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新秩序 第三章 上海风云 第八节 偶然事件

klfj12345 收藏 7 37
导读:异时空之新秩序 第三章 上海风云 第八节 偶然事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1/


月挂中天,星光灿烂,夜风习习由大开的窗口不住吹进来。


    我躺在卧室阳台的靠椅上,眼望着远处的虚空。


    回想这段时空错位的奇遇经历,我不由感慨万千,自已这个一无是处的待业青年居然在回到旧华夏后变的深沉内敛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带着和尚几个人就出去溜街去了,来了大上海这么久晚上还没出去转过呢。现在什么事情都进入正轨了,也是要看看这个东方不夜城了。


福州路是公共租界最繁华的商业街,在妓院附近,绸布庄、服装店、药房、报亭书店、戏馆、影院、酒楼和旅社鳞次栉比,沿街排开。在河南路、北京路、东西棋盘街,鸡鸭弄到处都是挂牌营业的娼房妓楼,虽然公共租界开始禁娼,但也只是走走形势,并未完全禁绝,工部局可不想损失这笔进帐可观的‘花税’,由于禁娼影响,导到一部分妓院迁往爱多亚路的两侧,这条路是公共租界与法租界的结合线,南为法租界,北为英美公共租界。


    一边考虑着自已的处境和发展路子,我一边信步走进了一家规模普通的茶社。


    蓦地茶社内传出嘈杂的怒喝叫骂声,同时也有女客的尖叫哭喊声,混乱的场面印入了眼帘。


    我心叫倒霉,他妈的,想进来清静会儿偷偷懒也不行,偏偏还遇上事了。


    茶社大厅中此时围着一堆人,七八个裸胸赤臂的黑绸短打汉子正围着两男一女叫嚣打骂。


    其中一长衫男子已负伤倒地,嘴角淌出血丝,右眼青紫,他一手捂着腹部,显然那部位刚刚遭受了重创,另外一旗袍女和一西装男一左一右蹲在他身边扶着他,一边和流氓们争辩。


    “这里是公共租界,你们目无法纪,本人要去告发你们这群无赖。”西装男此时风度在再了。


    他的说话立时引起了一阵哄笑,包括周围那些看势闹的旅社员工,出入旅客等。


    谁不认识这七八流氓是什么人?在这里他们基本上是‘法纪’的代表了,人家的靠山是杜月笙,公共租界中大名鼎鼎的杜爷的门徒,连巡捕房的探员都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


    一个头目样儿的三十几岁的大汉,肚皮一挺,扣着铜钉护腕的双手往腰上一叉不屑的笑道:“你他妈的穿上洋装就不是小瘪三了?跑到老子地头上找事?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在这里你老子张冲我就是法纪,不睁狗眼的东西,居然撞了老子还嘴硬,妈的,兄弟们给我往死了打,让他开开眼,知道知道张爷的厉害。”


    他身边另一个獐头鼠目的瘦汉子压低声音对他道:“奎爷,我看那个女人不错,大腿腰身不错,您瞧瞧,肯定是个骚货,您就不想………”说着眼角泛起了淫邪的光芒。


    唐奎斜着眼瞥了一下蹲着的旗袍女,于由旗袍侧面开叉较高,这么一蹲暴露了大片春光,难怪那小子能看到人家姑娘雪白的大腿呢。


    看她脸上的神情焦着不安,秀眸含泪,越发显的楚楚动人,我见犹怜了。


    那倒地的俊朗青年显然是她的情人或丈夫,从她溢于言表的关切之情能窥见一斑。


    乳白色大团花旗袍女并不象是这个时期的女学生,她的体态显出一股成熟妇人的丰腴和性感,微卷的波浪般秀发披洒双肩,也是时下流行的发式,倒有几分风尘味道的流露。


    “浩哥,你不要紧吧,告诉你不要逞强你不听,你以为这里是英国吗?”旗袍女怪怨的道。


    被唐奎恶喷了一顿的西装男面色一阵青白,他知道遇上了地头蛇,不由心生惧意不再言语。


    几个打手刚要冲上去再次行凶时,一声沉喝由人群外的旅社门口处传来。


“住手,什么人这么横啊,朗朗乾坤下真没有王法了啊,打了人也就罢了,还打算抢人啊”。我观察了一下周围决定站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刚走进门我的身上。


从外表上来看我的打扮也就是一般的少爷打扮,搞笑的就是我还提着个鸟笼子,扬睫非要给我买的鸟说是可以壮气势。只是我1米8的身高和淡淡的邪笑,健硕如丘、分布均匀的胸腹肌群和对面那群流氓的肥肉肚皮就大有区别了,前者尽显刚阳浑雄的男子猛悍气魄,后者一看就是酒囊饭袋、虚有其表、外强中干的货色。


人们都看到我身后的几个保镖,身材魁梧,面无表情,衣服里面露出几把54式手枪套,那可是身份的象征,在租界没一点身份的想都别想,一般的人别想有这样的装备。


“朋友是那路人马?面生的很,鄙人唐奎,四马路这一带小有名气。”唐奎可不想失了他的面子,故作镇定的拱了拱手先向我搭茬儿。


在福州路一带,连中央捕房的人都没有不认识他唐奎的,何况还有杜月笙罩着他。


    可是今天运气不正,偏偏碰上了不买他帐也不认识所谓黑帮的我,也算他倒霉了。


  “什么唐奎李逵的,我看你是真以为这里是梁山啊,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是这里的法纪?光天化日,聚众闹事,妈的,我就是看你不爽怎么地?”我丝毫不给他一丝面子,比他更嚣张十倍的道。


所有的人不由都傻了眼,不少人心中暗笑,这才叫以黑制黑,你张冲狠,现在还有比你更狠的人呢,看你怎么应付?在这种时候,谁也不敢搭言,能这么嚣张的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比这个流氓更加嚣张。


    那个西装男一看来了救星,马上恢复了刚才的‘男子气魄’,挺身上前两步,对我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可都是租界的合法公民啊,今天被这群流氓打,您可要给我们作主啊?”


    地上的那挨打的男子也在旗袍女的扶持下站了起来,二人的目光同时射向我,男子的脸上是一片庆幸的神色,而女子的眸中却闪过了狐疑之色。


    她在上海可呆的久了,流氓和这些公子少爷那可向来是一家人,秤不离驮的,今天这是怎么回事?碰上互相倾轧的了?


唐奎给我这顿喷的不由心头火起,他妈的,哪来这么个不开眼的家伙?不想活了?但在没摸清对方底细之前他也不敢来硬的,必竟人家的身份不同,要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老爷子还不把三刀六洞了。


唐奎又跨前一步,来到我的身边,躬身哈腰的低声道:“鄙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少爷之处还请包涵一二,我也是看这个人四处打探我们杜老爷子消息,怕他是日本那方面的人,您看是不是……?


我心念电转之下,故作恍然神情,看了唐奎一眼才道:“哦?那你就更不应该吧?你这么横行无忌,给老爷子知道了你也不好交代吧?你这不是给他出难道吗?”


唐奎听出了我的口气明显不似刚才强硬,知道有了回转的余地,心下一喜,面上微笑保持继续道:“少爷,您这话说的是,今天的事怪我,您就睁只眼闭只眼,给兄弟我个小脸子,大家都是中国人,全当我们交个朋友,日后只有少爷您有吩咐,我唐奎万死不辞。”


好说好说,虽然是误会,但是还是要给被打的一个交代把。


一场风波似乎消于无形,但那旗袍女深知大上海黑道这些人的技魉,她冷然对我们说道:“看病抓医我们自已去吧,不需要你们交代了。”


我一看,不错,这个小妞有点意思。我也不想在她身上费脑细胞了,打了个哈哈交代了下场面话也就遛之呼了。


解决了这挡子事也没什么心思逛街了,没一会就回到海宁路的宅子喊起罐子整了个火锅来几瓶黄酒胡天胡地喝到天亮才爬去睡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