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八 索还 864-8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十八 索还

864

高素梅上尉头戴飞行帽,紧紧咬住嘴唇,秀丽的大眼睛里怒火中烧直视前方,双手紧握操纵杆,无线电全静默切断所有通讯只接收被动导航信号,两栖地效机以擦浪高度掠海疾飞,远处船舶纷纷后退,美丽的泰雅族女飞行员带领30名陆战队战士闯入东京湾。

在高素梅上中学的时候,爆发了中国台湾原住民赴日本靖国神社讨还祖灵被殴事件。

那天早晨,“反对美化殖民!反对隐藏历史真相!”“台湾原住民不是日本人!”“日本必须道歉!必须赔偿!”“还我祖灵!”……,口号声响澈东京千代田区,一群身着中国民族服装的台湾原住民喊着口号出现在靖国神社门前,他们要讨回二战中被日军强拉当炮灰的中国台湾原住民灵位,祖先的灵魂决不能与蹂躏者屠杀者灵位并列,他们要以行动解放祖先屈辱的灵魂。

这是台湾原住民3年内第7次赴日本要求“高砂义勇队战死者自靖国神社除名”,为祖先讨回公道。全团五十多位代表都是来自泰雅、布农、阿美、排湾等台湾原住少数民族部落,最小的只有中学三年级,其中2/3的人为“高砂义勇队”战死者的家属。原住民们带来了当年侵华日军自己拍摄的侵台期间图片,图片揭示出累累罪行:有武力镇压平地汉人抗日组织的,有屠杀洗劫原住民部落的,有夺取破坏樟树资源的,还有日军掠走原住民部落铜铁物品制造枪炮弹药却强行发用剧毒金属炊具的,指着这些照片,代表们在千代田街头一一指证侵华日军在台湾犯下的滔天罪行:到1945年光复之前日本对台湾殖民统治50年,其间对原住民族部落发动160余次征服战争,夺走包括原住民在内的台湾人共60万条人命,日本殖民者从原住民的激烈抵抗中发现原住民部落善于丛林战,就强拉原住民部落少数民族青年入伍再行洗脑式的日本军国主义教育,命名为“高砂义勇队”,为日本侵略东南亚和发动太平洋战争充当炮灰,自1937年到1945年,日本共从台湾征募军人和军夫20余万,阵亡比例高达15%。日本战败后,强行将2万多台籍参战人员灵位放进了靖国神社,其中包括2000多名原住民。

罗四朗的爷爷那次穿着布农族服装白发苍苍现身控诉,周围驻足听讲的日本行人有些低下了头,也有暴徒上来粗暴阻止,把罗四朗的爷爷推倒在地。

靖国神社大门外聚拢着大批有备而来的日本极右分子,这些暴徒打出“保卫战死英灵”的横幅手持木棒木刀气势汹汹,旁边一些闻讯赶来的台独分子也在一边大嚷大叫“台湾独立”给日本暴徒帮腔造势,靖国神社周边的各出入口被数百名防暴警察围了个水泄不通,奇怪的是这么多日本防暴警察却没拦下那些手持器械的日本暴徒,一百多青壮年日本暴徒前面站着几个为首的身穿和服、赤足、手持木刀的家伙,指着对面讨灵原住民50多名老幼妇孺破口大骂,放话“讨灵的支那人”“有胆的话就再迈前一步”“再迈一步领受木刀的滋味”“支那人还是没种的啊”,周围暴徒哈哈大笑,气焰嚣张以极。

高素梅的妈妈是这次“讨灵行动”的负责人。这时的她缓缓走出讨灵人群,脸色苍白,一步,一步,缓缓走向靖国神社的大门。现场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拦在大门前的日本暴徒十分紧张,双眼瞪得溜园紧盯着这位似乎弱不禁风的中国女子。早晨,警方已在靖国神社南门路口拦下讨灵团的巴士车禁止他们进入,明确告诉讨灵团“靖国神社不欢迎你们来访”“你们非要进入就会与护社民间团体发生肢体冲突”“后果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可是讨灵团的这位女负责人对警方说:“我们是一群老幼妇孺,都不怕你们的 肢体冲突,里面那些日本壮年男人怕了吗?” 这话出口,为首的警官就阴下脸来,盯了他们1分钟,然后挥手放行。现下眼看着她一步步走到身前1米仍不停下,为首暴徒的神经绷得受不了了。这家伙的爷爷是侵华日军攻击南京的佐佐木师团的一名少佐,参与了南京大屠杀,后在广西昆仑关被击毙,牌位此刻就供在靖国神社里面,这样的身世背景让这家伙觉得自己与中国人民的抗日力量不共戴天,今天组织右翼暴徒死死挡在靖国神社门前,此刻,内心胆怯的他狂吼一声举起了木刀。

高素梅的妈妈倒落血泊。抬回台湾一周后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高素梅在妈妈坟前默默磕了三个响头。一个月后高素梅中止学业进入军校,24岁时成为优秀的国民革命军海航飞行员。

今天,新加坡事变爆发,台湾那些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竟然宣布独立,日军机群军舰越过东海边界侵入中国领海,导弹袭击中国沿海岛屿军事设施,亲日大汉奸李登灰控制的部队对入侵日军拱手相让,李登灰亲笔与日方签订日台共同防卫条约,命令国军按照条约协助日军建立基垄共同军事基地,而当局的表现竟然与九一八事变时当局的反应如出一辙,以种种理由允许日本侵略军打了进来!国军分裂, 抗战派国军挺身而起奋起抵抗,但国军将领都被陈选举当局扣押,反对党领袖遇刺,抗战派部队群龙无首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抢摊登陆部队的攻击下节节后退,陈选举的军队主力却被派去阻挡大陆的解放军,国军四分五裂,隆隆的炮声震动了台湾北部的大地。

从昨日凌晨与中岳岛号脱开铰接开始,台湾号航母战列舰就关掉一切主动通讯,静默中以30节高速千里奔袭舰首直指东京湾!

今日午后,台湾号航母战列舰进至横须贺南、大岛北的相模滩海域。战列舰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武器,的确有些像他声称的那样是一艘大型运输船。日方两批检查联络人员先后登船。

台湾号地效机飞行员高素梅4次请缨出击未获批准,第5次找到飞行大队长,大队长给她看了自己咬破手指写的请战血书,告诉她顶头上司海军陆战旅罗旅长不批准。罗旅长就是陆战旅突击大队罗四朗中队长的父亲。高素梅手拉罗四朗直闯入罗旅长的指挥舱。罗旅长端坐不动,冷冷地告诉他们: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罗四朗扑过去猛抱住他父亲的双腿亢声高喊:“为什么日本人上船了?你,你从小就教导我军人不怕死不贪财,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可今天李登灰和日本鬼子签了共同防卫协定,你们都干了什么了?你们为什么不动手?父亲!父亲!接侨日军刚才已登陆基垄了!”

罗旅长大喝:“来人啊!把他给我绑起来!”

罗四朗被几个卫兵拖起来往外走,挣扎着回头高喊:“军人不贪财不怕死!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你不是,你、你不是李登灰的人!”喊声渐渐远去,高素梅看到罗将军的双腿明显颤抖起来。

第七次。高素梅直闯台湾号最高司令官曾南岳的司令部,舰桥入口处她掏出手枪逼住警卫平静地说:“让我进去。”警卫打量了一下这位知名的女飞官,同样平静地把手枪枪口拨到一边说:“用不着这个。曾司令刚才说让你进去。”

中岳岛集群的四号人物曾南岳在舰桥平台上背对高素梅凭栏远望,猎猎海风吹动他深蓝色的海军呢军袖。本想好好讲解一篇的,但听完高素梅声泪俱下的痛切陈词之后,曾南岳默然不语。

屏息等候许久,看到以往深深敬重的曾伯伯一语不发,高素梅绝望了。日寇铁蹄踏入,你们谁都不愿动,不敢动。脸庞美丽而苍白,高素梅一把扯下军帽扔到脚下,海风猎猎,吹动高素梅脑后长发飞扬,苍天在上,暮色四合,乱云飞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一弱小女子。高素梅仰天高叫:“国破家亡,国民革命军军魂何在?我就是拼了一死,也要为天地间留下一股正气!!”

说罢转身而去。

她没有看到,久久伫立不动的曾南岳背影渐渐颤抖起来,突然仰天长啸。

865

日军正全力围攻驻日美军基地,炮声隆隆,电磁波信号一片混乱,这种环境下,在蟾蜍保护色掩盖下以浪花打湿高度掠海飞行的地效机是很难被发现的。中岳岛的变轴向地效机是一个基本结构、三种变型,一个变形是陆军垂直装甲突击用的重装甲地效机,大量空间和承载力用于装甲防护,多层复合装甲和底部旋转装甲形成等效300毫米以上匀质钢板的装甲防护力,机内就只能载6个人了。第二种变型是海军地效机,承载能力主要用来装载各型导弹和燃料,拥有很强的对空、对舰打击能力和续航力,第三种变型是陆战队用的两栖地效机,适于掠海飞行,动力变轴向系统与陆军型的一样也具有地上飞行时的遇障碍跃起跨跳能力,没有装载重型导弹,也没装什么装甲,只有下部碗型旋转装甲,能够有效防御地面火力对地效机底部和侧环面的打击,机载武器也只有2部50口径机炮,节省下来的承载主要用于装人,可以搭载50名步兵。

高素梅驾驶的这架正是陆战队用地效机,搭载了30名精锐的陆战队伞兵和大量弹药,罗四朗的中队有一半是台湾原住民被日军征用战死人员的家属子弟,都在这里了。去年罗旅长对高素梅说:日本人征兵是用枪征的,我们讨灵是用嘴巴讨,讨了15年也讨不回来。你来我这里罢。 昨天台湾号脱铰启程,高素梅与罗四朗的30名弟兄秘密地歃血为誓做好了一切准备,7次请战未果,高素梅转身回去就召集弟兄们开始行动。地效机飞离台湾号竟然未受阻拦,多个关键位置上的人员都莫名其妙地疏忽了。此刻东京湾已被甩在身后,地效机两翼螺旋桨主轴角度抬起,飞机升到200米高度后改平成了一架普通螺旋桨飞机,在东京上空低空飞行,数次回答日方航空管制询问都按中午得到的情报说是运载“接侨行动”的物资,回答接口数据和密码使用了日方在“日台共同防卫协定”提供的附件,盘问结束罗四朗就狠狠骂道:“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不久,雷达显示3架日本本土防卫厅的武装直升机从不同方向飞了过来,无线电中日方要求飞机在东京西郊一个军用机场降落。

螺旋桨主轴缓缓立起,飞机以直升机状态慢慢降落,地面卷起层层尘土落叶,不过降落地点不是西郊军用机场,而是靖国神社大门外。

高素梅一身黑色飞行皮衣映衬着雪白的脸孔,束额长发在东京的秋风中飞动,冷冷地对惊惶跑出来询问的靖国神社神职官员说:“打开正门。”

神职官员狐疑打量着这十几名不速之客,许多人额头缠着白布,身后不大的场地已被那架大飞机塞满,心中震惊莫名,问道:“飞机是你们的?你们是什么人?今天非常事态这里闭馆,你们要进去干什么?”

高素梅:“打开大门。”

神职官员看出来者不善,也看到七八个自己人已经从神社小门里跑了过来,示意一人立即去报告,转过头来壮了壮胆子说:“关闭时间,所有人只能走小门。”

高素梅不再说话,掏出手枪“砰”的一枪放倒了神职官员,

身后队员射过去一排突击步枪子弹,七八个靖国神社人员栽倒一地,队员们闪到“鸟居”后面,“轰”的一声,靖国神社正门被枪榴弹炸倒,

高素梅一招手,15名突击队员拥簇着她大步走入靖国神社。

3人一个小组分成了10个组。罗四朗带5个组,1个组留守飞机,4个组布下了周围警戒。高素梅带5个组,此刻已分别冲进御本殿、拜殿、奉安殿、游就馆,高素梅带一个组中间策应。4个组入殿搜索,集合靖国神社人员严正声明来此目的:

第一, 讨回台湾原住民人员灵位;

第二, 收缴所有战犯灵位,连同那面二战后仅剩的太阳军旗、“满洲事变”“支那事变”“攻占南京”等侵略中国的展物展牌一应物件都搜罗起来打包带走,带到南京市举行一个大型公开仪式后一起丢到一个大粪池里去;

第三, 无法取下的石雕类东西,一律炸毁消毒。

入殿各组声明后只要遇有人阻拦就一枪打倒。高素梅在外面居中调度指挥,里面的枪声断断续续。

10分钟后,各搜索组报告只找到部分原住民人员灵位,梅姐曾祖父高老先生的灵位也还没找到, 高频电话里传来外面罗四朗的警报:“他们的3架直升机飞过来了,警车也开过来不少,我们已声明了情况,把他们拦下了,鬼子警察说3分钟不撤出投降他们就开火了。”

直升机飞过来就不能再坚持了。 高素梅眼含泪水仰天高叫:“祖辈在上,不孝儿女70年了还未能把您们迎回故土,九天之上看我们今日报仇雪恨吧!”

警告了所有靖国神社人员立即离开不要殉葬,高素梅一行人迅速撤出,2分钟后地效机螺旋桨主轴向上垂直起飞,发射导弹把那3架武装直升机炸成火球,地效机以50米高度盘旋靖国神社一周,冒着叮叮当当打上来的子弹用高音喇叭警告千代田区九段北所有围观者和警察立即远离,然后地效机爬到1500米空中投下了一个大型降落伞,迅速飞离。

降落伞降到靖国神社正上方100米爆成一大片洁白的乳云,高贵如圣洁的雪莲,随即,强烈的白光照亮了阴沉的东京,重1.2吨当量12吨TNT的空气燃料炸弹爆炸了,肮脏、丑恶的灵魂和积淀的血腥,与那个人世间藏污纳垢之所一起蒸发,在一朵冉冉升起的蘑菇云中神形俱灭。

靖国神社作为一个地名消失了。

.

866

地效机里,罗四朗对驾机的高素梅说:“梅姐,还有一颗,很沉那。”

侦通士官报告:“离皇宫只有3千米。”

旁边的战士们立即低吼:“丢下去!”“炸了狗日的皇宫!”

侦通士官再报告:“他们的20多架喷射机直升机围上来了。”

这些人里面高素梅的年龄还不是最大,可大家都喊她梅姐。高素梅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作为首领,高素梅要掌握策略尺度,可梅姐本身也不是什么老成持重的人物,她此刻要保住的就是这一小队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弟兄。

一群年轻的国军官兵已发誓自己做事自己担,绝不和任何人通讯,政客卖国求荣贪污腐化钩心斗角,军人枪口对内鼠胆对外藏头露尾四分五裂,回头南望山河破碎人心叵测,这群处在悲愤绝望心情中的年轻人觉得自己是流落天涯的孤儿,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这样的心境下他们不怕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何况只是一个日本皇宫。高素梅命令:“开过去降落!”

30分钟枪战之后,高素梅小分队被皇宫卫队团团包围在内宫,飞机降落在花阴-观瀑-霜锦亭桥中间草地,罗四朗仍带着5个小组构成防御圈,1个小组伸入常御殿后被隔绝,高素梅带4个组占领了寝宫,天皇等人很可能躲入地下室被压在下面,地下室入口处守卫兵力不多,与高素梅的人形成对峙。外围,日军特种部队显然已经赶到和日军一个伞兵营一样巡梭在外诚惶诚恐不敢贸然冲入,但电磁全频带阻塞覆盖已经形成,飞机里的通讯设施一片嘈杂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日本军政要员纷纷赶到,在松之阁建立起临时指挥部。.

行动计划中没有突入皇宫这一项。但是日军飞机已牢牢封锁了东京地区上空,飞回去不可能。这一型的地效机没有坚厚装甲很容易被来自上面的火力击落。日军显然顾忌炸毁靖国神社的那种威力巨大的气爆弹,他们怕我们在这里引爆所以不敢放手进攻,不敢使用重武器、化学武器,也不敢炮击炸毁飞机。轻武器对射只能打成僵持。过一会他们一定会先喊话谈判,最后是特种部队进攻。

高素梅很快把这些因素想了一遍。刚才罗四朗他们说,死在这里也没什么。曾伯伯罗叔叔他们一定觉得我们胡闹蛮干,可历史上只有日本军队进占过北京的故宫南京的国民政府,中国军队从没有进入东京踏入日本皇宫,他们进我们的你们大概习惯了不觉得什么,我们这次也进他们一回,你们不要大惊小怪。 而且,现在我们不进来这里也实在没地方去了。

外面日本人喊话了,标准国语,要求进来谈判。高素梅示意放入。不久就走进来一个穿着和服的高瘦老头,只一个人,见面后自我介绍是日本政府官房长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