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六章

一木人 收藏 7 51
导读:冒名顶替 第一部 无巧不成书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五月二日,又是黄金周,没有几个人会起大早的。李岩一口气跑到离家三公里远的小公园里,在那里边锻炼边听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说些啥。

“那老张兄弟,你的病好点了吗?不是在住院吗?”一群老人相互问候着。

“不住了,太贵。剩下几针找个个体大夫到家来打,便宜,才二十块钱,”这位张姓老者答道。“嗨,就退休这两钱,还不够看病的呢!”又一位老者搭了话。“可不是吗,原来委上还有赤脚医生,现在医院多了,大夫多了,可小门诊却没了,看个病就得往大医院跑,进去就得一百元。”

这些老者的话李岩深有感触,他父母有病时全是他照顾,这个中的感受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锻炼的目的就是放松筋骨,出了汗就达到了目的。

李岩带着从外面买回来的早点,招呼大家吃饭,然后在桌有意无意地说了企业马上就买断了,自己经朋友介绍准备过几天南下到去打工。

听了李岩的话,李淑晶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表示着不信。而李淑芬则说:你爰干啥干啥去,就是每个月给家交一千块钱就行。

李淑芬的话对李岩来说,如同她的身子一样干瘪无味,就认得钱。夫妻之间如果都生分到这种地步,那己经不是什么审美疲劳了,而是形同陌路。

“爸,你那天走?”女儿芊芊从那边桌子过来问道。

“三五天吧,大姑娘有什么指示吗?”李岩笑着问他女儿。

“爸,我知道您是为了这个家,女儿还有两月就高考了,女儿保证一定给您考个成绩,不给您丢脸。但女儿有个请求,您今天能陪女儿好好玩一天吗,爸?”芊芊的话差点没让李岩掉下眼泪,他借喝粥的工夫硬将眼泪憋了回去。而这一幕让李淑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不由得怨恨起姐姐来,这么好的夫君上那去找呀,竟然不知道珍惜,命啊!

吃完饭,刷完碗,李岩就带着所有的孩子们出去玩,当然李淑晶的孩子小,她也只好陪李岩前来。整整一天,他们玩了三个公园。李岩和李淑晶之间没有太多的话语,大部分都是用炽热的目光在交流,只是偶尔李岩想起那些材料上不懂的词句,俩人才开口说话。

等到家里给李淑晶打电话让回去吃饭时,俩人才收回目光招呼孩子们回家。

回到家中饭菜早己做好,于是大家又开始家庭辩论会。天南海北,东扯西拉的喝到了半夜,都困了也就不打麻将了,各回各家。

吃饭时李岩自己都没搞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反正又没少喝。简单收拾完了回屋一看李淑芬己经呼呼睡着了,李岩心里这个气呀,人家大老爷们要出门,做媳妇的都张罗张罗,嘱咐嘱咐,问一问去干啥,缺不缺点啥,需要点啥,她可到好就当没这码事,不过这到也好,本来在淑晶事上李岩觉得对不起她来的,可现在到觉得几心里挺坦然的,于是脱衣上床就睡了。

也不知睡到啥时候,他觉得有人掐他挺疼的,忙睁开眼睛一看是李淑芬,干瘪猴瘦的样穿个三点站在地上,正拿着一沓钱看着他呢:“我问你这钱是那来的?”

“什么钱呀?”李岩睡的迷里迷糊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别装糊涂,你兜里钱?。”李淑芬举着这一沓钱摇晃着说道“那是货款呀,”李岩答道。

“什么货款,你骗谁呀,你兜里昨晚是四千七百多,如果算上买的东西是五千。今晚是四千五,我问过孩子们都玩啥了,一算正好两百多一点,这证明这钱你能花。二:白天我给酒行打电话了,说你半个月没去了,说这钱那来的?”李淑芬象审犯人一样串李岩。

说实在的李岩最烦的就是李淑芬总翻他的兜,一天到晚跟看犯人一样,但他佩服李淑芬的心计,那么大个食堂,二十多人从她接手后基本上没出过差头。可你也别用这种办法对副你老公呀,“那是人家先垫付的去珠海的路费和服装费。”

“天下那有这么好的单位呀,我咋不知道呢?再说你会啥呀?人家请你去干啥?而且还先给你钱,你把那单位告诉我我问问,”李淑芬把李岩扁了个一文不值。

李岩心中这个气呀,这娘们咋这样呢,怎么就信不过自己的老公呢。“你是不是不打算让我南下吧,那好买断完了我就在家呆着,哪儿也不去。你也别磨叨有钱没钱。”

李岩的话还真把李淑芬给唬愣了,但她眼珠一转,“让你去的你们单位是做什么的,叫什么总可以告诉我吧?”

李岩一听这话“腾”的一下,就光溜溜站了起来,“李淑芬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忱眠,你怎么这么不可礼遇,阿,这么多年,我对你是一忍再忍。”

“不想忍你可以走呀,别跟我说没用的,我不愿意同一个窝囊废共忱眠,”李淑芬接过了话。

“好吧,那咱们离婚吧,”李岩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李岩,你可别后悔,说说你的条件吧?”食堂管理员的身份,让李淑芬时刻不忘谈条件。

“房子、财物、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芊芊,”李岩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后悔!”李淑芬的小脑袋转得飞快,她知道女儿怎么都能考上个高校,就算李岩买断后有二万八,去了女儿的学费和日常花费,他就是去打工,江城象他这样的人有的是,顶多八百块钱,还得租房子,那两钱是供不起女儿四年大学的,到那时候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李岩没管那些,拿出笔纸刷刷就写了份离婚协议书递给李淑芬:“签字吧。”

李淑芬拿近一看内容:因夫妻双方多年感情不合,现申请自愿解除婚约。房屋、财产均归女方所有。女儿归男方抚养,女儿上大学前暂由女方照顾。男方负责提供每月费用一千块钱。申请人:李岩。“不许反悔,”李淑芬说着也签了字递还给李岩。

接过协议书,李岩将它折好放进衣服兜里,然后坐在床边穿衣服。而李淑芬则站在一边看着他,当她看到李岩的那东西时,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感觉。都说这东西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可自己每次都是说不清的痛。她恨它,恹恶它,这个男人真是连一点点吸引人的地方也找不到。他甚至连句幽默一点的话也不会说,连个笑话也不会讲。

当李岩走出家门的时候,李淑芬还呆呆地站在屋子里,掐着钱发愣。她不知道她永远失去了这个男人,而离开了她的这个男人,从此正式开始了他的人生辉煌。

走出家门的李岩一摸兜里就剩几块钱了,没有回去找李淑芬要钱,而是在马路上边走边逐。渐地缕清了思路,没有了李淑芬的纠缠和查找,对他日后的工作来说是相当方便了,是件好事。只要想办法按时或提给女儿准备好钱,他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静心地去完成那计划。但他没想到是燕京来的李岩,在汉城脱团后旅游团因缺人晚回来一天,三个月后韩方将此定性为偷渡,知会中方国际刑警组织和旅游总局立案调查。

半夜李岩回到了园东宾馆,一半会儿没睡着,就爬起来打开了电脑,开始收集有关体改委、中小企业局、多种经营局、什么生态办食品办方面的信息,部门设置、职能权限、人事变动等,同石头留下的照片和通讯录对比,默默地将他们都牢记在心。

然后又打开政务院办公厅网站,发现上面登出了个通知,说政务院振兴老北方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于五月八日上午九点,在国家经济计划委员会小会议室召开会议。要求下属的七个办公室,及十七个部委有关负责这方面事务的领导,准时参加。

李岩忙打开自己的邮箱发现里面有三个邮件,全是给自己的。忙打开一看:一个是国家经济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兼振兴老北方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秘书发来的,问他为什么不开手机,说主任找他。另一个是政务院办公厅秘书局的回复,说原则上同意他将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办公地点设在江城市,但他必须回燕京向全体成员解释,为什么设在江城,而不是别的什么城市?要不然其它省区会有想法。再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邮件,说为什么见了她要跑?这个邮箱号码是燕京李岩的,李岩不知道对方是谁没敢回。

按照秘书局的要求,李岩将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办公地点设在江城市的理由,从交通上、报审上、管理上、效率上、费用支出上,谈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反复推敲一下词句,觉得没问题了才打印成稿,这时天都亮了。

对石头单位领导的秘书找他,只好暂时先放下,因为他没有石头的手机卡,没办法回和接电话,莫非这小子将他的手机卡放在省一号宾馆了,一会儿去找找。

李岩胡乱吃了口泡面,对着镜子穿好衣服刚要出门,猛然发现自己比石头多了副眼镜,这可是大破绽,得先整副隐形眼镜,解决这个问题。不行,头型也得换。想到这儿,李岩回身拿出石头邮寄给他的几个银行卡,一看密码都是196203,就奔附近银行而去,边走心里边骂李淑芬不得好死。

石头给他的几个银行卡里每张都有几千块钱。李岩取出五千块钱然后,就直奔恒通国院眼科医院。因为是过节,除了有几个学生在普通科看眼睛外,没有人看专家门诊。李岩挂了个专家号就进去了,一看是位外国老专家。这老外一见李岩进来相当热情,认真仔细地给李岩作了检查,结论是李岩属于半假性近视,做个简单的小手术,稍微矫正一下就没问题了。“那得几天能好?”李岩问道,“一个半小时,不用住院。戴几天医院配的太阳镜就行了,尽量这几天别看电视,八号就能正常上班了。”李岩二话没说,交了四千块钱就进了手术室,手术完了后李岩又跟老外去选配太阳镜,“李先生,您的手术非常成功。可以说是我一生的杰作。能不能有空常回来看看我老头子?”这个老外肯求李岩。“放心吧大夫,有空我一定来。”说完李岩戴上太阳镜,就奔美发店走去。

当李岩站在镜子前,确信自己就是那个燕京李岩时,按耐住那激动的心情,来到了省一号宾馆。因为号牌上是四个一,所以李岩直接就奔电梯间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