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二章传说中的他是这样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的关宁等这三个人走了以后,拿出自己的反窃听器探测器来,打开这个机器后,在他们三个人呆过的地方搜寻着,他怕这三个人放了窃听器,因为自己办事的时候总爱放那东西,所以也习惯性的防止别人放。

不过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估计那三个人没这东西。关宁还是怕自己给朋友打电话时被窃听,他真想打电话给吴哲打个长途电话,问问他许睿的情况,但这样打电话真被找许睿的人窃听到,知道自己认识许睿,那可麻烦,不但许睿不安全,自己也危险,他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还是用电子邮件方便,他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PDA(掌上电脑),给吴哲发了一个电子邮件,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让他如果能找到许睿就提醒一下许睿。那样许睿或许提高警惕就相对安全点。

在洛杉矶这地方,有不少警察认识许睿,真怕刚才那三个人找到某个认识许睿的警察,并从警察嘴里得出他的消息,那许睿就有危险,希望这样的事别发生。


哈森、威利两个人跟着孟恩崇,一起进入这家小酒吧。

这里喝酒打台球的人好少,几台游戏机也摆在那里没人玩,看起来很安静。

一个老头坐在吧台旁边的椅子上,和吧台里的人正聊着天。

孟恩崇也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两个保镖也坐在吧台边上,不过他们俩离孟恩崇几米远。

吧台里的中年人对老头说:“等一下,我去招呼一下客人。”

“好吧。”老头自己坐在吧台旁边的椅子上,继续喝他的加冰块的啤酒。

吧台里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客气的问:“你好,需要点什么?”

“9瓶啤酒。”孟恩崇用英语熟练的回答着。

“要冰块么?”中年男人是酒吧老板,他知道有的顾客喜欢在炎热的时候喝加冰的啤酒,有的则直接拿瓶子喝,不加冰块。

“谢谢,不用。”孟恩崇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烟盒,从里边拿出一支带木制烟嘴儿的古巴雪茄,自己用汽油打火机点上。

酒吧老板一看那支雪茄,就知道这客人不是一般的人,真想向他推销几瓶轩尼诗,卖那东西才赚钱,卖啤酒不赚钱。他还注意到孟恩崇手里的打火机,金属色的打火机上镶嵌着红宝石,那可是名贵的石头,比哥伦比亚的绿宝石要贵点。

对孟恩崇来说,雪茄不算贵,反正自己的钱多的是,不在乎抽多贵的烟,镶嵌红宝石打火机更不值钱,在他老家缅甸,红宝石多的是,全世界的红宝石大多数都是从缅甸开采的。

老板心理盘算着这家伙怎么这么有钱,一边把打开盖的啤酒端到他面钱。

孟恩崇说:“把那几瓶酒给我的伙计。”

老板把酒端过去,等走回到孟恩崇面前,看见吧台上放着几张美圆,比酒钱要多一倍,估计这是小费。给这么多小费,看来他真的很有钱?那家伙是做什么的?还带着两个白人伙计。

“您还有点什么?”老板客气的问这个有钱的顾客。

“没什么,你去忙吧。”孟恩崇把老板打发走,其实他想听听那两人说什么呢。

老板和那个喝酒的老头继续聊,“请继续讲刚才的故事。”老板坐在椅子上,喝着啤酒吃着花生,听老头讲故事。

“在这个该死的城市里,我们是最累的人,从我上班的时候,这里就是警察少,通缉犯多,到我退休后,警察的编制一点都没变,案件可比我当初上班时候多了三倍以上,所以我们总找赏金猎人做事,他们帮我们搞线索,甚至冒险去当线人。”老头说到这里,拿起酒杯把啤酒都喝完,然后放下杯,往杯里倒了几块冰,然后又倒上啤酒。

“就为那么点钱?谁会去做呢?太冒险,他们要能活着出来,那不成超人?”老板好奇的问。

“当然不是超人,很像兰博,一个人干掉三十多人很轻松,身上只受了几处擦伤,我都不知道他那里学那么多的本事,居然不怕死。”老头喝着啤酒继续讲故事。

“你见过那人活的?”老板问。

“是的,虽然我没见过他本人,但我知道他活的,后来他还听说他给迈阿密缉毒局和本地的ATF当过线人,靠政府的赏金过日子。”老头说完继续喝酒。

孟恩崇喝着酒抽着雪茄,感觉他们说的那个人很像害死自己大哥的那个小子,那小子以前用的名字是许睿,不如问问这两个人,他插话问:“那个兰博不是叫许睿么?”

“天知道他叫什么,他的名字不停的换,因为整个洛杉矶的黑帮都在找他,不过每次都没什么结果。”老头很激动的说着,“难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也听说本地有这么个人。”孟恩崇用英语和老头搭着话。

“他不是洛杉矶人,或许是缅甸或者泰国人,只在这里呆过一年左右,以前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你要能找到他,洛杉矶的帮派会给你一笔大钱,悬赏他线索的奖金已经上一百万。”老头激动的说着,似乎这一百万美圆就放在他面前似的。

“那找到他不就是中了大奖了么?”孟恩崇假装对这钱很感兴趣。

“洛杉矶的小巷子里有很多找他的寻人启示,你可以碰碰运气。”老头说完不再说话,认真的喝他的酒。

孟恩崇没想到这小子仇家这么多,看来不是光自己找他,还有人在找,估计自己动作慢了,就可能不能亲自报仇了。他和保镖坐在那喝完酒准备起身离开。

老头忽然发话了,“你最好别找到他,那小子太危险,他还是个狙击手,倘若被他看到,那你会有危险,忘了那一百悬赏吧。”

“谢谢。”孟恩崇带着保镖离开酒吧。

他心想这小子太传奇了吧,这么厉害?找都不能找?难道那小子是神不成,打也打不得,动也动不得?人不都是肉长的,一枪打脑袋上不就死掉了?自己不为那些赏金,就为出口气。


回到车上,哈森对孟恩崇说:“只要让我找到他,我也能在八百米外击毙他。”

“你要不能摆脱警察的追捕,你最后也是死,他要是在大陆住,那你更危险,你带着枪随时会被警察抓起来。”孟恩崇认为在美国干掉许睿最合适,美国枪支泛滥,暴力犯罪世界第一,死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要在中国动手,搞不好把自己牵连进去。中国警察太厉害,当年金三角的军阀杨茂昌、杨茂良兄弟俩来中国搞事,被警察击毙。他对这段历史实在太清楚,所以他从不敢往中国贩毒,也很少去中国,最多也就去过云南的几个小镇旅游,吃过那的米线。

万一那小子真躲在中国,要不要马上干掉他?还不如等他去美国之类的地方旅游的时候干掉他,去大陆太冒险。


吴哲的掌上电脑经常带着,不过每天他不是频繁使用这个东西,他半夜躺床上睡不着,拿出这东西打游戏,看到有新邮件的提示,他打开一看,是关宁发来的,说了一大堆话,都是废话,谁不知道许睿在洛杉矶有仇家,当赏金猎人能没仇人么?整天靠抓贼吃饭,能不得罪贼么?他就是为躲仇人才回老家的。他草草的回了一个电子邮件,告诉他放心,这里有自己,还有刘铭基,即使有人追到这里动手,把不是找死么?别说自己动手,大陆警察就把来寻仇报复的贼给收拾了。

发完电子邮件后,吴哲想明天去那找那小子呢?他住那地方够背的,每次去一躺要走好远,万一他不在家怎么办?许睿正忙着和几个女的恋爱呢,告诉他有什么用,他那还有心思想这个事?自己多操心点吧。


在国内过着清闲日子的许睿那里知道千里之外有人正苦苦的寻找着他,他正躺在倪娜旁边睡大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许睿感觉眼睛前边亮着白光,他习惯了早起,不管是否有事。他睁开眼,忽然看见旁边躺着的倪娜,这丫头怎么还睡呢,把自己的胳膊当枕头,她的头都把自己的胳膊压麻了。

他小心的搬着她的头,想把自己已经麻木的胳膊抽出来,没想竟把她弄醒了。倪娜闭着眼睛,翻了个身小声说着:“干什么呀,讨厌,把我弄醒做什么?”

“起床了,都七点了,你把我的胳膊也压麻了。”许睿没把胳膊从她的头底下抽出来,又被她拉去当枕头,自己只好侧躺在床上,不能起来。

“不行,在睡一会,我还困呢。”她不答应,继续抓着他胳膊不放开。

看来她真的被自己惯坏了,以前真的不该对她太好,但现在来硬的也不行,他只好来软的,把自己的脸凑过去,用胡子扎她的脸。

“哎呀你干什么,大清早折腾什么。”倪娜被他弄的睡不着,只好起来,把胳膊让他拿走。然后她有拉过枕头,拿毛巾被把脑袋盖住,继续躺在床上。

“起来吧,我陪你出去吃早点,好不好,你现在这么懒,以后上学起的来么?”许睿把她头上蒙的毛巾被拉开,“蒙头睡对身体不好,快起吧。”

“你不给点奖励我就不起来,你看着办吧。”倪娜脸对墙躺着,闭着眼继续假装睡觉。

“又要什么奖励?你出去自己挑选,我付钱。”许睿继续哄她起来。

“不要花钱的奖励。”倪娜想,要等他能主动点,那要等多久,反正现在自由了,父母不在身边,家里没保姆,自己想干啥就干啥,没人管着自己。她自己猛的一翻身,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搂着许睿脖子,“看你往那跑。”然后用力的用嘴吻了他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