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章 最难忘的一课

龙居士 收藏 7 6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章 最难忘的一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虽接到了报警电话,但宫琦手中已无兵可派,只有干着急的份。

东京骤然发生大规模的恐怖事件,日本上下,所有职能部门全都高速运转起来。三分钟后,仅仅是三分钟,宫琦就接到了命令,“菊花上的刺”暂调东京警视厅管辖。宫琦在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这支一向由首相直接调动的神秘部队,在往常,连它的存在,宫琦都不配知道,但在此危急时候,却由调归宫琦指挥,这说明日本要么疯了,要么是慧眼识人。是前者还是后者,取决于宫琦是否能够成功的化解危机,然而宫琦行吗?

樱花中学,位于东京市中心,占地一千二百亩,拥有学生三千,教师八百余名。师生比高达3.75比1。如此高的师生比例,显示着这所学校的与众不同之处。

放学之际,四座校门,突然驶来四辆面包车,从上面跳下一群蒙面人,他们用枪指着,将所有人赶回校内。

作为一所贵族学校,很多学生都是带着保镖来上学的,但保镖毕竟是保镖,手头仅有些防暴器械,一有异动,便被蒙面人的自动武器给打成了筛子。剩下的保镖,四散而逃,将他们的小主子给丢到天外去。

蒙面人行动干净利落,配合默契,仅五分钟,全校的人就被赶到操场上。楼顶、校门、路口,各有人把守。铁门上,路面,围墙上面,都装上了炸药、地雷、手雷等爆炸物。转眼间,樱花中学就成了一座防卫森严的堡垒。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不少人吓破了胆,操场上哭声一片,形同地狱,更有人尿了裤子,美丽的校园差点没成一座大厕所。

“操,这些日本学生也不怎么样啊!凭什么日本的教育专家说中国的学生是垮掉的一代呢?”一名瘦高的蒙面人,边说边走上主席台。

主席台上,两边各挺立着四名蒙面人,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下面的人群。中央桌面上,设有麦克风,打开即可使用。

“肃静,肃静!”蒙面人讲吹了吹麦克风,试了试,不愧是一流的贵族学校,连个音响都非同一般,声音清晰,音质丰富,不大不小,每个人都听得见,又不会震到人的了耳朵。蒙面人用汉语连续喊了几遍肃静。但日本人哪听得懂汉语,他这一吼,只道是要杀他们,哭声反倒更加响亮了。

“哒哒哒……”有人朝空中打了一梭子,尖锐的枪声,霎时盖过了令人心烦的哭声。

“安静,安静!”这次说的是日语,“再有喧哗,就地格杀!”

大和民族属狗,对弱小的人,它狗牙森森,对比它强大的人,它摇尾乞怜。枪声一响,数千人,霎间,就安静了。

“真乖!”瘦高的蒙面人点头赞扬。随后,他取下蒙面,露出一张写满苍桑的脸,这人赫然就是屠龙会的教导主任老五罗四维。“不要怕,我们不是恐怖分子,也不会以杀人为乐,更不会像日本人一样,以屠杀手无寸铁的少年儿童为荣。

去年,我们来过,大闹东京,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吧。当时和现在一样,我们劫持了一所中学,但事后,所有的师生都毫发无伤的离开了。不要以为是日本政府英明神武,成功的营救了他们。要不是我们心慈手软,本着普度众生的崇高理想,那一千余师生,别想活一个!我这可不是说大话,看看你们周围,有二十支自动武器,只要一声令下,只需几分钟的时间,这里将变成修罗地狱!”

日本人听到不杀他们,惊魂初定,哭泣声大大减弱。

“到这里,我想各位深受日本政府蒙蔽的学生们,或许会问,我们来这干什么?在答案揭晓之前,我先问问各位,你们当中有谁知道,我们去年在那所中学做了些什么?只要回答正确,我们现在就放你走。”

三千多日本师生,议论纷纷,不知所以然。突然一道发狂的声音传出。

“别听他的,这些强盗,到东京来,不是杀人放火、就是抢掠强奸。那所中学的一千多人,全都遭到了猥亵……”

“你是什么人?”

“小泽元次郎!这所中学的教导主任!”说话的人,硬提勇气,强打起精神,摆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

“哈哈,不错,不错,小泽元先生,你勇气可佳啊。你说我们做了那些事,可有证据?”

“电视,新闻,都是这么报导的,大量的录像,就是证据!”

“啧啧啧……”罗四维惋惜的说道:“虽勇气可佳,但智力有限,易受政府蒙骗。次郎毕竟是次郎,和次品一样,上不了台面。念在你是个受人愚弄的可怜人,我不杀你。”目光再度扫视全场,“有谁知道真像?”

“听说,你们在那上了一堂课?”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上来。

“不错,请说话的这位同学站出来!”

这个学生,胆子小,有胆说却没胆站出来,但在周围数百道目光的注视下,又不得不站出来,走上主席台。

“小朋友别怕,告诉老师,你的消息从哪听来的?”

“度边告诉我的!他在那所中学上学。”

“度边在哪?”

“听说他进了精神病院。”

“真是一个好孩子,良心未泯!”罗四维轻轻的揉着他的脑袋,柔声道,“你可以走了,回家和你父母团聚去。”

这学生,撒腿就跑,一路上无人阻拦,到校门处时,看门的两名蒙面人,开了一道小门,让他离开。这同学的安全离开,在剩下的人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涛。

“看到了吗?”罗四维笑道,“我们中国人说话算数。”停了停又道:“和上回一样,我们到这,并不是想搞屠杀,而是想给你们上一节课,上一节实话实说课,告诉你们如何辨别真理。听完这节课,你们将受益终生!只要你们保持好秩序,安安静静的听完这节课,所有人都可以平安的离开。如果有人蓄意捣乱,严惩不怠!”

“支那猪,你是什么人,有资格给我们上课吗?”教导主任小泽元次郎再度咆哮起来。

“拉到一边去,绑上声控炸弹!”

两个蒙面人,应声而动,一左一右叉住他,拖死猪似的拖到一边去。并且麻利的给他绑上声控炸弹。

“小泽元你身上的炸弹为声控,只要你周围的声音超过了60分贝,就会爆炸。有种你继续咆哮!”

小泽元噤若寒蝉。

“好!世界终于清静了,继续上课!首先我们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叫井口脱险。”

一位蒙面人,从背包中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装有七个小球,球上系有绳子,绳子露在外面。罗四维解释道,这玻璃瓶就是一口深井,七个小球代表七个矿工,井口狭窄,每次只够一人通过。现在井里突然涨水了,所有人必须在七秒钟之内离开,否则就会被淹死。我需要七名同学上来玩,作为奖励,第一个逃出井口的,可以立即回家,最后一个逃出井口的,将被绑上炸弹。如果全部逃出,所有人都可以离开!如果无人逃出,所有人都绑上炸弹。谁来?

“我、我、我……”下面应者如云。

“你、你、你……还有你,上来!”

“每人执一根绳子……好,就这样,当我说开始,就计时,……一、二、三、开始!”

七名中学生一齐拉动了绳子,结果,所有的小球全都卡在瓶口,谁都出不来。

“时间到,逃生失败,全都绑上炸弹!”

七个蒙面人,冲上来,一人提一个,将炸弹绑到他们身上,扔到一边去。

“为什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小游戏,竟没人可以逃生呢?这个游戏由美国教育专家设计,十年前,曾拿到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小学去实验,实验结果,无人可以胜利逃出。但有一个国家例外,那就是中国!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懂得谦让。中国人自小就学会了谦让。而你们,包括欧洲各国,都不懂得谦让。

日本是东方文明的半成品,半成品就是垃圾,而西方人是进化不完全的半兽人,同样是垃圾。两堆垃圾除了懂得‘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之外,仁、义、恭、谦、与人为善,这些人区别于动物的特征的东西,在你们身上一点都没有。你们这些垃圾,无法从井中脱险,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

罗四维继续说道。

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日本,在野兽群中,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来上一堂课,目的就是给你们指出一条明路,让你们早日从半成品进化到成品,由垃圾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别不服气,日本的教育看上去很好,教育经费在全球排名第一,但这只不过是日本政府套在你们头脑中的金镣铐。经费投入得越多,镣铐就越沉重,终有一天会压死你们。放开你们被禁锢的头脑,想想身边的事,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就会明白,我所言非虚。

为什么日本人有钱,但在全世界都不受欢迎呢?特别是在东亚地区,日本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在你们的教科书中,日本宣扬自己是东亚的救世主,当东亚所有国家都变成西方殖民地时,只有日本拥有完全的主权,并且,进入东亚各国,朝鲜、中国、越南、菲律宾、印尼……赶跑了殖民者,建立了大东亚共荣圈。按理,东亚人民该感谢你们才对。但为什么东亚所有国家都仇视日本?

再想想你们当中的女生,同样作为人,为什么在全球都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唯独日本的女人天生就得作为男人的附属品,从小就得学习如何伺候好男人呢?

还有,在太空时代,在人类的飞行器已飞出太阳系的今天,全球为什么只有日本会保留天皇?并且要求所有的日本人,都要向他一个人效忠?难道他是神吗?不是,他什么都不是,他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枪就可以毙命!他既不会保佑谁,也没有能力保佑谁!

这些扯远了,我们就说近的。去年,我们在那所中学也是像现在这样,给他们上了一堂课。没有任何人伤亡,但是今天我们看到,那所中学已经关门了,学生不知所踪。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一千多师生都到哪去了?

我告诉你们,他们全都进了精神病院!被日本政府强行冠上了“对日本政府不信任症”不得不天天接受,强制性的催眠治疗!直到完全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才会被放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他们明白了真像,不愿再接受日本政府的无尽谎言!

你们的新闻媒体,对所有的事,都进行了歪曲报导,它蒙弊了你们。你们的教导主任小泽元次郎,受毒害太深,已到了不可药救的地步。他必将成为殉葬品。

如果,你们能够在将来的某一天,有幸走出国门,你们就会明白,上述一切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日本政府在说谎,天皇在说谎,你们生活在谎言之中。在日本,除了《看图学字》之外,其他的所有书籍都是假的,你们学得越多,所受的毒害就越深。

去过国外的日本人,都有这么一种感觉,他们觉得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荒谬。没人说日语,没人崇拜日照大神,没人正眼看一下天皇。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世界上的一切都颠倒过来了?恰恰相反,正是他的头脑,他的是非观念被日本政府给颠倒过来了。这原因根结于教育,二十几年的奴化教育,愚民教育。他头脑中全是被日本教育灌输的黑白颠倒,先入为主的是非观。怎么不把,外面世界的一切都看成是很荒谬的东西呢。

这个时候,他会觉得很孤独,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们,全世界都对不起他们,要么返回日本眼不见为净,要么升腾起疯狂的战争思想,恨不得征服全世界,人人崇拜你们的大婶。这样的人多了,日本的战争狂人将再度走向神坛,新的世界大战,也就为期不远了。结果必定是日本再次被打败,并且有可能永久性的消失。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今天的努力白费了。但我们不会后悔,因为,作为老师,我们已经尽力了。

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把真像告诉你们。

告诉你们,南京大屠杀是真的,半个月的时间,三十多万人被屠杀。

告诉你们,日本当年进入东亚各国,不是进入,而是侵略!并且对战领区的各国人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光中国一地,被日本直接杀害的就有三千四百万人,由于战乱和饥饿间接死亡的人,超过一个亿!

这是一笔血债,涛天血债!血债必须血来还,你们爷爷辈欠下的债,必将记在你们头上。去年,东京事件,今天东京血光,全都是在还债。这只是开始,今后将越来越多,日本欠下的东亚各国无数血债,你们这一代如果还不清,就必须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的还下去!

说到这,罗四维已是杀气腾腾,日本数千师生,全都变色,大气不敢出一口。

“嘿嘿,失态了!”罗四维换上一副笑脸,“像你们这样,被日本政府蒙弊了很久,从胎教时期开始,就接受愚民教育的人,是难以理解我失态的原因的。如果你长在中国,或者生在任何一个东亚国家,就不难理解。”

灾难深重的中国,和在日军铁蹄下,苦苦挣扎的东亚人民,二战后,并没有找你们讨债,甚至一兵一卒都没有踏上过日本领土,相反,二战中,没受到日本侵略的俄美,一个占了你们的北方四岛,另一个给你们吃了两颗原子弹,还将你们当马前卒,当枪使,甚至强奸了你们的女学生,也未见你们的政府哼上半句。不仅不哼上半句,更扮作哈巴狗状,甘受美国驱使!

西方世界把你们当狗,东方世界把你当依衣带水的邻邦,甚至愿意一笔勾消你们爷爷辈所犯下的罪孽,前提仅仅是要求你们的政府诚恳的说上一声对不起,在死难者的坟头磕几个头。可是,你们的政府做了吗?没有!修改教科书,不承认侵略史。摆放了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年年有首相参拜。你们的政府,放着好好的人不当,非要脱亚入欧,甘为西方世界的走狗。这样的政府值得你们信任吗?

这些事发生在几十年前,你们或许不知道,那么我说近的。海湾战争,美国打伊拉克,占领了那的石油,收获巨大,日本跟在屁股后面,出钱出技术。日本是多国部队中,除美国之外,分摊的军费最多的国家,照理,战后瓜分利益,应当有日本很大的一份,可到后来,竟一根骨头都没得到!这样下去,你们有前途吗?日本有将来吗?

为了日本的将来,你们必须反醒,必须多问一个为什么!懵懵懂懂,天天受日本政府的欺骗你们,迟早有一天会走向灭亡。

商人无利不起早,日本政府与天皇,也不是傻子,他们做了那么多出卖日本利益,出卖朋友利益的事情,也是有目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日本一小撮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能够永远的维持下去。保障天皇的宝座能够子子孙孙永远的传下去。

为了日本的将来,日本唯有推翻现在的政府制度,将天皇送上断头台!只有这样,也唯有这样,才能让日本的民众走出黑暗获得解放。

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

台上罗四维说得动情,台下几千名师生听得入迷。

无数个疑问号升起,他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一小时后,一个蒙面人走到罗四维跟前,小声道:“五哥,鬼子来了!”

“有多少人?”

“一百来个,他们衣着很怪,行动迅速,不像是一般人,没有装甲车,也没有重武器。”

“好!来得正好,兄弟们,我们……”

周围的黑衣人紧了紧手中的枪,嘴里发出一阵怪啸,跃跃欲试。

“撤——”

“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