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四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0
导读: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四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卷 骗局:早已声明 第四章


白墨就这么望着那个警察,他笑着望着那个警察,仿佛他已望穿了对方的心事,仿佛对方在他面前如同赤裸着一般。白墨淡淡道:“别装了,朋友,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们不是S.W.A.T,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真的不是九纹龙,我如果说和他有什么一样的话,就是名字相同,为了这一点,我在国内吃尽了苦头,所以我才移民出来的。你们到底弄清我是谁没有?天啊,我说,怎么会有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原来,又是同名惹来的问题,不见得我的英文名起成乔治.华盛顿,我就成了美国第一位总统吧?我愿意告诉你们一切,但请你们去弄清我的身份再来严刑逼供好不好?”


他的话让审讯他的人,和隐藏在黑暗中观察这场审讯的人都有点迷糊了,因为他看来真的不象在说谎,面对着白墨的警察犹豫了一下,他在等着一下步的指示,因为他也拿不住得将白墨怎么办。


白墨突然笑着叫起来:“你们不要电我!我知道,就算你们明白我不是九纹龙,多数也会电我一下,以杀杀我的威风,嘿嘿,朋友,我们是文明人,我没有威风,只要你弄清我是谁——不是我不说,是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只要你弄清我是谁,你们要知道什么,我全部都可以告诉你们,OK?”


但白墨还是被电昏过去,在被电昏的一瞬间,白墨尽可能的放松自己的身体。因为在出国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世界上最好的医师,花了二十万英磅,把身上九成以上的伤疤消掉。只要他不运气,不激动,皮肤不充血,那些消去刀疤的地方,连暗红也不会出现。


但如果他绷紧肌肉,不一刻那些伤疤所在的处置,还是会泛出暗红来,毕竟他那些伤疤有一些是只会缝衣服的女人乱缝的,有一些是要缝上几层的,还有一些缝完又拆,拆了又缝的,可以说奇形怪状,要不也不会有九纹龙这个绰号了。


但毕竟可是花了二十万英磅,近三百万人民币做的一个消疤手术,说不好听的,这么多钱,搞变性手术两次都足够了。所以只要他能放松,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在十万伏的高压电流下,那些暗红是否会出现?那只有天知道了,白墨脑子没病,不可能没事拿自己电着玩儿。


当白墨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被赤裸上身反绑在一张椅子上,在他昏过去的时候,他的铁茧被弄开,在他的身上,插着许多针头和小吸盘,那是联接着测谎仪的线路。白墨苦笑着抬起头,他没有去看身上原来是伤疤的地方,是否会出现红色的暗红。


如果有出现,应该铁茧就还在他身上了,因为很明显,对方对白墨的恐惧,有一种斯里彻底式的疯狂。已经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可以形容了,而是从25到125公厘的高射炮师级集群打蚊子了。


白墨笑了,他知道自己赢了,很明显,就现在扣着他手腕的铁铐,只要白墨愿意,他可以在两秒之内脱困而出,但他不会这么做,不论黑暗中可能还对准着他的狙击枪,而是这么做无疑更是证明,自己就是那个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的九纹龙。


当然,这不是怕,而是在没弄清敌人是谁时,没有必要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让对方低估自己,绝对是一件好事,并且现在如果脱困暴力离去,白墨恐怕就得一个人对抗整个美国政府了,如果要这么逆天到荒谬的话,白墨不如先去伊朗还是去伊拉克参加反政府武装好了。


白墨不想这样,他喜欢让事情在自己控制之下,暗暗地转向向自己有利的方面。于是,他发出了一声呻吟,他故意这么做,他示弱。果然,他的举止如设想中一样,马上有人走了过来,问他道:“你如果不是九纹龙,你凭什么,可以在被命中十九枚麻醉针时,仍能把它们全拔下来?要知道,那一枚麻醉针,足以让一头大象倒下!”


“长官,你还是没弄清我是谁。”白墨苦笑道:“一个骗子,手脚不快一点,他自己能混下去吗?你到底弄清我是谁没有?如果没有,我建议你在联邦内部信息库里,用‘恶魔’搜索一下。老实说,如果不用武力,你们一定会被我骗过去。”


白墨身上的线路,一直连接到白墨见不到的房间里,线路尽头的仪器前,几名军官和负责人模样的人,摇了摇头,没有一点迹象,可以认定白墨在说谎,因为他的心跳也好,呼吸也好,汗水分泌也好,全然没有一点异样。


通过对讲机了解到这一点的审讯军官,过了好一会才问白墨道:“那么,你到了美国以后,你在做什么?”


白墨苦笑道:“我一直在和你们州议员的女儿拍拖,是的,我的钢琴弹得不怎么样,但我的十四行诗写得还可以,并且,古老的中国书法,让她着迷,为了她,我今晚已经决定,放弃我的骗子生涯了……”


灯开了,白墨这时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空旷的房间里,而从一个侧门里走出一个魁梧的人,他走到白墨的跟前,白墨笑道:“老兄,我和你很熟?你不是同性恋吧?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天啊,你们找个女人来审问我好不好?为什么要弄一个同性恋来猥亵我!我抗议!”


那个魁梧的男人后退了一步,他望着白墨,过了半晌才道:“白,我是戴维,你不认识我吗?我们是老朋友了,一同共历过生死,记不记得?”白墨当然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戴维,但白墨已在心理催眠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了,否则的话,哪怕只有一点情绪的波动,测谎仪也会有动静的。


“戴维?你要放了我是吧?”白墨装作很熟的样子说:“嘿,我当然认识你了,戴维,我们是好朋友,我们一起去巴黎瞧过时装展览,我们还去意大利一起骗过女孩上床,戴维,好吧,你快把我放了吧!”


“见鬼!”戴维狠狠地甩了白墨一个巴掌,他通过对讲机道:“这家伙不是白墨,就算他身上都是疤也不会是九纹龙白墨,白墨是一个很中国传统的男人,他深爱他的妻子,而不是和这个人渣一样。”说着他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会,房间里的喇叭,把监控室的话语传递了过来:“没错,你这是个人渣,我们通过取证,你在被捕之前,还把参议员的女儿,干到要送医院急救,那是一个美丽处女,你连续折腾了她二小时,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


白墨反驳道:“不,我说了要娶她,但是她说他不要嫁给我,天啊,是她引诱我的,她父亲是州议员,我有毛病啊,我去泡什么妞不好,我去招惹她做什么?”


这时在监控室里,包括戴维在内的几个军官和负责人在商量,戴维平静地说:“我不认为他是白墨,要知道,如果他是九纹龙白墨,没理由对我们路障的埋伏一点警觉性也没有……”但说完以后,明显经过内心的挣扎,戴维却又道:“干掉他吧,那怕他不是九纹龙。”


就在其他人表决之前,电话响了起来,是白墨的电话。一个负责人示意把电话接到扬声器上,却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白,我是莎丽,我好了许多了,你不要担心我,好吗?不过,不过,我父亲已经回来了,他,他大约知道了,他想明天见见你,你怎么不说话啊?”


戴维对着电话道:“白在我这里喝酒,他去了洗手间,等于一下我转告他,莎丽,对吧?放心吧。”电话那头的女孩,明显有点害羞,匆匆忙忙地应了一声,道谢之后就挂了电话。这时有一个军人跑进来报告。


负责人点头道:“说。”


“当地警方接到报警,报警者声称是白墨的太太,说她的未婚夫失踪了两天了。报警者是麻省理工的博士汪丽,华裔。是一名概率学的博士,没有任何中方背景,她和她的父亲都在美国,半年内发表了几篇很有价值的论文……”军人翻过报表道:“按我们的资料显示,目标的确在二天以前,就到了州议员的别墅……”


“好了。下去吧。”负责人挥了挥手。他有点痛苦地捏着太阳穴。这时其他几名军官在低声说着一些什么,这让这位负责人更加烦躁,他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也知道州议员的堂哥是国会议员!并且这位国会议员没有子女,很喜欢他的侄女莎丽!行了,等搜查屋子的小队回来再说。”


“报告,我们搜查了目标的住处,并且监控了他的未婚妻的住处,发现他的未婚妻一直在学校边上租的房子里,但目标的住处,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我们监控到现在二十多小时里,这个漂亮的东方女人,除了看时装杂志,八卦新闻,就是上街购物。”


负责人摇了摇头,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放了他,和他签订一份协议。”


戴维在边上大嚷道:“我抗议!长官,就算他不是九纹龙,他也是一个人渣,我们完全可以干掉他当成失踪人口!这符合美国利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