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水魔导 正文 第二章 温柔的伊娜老师

觉非 收藏 2 8
导读:柔弱水魔导 正文 第二章 温柔的伊娜老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8/


“里安,卡修笛斯回来没有。”一家小酒馆前,扎脸高大的中年人问道。

“还没有,等等吧,估计也快回来了。”中年人走过来看了看门外。

“今天可是我先来的,里安你也看见了,所以今天的菜也要先上我的。”长满胡子的大汉,拿了桌上的茶喝了口就放下。

“基诺,你这就说笑了,哪次第一个给的不是你,早来晚来还不一样。”里安见他说笑也开始谈起来。

“就是,就你小子最最吃香,每次都你第一个。”门外又走进了一个中年人。

“哎,要不是看在你照顾卡修笛斯的份上我们早把你踢出去了。”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不你们也看见我最疼卡修笛斯那孩子了吗?”基诺被揭老底尴尬地笑笑,一边还往里靠,誊出位置来。

“哎,这位置我要了,今天我和基诺搭伙。”一人赶忙上前和他坐一桌。转眼又有两人挤了进来,“还有我。”异口同声。

“呵呵,好位子没喽,我也只好等第二个上菜了,里安快给我记下。”第二个进来的中年人找了张空位坐下。

“呵呵,这是这是。”里安走到柜台前在纸上记了下来。

“爸爸,我回来了,单子呢。” 卡修笛斯丧气地走了进来,低头朝里安伸手。

“卡修笛斯今天怎么了?”里安关心道,他看卡修笛斯走进来好象很颓废的样子。

“什么!卡修笛斯你被谁欺负了,说给大叔听,大叔帮你出气,他奶奶的竟敢欺你,王八吃了豹子胆了。”基诺搂起袖子一脸气愤。经验告诉他卡修笛斯又被人耍弄了。

“基诺大叔,你就别参和了,第一个上菜的还是你,我这就做去。”往事历历在目,他是怎么也不敢告诉基诺了,这事也就前几天,基诺知道卡修笛斯被欺负后二话不说就找上了院长,弄了半天院长只淡淡说了句“这是院内的事情与外人无关。”害得他又被同学讥笑了几天。卡修笛斯这个惨呐也只有往自己肚里吞了。

“哦,这样啊,你要大叔帮忙的话尽管说,大叔拼死也帮你,不为别的,就为了你煮了手好菜。”基诺拍了几下胸脯又坐了下来。

卡修笛斯赶紧往里面奔,怕他又突然兴致一涨逼着自己说出来。

***********************************************

“哎——怎么办,怎么办?”晚上卡修笛斯四肢分开仰躺在阁楼的小床上。

“哎,明天该怎么办呢?”他又烦恼地翻了个身,双手寸在脑下,像这样翻来覆去他已经好几次了,每说一句“怎么办”就翻个身。

“哎,又要被同学笑死了。怎么办呢?”毫无疑问他又翻了个身。

“丹尼丝听到了一定会生我的气的。”他现在很悲哀,在心里丹尼丝才是最重要的,“哎,不对不对,她要是生气倒好了,可她一点都不当我存在,在她眼里只有安东尼,他有什么好的,不过武技厉害点,脸俊了点,没事只会装酷,不过这些好象都比我这个连魔法都学不会的闲人好。”他落寞了,自己确实什么都不会,惟有一手好菜让人称赞,他凭什么去追求丹尼丝呢,难道要自己跑过去温柔地对她说“丹尼丝,我会开家很大的酒楼,你就嫁给我吧。”呵呵除非那是个没生活目标的女的才会嫁他,但若是个漂亮的没生活目标的女的估计也不会嫁给他,虽然他张得一点不赖,瞒俊的。

“卡修笛斯你还没睡吗?”父亲里安的声音传来。

“睡了睡了,我早睡了。”他急忙熄了灯。这不,犯傻了不是,若是睡了怎么还会讲话。所以以后不能烦,一烦就容易犯错。

***************************************************

“伊娜老师你帮我想想办法吧。”第二天中午卡修笛斯来到教师楼,这是栋大得出奇的木楼,他仰躺在大厅的沙发上。

“什么事,帮瑟菲雅老师做完饭了吗?”是个二十刚出头的美女,看上去很清纯,很平易近人,和学生走在一起恐怕辨不出她是老师。

“恩,幸亏我走得快不然瑟菲雅老师又要拉我做实验了。”想起刚才在瑟菲雅老师屋内见到的眼神就觉得毛骨悚然。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过,他颤了下摇摇头不去想。

“哎,瑟菲雅也真是的,没什么事干嘛老拉你做实验。” 伊娜老师走过去抚了抚他脑袋。这已经是她半年来和卡修笛斯相处的习惯了。

“老师,别老弄我头啊!” 卡修笛斯一下坐了起来,又低下头,“伊娜老师你还没答应我的事呢。”

伊娜老师和瑟菲雅老师都是在半年前来朗费罗学院的,而卡修笛斯真正的老师只有伊娜,瑟菲雅是因为巧合下听说他煮的菜很好吃才被她拉到家去的,慢慢地也就被逼每天去瑟菲雅那报到了,每天来伊娜老师这,是自己自愿的,因为伊娜很温和,有事没事他都会来说说话,也只有在这才可以感觉到学院里还有人关心他。

“又有人惹你了吗?不当回事就是了,以前你不都这样吗?”几乎每天卡修笛斯都会来向她诉苦,依着卡修笛斯这样,应该早就习惯了。

“可这次不一样。”他又丧气地躺在了沙发上,若是有谁可以帮他伊娜老师就是一个。

“怎么不一样了?” 伊娜轻轻问道,手上却已经拿起了身边的关于大陆的资料看了。

“老师你先停停,先听我说。” 卡修笛斯翻身像死狗一样趴在沙发上,伸手将那资料拉下点让自己能看见她的脸。

“哦,这回怎么不一样了?” 伊娜也好奇起来。

“哎,反正老师你这下一定要帮我,不然我真的要死了。” 卡修笛斯两眼无神,单手直直垂在沙发外面。

“真有这么严重吗?” 伊娜古怪地看着这个魔法最差但又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学生。

“恩,若是你这件事不帮我摆平,恐怕我再难见人了。” 卡修笛斯哭丧着脸,看上去甚是可怜。

“好了好了,你说说我该怎么帮你就行了。” 伊娜只好答应这似乎长不大的学生,只要他一扮可怜样自己就忍不住要帮他。

“真的?”卡修笛斯又活泼起来,这下自己说不定就有救了。

“说吧。”伊娜用水柔术帮他洗了把脸。

“不要啊,老师。” 卡修笛斯一下蹦了起来,却还是来不及,铁青着脸坐在那“老师麻烦你下次用水柔术温度能不能抬高那么一点点。”他冷得两排牙齿直哆嗦,右手拇指和食指稍稍留了点空隙举到眼前比画着。

“老师这不是让你醒醒嘛,别整天苦着脸,好象所有人都对不起你似的。”她一本正经道,其实是她自己忘了而已,但这又说不出口。

“老师,你能不能帮我吓住帕蒂柳莎,让她不要把昨天的事宣扬出去。” 现在的卡修笛斯很可怜,眼睛几乎要滴出水来,为了能平息这件纠缠了自己一夜的事他也只有豁出去了。

“你又有什么把柄被她揪到了吗?可她不归我管,我帮不了你,她最怕瑟菲雅,你去叫她帮帮你吧。” 伊娜摊开双手无奈道,学院规定是不能越级管教学生的,作为全院最惹人爱的她也没办法,但只要院里的学生都怕脾气火暴的瑟菲雅老师,兴许她出面不用说就能办妥。

“可我也怕瑟菲雅老师啊,说不定她借机又会要我签下不平等的规定了。” 卡修笛斯和其他学生一样最怕瑟菲雅老师,虽然每天见面但也不见得她对自己温和点,反而更加恐怖,她那堆成山的条约就是最好的证明。

“哎——,卡修笛斯不是老师不帮你,你也知道学院的规矩,你就不怕老师受累吗?” 伊娜两手撑在腿上,身子向前倾着,将脸凑到他面前紧盯着他双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