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一章你知道我为什么藏起来

ddtt 收藏 10 34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一章你知道我为什么藏起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别说那些好不好?我父母会搞破坏我早就知道,我心理早有准备,生米做成熟饭不就行了,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折腾。”倪娜盯着他看,看看他会不会因为自己想出这没个好办法而感觉到惊讶。

“不谈这个好不好?”许睿知道如果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那一会就麻烦,她会真的玩生米做成熟饭,到那时候最为难的是自己,他只好转移开话题,继续问:“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几件事?在你的保镖里我工钱最少,但是我的花销最大,你想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你也很想知道我这两年出去做什么,是么?”

“转移我注意力!我和你说正事呢,你又钩我的好奇心。”倪娜拿自己小拳头轻轻的砸了他一下,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他胸口上,然后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摩了他一下,“先说你想说的吧,我确实很想知道。”

许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以前做过赏金猎人,给警察当过线人,后来案子破了,我赚了一大笔,但是仇人也多了,给你当保镖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去香港躲开仇人,要杀我的人太多,这两年我去非洲当保安,和雇佣兵几乎没区别,给雇主打下这里打那里,每次都是白刀进红刀出,我的身上还落下几处伤。”(要知道他的详细经历,请参看《悍将》)

“我知道你会讲故事,那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你的伤。”倪娜也非常迅速的转移着话题,她看看他到底愿意不愿意在这里脱衣服给自己看。

她是当自己讲故事?那还是不讲的好,说的好听是喜剧故事,说的不好听是悲剧故事,不过那可不是故事,是真实的。不和她说这个,她还是小孩,心理承受力不行,免得吓着他,还是说点暂时有用的。“我们最好在一起,我是担心有仇家找我麻烦,把你卷进去。”

“你拿这个吓我?换成几年前的我,我确实会害怕,我现在不怕,大不了陪你一起死,有什么的。”倪娜忽然爬起来,躺在身上。

“别说傻话,有了危险我也会想办法让你没事的。”他现在有点不知所措,是把她抱开呢还是怎么办。

“那不说傻话,我们办正事。”她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

“刚才你还说你有耐心的,怎么又着急了?”许睿尽量回避着。

“那好,今天就放过你,那你就躺着睡吧,我还是能管住我自己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倪娜故意刺激着他,“你怕我会变成‘狼’还是怕你自己露出‘狼’的本性?你到底敢不敢。”

许睿有点不服气,自己好端端的,那来的‘狼’的本性?但他又一想,就知道这是她的计策,故意刺激自己,他想走,但有怕落下什么把柄在她那,以后她会拿自己的‘胆小’继续刺激的,那就不走,他轻轻把她挪到枕头上,“你刺激我是不是?我呆在这里还是离开,总有把柄在手里。”他把她抱到旁边,然后自己侧躺在床手,后备对着她。

“你胆子很大,居然敢睡我的床上,是不是半夜想企图做点什么呢?”她搂着许睿的脖子,把自己脸靠在他的脸上,“想什么直接说吧,你怎么一直都这么内向呢,你这么多年感觉你正常么?见了我一点也不激动,你的体力是不是耗费光了?”

“耗费个屁。”许睿第一次在她面前说脏话,他以前都装的很斯文的。他是不满意她这么说话,小屁孩子琢磨这样做什么。

“没浪费?那你忍着不难受呀。”倪娜把光滑的小手伸进他的衣服里边,“我们早点休息吧,你穿着衣服做什么?莫非是怕我不成?”

“怎么你也变成色狼?”他没继续理她。

“都怪你,你要一直在我身边我不就不是这样,谁让你走的?你跑出去做什么,你又不缺钱,何必去冒险呢?”倪娜搂着他不放,摇晃着他,不让他睡觉。

“我大哥一直想自己做生意,我是他的兄弟我必须去帮他,我也不想一直当保镖。”他发现到了半夜,她更烦人了。

“那你走了不想我?”

许睿看今天晚上她是不达目的就没完了,然后翻过身,抱着她吻了一下,“乖宝贝,睡吧,别闹了,好不好。”他不把倪娜搂在自己怀里。

“这才像话么?”她安静的枕着他的胳膊,躺在他旁边。她还是懂得得了便宜卖乖的。

总算把这一天糊弄过去了,明前起来自己躲远远的。


太平洋东岸的城市洛杉矶正处在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

一辆黑色玻璃的卡迪拉克轿车游荡在北好莱坞区的街道上。这里是治安比较好的一个地方,不用担心有人会跳出来劫车杀人。

坐在车里的孟恩崇吹着空调,保镖开着车,用眼睛搜寻这里的每一家店铺,他们要找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坐在他旁边的是两个美国白人,叫哈森和威利,是孟恩崇新收的保镖,他们用的名字可能是假的,干这个行当是不说真名的,他们俩以前是杀手。

他亲自见识过这两个人的本事,才收他们跟在自己身边。孟恩崇一般是不要没本事的人。在金三角他是个小毒枭,但没人能吞并他,他为了自保,从不把毒品就近出售,而是卖到欧洲,他从不参与任何交易,警察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所以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在世界各地旅游。

“那有一家私人侦探公司,去看看吧。”威利指了一下路边,孟恩崇点点头,对司机说:“就去那里。”

轿车开到路边,哈森和威利先下了车,他们俩身穿浅色长裤和短袖T恤衫,T恤衫长又宽松的穿在身上,正好遮盖住腰带上的枪套,被遮盖住的枪套内装着M9F手枪。那玩意儿是这俩美国佬吃饭的家伙。

两保镖先下车,戴着太阳镜看了看四周,确认没危险之后,才请老板孟恩崇下车。

轿车前排座上的两个保镖没下车,留在车上看车。孟恩崇带着两个美国佬进了私人侦探公司。


路边的这个楼里有很多房间,但这架私人侦探公司只租了一楼的一间,看来这个公司规模不是很大,是那种最小的私人侦探公司。

办公室的门上还挂着写有‘正在营业’的牌子。

大多数小的侦探公司都是一个人经营,要找到生意,就会出去做事,办公室门上就挂着另外的牌子,告诉访客公司的出去了。

哈森提醒老板,“这样的公司很多,但水平也一般。”

孟恩崇敲门,里边有人用英语说:“请进。”

他们三个人进了房间,看到一个亚洲人模样的人坐在办公桌旁边,正看介绍枪支的杂志。

关宁就只这里的老板和唯一的员工,他开这个公司不是为了赚大钱,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本事荒废了而已。他见来了客人,就问:“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找人的业务你做么?”孟恩崇走到办公桌前,拉把椅子就坐下,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准备给这个侦探看,他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目的就问:“你这里怎么收费。”

“本市找人,一次五千美圆。”关宁知道这业务没意思,也不锻炼本事,所以他不想接,还是调查婚外情有意思,或者是帮小孩子的父母调查小孩在校园里受什么人欺负。

“麻烦的是我不知道他在那,所以才来找你,我找过很多侦探公司。”孟恩崇把一张照片递给侦探,说不定这小子认识照片上的人。

关宁接过照片,发现这个人他不但认识,还很熟悉,“你找他做什么?这家伙是亚洲人,和你我一样。”他假装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其实这个人他认识,就是许睿。关宁知道许睿以前有不少仇家,八成这家伙是想找到许睿,然后派人杀掉他。看来许睿很危险,不过连自己都找不到他,估计这些人也找不到。

“能提供什么线索么?”关宁假装想得到这笔生意。

“我也没线索,所以让我头疼。”孟恩崇收起照片起身离开。他无数次失望的从私人侦探公司里出来,他会很快的淡忘掉这一次。


孟恩崇除了自己没事干坐着车找私人侦探外,还放出不找自己的手下去找许睿。他知道报仇很难,但也要试着去做。孟恩崇的大哥几年前从缅甸弄货向美国卖,结果许睿骗了大哥的信任,成了贩毒团伙的一员,没想到他是个线人,还听说他有什么赏金猎人执照。

他坐在车上琢磨着赏金猎人这个事,如果能认识几个警察就好,警察和赏金猎人最熟悉,但去那认识个警察呢?孟恩崇也知道,他这个职业很难认识警察,另外他刚来美国,对本地很不熟悉。委托保镖找,自己的保镖都是从缅甸带来的,他们连英语都说不好,指望新来的保镖,他们俩还有案底,他们那能去警察那打听赏金猎人的事?

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坐在车上很无聊,孟恩崇用缅语对开车的保镖说:“找家酒吧,我们喝上几杯。”

卡迪拉克轿车在马路上走了一段,停在一个小酒吧的门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