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2、奔袭

md745839 收藏 0 42
导读: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二章 征服山南高卢 2、奔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真搞不明白这些高卢人,竟然派了农民和我们作战。这样的敌人,就算杀死十万个也毫无成就可言!”盖乌斯·马略脚踩着一个高卢人的尸体,狠狠抽了一下马鞭。

这已经是三天来的第八次战斗了,每次同强大的罗马军团交手的都是缺乏训练和装备的高卢民兵。高卢主力大军步步后退,总是避免与罗马军团正面交手。可以确定,高卢人次举就是用最差的部队,尽可能的消耗罗马军团的有生力量,消磨罗马官兵的士气。弗拉维斯亲率第一军团(含联合军团)与盖乌斯·马略指挥的第二军团分左右两路,以钳形攻势推进,没几天便把高卢人扫过鲁比孔河,进入波河以南高卢。


“马尔库斯,看见了吗?高卢人的骑兵。”保罗斯打着哈欠道。

天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马尔库斯和保罗斯放哨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在树上辛苦监视了对岸一夜,总算遇到点有价值的情报。只见几百个高卢骑兵分成几队,快速的沿河飞驰,转眼间就消失在马尔库斯的视野里。

还是第一次见到高卢的骑兵,虽然这些骑兵盔甲较少,充其量只能算轻骑兵。但速度极快,能够进行强力冲锋,他们永远都是步兵们的噩梦。

自拉文纳之战至今,马尔库斯已经记不清杀死多少个高卢人了。他们青年军是第一波进攻的先锋,马尔库斯因为格斗技巧高超,就被百夫长安排在阵型最前列,也就是说他是第一批与敌人近战的勇士之一。看着一个个倒在自己剑下的高卢人,马尔库斯心里非常矛盾,他们虽是敌人但都有父母兄弟姐妹,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自己不是一个嗜血如命的屠夫,上战场只是为了财富和荣誉。可是要取得财富和荣誉就必须战斗,战斗就必须杀人,每杀一个人,心里就多一分罪恶。

“我只是在执行长官的命令,这不是我的错!”马尔库斯心里为自己开脱道:“大不了以后向战神神殿供奉时,多敬供一些酒和羊以减轻自己的罪孽。”

“马尔库斯、保罗斯,你们可以下来了。”百夫长特伦西斯出现在树下。

马尔库斯和保罗斯飞快地跳了下来。保罗斯因为身体胖,跳下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惹的特伦西斯咧嘴大笑,问道:“夜里你们辛苦了,对岸有什么情况吗?”保罗斯抢道:“我们发现了高卢人的骑兵,人数越有600至800,沿河往西去了。”

“哦……”特伦西斯意外道:“高卢杂种总算派出他们的骑兵了,看来对岸就是他们的主力大军……”

马尔库斯问道:“长官,我们什么时候渡河进攻?”

特伦西斯道:“渡河?该死的高卢杂种把波河上的桥梁全烧了,现在整个军团就几条小船……要渡河,我看只有游泳了。”

“游泳?”保罗斯呆呆道,“我不会游泳……执政管大人真打算游泳过去的话……那我岂不是……”马尔库斯拿胳膊捅了他一下,示意少多嘴,对特伦西斯道:“长官,这条河不算宽,水流也不算急,要架设几座浮桥并不是难事吧?”

特伦西斯道:“是不难,可架桥的人就会暴露在对方弓箭手的射程之内,难道要我们全副武装,举着盾牌架桥?”说完,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这些都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怎么打仗是那些高级军官们的事,我们只需要服从就可以了。”马尔库斯点点头,便不再做声。特伦西斯忽然想起了什么,望了望四周,神秘的说:“刚我来这里的时候,看见军团的工匠长带着工程师和第一步兵大队往东去了……”

“往东?”马尔库斯道,“统帅想在下游渡河,但我们一拔营,高卢人也会跟着走……”

这时候,一名气喘吁吁的士兵匆忙跑过来,原来是克温图斯。“长官,刚……刚得到上级命令,要我们砍伐树木制作木筏……下午发起进攻!”

指挥官们难道疯了?渡河不仅要冒着高卢的弓箭威胁,还不能排成有效的阵型组织进攻,就算勉强强渡成功,也是伤亡惨重,接下来还怎么有士气攻打米兰和帕多瓦成。

特伦西斯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军人的意识使得他严肃的说:“执行命令吧……马尔库斯、保罗斯,你们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到下午再与大队一起行动。”


当第一军团的官兵们扎好木筏,踌躇满志等待进攻命令的时候。统帅弗拉维斯却命令将木筏全部交给盖乌斯·马略指挥的第二军团,由第二军团展开进攻。并且任命卡西乌斯为第一军团指挥官,由他率领这个不满员的军团向下游挺进。

“果真是要在下游渡河”,马尔库斯心想,可第一步兵大队能顺利造好浮桥吗?高卢人不是傻子,会千方百计地破坏桥梁的。对岸的高卢军队显然发现了第一军团的动向,约有三分之一的高卢兵马即刻向下游开去。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第一军团依然缓慢地行走在波河河畔。卡西乌斯骑在战马上,神色凝重地注视着士兵们一个个年轻的面孔。

“伟大的战神啊!请庇佑第一军团能够凯旋而归!”

卡西乌斯当下果断下令军团折向南行军,并抛弃所有辎重和多余的累赘,每人只携带必要的武器装备和三天的干粮,目标——亚里米伦。

第一军团的士兵们都大感意外,那不是回到意大利境内,那还打什么高卢人?难道是卡西乌斯贪生怕死,要当逃兵?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没说什么,毕竟作为下级,只得服从上级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亚里米伦是意大利北部第二大城市,规模仅次于亚雷提恩。马尔库斯心想终于可以北部第二大城的繁华了。哪知道,当第一军团的官兵才隐隐约约望见亚里米伦高大的城墙时,卡西乌斯下令全军向亚里米伦东面的海港进发。

“怪事,难道要我们防御海盗?”马尔库斯真是被卡西乌斯搞糊涂了,但

卡西乌斯敢这么做,一定是来自与弗拉维斯的授权。早就听说地中海的海盗猖獗,总是成群结队的出没,过往商船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抢劫一空,就连地中海霸主迦太基的海军都对这些无法无天的海盗忌惮三分。莫不是这些海盗上岸洗劫来了?

带着疑问,马尔库斯与第一军团的士兵们终于港口海滩。只见港口一片平静,商船、渔船或靠岸停泊,或扬帆出海,码头的奴隶和工人忙碌地装卸货物,根本就没有海盗骚扰的迹象。

“全军就地休息,等候命令。”传令兵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四处高喊。

连日的行军早就耗尽了士兵的体力,马尔库斯精疲力尽地倒在松软的海滩上,全然不顾海风的吹袭和涨潮的危险,很快进入了梦乡。其他人也大抵如此,一会儿,亚里米伦港口的海滩上,东倒西歪躺满了罗马士兵。

也不知睡了多久,马尔库斯就被人题醒。

“快点,要出发啦!”特伦西斯冲他吼道。

只见码头边,不知何时停靠了大大小小上百艘船只。桅杆上,挂着代表海盗的三叉旗帜。

从军需管那里领完充足的水粮,马尔库斯就被拥挤的人群推上了一艘中型仓船。当进入闷热的船舱里时,竟意外的看见了几十个雇佣兵,面对涌入的罗马官兵,他们很自觉地缩到舱内一角坐下。

船只扬帆起航,士兵们的活动被限制在船舱。马尔库斯感觉船是在向北航行,马上预感到要去的地方就是帕多瓦城,威钦托地区最大最繁盛的城市,也是高卢人为数不多的几个美丽海港城市之一。


被关在这暗无天日,又闷热潮湿的船舱里真是让人难受。随着船只剧烈的摇晃,不少人都开始晕船、呕吐。不过并没有人抱怨,此行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就是夺取帕多瓦城,花了这么多时间,布了这么多疑阵,就是为了让第一军团从海上抄袭帕多瓦。马尔库斯不得不佩服弗拉维斯的计略,带着盖乌斯·马略的第二军团以及两个联合军团佯装强攻渡波河,再让第一军团的第一步兵大队在下游缓慢架桥迷惑敌人,这样就让高卢人搞不清罗马军团的主攻方向在哪。而第一军团就得以迅速脱离战场,打着海盗的旗号从海路奇袭帕多瓦,一但拿下帕多瓦,高卢大军必定首尾难顾,不战自退。

“真要感谢执政官大人,让我们做了一回海盗!”波利奥苦笑地说道。

马尔库斯也是苦笑着笑了笑,再看看保罗斯,这个怕热的胖子已经顾不上军容,脱得精光光的躺在地板上,随着船身的摇晃喘着粗气。马尔库斯无奈地摇了摇头,期盼快到帕多瓦的海滩吧,我将第一个冲下船去。

百无聊赖之际,马尔库斯开始打量起那些雇佣兵了来。他们有戴铁盔,拿着标枪、短剑和长圆盾的伊利里亚佣兵;有持着长矛和大盾的希腊长枪兵;另外还有几个手执和罗马士兵一样的短剑、塔盾的萨谟奈战士。

忽然,一个熟悉的面孔闪过。马尔库斯登是脑海中一片空白,是他!罗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角斗士,萨谟奈人的骄傲,马尔库斯最崇拜的勇士——桑提克斯。


(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