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敢死队 第一章 格恩西岛的死光 第四节 计划周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0/


瑞恩.杜尚看了看屋子里的突击队员们,精疲力尽的‘鱼鳍’靠在地板上,正陷入沉睡中,而爆破专家已经吹灭了桌上的煤油灯,借着小手电的光亮,专心致志地装配着他的宝贝炸弹。那些散乱的材料,在他的手中以极其精确的份量和准确的位置结合在一起后,即将成为德国人的噩梦。汉考克上士在工作时仍保持着轻松的微笑,动作轻快而又熟练,他把一项极度危险的工作当作了生命中最大的乐趣。法国人看了看举着手电筒,还在聚精会神研究着布防图的奥哈拉中尉,轻轻问道:“你打算怎么做,中尉?”

法国人确信,盟军指挥部派来执行这种任务的人,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眼前这个外形粗犷的英国军官带给他的不仅是一种力量的震撼,还有一种强烈的自信。奥哈拉中尉沉着地说:“我们这次任务的中心环节,主要是炸掉雷达站,次要目标按照重要程度来排列,依次是四联发高炮阵地,海岸炮和大灯塔。因此,行动安排上,必须优先考虑雷达站和高炮阵地。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瑞恩.杜尚眼镜片后的小眼睛闪动了两下,点点头说:“没错,如果端掉了雷达站和威力强大的四联发高炮阵地,格恩西岛就基本没有什么防空力量了,我们的轰炸机很快可以趁虚出击,代替你们完成剩余的两个目标。”

他紧接着说:“其实,你们选择了岛屿三面悬崖中最困难的东部攀岛,无形中却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因为从山脚到达这里,要通过重重关卡,德国人根本想不到会有人能从这儿上来,所以雷达站并没有多少兵力防守。山顶的大灯塔就更松懈了,通常情况下,只有不到一个班的士兵守卫。岛上的主要兵力,集中在南部海滩阵地和山顶军营中的高炮阵地。”

“可是有个问题。你看,从路线图显示,这两个重要目标并不在同一个地点。雷达站在岛屿东侧,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最近,只有两英里左右,而高炮阵地所在的军营位于岛屿中部地形较高处,距雷达站六英里。以一条简易盘山公路连接,途中有两处哨卡,其中一处是通往山顶大灯塔的岔路。”奥哈拉中尉停了停说:“这就是说,如果我们先袭击了雷达站,爆炸声立即会引起高炮阵地上的德军警觉,他们会紧急加强戒备,恐怕我们再想偷袭就非常困难了。”

法国人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同时行动?”

奥哈拉中尉点点头:“对,我想把人分成两组,晚上你带着布莱德伍德中士和汉考克上士去雷达站,你不是有一张特别通行证吗?想办法混进机房,汉考克上士会指导你们如何安装炸弹。”

“你和伍尔里奇上士去军营炸高射炮?那我们如何能才保证行动的统一性?如果行动不能保持一致,后面行动的那组人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危险。”瑞恩.杜尚的担忧的确不无道理。

奥哈拉中尉转头望向汉考克上士,期待地说:“这个问题,我们应该问炸弹专家,或许,他能为我们提供一个解决方案。”

一直埋头工作的汉考克上士抬起头来问道:“什么?你们指的什么?”

“嗨!伙计,这时候我们需要你,知道吗?”奥哈拉中尉拍了拍他的肩膀,严肃地说:“我们必须同时引爆多处目标的炸弹,这是个只有你能解决的技术性问题,也是关系到行动成败的问题。”

爆破专家笑了笑,说道:“亲爱的中尉,别那么严肃地盯着我。这对我来说,其实很简单——我可以按不同的功用制造定时炸弹,遥控炸弹和连爆装置,到时候你们想怎么炸就怎么炸,这很困难吗?哈哈!”

法国人兴奋地指着地图说:“如果有可靠的爆破技术保障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考虑连灯塔和岸炮一起破坏掉——事实上,我觉得岸炮必须破坏掉,否则,它会对前来接应撤退的潜艇造成巨大威胁!”

汉考克上士暂时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靠到地图边上看了一会儿后说:“如果要同时引爆这四处目标,看起来至少要用到四个定时起爆装置。考虑到爆炸效果,最好有四组连爆装置,另外再加上八个爆炸力不低于两百英磅TNT炸药当量的强力炸弹。对了,亲爱的法国人,德国人的军火库在哪里?”

“位置非常隐蔽,你知道吗?我偷偷找过多次,才在不久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它。它就在德军高炮阵地的下面,德国人在数英尺的地下巧妙地把山崖挖空,建成了一个地下军火库。”

“汉考克上士,你完成所有的工作需要多长时间?”奥哈拉中尉问道。

“装配炸弹很简单,一个小时就足够了。组装不同的引爆装置则需要更长一点的时间,因为它们相对来说比较精密复杂。”汉考克上士看着地图说:“我来提个建议。你们刚才说了,雷达站防守薄弱,德军相对也比较松懈,我想法国人和‘鱼鳍’一起去也许就足够了。只需要想办法混进雷达站的核心地带,也就是主机房,在那里装上定时炸弹和一组连爆装置,就能够达到毁灭性的效果。而我想和中尉、‘公爵’一起潜入军营,看看能不能找到破坏德军军火库的办法,如果成功,我相信它的爆炸威力能把德国人的高炮阵地连同兵营一起送上天。”

法国人点点头说:“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德国人的雷达站通常都是昼夜值班,机房的人会在十点后换班,到早上六点更替。晚上我和‘鱼鳍’潜入机房,干掉机房值班人员,将会有非常充裕的时间安装炸弹。”

“我相信你进入雷达站应该没有问题,可你打算怎么带‘鱼鳍’混进去?”奥哈拉中尉担心地问。

瑞恩.杜尚拉开壁橱,露出里面的两个包装得非常好的木箱,箱子外面印着“纯正黑加仑,法兰西制造”的法文字样。他轻轻揭开一个箱子,笑了笑说:“仍然是老办法,但却非常管用——你们看,这箱是真正的法国产上好黑加仑酒,而另外一个是空的,那里面只有一些货轮工人的服装,布莱克伍德上士可以扮成我船上的搬运工人,把武器和炸弹放在空箱里。到了门口,我会用岗亭的电话通知德军雷达站站长霍克上尉,就说是给他捎的酒,相信他一定会命令卫兵放行。”

“卫兵不会检查吗?”奥哈拉中尉问。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的,我以前经常给霍克上尉送酒,他非常喜欢这种法国黑加仑。那里的士兵已经习已为常了。”

汉考克上士摇摇头说:“大间谍,虽然我并不怀疑你的活动能力。不过,事关重大,最好不要假设。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你可能不知道,即使是酒瓶,我也可以把它们改装成威力无比的炸弹,这样可以让你和‘鱼鳍’省掉不必要的麻烦。实际上,你们只需要带进去一枚体积如同怀表大小的小型定时炸弹作为引爆就可以了。”

说完,他拿来起一瓶酒递给法国人道:“帮我打开它?”

当瑞恩.杜尚把瓶子中所有的黑加仑酒倒入空空的咖啡壶后,汉考克上士端起来尝了一口,啧啧称赞道:“真是好东西,不光是德国人喜欢,我也喜欢,嘿嘿,不过,我酿给德国人的酒会更好喝,等着瞧。”他拿起空瓶子,滴干水分,平放在桌上,开始用小药勺一点点往里面装填一些东西,他的动作非常小心。法国人惊讶地看到,他正在将硝化甘油和黑色炸药混和在一起,慢慢填充到大半个空瓶子。

爆炸专家郑重地说道:“我得提醒你们,我制作的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液体炸弹,在常温下,只需要2J/cm2的机械冲击力就会引起爆炸!虽然我接下来会做特殊防爆处理,但是,它的引爆点很低,你们在搬运过程中尽量不要有任何强烈的碰撞,否则…”上士伸了伸舌头,下面的意思很明显。

法国人点点头表示清楚,当初他偷运硝化甘油这种危险物品到这间木屋来,可费了不少功夫。

然后,爆炸专家按他研究出来的特定的分子式对硝化甘油进行了乳化处理――按他的经验,这样做具有不易自爆和传爆的特点。最后,他居然把一个白色的小型雷管改装成瓶塞作为引爆装置。

黑色的酒瓶静静地立在桌上,乍一看下,它几乎和真正的酒没有什么两样,里面黑乎乎的颜色和黑加仑酒极为相似。

汉考克上士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骄傲地说:“只需要几瓶这样的家伙,德军的雷达站就什么也剩不下。”

奥哈拉中尉的笑容非常开心:“啊哈。这礼物,相信德国人一定喜欢!谢谢你朋友,你为了这次行动可谓用心良苦,没有你,我们会变得困难许多。”

法国人转过头问爆破专家:“上士,你安装在定时炸弹上的引爆装置,延发引爆时间最长是多久?”

“最长可以有两个小时。”

“这就足够了!”奥哈拉中尉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彩说:“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清晰了。让我来告诉你们。是这样的,今晚十点我们分头行动,你带上‘鱼鳍’去雷达站,我和‘公爵’、爆破专家先去所有目标中防卫最松懈的山顶大灯塔,我们会干掉卫兵,装好定时炸弹后立即前往兵营,到那里后伺机行动。我们两个小组都把定时炸弹的引爆时间调到凌晨一点,这样时间应该很充分,装好所有炸弹后,我们仍旧撤到这里会合。一点整,灯塔,雷达站,高炮阵地连续发生爆炸,必然会引起德军的混乱,我们还是从登岛时的山崖攀下去,所有人会乘橡皮艇从海上撤向潜艇。你们看,这个计划有什么漏洞吗?”

汉考克上士说:“实际上这个计划分为两部份,前面一部份是混进几个重要目标安装炸弹,为了保证行动的统一性,那么前期的隐蔽性是最重要的,炸弹没有爆炸之间,任何一处行动中都绝对不能响枪,不能引起德军的警惕。而到了后面,当一切都暴露的时候,尽可能地制造混乱,才有利于我们趁乱撤出。可是,有一个问题,你可能忽略了,中尉?”

“你是指什么?”奥哈拉中尉吃惊地问。

“克拉克中校说过,爆炸一开始,我们侦察机会通知潜艇上浮到西南五海里远的海面接应我们撤离,而且整个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可是你想想看,如果那时岛上海岸远程炮和南部海滩上的两盏强力探照灯依旧还存在的话,我们的潜艇有可能在海面上呆上那么久吗?恐怕当我们赶到时,早已经成为了德军岸炮的靶子。”

“汉考克上士的意思是,我们还得考虑同时干掉海岸远程炮!”法国人忧心忡忡地说:“这样看起来难度很大。从高炮阵地到山脚海滩,只有一条简易公路,路上有德军重兵把守的关卡,硬冲显然不太理智。所以,你们想到海滩炸掉岸炮,只能走山路,那一带地势很显要,沟壑和高崖密布,这将非常耽搁时间。你们能在凌晨一点前赶到海滩就非常不错了。”

受到启发的奥哈拉中尉看了看法国人说:“为什么一定要从原路撤回呢?我们可以改变一下撤离计划。大间谍,你可以想一下,从你和‘鱼鳍’进入雷达站到结束任务,过程应该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事实上也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否则过久的逗留时间,难道不会引起德军卫兵的怀疑吗?从时间上计算,应该在十点半到十一点间。相对来说,你们比我们这一组时间要充裕得多,如果炸掉岸炮确实很重要,那就需要你和‘鱼鳍’回到海滩,一起想办法完成。我们现在不可能估计到那么多未知的情况,一切只能随机应变,但总的来说,重要目标的爆破必须同时完成!”

汉考克上士补充说:“是这样的,我会尽量多装配些遥控炸弹,大家在撤离过程中到处制造爆炸,越是混乱,我们安全撤离的希望就会越大。一会儿我会告诉你们如何使用这些家伙,它们威力非常惊人,同时也很危险,必须掌握正确的使用方法。”

法国人低下头,再次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好,晚上我会以给雷达站的霍克上尉送私人物品的名义,想办法找下面的德军要一辆车,这样,我和‘鱼鳍’从雷达站回到海滩就更快,尽量争取一起炸掉岸炮掩体。暂时就这样计划,如果到晚上有什么变化,我会及时来通知你们。”他拿出怀表看了看,不知不觉已经六点过九分,又说道:“我得在七点前赶回码头,否则早上来船上卸货的德国人看不到我,我可不好解释。你们就呆在这里,千万不要乱走,德军的巡逻队已经出动。壁橱里有足够的食品和水,但不要生火,切记,这非常危险!”

奥哈拉中尉点头表示明白,说道:“你晚上一定要在九点半左右到这里,我们聚齐后,十点开始行动!”

“好的,朋友们,好好休息一天,晚上见!”法国人站起身来,和中尉拥抱了一下,转身准备开门。

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隐隐传来了狗吠声和大声喝斥的人声。法国人不禁脸上变色,因为他已经听出来,那是德军军犬的叫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