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九十七章带伤逃跑

ddtt 收藏 0 10
导读: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九十七章带伤逃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他妈的,破六四枪还真把他给打伤了?雷雨田有点不相信,他从小到大玩的马卡洛夫、玩M-9、格洛克17、18、玩P-266,见过的好枪多的去,感觉那一种都是各有特色,尤其西方的手枪,子弹威力大、弹匣装弹多,所以六四和这些枪一比较都是丑小鸭。

要是枪里子弹多一点就好,哪怕只有二十发也好,可惜枪里才几发子弹,要是子弹多一点,早把他给收拾了,除非他穿防弹衣外加铁裤衩,要不自己绝对打死他,真窝火,长这么大第一次失手,真是丢人。

雷雨田看看地上的子弹壳,全是他们三个人留下的,被摩托车撞坏的警车还停在一边,现在冷冻货车开进现场,现在他们要把死者的尸体保存起来,放在地上也不合适,真他妈的心烦,一次死俩倒霉蛋。

他站在住宅小区外,看看手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把许睿送进医院其实就到了饭点儿,现在闹出这么件事来全局都忙碌起来,惟独自己没什么事做,不如溜达出去找地方吃饭,等许睿下午输液完了跟他一起寻找狙击手,不想这些,先出去吃饭。


雷雨田开上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轿车去了一家酒店,把车停在门口,先去酒店旁边的超市里买了几个塑料饭盒,因为还要给伤员送饭,所以必须买个饭盒装,酒店里用的一次性餐盒不卫生也不利于环境保护。

他走进酒店以后,一群酒店的保安围在车前边观看,他们除了能认识车前边的‘福特’车的标志,知道这是福特汽车,但是不知道具体型号。

坐在酒店雅间里,雷雨田叫了好几道菜,服务员以为他请客呢,就没多问,不一会的工夫把菜上齐,雷雨田抓紧时间吃了几口,把大部分一筷子没动的菜装进几个饭盒里,然后付钱离开。


匆忙赶回医院以后,见许睿躺在床上跟护士闲聊,这次他老婆不在他可自由多拉,居然敢和陌生人说话,难道他老婆走以前没告诉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雷雨田把饭菜全摆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快吃,要不就凉了,下午你也别挺尸,咱们去找找那个小子,找小诊所挨个问,问他们见没见过那小子,见过的咱们就有线索,对于局里的人来说,这个小子的生死出身无关紧要,可对你不一般,不把他抓住,你就危险了。”

许睿从床上坐起来,盘腿坐在床上,客气的和小护士说:“还热的呢,一起吃一点吧。”

“不了,单位食堂里吃过了。”女护士客气的回答。

“那的饭不好吃,咱们一起吃吧。”许睿还是很诚恳的邀请,他估计护士不吃才这么客气的,人家是女的每天忙的减肥呢,那和自己一样,整天给人家当差往死了累,一有事连饭都不能正点吃,今天可好,还挨了两枪,幸亏自己有国安的身份,遇到刺杀自己的人,自己可以合法的开枪还击,要是自己还是平民身份,自己端着G-3在大街上与刺杀自己的杀手火拼公安就先把自己给打死了,还是自己运气好,可以官报私仇。


女护士看一个穿制服的警察来,胳膊上的臂章写着国安两字,就知道人家谈话可能涉及工作,也就不便多呆,退出了病房。

许睿低头吃了一会,雷雨田忽然说,“你这种状态可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许睿不知道他说什么,随便敷衍一句。

“你有房有车,家里还有游泳池,养了那么多名车,现在老婆又不在,很容易有人趁虚而入吧?”雷雨田别的不操心,就跟着他操心这个,因为他过于招摇,容易引来麻烦,现在又住在医院里,这地方女的多男的少,病人护士之间很容易发生些事情。

“我不招摇麻烦还少吧,吃完饭了,这吊针里的药也差不多,咱们就出去找那人,我要总呆在这里,还不憋死我?”许睿把饭盒里的饭菜吃完,东西放在一边,拿餐巾纸擦了擦嘴。他刚准备躺下,房间们被推开了,乐轩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跑进来,“你回来了,医院可真难找。”

“收到短信了,来的真快呀。”许睿微笑的和她打着招呼。

“我姐(她把倪娜认成姐了)说你回来,我给你打家里的电话你也不在,怎么一下飞机就直接来这?身体那不舒服?”她还不知道他肩膀挨了一枪,还没仔细看衣服上有一个小口子。

“没事没事,你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可别说我在医院,免得她在大老远的地方跟着操心,你吃了没呢?”许睿到现在一直很喜欢她,只是自己没选择她而已,不过他不感觉有什么遗憾,谁和谁在一起,能在多长时间都是天定的。

“知道拉,你怎么变的这么罗嗦。”乐轩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不知道继续说什么好,其实她一直也很喜欢他,只是因为自己和倪娜的关系,而不能继续喜欢他,自己不想破坏他们的关系。

雷雨田不听他们俩聊天,低头给自己兄弟发了几个短信,叫他们没事就回来呆几天,顺便帮自己做点事情,也就是抓狙击手的事。对付有一定技能的敌人,必须使用自己手下的弟兄,这些人都是悍兵悍将,打起来一个当百个的用。


杰克骑摩托车冲出了警察的包围圈,很轻易的就进了繁华的市区,他骑摩托一直走小路,最后去了郊区的一个村镇里,他找到一个比较僻静的诊所,进去以后很客气的跟大夫说:“大夫,我受了点皮肉伤,买一些外用药自己用。”

“不用我这消毒?”大夫有点不明白。

“我只买药,我自己会用。”杰克拿出一张一百的人民币,他买了酒精、油纱、消毒粉、绷带纱布等一大堆东西,还有一些口服的药然后又骑车离开。

他找了一家旅店住进去,把车停在后院里。

旅店也是黑店,没啥合法的手续,里边有全天房有半天房子,有钟点房,反正都是做非法勾当的,进住也不用登记,只要给押金就行,他要了一个楼上的单间住进去。

反正这里比较僻静,警察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杰克把自己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看房间里有电视机、VCD机,有个单人床,一个沙发,他一看就明白这房子的用途。

虽然说他是个华人,但是很少来中国,不过他通过大量的资料了解自己的故国,他知道这房子是钟点房,是学生们常来看毛片的地方,也是学生们常来做苟且之事的地方,另外也是野鸡和嫖客经常来做买卖的地方,里边卫生非常差。

床单沙发罩都多长时间没洗,都带发霉的味道,真不知道这地方怎么能办那事呢?换成自己恶心都恶心死了,那还有心情办那事?他想着想着不由的觉得好笑,自己的同胞怎么这么恶心呢?去郊外做那事也比来这里强,不过中国的郊外和美国的郊外没法比,中国的郊区都是破房子垃圾场比较多,还不如这里呢。


他没时间验证自己的想法,先是把买来的药全部拿出来,他把裤子脱了,仔细一看,大腿外侧果然有伤口,肯定是那几个小子开枪打的,他妈的,还真疼,他一只脚踩着茶几,两只手拿着酒精棉签和酒精瓶子来回擦自己的伤口,先消毒完,然后把用过的东西全部丢进垃圾筒里,他仔细一看垃圾筒里果然有不少东西,卫生纸、‘雨衣’、雨衣的包装袋、包装盒、有高档的有低档的,还有各种药品的包装,有口服的还有外用涂抹的,东西还真不少。

把一堆酒精棉签都都进去以后,他看了看腿上的枪伤,估计子弹是轻擦了一下过去,要钻进去自己还要找人动手术呢,幸亏没事,他给伤口撒了点消炎粉把消炎粉的包装袋丢进垃圾筒里,然后给伤口上铺上油纱然后拿纱布绷带把伤口包好,最后还拿胶布固定了一下,然后他把裤子脱下来,从背包里又找了一条干净的运动裤换上,这才感觉好点。

他把没用完的药又装进自己的包里,现在来这里呆着估计很安全,但是这里很不干净,还是找酒店住吧,这里换药到可以,真让自己坐在这么脏的沙发上和床上,还不如杀了自己。


现在看到这里的条件不好,有点不习惯这里,干脆走吧,摩托车我也不要,杰克把自己的包背上,然后悄悄的离开,反正开旅店的不会问自己,自己又没骑车走,也没欠他前,他肯定不会过问的。

徒步走出旅店,他坐上一辆出租车,又溜回市区,不过他的衣服可是换过了,不是刚才那条裤子,上衣也找了一件换上,不过他的大背包可就一个,没的换,带这个包走的确很显眼。

啊没直接坐车回酒店,而是去了本地的一个批发市场,从那又买了一个旅行提箱,箱子很大带着轮子,走的时候拉着走很方便,另外也能把自己的搬家包隐蔽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