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一章 雪地雄师 第三节

唐戈 收藏 3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日本人并没有紧随着江桥守军的后撤而打过来,军营内倒是流传起日本人和省主席、军事总指挥官马占山将军谈判的话。李福禄其实不懂“谈判”的真正意义,但还是期望能谈判出个好结果,日本人不再过来,更不用打仗。撤回的士兵宣扬守桥的战绩,才使李福禄这些庄稼汉出身的新兵,懂得了“谈判”这个新名词的真正意义。


新兵老兵们都混熟悉了,白天蹲在战壕里吸着卷烟、夜晚躺在木板床上唠着家常,撤回来的守桥士兵就不无骄傲地相互讲述着自己拼死杀敌险死还生的战绩,日本人是飞机重炮的炮火是如何的猛烈、马占山将军亲冒矢石赶赴前线,三架飞机轰炸扫射将马将军乘坐的汽车的车蓬轰成了马蜂窝,可马将军还是毫发未伤指挥若定、还有马将军命一百四十名士兵仰躺在地,百枪齐发,步枪居然也打落了日本人的飞机。江桥抗战是军营中的热门话题,讲起江桥抗战的惨烈,讲的人义愤填膺,意犹未尽,听的人赞叹佩服,群情激昂。


白天打退了日本人派来骚扰的骑兵,休息的时候,就有人来不断念诵全国各地发来的贺电贺信,有一首诗写道:“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据说是大教育家陶行知写的。陶行知是谁李福禄和刘大力不知道,问了二嘎子和几个熟悉了的士兵也都说不知道,但“十二金牌”是将马占山将军比作历史上精忠报国的大英雄岳飞,李福禄和刘大力还是能够明白的。


李福禄坐在战壕里,吸着旱烟,琢磨着听到的诗,眯着眼看着远处几株白杨树,心想:“日本人为啥要谈判呢?那还是要来呀,如果不想来,就不用谈啥判了。马将军如果是岳飞,那么就不会让日本人来。日本人要来,马将军不让,这仗还是要打啊。”


马占山坐在椅子上,军用地图摊在身前的桌子上,凝视着地图上省城齐齐哈尔往南昂昂溪、头站、三间房、汤池、大兴以至江桥等地名上标出的红线,陷入了沉思,日军已突破江桥、大兴防线,直逼三间房,而连日激战,中国守军伤亡甚重,孤军奋战,后援无续,终究难以抵挡日军的进攻。


军事副总指挥兼参谋长谢珂推门而入,笑着说:“我已遵照您的指令,将全国各地的慰问祝贺的信电让全体将士传阅,上海《生活周刊》给您的专电‘奋勇抗敌,义薄云霄,全国感泣,人心振奋’,北平抗日救国会的电文‘此次暴日侵我黑省,举国同愤,将军保土为民,孤军血战,忠勇义烈,钦佩莫名,尚祈整饰军旅,继续奋斗,收复失地,还我河山’,江桥一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啊。著名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所写的诗‘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更为我军将士广为传诵,我军将士士气高涨,都欲与日寇再决死战。”马占山抬起头,看着谢珂,称呼着谢珂的字,说:“韵卿,江桥抗战,固然是中国军人坚决抗击日军侵略的第一枪,但我们现在是孤军奋战,没有后援,弹药也不充足了,可是中央政府和少帅却迟迟不作决断,如果这样下去,恐怕我们终究守不住啊。”


谢珂脸上没有了笑容,声音低沉而坚定地说:“我只牢记着主席的话‘已到间不容发之时,战亦亡,不战亦亡,与其不战而亡,何如誓死一拼以尽天职’。今日的形势,是到了我们守土为民,以尽军人天职的时候了。”马占山怒气勃勃,一拳砸在桌子上,仰首长叹:“东北若失,国将不国,民族之生存,国家之地位,庶几何在?中央政府糊涂,少帅糊涂啊。”


马占山站起身,走到窗户前,伸手推开窗户,任由室外凛冽的寒风吹打在脸上。谢珂走到马占山身后,说:“主席,大战在即,您要注意自己的身体。”马占山望着天边的浮云,眼角泛着泪花,说:“韵卿,我出身绿林,只因眼见日俄毫不将我们中国人放在眼里,为了他们的利益在中国领土上大打出手,我们中国人遭受无妄之灾,饱受蹂躏,才决心投靠朝庭,想寻找一条出路,为国家守卫疆土,为民族建立功业。后追随少帅父子。少帅宣布东北易帜,我只道从此国家一统,中国不再是一盘散沙,中要我们团结一心,不用怕列强虎视眈眈。哎,哪知道……今日之势,秀芳只有死战报国。”谢珂说:“江桥抗战,我们打响了中国军人抗击日本野蛮侵略的第一枪,大长国人志气,必然会标炳史册,流芳百世。我追随主席,此志不渝。”


马占山转身走回桌子旁,俯身看着地图,问:“少帅可有回电?”谢珂说:“我已将江桥抗战的真实情况电告少帅并通电全国,说明日本人所说我们与苏俄密结而打败他们,以及齐齐哈尔领事清水八百一遇害等全是无稽之谈,捏词谣传,企图引起国际舆论向我们施压。少帅复电嘉奖说,江桥一战,守土尽职,功在国家,中外交推,并任命主席为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副司令,所驻黑龙江省军队一律归您节制指挥。”马占山笑说:“好,好,好,日本人耍的政治把戏被我们戳穿了,那我就豁出去和日本人血战到底。”


谢珂说:“这几天日本人攻势趋缓,只派些骑兵和飞机骚扰我军,我看他们是想让我军疲于应付,没有时间休整和重新部署,然后再采取大规模的攻势。”马占山说:“日本人狼子野心,怎么会善罢甘休呢?我看他们立即就要动手了。”


日本人终于来了。战斗仍然是从凌晨开始的,日本人首先开始进攻乌诺头、张花园两地。


听着枪炮声近在咫尺,李福禄、刘大力这些新兵们都感觉到了难以名状的紧张。新兵团长躬着腰在战壕里来回巡视,不住重复说:“弟兄们,咱们的‘汉阳造’打不远,记住了,鬼子要是冲上来,大家别着急开枪,要听长官的命令。他妈的,乌诺头、张花园有吴旅长镇守,鬼子捡不到便宜。”刘大力问:“长官,吴旅长是谁呀?”新兵团长拍了拍刘大力的肩膀,说:“吴旅长就是吴松林,他和卫队团的徐宝珍团长都是虎将,是马将军的左膀右臂。”


日本人确实没有捡到什么便宜。虽然连日凶猛进攻,却遭到吴松林、徐宝珍等部队的顽强抵抗,反复激战,均无功而返。


从吉林赶来亲任攻击总指挥的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脸色阴郁,盯着身前的军用地图,沉吟不语。满铁守备司令森连、旅团长天野、长谷及滨本等将领围站在多门二郎身侧,也都默然无语。火炉里熊熊燃烧的木头,不时发出“辟叭”的轻响,炉子上的军用水壶壶嘴“咝咝咝”的喷吐着水汽。多门二郎闲暇时喜欢用滚烫的开水泡茶,然后慢慢的啜饮,品味清幽的茶香,可他现在已经根本没有这个兴致了。


多门二郎叹了口气,说:“关东军是大日本皇军的精锐之师,可在江桥,居然被马占山部阻击了三天。哼,如果不是马占山主动后撤,不知道还要攻打几天。”天野说:“皇军已经重创马占山部,马占山已经无力再与我们苦战,是不得不后撤。”多门二郎忽然笑了,点了点头,说:“皇军自进入中国东北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轻取辽、吉,可我们却在江桥遭遇马占山部的顽强阻击,以飞机、坦克、装甲车冲击敌阵,居然毫无效果,中国军人顽强抵抗的精神和殊死拼杀的意志超出了我的预想。马占山部虽然主动后撤到三间房一线,固然是损失惨重,无力再在江桥与我们苦战之故,却未免不是要在此地重新构筑工事,调整部署,以图再战。但是,皇军必须迅速击溃马占山部,摧毁中国军人的抵抗意志,快速推进,占领龙江,否则马占山部的抵抗行为必然鼓舞中国军队抗击我大日本皇军的战斗精神,进而影响关东军的整体战略意图。内阁、陆军部的人物必然也会继续批评关东军进入中国的战略意图。关东军的行动会因为我们这里的久战不胜而陷入困境。”多门二郎的话,让他的几位部下赧颜无语。


多门二郎负手而立,日本政府惧怕国际影响对武力侵华持否定态度,陆军部上层也审慎观望,多门二郎并不是不知道,如果不能迅速攻占东北,必将严重影响关东军占领东三省的战略意图,如果因为战斗失利,导致中国军队轻视关东军的战斗意志,或者因而致使中国军队全力抵抗,后果将不堪设想。多门二郎感到微微的惧怕,如果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即使是关东军本庄繁司令官、石原莞尔作战参谋、板桓征四郎高级参谋和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都担负不了发动战争的责任。多门二郎心想:“如果那样,我们就是大日本帝国的罪人。”


多门二郎想到这里,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说:“我命令。”森连、天野、长谷、滨本等将领立正听令,脚下的皮靴碰得“咔咔”齐响。多门二郎看了眼手表,抬起头,冷酷地下达作战命令:“三间房距齐齐哈尔仅七十华里,这里将是马占山守卫齐齐哈尔的最后一道防线。明日,11月17日,天野、长谷两旅团长为左、右翼指挥,森连司令为中路指挥,向三间房发动总攻击,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全歼马占山残部,击溃中国军队的阻击,彻底摧毁中国人的抵抗意志。”天野、长谷、森连、滨本等将领齐声回答:“是。”


天野说:“大日本皇军的战刀,必将砍掉所有胆敢顽抗的中国人的头颅。”多门二郎意味深长地说:“马占山是中国真正的军人,遇到这样的对手,值得我们尊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