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3、哭泣的城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卡西乌斯大人下令,第一个攻入帕多瓦城者,可获黄金1塔兰特,士兵直接晋升为百夫长……攻下帕多瓦后,所有官兵可自由活动一天……”

马尔库斯已经等不了长官把话讲完了,率先跳进齐腰深的海水里,奋力向岸边冲去。

伟大的角斗士桑提克斯的出现,让马尔库斯倍感振奋。一个自己最崇拜的自由人都能为罗马征战沙场,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退却呢?能和桑提克斯一起并肩作战,马尔库斯异常渴望见到敌人。

“我将用高卢人的鲜血书写自己的荣誉!”马尔库斯等上岸时,只见到处都是惊慌失措,四处逃命的高卢渔民,马尔库斯自然是没有兴趣屠杀这些毫无抵抗力的平民。这次的目标是帕多瓦城,马尔库斯很希望自己就是那个首先登上城头的人。但其余士兵可没马尔库斯这么心慈手软,被关在船舱里这么久,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一个又一个高卢平民在罗马士兵的追杀下毙命。

在港口边的渔村里,罗马人的入侵激起了高卢人的反抗,但换来的却是罗马士兵更加无情的屠杀。近四千罗马士兵和一千个外籍雇佣兵就像几千头饥饿的野兽,疯狂地撕咬着高卢人的身体。出自“盗匪之乡”的伊利里亚佣兵贪婪地闯进高卢渔民的家中,杀光屋里的妇孺,肆意搜索着值钱的财物。而罗马士兵也不乏多让,除了杀死胆敢反抗的高卢人外,面对吓得跑不动的高卢妇女,有的士兵已经迫不及待地扑上去,将她们摁倒在地上……

卡西乌斯押运着攻城器械最晚登上帕多瓦的沙滩,当他见到烧杀抢掠已经发展的难以控制了,大为震怒。他倒不是关心高卢人的生死,因为他已经下令攻下帕多瓦后全军“自由活动”一天。现在帕多瓦还没拿下,整个军团没有后勤补给,也没有援军,如果继续在这里耗费无谓的时间,那对全军都是极为不利的。

卡西乌斯命令身边的护卫骑兵斩杀了几个伊利里亚佣兵,然后提着他们的头颅督促全军向帕多瓦城杀去。


“快起来,你这种猪!帕多瓦城里有的是漂亮的女人让你享受……”

特伦西斯狠狠踩了一脚那个还压在高卢妇女身上的罗马士兵,这个士兵很不情愿地提起裤子站了起来。马尔库斯远远望着那个躺在地上,双手掩面嘤嘤抽泣的高卢女人,心中万分羞愧。在战争时期,法律是沉默的。在罗马,如果你强奸一个女人,只要不是女奴隶,就会被阉割或绞死,但在高卢和其他不是罗马疆土的地方,你只会受到道德和良心上的谴责。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攻占帕多瓦,马尔库斯收定心神,提起重标枪和塔盾,跟随大队朝着西面的帕多瓦城前进。

逃难的高卢难民越来越多,全都拼命向帕多瓦逃去。后面的罗马军队一路追杀而来,从港口的海滩到城门外的石板路,到处是高卢人的鲜血。


“罗马人,罗马人杀过来啦!快,快关城门!快关城门……”

城头上的士兵声嘶力竭地向底下的人高喊。把门的高卢士兵顾不上城外仍在被罗马大军追杀的难民,试图将铁闸门关上。但黑压压的人流挤满了门洞,城门半开半闭,士兵们被堵得难以动弹了,仍无法阻挡涌入的人群。

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罗马士兵顾不上排列战斗队型了,径直向拥堵的城门冲去。高卢百姓顿时如鸟兽散,跑的慢的都被罗马士兵一剑宰了,而守卫城门的高卢士兵知道如果不能挡住罗马人,帕多瓦就会沦陷,城中近万居民都要变成罗马的奴隶。所以,几百名的高卢士兵凭借着门洞狭小的空间英勇抗击着越来越多的罗马军队,一时间城门口混战不堪,惨烈的拼杀使门洞里堆满了双方士兵的尸体。

帕多瓦守军几乎全都集中到东边这扇城门来了,这扇城门的得失关系着城内所有高卢人的命运。

城墙上,高卢人的利箭和标枪疯狂射向源源不断杀来的罗马军队,而罗马军团的弓箭手们也在不断发射着弓矢回击,双方的箭雨交汇相错,死伤甚众。帕多瓦守军只及罗马军队的五分之一,再鏖战下去,城门始终会被攻破。高卢守将焦急地命令几个亲兵将刚煮好的滚油运上城头。

随着高卢人的一声怒吼,满满一大锅滚油自城头倾泻而下。一时,浓烟滚滚,烈焰腾腾,夹杂着罗马士兵临死的哀号和皮肉烧焦的恶臭,城门口出现了一个缺口,高卢守军重新占据了门洞。

眼看城门就要被关闭了,罗马军中一条敏捷的身影忽然孤身闪进门洞。正在关门的几个高卢士兵还没看清是谁,就被利剑削断了脖子。等后面的守军看清楚闪进的是个罗马雇佣兵时,门洞里又闪入一个罗马军团士兵。“咣啷”一声,才被虚掩的城门再次被打开。机会稍纵即逝,罗马的士兵们再次吼叫着冲向城门。


马尔库斯用盾抵挡住高卢士兵后排四支梭镖的袭击,然后挥剑击断前排高卢士兵的两支短枪,身体迅速切入,在高卢人密集的队伍中激烈厮杀。比他早一步闪进门洞的雇佣兵亦不比马尔库斯逊色,用短剑拨开高卢士兵的武器后,快而凌厉的剑法逼得高卢人连连后退,并不停的为马尔库斯提供支援,牢牢保护着他的右翼。

是桑提克斯!马尔库斯感到全身血液燥热难耐。“我真的和他一起并肩战斗了!”马尔库斯变的疯狂起来,一剑又一剑地将阻挡在面前的高卢人通通杀死。经过两人紧密无间的协作拼杀,终于为后面的罗马士兵打开了一个突破口。至此,罗马军队完全控制了城门,高卢守军在进行最后的,也是徒劳的反击……

马尔库斯取下盾背上的一支重标枪,朝最后一个高卢士兵掷去,枪尖自45°入射角贯穿胸膛,将那名奋战至最后的高卢士兵钉在地上。


卡西乌斯没想到辛苦运来的攻城武器一点用场都没派上,他吃惊于这些被欲望驱使丧失理智的士兵们,不过他还是实现了他的诺言,给予全体官兵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

帕多瓦哭泣了——城中但凡稍做反抗或是罗马士兵看不顺眼的全部杀掉;城中妇女只要是被看到的,全被拖出来轮奸。而年轻有姿色的女子更加不幸,在遭受了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罗马人的强暴后,被塞入满载奴隶的船只,运回罗马;城内一切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抢光,甚至死人嘴里的金牙,祭坛里的祭品也都难逃洗劫。

次日旭日升起,心满意足的罗马士兵拖着疲惫的身体聚到城区中央广场上,就犹如当日在亚里米伦的沙滩上那样躺着,尽情享受着战争胜利带给他们的快乐和满足。

劫难过后的帕多瓦一片狼籍,全城人口消失了一半。帕多瓦人吓傻了,怕呆了,甚至连哭泣的声音也不敢让罗马人听见。尽管现在是罗马人警戒最弱的时候,可他们却没有勇气去偷袭洗劫他们家园的仇人,他们选择了沉默。可能要不了多久,帕多瓦的居民就会为了自己是罗马共和国的一员而感到骄傲。


(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