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

日蚀 收藏 14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王重珍还是强忍着怒火带着师部官员随崔芝宽来到蔡德奎设在城南门外169阵地上的掩蔽所。蔡德奎的旅指挥所本在城内,此时三个团长、旅部军官和参谋军官却齐聚此处,由于随行马弁留在门外,王重珍这三五个高官与教导旅黑压压一大片人成鲜明对比。

蔡德奎五大三粗、声若洪钟,加上满脸的络腮胡子,长相十分粗鲁,确是一副行伍军人的样子。

见王重珍一行进来,也不让座,也不上茶,上前开门见山道:

“王师长,紧急情况,我的斥候队刚刚回来,报告说,城南25里处发现敌军坦克群……”

“啊!”没有思想准备的八师官长们不习惯这种不经过任何过渡的语言艺术,师参谋长正在用真丝手帕细心弹拂锃亮高腰马靴上的灰尘,乍闻噩耗竟一屁股坐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

副师长还算冷静,惊疑地略微发抖的声音问道:

“这怎么可能,粤东哪有路可供坦克群机动,有什么可能中午尚在潮州,不过3个小时就来到平远,难道会飞吗?是亲眼所见吗?

蔡德奎用毫不掩饰的轻蔑眼神瞧了他一眼,对同样大惊失色只差没委顿于地的王重珍正色道:

“王师长不必犹疑,我派出的斥候经验十分丰富,以前曾是陈总长官战车团的斥候。此次虽因戒备甚严无法靠近观察,但从声音判断,绝对不是几辆坦克那么简单。此时不见动静应该尚在休整或等待援军。”

“是、是什么部队,又、又意欲何为?”

“没有看见什么部队旗帜,但肯定不是善意的。”

蔡德奎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据职等估计,国内尚没有这么大的坦克集群。”

“哪、哪、哪我们……”

“对方意图尚不清楚,到底有多大规模也不清楚,请王师长就是正要商量对策。”

见王重珍等人面露戚哀,默不能言。蔡德奎只得替他们拿主意道:

“敌人竟可以快速穿越粤东山林而令我等不查,依此看,平远亦无险可守,而且现在25公里的距离令我等实在被动,我看不如主力向西撤入大庾岭。如果敌人追来,大庾岭山路崎岖,可以拖慢机械化部队的速度,而我部迅速穿插,倘能赶在敌人前面依托山势构筑工事,应该能有一博。”

“要不要速电余长官求援。”

“我已经发电了,陈总长官处我也汇报了。”

“有何回复?”

“陈总长官处还没收到,余长官已同意我等便宜行事,一有决定,立刻上报,余长官可派部队增援我部。”

“我看时间紧迫,不如火速召集部队西进,留八师和教导旅的各一个团拖延敌军。”

蔡德奎低头看看怀表:

“现在是四点差十分,一个小时时间,整队出发。”

“噢、好、好。” 王重珍心内稍安,不由又开始嫉恨蔡德奎掌握这么多情况却一直把他蒙在鼓里跟上头联系,这次仗打完自己就更没地位了。

“不好,”副师长惊叫一声,吓了王重珍等人一跳,“3团派出去搜索的正是敌坦克群方向。”他倒有一半不是担心3团的命运,而是担心3团捅了马蜂窝。

“请不必担心,我已派人告知张团长,请他留下少许部队监视,大队回城防守。”

TNND,王重珍心里暗骂,你个孙子倒管到我的头上来了。

——

“四点三十分。”跟在王必成后边奔跑的警卫员按约定每十分钟向他报一次时间。

王必成带着3连和营炮连赶到东北角林地不够两个钟头,刚到时险些跟早先机降在附近的301营的一个排交上火:他们奉命带着一门60炮和一挺重机枪在此警戒。

据他们说,之前不久他们徒手擒获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怀疑是敌方的情报员,

“人呢?”

301营那个刚从士官提拔上来的兵痞排长狞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匕首,“没办法,他们反抗的太厉害。”

王必成皱了皱眉头,你刚才不是说“擒获”了吗。

交接完后,他们乐颠颠地拖着重机枪归建制去了。王必成还纳闷他们为啥好象挺高兴。

等仔细一瞧地形,王必成就傻了眼了:

山峦交错中间居然有这么一块平地,两边的山头拉开约有5公里的距离,现在分别由301团的部队和他2连的两个排把守着,如果火力密度够的话,5公里当然不是什么问题,从两边山头上就可以控制住了。

但现在两个山头加上他手里的人不会超过800(通过步话机,他知道驻守左侧山头上也只有301团2营的两个排和一个炮排)。不硬着头皮在这里堵住这个塞子是不行了。

现在他只有依托平缓的土丘和稀疏的马尾松林间被雨水冲刷出来的沟渠紧急构筑工事,重新当回“连长”的感觉真好。他命令将阻击阵地设在两个山头的山腰线后,这样可以借助友邻部队居高临下的炮火支援(如果他们有82迫和12.7高平两用机枪的话)。

3连长带两个排和连火力排的四挺重机枪前出300米在一道土丘后面构筑两个钳型的机枪阵地,轻机枪和冲锋枪手环绕机枪阵地构筑单人散兵坑护卫主机枪阵地。

营炮连两个12.7毫米重机枪排的12挺机枪设置在两个钳型的机枪阵地之间向后300米,后推200米是营炮连迫炮排的6门82迫和3连火力排的4门60迫,以及由3排和他的营部警侦排组成的预备队。

为得到反突击力量,他请求团长允许他将团属装甲车连的10辆YW531C留下——之前他们和另一个团属装甲车连的10辆YW531C负责运送他们到这里。现在就停在迫炮阵地后面一块林间空地上。

他估计这种上面装着12.7毫米防空机枪的装甲车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尽管车里总共只有20名成员。

他现在正急火火地穿行在马尾松林中,查看各单位的准备情况。

五月的骄阳已经偏西,山区的天气开始有一点凉意,他和警卫员都光着膀子穿件带护脖的防弹背心,不得不时不时停下来使劲甩掉粘在半腰野战靴底上成块的红泥,这种讨厌的红壤,贫瘠而粘性极大,几步跑下来,靴底就粘了一大团,跟踩在棉花上一样。

他现在手里老6连的干部战士不到50人,新征募的退转军人也才30多人,其他200多人都是新兵。

老兵和新兵们互相不信任,刚刚经过炮排阵地时,他听到两个老部下似乎有意给人听到似的发着牢骚:要是不把我们打散就好了,两个营过来就可以把平远围得跟水桶似得,现在倒好,带着这帮窝囊废,拖累的我们在这当田鼠。

类似的念头也曾经在他的脑海里闪现过一下,但作为一个严谨的军官,他首先要作到的是完全服从而不是评点上峰命令,两个老部下在他吓人的目光中住了嘴。

他最担心的是新兵们的士气,尤其是那些该死的城镇兵,长途跋涉已经让他们疲惫不堪,加上临阵紧张的新兵通病(说实话这里包括王必成本人都没打过仗),很多人的工事修的完全不合要求。而且情绪很低,城镇兵们一边费力地挖着工事一边互相用潮汕话抱怨着,他们也听不懂。

好在新兵中占一半的外来工和军工子弟表现还算稳定。他无奈地想,一边不禁回头看了看他身后的警卫员小刘,这是个河南籍的外来工,虽然在车上也呕的不行,现在却艰难而不舍地跟在他后面。

“营长,敌人上来了。”步话机里突然传来3连长带着战栗地叫喊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