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现在就准备. 73.江南视察[下]

7821144 收藏 5 32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现在就准备. 73.江南视察[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几天来,在两江总督临时府邸内,在去军械所,去钢铁厂,去新式学校的路上,随处可见的官兵的装术很可笑,少部分穿新式军装的官兵个个精神饱满.据曾国藩说,换新军装的部队都是能打得.而穿老式军装的二三流部队,也有许多人越来越嫌旧装束太麻烦,有胆大得自作主张改了,还有人偷偷剪了辩子,套个假辩子在脑袋上.说是在战斗时与人肉博,对手想抓辩子没抓着,结果吃了亏.惹地越来越多得士兵剪辩子,渐成风气.而且还有特种部队这个全部没辩子的榜样在,监国王万岁和总督大人又支持.呵呵,好!

年三十早晨,曾国藩和几员武将陪着我赶往最前线,真想尝尝在军中吃年饭的滋味.原来听几个退伍兵说多热闹,把我羡慕坏了.

结果,在前线的一个年饭整整吃了一个星期.第一天还好,但到第二天,大块肉大碗酒的大锅饭,痛快是痛快了,却把我给吃伤了.因为特谴队根本没什么大营,他们从开始就从没有上万人聚在一起,不倚仗人多势众得习惯.而是以营为单位,最多两千人,还有一连驻一地的.分散开来,又能互相呼应,给人家端了营盘,损失也大不到哪儿去,说不定还能牵住大鱼.不错,这群家伙打了小半年仗,有模有样了.

从桐城吃到舒城,嘴就没停过.哦,不光吃,还要吹,接着训人.嘿嘿,这帮京城老爷兵对俺不是钦佩假得.

"......曾大帅说了,特谴部队战斗力尚可,军纪较差.本王想说,两支部队间,互相不服气,甚至于打架群殴,都没什么.军人,就应该有股好勇斗狠的流氓气,所以,本王对你们和兄弟部队打架不做指责.但-----,你们这群王八羔子不该瞧不起别人.他妈的,把你自认为高高在上得身份抛开,你们到这儿来是要重新打出祖宗荣光得,不是来做大爷得.瞧扁了同一个战场上的兄弟,是想到危急时刻,没人来救你们吗?以为自己是铁打金刚?以为自己能以一当百?记住,你们这帮兔崽子,上了战场,大家都是兄弟.没有帝王将相,没有平民百姓,所有人都是互相依靠地兄弟,同生共死得兄弟,知道不知道?"

"是,监国王万岁."

"不要敷衍本王,不要瞧不起谁.哪天,我自己也可能上战场,到那时,我们也是兄弟.你们,和所有兄弟,要让我能依靠住,告诉本王,你们依靠得住吗?"

"能,能,能."这是在第一站训兵们时,几百人吼声如雷.全部穿地是新式军装,大部分人在前线剪了辩子,看着顺眼.也该到被服厂去看看,几百人一年手工缝制三万套军装,不容易.

"别吹早了,凭你们现在的战斗力还差点儿,因为对手不够强,所以禁卫第一师的番号,还得耐心等着.好了,别那么严肃了,咱们来说说某些人爱偷鸡摸狗这事儿......"

轰----,兵们都笑起来.

"本王不想把这事说地太认真,可不少百姓家就靠几只鸡过日子,这哪是你们一群少爷能了解地.如果你们觉得偷鸡摸狗特刺激,那就去偷去摸好了,但要给人家留下钱,三倍的钱,你们刺激了,百姓也没损失,皆大欢喜,好不好?"

"遵命!"这次回答,众人嘻笑颜开,嗨,就不指望这群兔崽子老老实实.

"本王不想强压你们这帮兔崽子的小恶习,所以不愿意板着脸,但你们要因此而变本加厉,别怪我不客气,别当是开玩笑,听到没有?"

"遵命!"这次回答正经多了.

"告诉本王,该怎么做?"俺是流氓出身啊,兵们太正经,我又不喜欢了.

"偷鸡摸狗后,留下三倍的钱财."几个胆大得还是喊了出来,惹起又一阵轰笑.

"虽然这事儿不好,但也指不定老百姓盼着你们去偷东西,哈哈哈......"说着说着,我自己也笑出声来,底下更笑成一团.

"有多少兄弟阵亡了?"哎,我是阴一下阳一下,不能让士兵们太得意.

"报监国王万岁,本营阵亡将士五十五人,整个特谴部队是七百零四人,但一半是刚来一个月里阵亡地,这是前天的数字."肩配少校军衔的营长出列汇报.

"知道了,我想,我们应该为阵亡将士默哀."说着,我立正底头,哗,士兵全部底下头去.

"默哀完毕."

抬起头来的士兵都睁大眼睛看着我.

"你们该为阵亡将士做点什么?"

"报仇雪恨."

"错了,你们和太平军之间不能叫仇恨,所以,本王严令全军不准杀俘虐俘,不准毁城驱民.你们到江南来是为朝廷做战,太平军反朝廷,也有他们的正当理由,因而,我不能把禁卫第一师的番号因这场战争授予你们.而且,[第一]的番号,本王宁可麻烦,也不会永远授予哪支部队,谁强谁就是第一.就看你们保不保地住,明白吗?"

"明白!"

"好,愿你们永久保有第一称号.现在,给本王听清楚了,太平军只是你们的临时敌人,战斗中要勇猛直前,战斗后不要觉得有多深仇恨.如果你们无法忘却,那么就不要让复仇的热血冷下来,把仇恨还给真正得仇人."

"谁是我们真正得仇人?"士兵群中,有人高声问道.

"面对仇人时,你们自然知道."还不到时候,我说话只好模模糊糊.这种问题,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能想明白得通常不会乱说.就拿YF等列强来说,对清朝许多行动肯定有所察觉,人家毕竟不是饭桶.只是要先证实后,再调兵遣将,这需要一定时间.而我所要利用地就是这时间差,但时机未到,战争问题不能由我这种地位的人明说出来.

最后,我怕有谁来刨根问底,再胡弄一会儿后溜了,骑马,正好消消食.

一站站驻地,吃伤了大块肉,喝伤了大碗酒,原样训了十几次话后,直到正月初六才回安庆.特种部队还没找全,只看到了一小半人,另一大半趁着过年出去执行任务了.我准备好了得两副准将肩章只发给了刘铭传一副.哈哈,周盛传这家伙可能满脑子都是金闪闪的中将肩章吧,竟亲自带一队人跑没影儿了.

而且,禁卫师官兵也说了,要把这场仗打完,京城里那一半儿弟兄们就别跑来,怪累得,只把军功全让出来好了.

呵呵,那还行!我巴不得有一百万有战斗经验得精兵,可惜没那么大能力.

回到安庆,找来军械所,钢铁厂,学校,三方面负责人,加上几个重要官员一起,将军事,工业,教育等几方面的未来规划慎重讨论一天.初八凌晨,赶回京城.海军,海军陆战队,西山兵工厂,第二批特谴部队,情报局,都等着我去处理,分身乏术啊!

把可怜得飞艇放回原地,还没进大书房,日夜值守地太监就禀报,说齐先生每天跑来好几趟,李大人翁大人来地也不少,天津左大人的奏折在桌上躺三天了,八千天津精兵整装待发.好好,威海那边还没谁找来.

"卯时整,本王去禁军校场点兵,你起草命令,六百里加急送去.叫左宗棠接令即率军出发,与禁卫师在沧州汇合,左宗棠为特谴军司令,全军遵他将令而行.注意,命令里加一句,要能打又能跑.本王要求他十五天以内赶到战场,就当江南有一支军队等他去救援.本王走后,如果齐先生或翁李二位大人前来,让他们到禁军校场见我."

吩咐完,休息了一会儿,直奔禁卫师驻地.

"巳时末,禁卫师集和去江南,准许家人来送行."到了禁卫师,我只对值班军官说了一句话,几个值班人员接令匆匆而去.

八点多,齐先生带着两个人赶到禁卫师,刚想开口,问他是不是关于M国的情报,他点了头,我就止住了他开口.因为,校场上,禁卫师官兵陆续汇聚起来,颠覆M国的事也不急在一个钟头.

九点整,禁卫师五千多官兵整整齐齐列队在校场上,我走上检阅台.

"知道吗?你们在江南的兄弟们希望你们别过去了,因为他们想把所有得军功都抢到手.以一万七千之众,敌住四万对手,正打地过瘾,你们怎么想啊?"

这是我的开场白.

"一定要去,军功最少有一半是我们的."

"你们有勇气,本王很高兴.但前一支特谴军一共阵亡了七百将士,而你们不见得比他们好,回来时,本王肯定见不到一些人了.告诉我,怕了吗?"

"不怕!"有点底气不足.人之常情,我不能要求过高,但军人不能为此而退缩.

"重新回答本王,怕不怕?"

"不怕!"

"放屁,哪个不怕死,说什么假话哪!"

底下鸦雀无声,没想到表决心表错了.

"怕死很正常,所以你们要明白怎样才能不死.到江南后,要向禁卫师的弟兄或其他部队的老兵们虚心请教,请教怎样又能杀敌又能保命,不准瞧不起任何一支部队的兄弟,那样会使你的阵亡人数少于前面去的部队,明白没有?"

"明白!"

"一个时辰后出发,到沧州与天津军队汇合,你们听从左大人号令.现在解散,与家人告别吧!本王等你们凯旋归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