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一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7
导读:骗无不色 第二卷 骗局 第一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卷 骗局:早已声明 第一章

这是一个足够大的按摩浴缸,起码两个成人在里面不会觉得逼挤,从低部和中间各个位置的水流喷射着,让这一大浴缸里的水如煮开了一样的翻腾。女孩的长腿紧紧的缠在白墨的腰间,她是一个美人,如果可以突视那脸上每一个西方白种人都有的浅浅雀斑。

就算那小小的雀斑在没有化妆的现在,会影响她的美丽,那么,白墨紧紧抓着的丰满的胸部,那从指缝间漏出的鲜红蓓蕾,也让人无隙去研究,那雀斑到底算得了什么。她咬着白墨的肩膀,用力地咬着。

因为痛疼,白墨更加的用力,水花不停的飞溅,以展示水下那汹涌澎湃的涌动,四散在浴缸边上的,是女孩一个多小时穿在身上的长靴、网状丝袜还有短皮上衣,被撕碎而还原成布条的内衣,搭在浴缸的边上。

白墨一声沉吼,在是最后的关头,那女孩终于受不了了,她惨叫着嚎啕大哭。白墨甩了甩脑袋,用力地把头发向压干水珠,这时他吸了吸鼻子,有一点点血腥的味道,他拔开泡沫,便清楚地见到,一缕鲜红从女孩那娇嫩的深处渗出,在水里如同一条血色的丝线,慢慢地淡化散开。

“你,第一次?”白墨无奈地问,女孩哭泣着点了点头,她说:“为什么这么痛呢,他们说,我听我的同学说,和自己相爱的人做这种事,会很快乐,为什么会这么痛,上帝啊,我要死了……”

白墨连忙从水里把她抱了起来,给她抹干了水珠以后,但那女孩的脸色已有点发青了,白墨焦急地套上衣服,匆匆忙忙给她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她狂奔着上了车,跑车呼啸着冲向最近的医院。

半小时后,黑人女医师对白墨严厉地说:“你们做了多久?快两个小时?天啊!你是在杀死她!她是第一次,你就做了二个小时?你是不是吃药了?只要检出你使用了药物,我以我母亲的坟起誓,一定要告你谋杀!”不理会白墨分辨,就把他捉去抽血化验。

白墨抽完血之后,心情比较不好,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萧筱湘打来的,白墨苦笑道:“娃娃,一会再说吧,我运气好得不行了,在美国,这里是美国啊,我居然碰到一个大学毕业的处女,还是美女,之前不知道?我当然不知道了,我最怕招惹处女了!我和她上床时哪里知道?现在?现在医院了,再说吧再说吧,搞完我再给你们电话,你们等我吧。”

“进来!”黑人女医师对白墨道。她镜片下的眼光,打量得白墨混身不自在,她把化验报告扔在桌面,很有些不甘心地道:“小子,你是日本人吗?日本人都这样?不可能吧?脱下裤子,我叫你脱下裤子,你是不是装了钢珠!”

白墨没好气地说:“听着,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我才不脱裤子呢,我对你没兴趣,你找个美女来差不多……”

“你脱不脱?我是医生!你如果再这么坚持的话,我告你种族歧视!”黑人女医师一点也不让步,白墨只好解开了皮带,这是白墨巨倒霉无比的一天了。被黑人老女人看,还要被拔来拔去,幸好是真材实料,要不还可能被起诉故意谋杀。

当白墨的检查结束了以后,那个女孩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了,白墨走到她的床前,一条输氧管用胶布固定在她的鼻孔里,她那鲜红的小嘴和动人的眼睛都紧闭着,白墨捉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女孩叹了一口气,她醒过来了。

白墨痛苦地道:“莎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告诉过你,我有妻子的,我也不会离开她的,你,我不可能给你什么的……我不可能和你结婚的……”

“亲爱的,不要这样,我知道,我没有说过要和你结婚啊。”女孩仍有些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惊讶,她不解地说:“嘿,天啊,为什么要结婚?不,我才不要呢,噢,白,亲爱的,你要知道,尽管,尽管我很爱你,但我们才认识了半个月,我不可能,不可能就这么成为莎丽.白,你明白吗?”

莎丽说:“亲爱的,我只是喜欢你,喜欢和你在一起,我只是听我的朋友说,这么做会快乐……噢,总之,我绝对不想变成白女士……对了,你送我来医院时,没有登记我的姓名吧?”白墨轻轻的摇了摇头,事实上,他记不住她长长的姓。

这让莎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她居然因此而微笑起来:“那就好,不然的话,让我父亲知道了,那就麻烦了,你知道,我父亲是州议员,他对我很严厉,是的。不能被他知道,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去好吗?不,不,你不能在家里照顾我,我父亲明天就会回来了,我打电话让女同学来照顾我……”

嗯,这里是美国,谢天谢地。白墨在把女孩送回家里,等她的几个同学过来,白墨交代了两句,没有理会其中那个上围极丰满的白种少女,因为听到白墨活生生把莎丽弄到要入院,而抛过来的媚眼,白墨一出房间,就把那刚才向他抛媚眼的女孩,暗地里递给他的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扔进垃圾筒。

白墨现时只想马上驱车离开了,州议员的女儿,白墨可不想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但这时,三个白种人少年,牛高马大的挡在白墨前面,脸上每一粒雀斑都写着对白墨的愤怒,当头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孩,指着白墨怒骂道:“黄皮猴子!你居然敢,敢这么对我们的公主!”

“什么公主?”白墨有点摸不着头脑。

“莎丽!她是我们的女神!”白人少年愤怒地道:“不可亵渎的女神!你居然敢这么折磨她!你要受到教训的!可恶的黄皮猴子!”他说罢就招手对他的同伴示意,这三个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打架的。

因为他们站了一个三角形的位置把白墨包围起来,他们每个人都比白墨高大得多,就在这灯火通明的医院走廊,白墨望着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苦笑了一下,这种场合,他不能出手。这时他的背上已挨了一脚,然后面前那个少年一拳就打在白墨头上。

拳来脚去之中,白墨如同拳击训练场上的沙包,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脸上仍是那淡然的微笑。医护人员过来劝架,但那三个少年却因为白墨把他们心眼中的女神搞成这样而发疯,他们都是学校里体育健将,他们甩开医护人员,愤怒地要把白墨撕成碎片!

白墨这时突然收敛了脸上的微笑,然后他被一个少年踢得远远飞起,跌在过道间,白墨爬了起来,快步地走向洗手间,那三个少年得意地大笑着,他们一步步地跟在白墨后面,他们要继续折磨这个黄种人。

“让开!”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来,三个少年回过头,一个满脸胡须的光头东欧男人,肌肉几乎要撑破身上的衣服,但这并不能让少年们惊讶,他们在愤怒的现在,已听不进任何劝阻,他们向这个东欧男人挥拳。

于是,三个少年几乎在一瞬间,同时倒下了。毫无花巧的手刀,劈砍在他们的颈椎上。这三个少年怎么也想不到,今夜是他们年轻的人生中,最后的一夜。他们三人无一例外的睁大着眼睛,尽管他们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的,他们就这么死了,A局的人,下手从不留活口。而这位东欧光头男子,就是A局的人,他就是之前陈老刀花重金请来的A局杀手。A局的任务向来极少失手。但干掉白墨的行动,却失手了,当这位A局的成员到了大陆时,白墨就消失了,但收了钱的A局,是不会违约的,否则,它就不是A局。

所以,这位光头男子一路追寻到北美来。他必须干掉白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