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新秩序 第三章 上海风云 第九节 黑帮大亨

klfj12345 收藏 5 1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1/


只到中午扬睫把我从床上拽起来的时候我还在稀里糊涂的说着梦话,等到扬睫把我收拾干净后,她静静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


看到我洗漱完毕走下楼来,小睫看着我淡淡的问了我一句。


“小红是谁呀?什么人对不起你害了你?你准备回那里去啊?“


我心里猛的一震,她怎么知道小红的?看着小睫死死盯着我的目光,我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这个小红啊!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啊,我心念开始高速运转,必须编造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我还纳闷小睫怎么知道这些的。


很小的时候,我家里就带着我去了美国,那时候的我那个叫惨啊。哦,我口渴了,帮我去倒杯水去,我赶紧转移话题。


“别和我说什么口渴,先回答我”。扬睫狡诈的对我眨了眨眼睛。


什么和什么啊,我还骗你啊!我可真是单身,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哦,我不满的对小睫说道,企图博取同情。


“恩,我知道你没骗我,可是我还是想知道‘小红’是谁呀!你又准备要去那里呢?是不是要去会某人啊!看我不顺眼了,想要走了啊。”看着小睫大眼睛酝酿的水珠,看样子马上就要爆发了。吓的我赶紧说倒。


晕死啦,你一天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别,我说还不行吗,我这个是想回家不是要回家,想和要是两码事哦。这个小红真是我以前的邻居,我不是说了吗,我小时候也没什么朋友,打小就认识个小红,可是那时我才5岁啊。


边说边想到另一个时空的的父母,朋友,还有初恋情人,慢慢的我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嘶哑起来。


我现在事业有成了,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再也见不到了,我真的好想见到他们啊,说着说着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小睫看我哭起来了,一下字急了,跑过来抱着我的腰,把头靠在我的背上也轻轻哭着说道。


“都是我不好,仪哥别难过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想起伤心的事了,伯父伯母在天上看着你呢,只要你过的好他们也会很开心的”。小睫以为我父母不在人世了,我也不说破她。


转过身我轻轻的捧起她的脸蛋,看着我深情的双眼,小睫来着泪水的脸蛋一下变的红扑扑的,嘴唇就像清晨的樱桃一样动人,实在忍不住我低下头准备吻她。。。。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情,这样的好机会就被跑来看我的和尚给搅局了。郁闷的我就想马山把他给爆打一顿。


看到和尚跑进来,吓的小睫唰的一下就跑了,带着一串铃铛般的笑声。


我说和尚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嘿嘿,你就自己看着办把。


我用绝对恶毒的眼神看着和尚一字一句的对他说到。


“少爷,青帮老大杜月笙给您下帖子来了”。和尚赶紧对我说。


哦,杜月笙会下帖子给我?拿来看看。我接过烫金帖子一眼,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的无非是说那天我和他手下发生了冲突,今天晚上7点在中南饭店摆酒过门。


我知道这杜月笙是近代上海青帮中最著名的人物,原名月生,后改名镛,号月笙,从小父母双亡,在十六铺的水果行当过学徒,日夕与流氓、歹徒为伍,又嗜赌成性,不久被开除,后拜青帮陈世昌为老头子。


这陈世昌是小东门一带的流氓头子,绰号“套签于福生”,在青帮中属于“通”字辈,杜月经按序排在“悟”字辈。由于陈世昌等人的关系,杜月笙获得机会进入黄金荣公馆。他机灵诡诈,善解人意,很快获得黄金荣的赏识,成为其亲信,由佣差上升为鸦片提运,并负责经营法租界三大赌场之一的“公兴俱乐部”。


因为善于纠合同伙,勾结军阀,他成为在鸦片提运中最有势力的一个。后来,杜月笙在租界与军阀当局庇护下,成立“三鑫公司”,垄断法租界鸦片提运,势力日大,成为与黄金荣、张啸林并称的“上海三大亨”之一。同年,担任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兼纳税华人会监察。


嘿~这个杜月笙来的倒是快啊,看在你小子也坚决抗日的份上这个面子还是要给滴,今天我就去见识一下这位风云上海滩的黑道大亨,看看是不是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牛比。


我也知道在上海三大亨中,有“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的说法。比起黄、张来,杜月笙确实高明一些,他善于协调黑社会各派势力之间的关系,善于处理与各派军阀之间的关系,善敛财,会散财,他通过贩卖鸦片、开设赌台等活动,大聚敛钱财,然后,又以这些不义之财,笼络社会上各种人物,从政治要人、文人墨客到帮会骨干,无所不有。


我也有结交杜月笙这人,抗战的时候,他拒绝了日本人的收买,组成帮派,从事情报、策划暗杀汉奸等活动,一度号称中国帮会之总龙头。


晚上我准备带着和尚四人准时去赴约,不过小心使得万里船,我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毕竟他也是刀口里滚出来的人,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罐子准备了1000多人埋伏在饭店外围,护卫里面挑了两个带着85阻击步枪早早的埋伏在饭店对面监视里面一举一动。自己也把防弹背心穿上了。


特意穿着一套休闲服,提着我亲爱的小睫买的招牌鸟笼就直奔中南饭店而去。


福州路山东路口的中南饭店可是极有名气的川菜馆子,今年它刚刚搬入这新建起的四层楼面,七开间门面的酒楼,以前它叫中南饭店,而叫杏花楼,听说是墨海书馆的秉华笔士王韬给改的名,灵感来自于唐代大诗人杜甫的一首诗,‘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现在上海都管吃饭的叫什么什么饭店也就改中南饭店了。


    东家从广州请来了川菜名师仇海来当经理,挂牌经营。仇海擅长烹制麻辣蛇筵,很快名震上海滩甚至海内外,其最为兴盛时,曾以同时开席百桌而名传沪上。为适应国内外食客的不同需要,中南饭店三楼又添设了西餐厅。一时间政府要员、各国驻沪领事、外国商人、社会名流都成了这里的座上客。


车开到福州路就感觉到了这里的气氛,满大街站立着身穿黑丝绸缎褂子的大汉,中南饭店门口远远就看见唐奎杵在那里左看右看地。


看见我车到,唐奎赶紧迎了上来。


“宋少爷,老爷子得知少爷侠肝义胆回去后把我教训一顿,今天宴请能得到少爷赴会,我在这里给您先作揖了”说玩就作了个揖。


呵呵,不打不相识嘛,老爷子下帖请客,有酒有肉地我怎能不来。哈哈,你前面带路把,我嚣张的笑声让边上的大汉们愤愤不平。


上楼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个黑社会的切口什么我都不大会,别到时候搞错了意思就麻烦了,搞错是小面子是大,等会干脆装傻算了,嘿嘿。


饭店看来是被包下来了,里面没有一座客。在唐奎的带领下来到四楼,终于我也见到了上海滩黑帮第一大老杜月笙。


唐奎自动站在杜月生身后,我也在仔细观察这位黑道大亨,精瘦的身材,四十来岁的年纪,身着坎肩式唐装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无法看透。


其实对杜月笙来说,我现在只是一个无名之辈,一般说来,这样的事情见他是无须理会,不过,他这人有一个爱交朋友的名声,主要是听到唐奎说我不买他面子,有点钱也没在上海滩露过面,见却但很嚣张所以他也想认识一下这人到底是谁,这也是他也满世界的结交朋友的原因。


唐奎他根本看不上眼,只把他当成一个小瘪三,一个跑腿的角色,要面子没面子,要里子没里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