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三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30
导读: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三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卷 骗局:早已声明 第三章


成了一个铁茧的白墨,就这么被装在集装箱里,铁链上连着七八把电叉,只要集装箱里的警员一按键,十万伏的高压电就会传到白墨身上,而在绑上铁链之前,他们已中用麻醉射了白墨不下二十枪,尽管白墨快速地拔下了前面的十九枝麻醉针,但这没有意义,因为是持续的发射。


在被弄到集装箱以后,在昏迷过去以前白墨听到一个警察说:“你可以算是美国历史上,费了最大手脚的捉的一个人了,捉萨达姆都没这么麻烦……”然后,白墨就在车厢里的颠覆,慢慢晕厥了过去。


萧筱湘在白墨停车就时,就在电话那头迅速地道:“所有人撤离!撤离!到我们预定的地点集合!汪丽跟我走,黄毛强跟杨文焕,分头出头,不联系,不会合,我重复一次,情况失控,现在由我代理领导职务,马上服从命令!如果发现杨文焕或我有投敌迹象,必须尽你们的全力,把我们押送到就近中国大使馆,如果你们没有能力做到的话,必须马上开枪将我们击毙!”


杨文焕阴着脸,他不到一分钟已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本来就是一个精英军人出身的,这点反应能力怎么也是有的。然后他一肘推开玻璃窗,抛下一条登山绳,把一头系在床脚上。这时近期跟着杨文焕的黄毛强也收拾了东西,杨文焕把绳子在他身上绕了一圈对他道:“跳,和平时教你的一样!”


“平日只有五层楼,这里二十多层!呜!”杨文焕把一只袜子塞进黄毛强嘴里,然后一把就将他推了下去,回头对萧筱湘和汪丽道:“保重!”自己毫不迟疑跃身从窗口把着绳子跳了下去。


汪丽惊惶失措地道:“娃娃,我,我可不跳,我不会跳……”萧筱湘收拾好两人的东西,把东西递给汪丽道:“从消防梯,上天台等我!动作快!不然就没命了!”也不知道是情况紧急把人的潜力激发出来,或是汪丽真的想通,本时弱不禁风的她一听,居然背着两个大包提着手提袋就冲了出去。


萧筱湘冲到窗边,这时杨文焕用对讲机道:“鸽子启飞!”萧筱湘再不犹豫,马上就把床脚的绳子解开抛了下去,将拉得翻转的床扶正,关上窗户,然后拔下煤气管,打开煤气阀门,挽着一个袋子,背着一个提琴盒子快速地冲出去关上门。


当她冲到天台时,那个袋子里的零件已被拼装成一把弩弓,她对汪丽道:“过去以后,就把绳子绑紧,听到没有?是否明白?我不是问你能不能做到!是否明白?”“啪!”萧筱湘狠狠地抽了汪丽一耳光,终于使后者不再哭泣了。


“明,明白。”汪丽哆嗦着回答,萧筱湘不由分说,半蹲在天台上冲稍比这边低的大楼扣动了扳机,铁钩带着绳索如箭飞去,萧筱湘把发射完的弩弓,用背带套在汪丽身上,在绳子上套了一个扶手,又把汪丽腰间的安全带的扣子也扣上,迅速把绳子末端绑在天台的一个架子上,掏出一个网球示意汪丽张开嘴:“咬住。”


汪丽闭着眼,萧筱湘稍一用力,汪丽就冲那边大楼滑了过去,如果不是咬着东西,怕她的声音会把所有的警察都招惹过来,汪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那边楼顶,跌跌撞撞还没回过神,就听耳机里萧筱湘急促地道:“动作快点!快点!”


一见汪丽系好绳子,萧筱湘解开绑在天台的绳子,在手上挽了几圈,纵身跃了过去,在快要接近那座大厦时,用力一踹,如此在空中做了几个钟摆,减少了冲击力,然后双手交代,脚蹬着大厦外墙,就这么“走”上了天台,把汪丽看得口瞪目呆。


“换衣服。”萧筱湘把袋子里的一件衣服扔给汪丽,自己急急地收起绳子、拆散弩弓,尽可能一点线索也不要留下,这是她受训时养成的习惯。因为这可以让追查方浪费一些时间,当萧筱湘收完绳子以后,汪丽已换好了一身衣服,这是一身女清洁工的衣服,甚至还带着手套。


萧筱湘拉下身上作战服的拉链,把作战服快速地连着绳子和拆散的弩弓塞进汪丽的那两个大袋子里,又翻出两个大垃圾袋把那两个袋子套上,在夜色下,萧筱湘上衣是一件工作套装,但下身的一步裙却打了个结盘在腰间,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连身为女人的汪丽都看得有点痴了。


把作战靴脱下扔进袋子里,萧筱湘趿上黑色高跟鞋,放下一步裙的下摆,提起提琴盒子,对汪丽说:“打个滚,快点,在地上打个滚!没有你这么干净的清洁工,把手套也在地上磨一下,好了,过来!”


她捏着汪丽的眼尾,喷了一些胶状物,又用一类如橡皮泥的东西垫在汪丽的鼻梁上,再给她贴上一块“创可贴”,用喷发水给她喷了几缕白头发,然后对看上去,已经和一个普通的中年西欧妇女没什么不同的汪丽道:“你是一个清洁工,记住,你是一个清洁工,OK?二十分钟,楼下车场会合,靠你自己了。”


萧筱湘可没有和汪丽一样去爬楼梯,她轻松地按了电梯,在十二楼时管理员走了来,萧筱湘笑着对电梯里的管理员打了声招呼:“晚上好。”管理员笑道:“川子小姐,今晚又来教琴啊?”


“是啊,又是你值班啊?”萧筱湘夸张地弯了弯腰道:“你们真是,太辛苦了!”


萧筱湘江在平日,就有一项兼职,来这幢大厦的某一家人家里教琴。这是掩蔽身份的一个方法。而且,她把自己扮成一个日本女人,这常常被白墨当成笑料,但无疑,这一次,这个兼职带给了她很多方便,不论是电梯还是下停车场。


萧筱湘冷静地把车子开了十公里左右,才对卧低在后座的汪丽道:“你可以坐起来了,想哭就哭吧……”她还没有说完,汪丽已经哭得惊天动地了。她并不单单因为这次的撤离的危险而惊怕,还有就是不知道白墨现在怎么样,也不知道黄毛强和杨文焕怎么样,在一起相处了一些日子,大家都是拍档。汪丽觉得,她这时觉得白墨给萧筱湘起的“充气娃娃”的绰号真的是没错,似乎无法从萧筱湘脸上找到一点悲伤或担忧,她却不知道,在萧筱湘江的笑脸下,方向盘都快要被捏断了。


白墨慢慢地醒了过来,他咬牙切齿,不过除了这个动作,他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了。一个铁茧在身上,他还能做什么?他咆哮如雷地吼着跟前的警员:“美国是有人权的,我要找律师告死你们!给我找律师来!”


“九纹龙,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们对你的情况一清二楚,你如果不想吃苦头,最好把你的美国的同伴供出来,这样对大家都好。”坐在审讯位置的警察,这么对白墨说:“不然的话,你就得试试十万伏的电流了。”


这时白墨却反倒冷静下来了,似乎被绑成铁茧的人不是他,似乎那随时会被通上十万伏电流的人也不是他,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被俘的颓丧,反而微笑着,一种礼节性的微笑,如同去出席一个名流的派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