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风旅 第一卷 龙界 第二十章 最后的学习

这一年,龙风就因该可以完成在普通龙族在孵化期,就应该完成的学习。回想着对龙族来说,并不算长的九百多年时光,怒宇心中充满了感慨。

并不知道怒宇心中想法的龙风,正在彩钢那儿消磨时光。威利和薛月(本应是薇丽和雪月。但龙风粗条的脑筋,分辨不出其中的差别。)在龙风每次到彩钢这里时,便会被楠娜皇后和媞娜王后带走,大概是为了怕龙风在两小面前丢面子。


在这九百多年里,龙风只在彩钢这学习过对各种能量的感应和维持能量平衡的简单方法。不过让龙风感到奇怪的是,在经过彩钢完全变质的“健身法”磨练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生变化,倒是使力的技巧和耐力有了很大的成长。


等了很久都不见彩钢出现,龙风知道,他八成又是和约可练上了。


约可·速·彩钢是彩钢的儿子,已经有五百多万岁,在龙族中也算是个成年龙了。龙风曾见到过他几次,与他父亲一样是个豪爽的肌肉汉,同样约可对锻炼身体有着很高的热情。


“兄弟!拜托你多撑会。”龙风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不过命运之神似乎并不接受龙风的祷告,一道光华闪过,彩钢庞大的身躯便出现在龙风面前。


见到龙风,彩钢痛苦的揉了揉头。自己实在想不通,神龙皇大人为什么会让他来教导龙风。虽然自己的确是龙族中掌握能量最好的,而龙风的半龙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与五彩龙族的体质相似,但龙族的成长最主要的是时间的积累。而且自己虽能很好的掌握能量之间的平衡,但并不表示自己就能交好龙风啊。毕竟,说和做不一样的。


龙风看着表情复杂的彩钢,一点也不奇怪。自从八百年前,每一次看到彩钢大叔,他都会保持这样的表情一段时间。


半晌,恢复了平静的彩钢,笑着问:“龙风,还记不记得烈炎?”


龙风想了一会,点了点头。几百年前,在噬光便就是在烈炎那被烧糊了后,便再也不敢带龙风去偷食了。


彩钢便告诉龙风,烈炎曾激请龙风去玩,问龙风去不去。


反正没什么好学的了,龙风便欣然同意了。于是,彩钢一挥手便带龙风消失在原地。


龙界的一角,有一个很大的星球。这里一遍荒芜,没有空气和水的存在,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石头星。而这里便是火神龙长老——烈炎的宿地。


这时,一道光华在星球上一个巨大的石洞中闪过,彩钢带着龙风出现在其中。


见到龙风出现,早以等候在一旁的烈炎连忙迎了上去:“哈哈,龙风啊,你可来了。怎样?这次有没有被彩钢大人揍得满地找牙啊。恩,没有吧,哈哈快感谢我。不过,我可是很谦虚的喔。”


龙风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两米出头的红发大汉:冲天剑眉配上满脸的扎须胡,给人不怒自威的压迫。早在第一次见到烈炎前,噬光便告诉过龙风,眼前的大汉是一个热情如火,口直心快的龙,并将龙风赠送给自己的八卦男的桂冠,送给了烈炎。


权衡再三的龙风,只得站在那陪着干笑。烈炎可不管龙风和彩钢的尴尬,一把将一又二分之一龙,拖到石桌前坐下。为了摆脱尴尬龙风,望了望洞外荒芜的石头地面。虽然在以往的时光里,噬光带着他到过不少的星球,其中并不是没有美丽的行星。但龙风发现,噬光、彩钢,他们似乎都居住在荒芜的星球上,至少在龙洞附近是这样。


于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我说烈炎大叔啊,你就不会找个漂亮的地方住吗?反正又不是没有这样的星球。”


烈炎倒被龙风的话弄糊涂了,问道:“要漂亮点干啥?”


龙风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说道:“你说干啥,你不觉得美丽的环境可以陶冶情操,安定心神吗。”


烈炎摇了摇头,说道:“陶冶情操?俺不懂,至于心神吗,对龙来说那是跟本没必要的。”


龙风想了想,觉得也是。能够影响强大的龙族经过时间锤炼后的心神的东西,肯定不一般,恐怕再美的环境也没用。他完全忘了,自己就是一个影响了怒宇心神的,不一般的东西。


这时一边的彩钢说道:“龙风,在这个龙界之中,只有翼龙族所在的星球,拥有创造能力的龙母才会将其赐予生命。至于好点的原生星,便顺便让给了他们。”


“好了,别提这些无聊的事了。来,让我来告诉你们,我在手下那听来的趣事。”烈炎见他俩说过没完,忙打断了他俩。接着烈炎便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龙风这一次总算是领教了,被噬光称为长舌龙的本领。别的不说,单连怒宇被楠娜皇后揍飞的事都被他知道,还添油加醋、口沫横飞。不得不让龙风佩服其消息的灵通和良好的敬业精神。


这时一个光滑的小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向烈炎飞射而来。正说着兴起的烈炎,一把没抓住,被一下打倒在地上。烈炎一个龙跃,便重新坐在石凳上。摸着被打的地方,说道:“该死的老鸣,叫我去他那。怎样,你们去吗?”


龙风奇怪的问:“谁是老鸣?”


“哦,是地神龙长老鸣震。你还没见过他吧,呆会你见到他,记得脚要站稳,双手要时刻准备被捂住耳朵。那家伙跟他的名字,一样说起话来大得引发地震。”烈炎抱怨着说道。刚说完,又是一道小闪电打在烈炎身上。


“得,爆雷那家伙也在。”被闪电打了一下的烈炎,马上接着说道。


“恩,烈炎大叔,爆雷难道是雷神龙长老?”龙风听到这个名字,便马上想到龙族长老中的雷神龙长老。


烈炎点了点头,问:“龙风,你去吗?”


龙风立马兴奋的同意了,于是烈炎一挥手,便带着龙风跟着彩钢瞬移而去。


当龙风再次出现时,便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哈哈”声拌着剧烈的地震,给震得满眼金星。


当龙风从剧烈的昏眩中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坐在石桌前了。而烈炎又在那八卦上了,龙风于是扭头仔细打量着地神龙长老鸣震和雷神龙长老爆雷。


鸣震长着灰褐色的头发,一张四方脸,浓眉大眼,粗鼻大嘴,穿一身褐色长袍,因为坐着,龙风无法看出他有多高,不过因该在两米以上。在噬光的介绍中,说他是一个老好人,但是千万不要激怒他。用龙风的话说,便是会叫的狗不咬人。看着和眉善目、忠厚老实的鸣震,龙风心想:如果给一身黄褐色皮肤的鸣震换身衣服,肯定便是一个标准的陕北老农。


坐在鸣震对面的,是一头青紫色爆炸头的爆雷,一身青紫色长袍,皮肤白暂的爆雷,身材清瘦,个子因该不高一米八左右。长的眉清目秀,充满了书生的秀气。龙风实在很难把他和噬光口中,面目可憎脾气暴躁,挥舞着闪电四处破坏的恐怖份子联系起来。


打量完了二龙,龙风便转过头去听旁边的烈炎讲各种宇宙中的趣事。听着,听着龙风慢慢地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沉睡。


真是一个好长的梦啊。龙风慢慢的睁开眼睛,右手背轻贴着额头,望着光秃秃的洞顶感叹着。


在梦中,龙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重覆了二十几年的点点滴滴。第一次尿床,第一次上学,第一次得到一百分……等等许多个第一次。在梦中,龙风再一次回到了部队,回到了热血兄弟之中。然后,龙风又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龙,正痛苦的在宇宙中挣扎。一层破损的龙皮,正一点点的脱离自己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一波波不停的冲击着自己的意识。


痛苦的龙风,每当快要挺不住时,心中便会有一个清朗而坚定的声音不停地告戒龙风:坚持,挺住,回去。


最后,龙风又突然梦见,无数的彩色的光点在兴奋的围着自己飞舞,在自己身边留下绚丽的彩练。


正当龙风还沉浸在最后一个梦给自己带来的美好回忆中,时一阵轻快活泼的女声从边上响起:“太好了,龙风你醒了。快快,起来让阿姨看看。”


龙风猛的一扭头,便看见一位有着天蓝色长发的纤瘦女子,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正是以前见过一次的风神龙长老风芸。


龙风忙双手一撑,就要坐起来。谁知左手一空,龙风便一个咕噜滚到了地上。龙风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躺在一堆书上。当龙风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时,风芸正挂着阴谋得逞的表情,一手捂嘴偷笑,一手背在身后。不过风芸纤瘦的身体,挡不住身后的物体:一本厚重大书的一角,正从风芸的纤腰处,跟龙风招手。


龙风这才想起风芸爱恶作剧的性格,只得无奈的一笑,说道:“风芸阿姨,你好。对了,我这次睡了有多久?”


风芸可爱的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不多,你这次蜕皮很快,才几十年而已。”


“蜕皮?”龙风感到奇怪。


“是呀是呀,你看你看,那就是你蜕下的皮。”风芸说着一指龙风身后。


当龙风转过身去,果然看见一团泛着金点的蛋黄色物体,正堆在由书组成的墙角边。龙风终于弄明白了,自己以经完成了龙鳞里记载的,龙族九变中的第一变。望着那一堆皮,虽然是自己的,但龙风总感到恶心。忙转过身去问风芸:“风芸阿姨,你们把它留下干吗?怎么不扔了。”


“扔掉?”龙风的话倒让风芸不解,要知道,幼龙蜕的皮是很好的宝贝,除了可以炼化为法宝,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见龙风肯定的点了点头,风芸只得告诉龙风这层皮的意义,当然哪个特殊的意义,便自动省略了。最后风芸便提出,用自己的逆鳞和龙甲,换一点龙风的皮。


龙风听了风芸的话,正在考虑这自己明显占便宜的买卖背后,风芸是否有阴谋。便听见风芸在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哎,上次我睡觉时,好象有人吻了我一下,到底是谁哪?不行,呆会得去问一下是不是蓝晶干的。”


在一旁的龙风,直听得两腿发软冷汗直流,连忙同意了这个明显风芸吃亏的要求。然后风芸便将自己的逆鳞贴在龙风的头上,又取出一枚金色龙鳞割取了龙风的一部分龙皮,将剩下收入其中。然后把龙鳞交给龙风,并告诉他:这是金龙皇怒宇给他的储藏龙鳞,噬光和圣灵的龙鳞都在里面。接着将使用的方法告诉龙风后,风芸边告辞而去。


龙风曾经看到过关于龙鳞的知识,知道龙族的鳞本身有着很强的能量,可以炼化成拥有各种用处的法宝,甚至可以创造独立的一界。其中逆鳞因特殊的意义除外,余下的头部的鳞最强,尾部的最弱。


像龙风现在到手的几枚龙鳞,便是换鳞期换下的尾部龙鳞。




本作品为起点中文网首发作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