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敢死队 第一章 格恩西岛的死光 第三节 法国间谍

syf1973425 收藏 2 3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0/


二十九岁的法国间谍瑞恩.杜尚静静地潜伏在格恩西岛东侧的崖顶,焦急地等待着。怀表显示得很清楚,现在已经是七月十四日凌晨三点二十九分,他所要接应的盟军“哥曼德”突击队却还迟迟没有露面。按预定计划,他们应该在“考文垂”号驱逐舰佯攻开始后一个小时内到达,可现在却几乎晚了一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法国人的脑海里紧张地转动着,思考着整个行动安排中可能出现的纰漏。

就在一个月前,瑞恩.杜尚接受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的指示,随同瑟堡开往格恩西岛为驻岛德军运送给养的货船,秘密潜入了岛上进行侦察。这种运送粮食给养的船只,十天进岛一次。狡猾的德国人没有派遣海军舰艇或是采取护航措施,而是直接从瑟堡港的法国小型商船中征集,再悬挂上法国国旗出海,巧妙地避免了来自来自盟军方面的攻击。通过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的精心设计,瑞恩.杜尚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了那个热衷发战争财的法奸船主。他那瘦小的身躯和眼镜片下伪装出的贪婪眼神,甚至连德国人也感觉他简直比真正的法奸还要卑恭。这种类似于演技派明星的特长正是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特意派遣他的重要原因。从一九三四年起,瑞恩.杜尚就进入法国情报部工作,三五年到三八年间出任法国驻德国大使馆保密处长。三九年回国加入陆军参谋部,战争爆发后,他没有随溃败的法军撤往英国,而是选择加入了法国地下抵抗组织,利用自己在谍报方面的特长,继续为法国的自由和平而默默战斗着。

凛冽的海风吹过瑞恩.杜尚头顶,他隐藏在树林里的单薄身躯不禁微微颤动,寂静和寒冷,使他的听觉在此时变得异常的敏锐。突然,悬崖边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随即顺着海风传来轻轻的鸟叫,有点像海鸥的声音。法国人抑止住内心的兴奋,悄悄地等待着。多年的谍报生涯使他养成了谨慎的好习惯,在没有确定对方身份之前,他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果然,半分钟后,又是三声类似海鸥的叫声,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奥哈拉中尉对鸟鸣的模仿技巧实在是差强人意,让法国人一听就知道发自人声。三个小时来,他的脸上不禁第一次浮现出笑容——可以肯定,没错,是他们!

当瑞恩.杜尚用英语说出“死光行动”的暗语后,奥哈拉中尉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伙计,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快帮帮我,我的搭档们都还在下面!”粗犷的爱尔兰人不是客套,他确实非常疲惫,超过八十英尺高的攀崖过程,使他的精神高度紧张,并耗费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和大量的精力,要知道,那可不是“哥曼德”基地的攀岩训练课程,而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危险高度,任何一个失误都可以让这次行动直接提前夭折。

法国人明白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他简短有力地说出了:“法国人瑞恩.杜尚欢迎你们!”这句话后,迅速地帮中尉从身上解下登山索,套到早已选定的一棵大树上,奥哈拉检查了一下绳结的牢靠程度后问:“这里安全吗?我是说,会不会有德国人的夜间巡逻队?”

“现在暂时没有,德军会在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同时派出四个巡逻队向岛上的四个方向进行全岛例行巡逻,午夜零点结束。巡逻队六个人一组,平均四小时一次。他们都带有军犬,鼻子非常灵敏,必须当心。”瑞恩.杜尚介绍得相当清楚。

奥哈拉中尉满意的点点头,他还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瘦小的法国人,对德军各个部门的运作情况和日常习惯的了解,简直就是一笔无可比拟的财富。瑞恩.杜尚上岛后,凭着他一口带有柏林口音的流利德语,当然,还有他特意为德军官兵们准备的法国美食,色情杂志等礼物,很快就已经和德军官兵打成一片,德国人甚至戏称他为“好人瑞恩”。他最早发现了德军在岛上建雷达站的企图,并将与之有关的重要情报,通过法国地下抵抗组织传递给了盟军领导层。一个月的时间内,瑞恩.杜尚已经摸清了包括岛内德军兵力分布在内的所有情况,甚至还从德军雷达站站长基尔.霍克上尉那里搞到了进入雷达站的特别通行证。在突击队出发的当天,也就是七月十三日的下午,他再次随船进入岛上准备配合突击队行动。当然,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切都经过了精心的安排。

长长的登山索被奥哈拉中尉从崖顶扔下,半分钟后,他看到树上的绳头按照两长两短的节奏有规律地抖动了几下,这正是他事先和他的队员们约定的暗号。

“开始吧!”中尉让法国人拉住绳尾,自己站到了前面。

瑞恩.杜尚看到他移动绳索时双臂隆起的肌肉,不禁暗暗感到吃惊。这个家伙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仅短短休息了一会儿,居然又显得精力充沛。

最先上来的是托马斯.汉考克上士,当他看到浑身上下被山崖蹭得破破烂烂,活像一个野人似的奥哈拉中尉时,第一句话就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爬上来的?”中尉没有回答汉考克上士的问题,只是露出他那标志性的咧嘴一笑,说:“来帮忙,人多会快些,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

随后上来的狙击手依旧以点头式的沉默代替了问候,自觉地在旁边担任起了警戒的任务。他很快找到了最隐蔽的制高点,架起了那支令人生畏的狙击步枪。这种姿势使专心于拉人的奥哈拉中尉感觉很愉快,他已经开始充分信任伍尔里奇上士,因为神枪手在黑暗中给了他一种别人无法替代的安全感。很快,“鱼鳍”的整套装备——捆绑成包的充气橡皮艇、船桨、潜水服和小型氧气瓶被拉了上来,十分钟后,突击队中的最后一名成员,布莱克伍德中士也在崖顶伸出了头。

半小时后,五个人钻进树林,在林中小路右侧不远,突击队员们聚齐在一间废弃的小木屋里——这是瑞恩.杜尚为他们精心选定的临时藏身地点。法国人小心翼翼地拉上了沾满灰尘的窗帘,确认没有缝隙后,这才点着了桌子中间的煤油灯。

借着昏暗的灯光,瑞恩.杜尚终于看清了奥哈拉中尉和他的队员们,彼此简短地介绍了各自的身份和特长以后,法国人惊讶地发现里面居然有像“公爵”和“鱼鳍”这样仰慕已久的名字。

“这是哪儿?”奥哈拉中尉疑惑地望向法国人。

“这间小木屋,战前是岛上看林人的临时住所。德军占领了格恩西岛后,驱赶了所有的居民,这里也就成了废弃场所,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秘密聚集点。”瑞恩.杜尚似乎知道中尉的担心,笑了笑接着说:“我经过认真考察,发现德军巡逻队即使路过这里,也根本不会来检查屋子,因为现在岛上除了德军,根本没有别的人存在。当然,像我这样的‘法奸’属于例外。”

“我想你们需要补充一下。”瑞恩.杜尚转身从壁橱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黄油三明治,腊肠等食物摆到桌上,还有一大壶已经冷却的咖啡——这应该正是突击队员们所需要的东西,和他预料的一样,突击队员们都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咖啡可以加热一下吗?”“鱼鳍”狠狠地吞进一块三明治后,期待地问道。瑞恩.杜尚看到他的全身几乎湿透,嘴唇有点发青,实际上其他的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犹豫一下说:“马上就要天明,这里不能升火,否则极有可能被德国巡逻队发现。我很抱歉,中士。”

“没关系…我能理解…该死的德国佬!” 布莱克伍德中士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可能是突击队中消耗体力之大,不下于奥哈拉中尉的人,所以这时倍感饥渴。他一口气喝完自己杯中的冷咖啡,拿起一根腊肠含在嘴里,站起身说:“我得去撒泡尿!”

“公爵”皱了皱眉头,教养良好的他显然对同伴这种粗鲁的言行不太欣赏,他似乎想说什么,但考虑一下欲言又止。

填饱肚子后的汉考克上士终于忍不住问道:“亲爱的法国间谍,我需要的东西在哪里?我现在就关心这个,你总不能让我们赤手空拳去炸德国佬的雷达站吧!”

面带微笑的瑞恩.杜尚蹲在地上,吃力地拉开一块掩饰得极其隐蔽的木地板,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地洞来:“看吧,都在这里。”汉考克上士趴下身,打开随身携带的军用小手电,仔细察看。当他关掉手电筒将头伸出来时,表情变得非常复杂。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奥哈拉中尉紧张地问道。

“不,非常好!我只是难以明白,他如何在岛上储存起这么多东西?”爆破专家惊讶地说道:“这简直像一个小型军火库——八枚德式手雷,硝化甘油,高效炸药,雷管,电线应有尽有。”他像孩子看到了久违的玩具一样,兴奋地搓了搓手说:“只要给我点时间,我保证造出的玩意儿能把这座岛炸得片瓦不存!”

当布莱克伍德中士再次进屋后,法国人重新看了看表:四点四十五分。他从内衣口袋中掏出一张地图摊开在桌上,说道:“这是我绘制的德军全岛布防图,相信这对你们行动非常有帮助,现在就来好好研究一下?”

奥哈拉中尉低下身子仔细观看,身为陆军军官的他在这方面受过专门的训练。中尉吃惊地发现,法国佬的绘图水平是专业级的,图中不仅详细标明了德军兵力的分布情况,需要攻击的重要目标都用红笔圈出,用兰线标明路径,附注了距离远近,地形特点和落差高度,甚至连所有的关卡暗哨,换防规律都说明得清清楚楚。

“你怎么搞到这些情报的?”奥哈拉中尉的语音中有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

法国佬狡黠地一笑:“‘法奸’有时候也不是全无好处。比如,用食物香烟换来一些德国哨兵的信任,可以在某些地方享有免予检查的方便。用极品法国美酒笼络某位德国军官的结果,就是最终得到一张通向雷达站的特别通行证。这也正好解释了地窖中那些军火的来历。”

汉考克上士不解地问道:“我听说德军军队纪律相当严谨,这也是它目前战斗力较高的保障。难道驻守这里的德军是个例外?”

“不,上士,你想错了。这些行为并不代表这支德国部队没有战斗力,情况恰恰相反,你想知道它的番号吗?”法国佬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当然!”包括狙击手和奥哈拉中尉在内的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说。

瑞恩.杜尚的眼中似乎闪过一种憎恶的眼神,声音低沉而缓慢地说道:“德军这个独立营,目前隶属德军装甲第一师师长塞普.迪特里希将军麾下,它的前身,就是臭名昭著的希特勒警卫旗队,现在改称党卫队独立营,直接对元首效忠。”

布莱克伍德中士听到他的话后浑身一震,问道:“它就是五月二十八日,在敦刻尔克附近的沃尔姆豪特制造了集体屠杀英军第四十八步兵师六十五名战俘的那支部队?”不久前参加了敦刻尔克海上大营救的中士,对这件事记忆犹新。

“是的。它的指挥官就是格恩西岛德军党卫队独立营营长威廉.蒙克少校,那次大屠杀并没有经过塞普.迪特里希将军允许,而是由这位少校直接下令执行。他是个彻底的法西斯主义狂徒,其凶残骄横的性格以及对纳粹元首的效忠精神都是极其可怕的。”

突击队员们保持了沉默,似乎是对在屠杀事件中遇难的战友们表示哀悼。

瑞恩.杜尚补充道:“希特勒肆意纵容党卫队的举动,在德国国防军中造成了普遍的抵触情绪。比如,威廉.蒙克少校的擅自命令就让身为装甲第一师师长的塞普.迪特里希将军深为不满,但又无可奈何。所以趁德军修建格恩西岛据点的机会,以需要精锐部队守卫为理由,将它从战斗序列中划分出来,调防到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群党卫军官兵具有职业军人的军事素质,却不具备职业军人的道德规范。他们是一群由党棍,政治赌徒武装起来的流氓,但却比普通德军士兵更凶残!”

一直埋头思考的狙击手这时抬起头来说:“聪明的法国人,你利用了他们占领法国后贪婪狂妄、不可一世的流氓心态,装出貌似法奸的行为迎合,所以获得了他们的信任。这一点,在偶然中又有必然性。”

“现在不再讨论这些问题。”奥哈拉中尉站了起来,以一种非常正式的口气命令道:“伍尔里奇上士,由你到屋外埋伏警戒。汉考克上士,你可以开始你的工作,装配炸弹。布莱克伍德中士,你应该休息一下,呆会接替伍尔里奇上士。现在,将由我和瑞恩.杜尚先生仔细商定具体行动方案。”

突击队员们表现出了与其职业相对应的纪律性,没有人再多说无用的话,各自默默执行起长官分派的任务。奥哈拉中尉将目光落在地图上的四个红色圆圈上,它们分别是:雷达站、大灯塔、四联高炮阵地和海岸远程炮掩体工事。

七月十四日已经到来,我们该如何行动?

奥哈拉中尉陷入了沉思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