悉,也更有威信。自己虽然在他的面前说话有分量也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而要自己直接指挥这支部队其难度不言而喻。

看着杨中队有些不耐烦地冲他点头作答,迅速离开。潭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的苦楚难以言表,他想到了一句蒙古谚语:苍鹰、骏马、猎犬这些东西再好是人家的,你也用不了。对此也只能挤出无奈的苦笑。这时候一个导演部的参谋走过来,把一份损失报告递给他,让他确认后签字。很仔细地看了一遍,潭轩就连那最后的一丝苦笑也挤不出来了。不过他不知道,鸿飞此时的心情比他也好不了多少。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