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十六章骑士学习

wyjp335 收藏 0 11
导读:战神奴隶 第一章乔依斯庄园 第十六章骑士学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7/



紫落草原在迎来了秋天的第一次大风之后就显得萧瑟的多了,在紫落草原西方的尼亚平原上,虽然克鲁斯山可以抵挡的住越来越厉害的寒意,但是克鲁斯山以西的亚当斯王国往往就面临比起自己的邻居,来得要早的冬天。曾经有一句话来着:在亚当斯的冬天,为了防止冻伤,从欧罗巴进口的秋装请务必穿戴整齐。


虽然夏季刚过,但是秋季那种从来不打招呼的习性也让人恼火不已。第一阵冷风和以前一样,是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也是没法子,毕竟看着漫天黄色和红色的叶子,穿着羊毛衣服,在享受浪漫的时候终究还是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的嘛!


“希拉里,现在你需要进行一些对于战争常识的补习。”


现在坐在肖恩少校对面的,正是以前乔依斯家族的小奴隶,现在的骑士伯爵,贵族魔法师秦冲-希拉里。


肖恩少校曾经为要教一个伯爵而高兴不已,然而他很快就会发现这个活计完全不是一个人能够干得了的事情。


骑士剑的使用十分的简单,不过需要使用者拥有比正常人强大的多的体力和耐力,当然,咱们的小秦冲在得到战神之心后,这些都是轻而易举。然而肖恩在跟秦冲讲述正身位和反身位的时候往往需要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的时间,而尽管如此,肖恩仍旧需要在每个星期重新的老生常谈的对秦冲进行必要的提醒。


否则,伯爵阁下会将连同怎么拿剑的方法都忘的一干二净。


另外让肖恩迷惑不解的是,福特候爵让他教会面前的这位希拉里伯爵学会一整套的刺剑姿势,而当他好心的提醒刺剑并没有多大的实用性之后,候爵还煞有其事的训斥了他。


这套姿势很简单,无非是几个基本动作而已,关键还是熟练的程度。


两个月的时间每天都练习一遍,也难得不熟练起来。


现在的肖恩,就是要重复一个福特候爵从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前就让他重复给秦冲听的话。


就是之前已经说过一遍的:“希拉里,现在你需要进行一些对于战争常识的补习。”


当然,作为任务的执行者,往往肖恩少校需要在里面自作主张的加上一些词语,比如“还、又、仍旧、确实”之类,这样才能区分出他到底说了几遍,好在他自己的脑袋也不怎么好用,到了最后,他干脆不去想这些让人伤心的往事了。


正如同福特候爵所说,一个贵族出身的男子汉,如果没有一把合适的佩剑,以及优秀的剑术,用一句非常时髦的感叹句来表示,就是:“太糟糕了!”


与秦冲的用剑水平相比,他对于远程武器的理解和应用已经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了。无论是前脚弓还是十字弓,无论是投矛还是正规或简易的投石索,抑或是那种专门让山地雇佣兵使用的长弓和飞刀,他作为一个操纵者都能胜任有余。


不过作为一个骑士,这些东西真的跟身份相称么?


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说骑士们拿着弩箭去战场,那么就给了农民们充足的理由让他们相信,使用它们能让整个尼亚平原上的骑士盔甲穿出无数个孔洞,同时也将让骑士们迎来一场恶梦。所以说作为一个骑士,还是得用好骑枪和骑士剑才是正理。


对于一个骑士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坐骑,其次就是剑了。


这天,正在肖恩唉声叹气的时候,福特候爵的卫队长来了。


“希拉里伯爵,候爵大人让您过去挑选您的坐骑。”卫队长在这个室内训练场的门口说道。


这个时候肖恩刚好避开秦冲砍过来的木剑,肖恩让秦冲先对木桩练一会剑术,然后他自己走到了门口。


“唉,费尔德老弟,您就不能跟候爵说一下,伯爵阁下的聪颖远胜于我,我这个少校怎么能够有资格去教导呢?如果您有空的话……唉,您上哪儿去?”肖恩正说着,看着费尔德卫队长已经走开了,赶紧叫道。


“候爵大人亲自吩咐让伯爵阁下去马厩,我现在当然要回去复命了。”费尔德说。


“您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么?您知道我的水平绝对不够资格来教导伯爵先生……”


费尔德白了肖恩一眼。


“那就让伯爵来教你呗!”费尔德毫不在乎的说。


“费尔德,好歹我也是跟您打了十几年的交道,您就不能体谅一下么?”肖恩说话的时候腔调几乎要成了哭腔,他又小声对费尔德说:“是谁给候爵出的馊主意,要把一个魔法师训练成一个标准的骑士的,您不知道这里面有多难。”


费尔德摇了摇头,也小声对肖恩说:“人人都知道一个贵族魔法师希拉里,既然前面加上了一个‘贵族’二字,为了对《贵族法》负责,在各种风度里没有什么比骑士风度更容易让人尊重让人感觉到‘贵族’的味道。”


“那跟那些少爷们学不也是一样?况且我可不算是什么骑士,我是军队的。”肖恩说。


“军队的?是福特候爵的卫队吧!你可不要搞错这些称呼,这可是要命的东西!”


“对,您说的对。”肖恩说。


“若是让这位学那些纨绔子弟,还不如让他背皇家风范呢!你该想一下怎么才能不让咱们的伯爵让别人看出什么来。”


“您的意思是?”


“咱们俩可不像那些愚夫愚妇那样,这个伯爵阁下来的时候我们可都是在场的,他的真正身份你我都清楚。肖恩,如果你对候爵大人提出质疑或者干脆不干了,我想你的日子不会好到哪儿去的吧。”


听到这里,肖恩的全身发了一颤。


“我想你是对的,这个伯爵先生的魔法竟然能够折断候爵大人的宝剑,我想即使候爵大人不追究,这日子也好不了。”肖恩说。


“所以,你还是委屈点吧。”费尔德拍了拍肖恩的肩膀,走开了。


回到秦冲身边的肖恩显然很不自然,这一点秦冲也觉察到了。


如果说秦冲阅读了关于现有风魔法体系的书籍,他一定会掌握一些关于窃听方面的技术,他的问题也无从问起了。不过,秦冲不是没有看过么?所以问题还是会有的。


“怎么了?肖恩少校?”秦冲问道。


肖恩心里发虚,尴尬的干笑几声:“哈哈,哈哈,没什么。”


“卫队长先生刚才让我去挑选马匹,现在我可以去了吧?”秦冲看到肖恩的样子还是怪怪的,他也不想继续问下去了。


“去马厩就可以了,应该有人在那里等着你的。”肖恩说。


“好,我现在就去,您不去么?”


“不用了,我现在的任务在这个训练场里,我相信您的眼光,伯爵阁下。”


秦冲狐疑的将肖恩看了一个遍,但是没看出什么出来。


“那好,我自己去。”秦冲将手中木头制作的骑士剑放在墙角,又仔细的擦了手。


好在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的情绪变化很让人难以琢磨,而人不可能一天到晚将精力都放在这上面,所以等到秦冲走出了门,这个教官的不自然就完全被他抛到脑后了。


“下次收学生的时候得注意点,不,没办法,候爵大人指定的任务,嗨!如果不是费尔德今天提醒,魔法师的恐怖我才想不起来呢!真是该死!”肖恩自言自语道。


此时坐着马车驶进福特城堡的秦冲现在可是高兴的很。


他小到大的十六年内,几乎从他记事的那年开始,凡是见到骑马的人,他总是得从下方仰视他们,在老爷们进庄园的时候自己甚至连仰视的机会都没有——那个时候自己得向他们行礼。现在终于有机会像以前那些骑马者俯视别人了。


他在福特候爵的领地里也发现了很多奴隶,可是他现在可没有什么机会去对他们表示出哪怕一点点善意,毕竟现在他的身份是秦冲-希拉里,国王御前直属的骑士伯爵。这种遭人忌讳的事情他哪怕想做一些,礼仪教师和剑术教师都会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曾经有一天早上。


“为什么我能够获得自由,而他们不能?”秦冲从床上起来,对朱莉娅说道。


秦冲指的他们当然是福特候爵的那些奴隶。


“你自由了,但是他们能够自由么?”


“为什么不呢?”


朱莉娅笑了,她惫懒的轻轻抬起自己雪白的手臂,将一晚上激情放纵开的头发捋顺。


“假设他们能够打过现在的你,那么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获得自由,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的待遇比起你来也不会差。”朱莉娅说。


听到这些,秦冲沉默了,别人可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能够遇到战神之心,进而获得这种不明不白的强大力量,更重要的是,可没有第二个朱莉娅了。


秦冲被朱莉娅说的无话可说,他现在只好去强行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了。


这次去挑马匹当然也是新身份的一个部分——作为一个骑士,怎么能够没有一匹神骏的坐骑呢?


秦冲下了马车,他远远的就看到福特候爵家里的那个矮管家在向他鞠躬致礼。


“嗨!您好!” 秦冲快步走了过去,对管家打招呼道。


“伯爵大人,您这样说话可是不合身份的,您的这种语气只能在您的好友和平级的陌生贵族之间使用,如果您想要对我这样的仆人打招呼,完全不用这样客气,使用的词语也应该相应复杂一些……”管家说。


“哦,真的不好意思,您的话我已经记下了,现在能带我去看看候爵大人送与我的马么?” 秦冲看到管家几乎要说个没完,赶紧说道。


管家欠了欠身:“候爵大人已经吩咐了,您马上就能够见到您的马了。”


骑士最重要的坐骑,这让无数骑士头疼的问题,福特候爵倒是先替秦冲解决了。


福特家族内拥有两匹血统的纯血马,一匹是来自北方极地冰原边缘的黑星白马,一种是来自南方紫落草原的白星黑马。福特候爵拥有的这两匹颜色相反的有趣马种让无数人羡慕不已,现在的亚历山大-尤里西斯国王陛下曾经亲自向候爵讨要这两匹马,但是不知道候爵是因为自己个人的憎恶,还是家族的干涉,抑或是对马匹的爱护,这个让人尊敬的国王陛下始终没有能够如愿。


可是咱们的小秦冲如愿了。


福特候爵赠送给了秦冲一匹纯血的白星黑马,这种马的全身如同黑色锦缎一样润滑黑亮,只有额头上有一块四角状的白星。


秦冲迫不及待的踩蹬上马,他牢记着这两个月学习的骑马要点,抓住了马缰,在马鞍上坐正,挺直了腰板,顿时显得格外的威武。


另一方面,这匹马出乎意料的驯化,可能在候爵也知道秦冲的斤两,于是就牵出了一匹最容易骑乘的好马。这样做不仅仅使得秦冲不会因为无法练习骑马而尴尬,另外一方面也显出福特个人对于秦冲的好感。


此时,兴奋的秦冲一抖缰绳,马顿时小跑起来,管家在后面大呼小叫,不过秦冲此时并没有听见,因为这匹黑马走不了多远,突然加速……


秦冲应该庆幸自己因为战神之心获得的力量,否则在这匹不老实的坐骑折腾下,估计内脏移位都是轻的!

在少女的梦想里可能会出现许多童话般的东西,比如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希拉里夫人的朱莉娅就是如此。朱莉娅少女时代的梦,估计就有一个王子和青蛙的故事,幻想着王子骑着白马和她一起幽会,然后路过一片森林,然后碰到了一个丑陋的女巫……咳,扯远了……


总之,少女总是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或者丈夫是那个传说中的白马王子。


可惜,朱莉娅这次看到的是她的秦冲骑着黑马高兴的在她眼前乱转。


“难道你觉得这样很帅?”朱莉娅郁闷道。


“感觉棒极了!朱莉娅,难道你不觉得么?”秦冲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或者是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一个人想不过来。


“没什么。”朱莉娅鼓着腮帮子。


秦冲跳下了马,他上前搂住朱莉娅的腰。


“真的幸运,我一个奴隶还能成为骑士,还能娶到像你这样的漂亮姑娘。”秦冲在这些日子内的磨合下,对于自己现在身份的代入感越来越强,不过在朱莉娅面前,让他跟肖恩少校教的那样指高气昂,秦冲自问做不到这些。


“那是你的运气好,要是你运气不好的话我现在估计会在乔依斯庄园踩着你的肩膀,让你努力干活呢!”朱莉娅格说。


“别,我这个骑士伯爵还是你帮我弄来的呢!”秦冲笑道。


“难道与你的本事没有关系么?我早就说过,我只负责引荐,如果你真的那么差劲,连那个肖恩上校都打不过的话,你还是会被打回原形的。”朱莉娅笼起了手说道。


“朱莉娅,肖恩先生是少校。”秦冲纠正了朱莉娅的语病。


“我管他是什么校,总之你打败他了,这一点是不可质疑的吧?”朱莉娅瞪着眼看着秦冲说。


“别这样,他懂的可比我多。”秦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说。


“风度!风度!”朱莉娅把秦冲的手从后脑撸了下来,“天哪!难道这两个月的学习对于你来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么?或者是肖恩那个笨蛋教的不行?”


朱莉娅说完,气乎乎的准备去找基德少校算帐。


秦冲当然不会让朱莉娅去,他抓住朱莉娅的手。


“朱莉娅,你可不能去。”


“为什么?”


“您知道我可是在奴隶这个身份里牵袢了十六年,总得需要时间过渡吧?两个月,还太短,您也不能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吧?”秦冲委屈的说。


“叫声姐姐,我就放了你,要不然我就去抓肖恩算帐。”朱莉娅微笑,可是语气却是另外一种味道。


“朱莉娅姐姐。”秦冲仿佛习惯了被朱莉娅这样讹诈,好在不损失什么,他还是如了朱莉娅小姐的愿望了。


“好,这次就放过那个倒霉鬼,不过如果下次你还让我看到什么挠脑勺摸头发之类的,你和那位肖恩少校……”


“不过您一开始就搞错了,教我礼仪的并不是肖恩少校……”


“我不管,总之我就认准他了。”朱莉娅说道。


秦冲苦笑。


好在多云转晴。


“朱莉娅……”加文小心翼翼的说。


“干吗?”


“和我一起上马骝一圈吧?”


“不去。”


“为什么?”


“这马太丑。”朱莉娅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那匹白星黑马在旁边气得直打响鼻。


真是一匹可怜的马!


说回来,知道女孩子喜欢白马,为什么它不长成白色的非要是黑色的?


估计这匹马也要埋怨自己的父母了。


秦冲无奈的笑了几声,看着朱莉娅走向她住的小楼。


朱莉娅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乐趣马上就少了很多……


秦冲郁闷的在大道上骑马而行,座下的黑马郁闷的慢慢走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