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五章 海战,大人与小孩的战斗

龙居士 收藏 5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七十五章 海战,大人与小孩的战斗

海鲨曾经保证过,印尼海军的一举一动都在海鲨帮的监视下。而现在明明白白的有一艘军舰赶来,叫海鲨感觉自己牛皮吹破了。叫他老脸往哪儿搁?

“真的是军舰?看清楚了?”海鲨青筋暴出,嗓门里发出的声音,像是打雷。

“是一艘鱼雷快艇,好像,好像,……”这个帮众在海鲨的盛怒之下,话说得有点结巴。

“滚开!”海鲨一把推开帮众,冲了出去。

黄志明道:“我命令,胖子指挥这场战斗。记住,尽可能俘获那条快艇。”

“是!”

胖子朝黄志明敬了一个礼,带着人,大步离去。

黄志明休息的船长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众所周知,印尼海军的军舰,都是二战时残留的退役舰。仅有的几艘七十年代的军舰,也像国宝似的藏在港口中,轻易不出动。舰上的设备,大多靠人工操纵,没有现代化的火操系统。人员缺乏训练,给他死靶子,让它打,它也得打上半天才能碰中。铁血战士打过世界一流的日本金刚级驱逐舰,再打印尼的那些破烂小舰,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如果印尼海军,来的是一支舰队,倒叫黄志明担心。现在只来了一艘。黄志明所想的就不是如何逃跑,也不是如何击沉它的问题,而是如何俘虏它的问题。

其实,来的并不是印尼海军,而是隶属于驻棉兰的陆军少将贾拉勒的那艘鱼雷艇。棉兰因为是一个港口城市,除了陆军之外,还有一支用于反走私的缉私队。照理缉私队应当装备缉私艇,但缺钱的印尼,哪能买到起现代化的缉私艇?只好从印尼海军那搞来退役的小型军舰凑数。印尼海军的军舰原本就是从别国手中买来的退役舰,再次到印尼海军手中退役。经过双重退役的军舰,其作战能力,也就可想而知了。贾拉勒接到黑狱的求救信号之后,勒令缉私艇出动。原本,军队是管不着缉私队的,但印尼是军人统治,再加上棉兰属于对抗“自由亚齐运动”的前沿,军政一体。贾拉勒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土皇帝。他的命令在棉兰一地,就等同于“圣旨”。“圣旨”虽然来了,缉私队真要出动,就傻了眼,原来,只有一条鱼雷艇的马达能发动,其它的,无论怎样都动不起来。能够袭击黑狱的组织,其实力应当不错,一艘鱼雷艇赶去支援,只怕不够瞧的。但贾拉勒的军令,又不能违抗,于是采取了拖油战术,也就是为什么,海胆号现在才遇到的原因。

甲板上,海鲨终于搞清楚了情况,骂道:“日,我还以为那些监视印尼海军的兄弟都睡着了呢!原来,来的是这个吃了豹子胆的小不点!”

海鲨帮对印尼海军的监视是成功的,但怎么也不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不怕死的东西赶上来。

海鲨掏出手枪,望着鱼雷艇的方向一指,吼道:“冲上去,给老子打沉他!”

有个帮众,将喀秋沙单兵导弹,扛上肩。

“慢着!”胖子喊道:“不要击沉!”

“不击沉它,舰炮打来,我们这一船人,全都有危险。”海鲨丝毫不敢大意。

“战斗的事,就交给我们,戴帮主,你就放心下去休息吧。”

海鲨知道铁血战士的能力,虽然作战指挥权被抢了去,心中不爽,也没和胖子多争。吩咐一声,一切照胖子的话去做。便下到驾驶室去了。

舰船迅速接近,铁血战士手执灭日枪,隐藏在船舷之下,打算照上次俘获印尼海军巡逻艇的经验,等靠拢时,再跳上去,只要上了舰,以铁血战士惊人的战斗力,哪怕对方是一艘航空母舰,也会成为瓮之中鳖。

一海里、一千米、三百米……舰船相距越近,速度越慢。现在,海胆号已基本停了下来,奇怪的是,鱼雷艇在离海胆号只有一百多米时,也跟着停了下来。

“他们怎么不靠上来?”胖子奇怪的看着鱼雷艇。

一位战士,悄悄的爬到胖子身边,道:“队长,对方用国际海事通用无线电频道,命令我们跟着它进棉兰港。”

“嘿,兔崽子学精了啊。给对方回话,就说我们船上没油了,跑不动!”

传令战士,低沉的说了声是,又顺着原路爬了回去。

铁血战士除了身体远强于普通人之外,视觉听觉也远好于普通人。相隔一百多米的距离,不用望远镜,敌舰上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对方在讲什么话,都能听到。这会儿,见鱼雷艇上,各炮手就位,舰炮缓缓的转动起来,瞧那舰炮的运动规迹,好像是要往这边瞄。

“他们想干什么?”黄志明心中正疑惑着。

“轰——”

鱼雷艇突然开炮了,二发三十七毫米口径的炮弹,在海胆号左侧十五米的位置爆炸。一条死鱼被炮弹震晕了,飞到甲板上。印尼军队,果然“厉害”,一百多米的距离,愣是误差了十五米。

这是开炮警告还是想轰击海胆号?胖子心存疑惑。不过,一秒之后,疑惑消失了,因为紧接着,第二发,第三发,……连珠炮似的轰来。不过,他们炮手的射击能力,实在不敢恭维,误差一枚比一枚大。炮弹在海胆号的周围,将海水都“烧沸”了,无数死鱼,像天女散花似的被抛了上来。偏偏没有一发正中目标。

“给我打,灭他娘的!”胖子跳出甲板,端着灭日枪,用二七炮弹,朝着鱼雷艇炮手的位置,就是一个三发短点射。霎间,炮手连同那门二联装三七炮飞上了天。其他的铁血战士也不弱,各自敲掉了敌舰上的一个火力点。当胖子,还想开打第二个短点射时。发现敌舰上,已无有价值的目标可以打。

“停!”

一面白旗从敌舰上升起。

胖子看到那白旗的样子,差点又想开火了。

那面白旗有三个口,一大二小,大口被系在一根钢管上——不知是谁的裤杈!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到十秒钟。胖子不禁要佩服起,印尼人挂白旗的速度。十秒钟啊,经历了开炮、决定投降、寻找白旗、找不到,脱裤杈、系上钢管、伸出窗外,这一系列的动作。如果不是经过千锤百炼,磨练了一身“过硬”的投降功夫,怎么可能那么快?如果他们的作战能力,有他们的投降功夫一半,那么今天的结局也就不是这样了。

垃圾就是垃圾,聚在一堆,就是一大坨垃圾。天生懒散,缺乏想像力,更没有进攻心,只知道野莽掠夺他人财富生存的国家,国旗用女人的月经布,投降用男人的白裤杈,完全在情理之中。

船长室,海鲨大笑着走了进去。

“漂亮啊!今天总算亲眼看到了,铁血战士的虎威。只一个照面就解决了战斗,一艘三百吨级的鱼雷艇到手。发财啦!哈哈,兄弟!”

“这不算什么。”黄志明随口回答道,“可惜那艘金刚了,要是有中国海军赶到,也不至于炸毁。”

“对了,黄兄弟,你打算如何处理这艘军舰?”

黄志明望了海鲨一眼,心道:“这人莫不是又想要这艘鱼雷艇了吧。我既然知道大哥有建海军的打算,就不能像上次那样,白送人了。”言道:“回去问问二哥和三哥的意思,再作决定。”

“依我看,甭回去问了,问不问都一样。这种老掉牙的军舰,你们看不上眼。拿着也没用,不如卖给兄弟,换点钱花。”

“戴帮主,我在军队里只是一位大队长,上头有二哥、三哥,还有屠龙会的几位哥哥,这事,我确实作不了主。还是等回去后,等几位哥哥定下决定再说。”

“我们海鲨帮愿以本次行动的三分之一的酬金,购买这艘军舰如何?”海鲨仍不死心。三分之一的酬金相当于八万美元,而这艘军舰绝对值不了这么多钱。不过,军舰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东西。再说,海鲨想从中示好,以便拉拢自己与龙居士的关系。为自己的将来谋个出路。

“戴帮主,……”

“怎么,嫌钱少?”

“不是。如果我能作主,这军舰,哪用得着您花钱?送你得了。只是,我实在作不了主啊。”

海鲨黑起了脸,道:“别打马虎眼,黄兄弟的份量,我还不知道?只要你定下的事,军队里不会有人说闲话。上次那三艘巡逻艇,不是你定的音吗?”

“戴帮主,您别提上次那事了,好些兄弟都埋怨我呢。要不是我将船送给了你,兄弟们当中那些当海军出生的人,也不会整天和我们这些旱鸭子一样,窝在丛林里了。”

至此,海鲨还不明白,他就不是海鲨了。看来,这艘军舰,海鲨帮甭想了。雇佣军有海军士兵,也就是说,他们有建海军的想法。以吞日集团的财力,龙居士的实力,现在又得到了华商会的资助,要搞个海军应当不难。等将来,海军建起来,雇佣军所求海鲨帮的事只会越来越少。到那时,自己只怕也会到龙居士那里没什么份量了。

“黄兄弟,贵军中,可有能指挥舰队的人才?”

“这倒没听说过……”黄志明见海鲨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急忙改口道:“戴帮主,您问这个干什么?”

“哈哈,没什么,随便问问。”

黄志明冷汉冒了出来,自己无意中泄了一个大秘密,大哥不会怪罪我吧。

……

棉兰,贾拉勒的军营。

“什么,海军还没有出发!?”贾拉勒气急败坏,“这些海龟!全都是垃圾!他们难道就不知道,现在是捉到海盗的最好时机吗?如果让海盗跑了,海军要承担一切责任。”

贾拉勒不论在人前人后,都直接称呼海军为海龟。因为,海军行动速度一向慢得和海龟有得一拼。印尼国穷,用金子堆成的现代化海军,不是像印尼这样的穷国所能养得起的。而现在的国际局势整体上处于太平时期,不会有什么外敌入侵。既使外敌来了,美国这个以世界警察身份自居的大叔不会不管。美国商人与苏哈托家族有亲密的商业往来,现在苏哈托的虽然下台了,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苏哈托仍有巨大的影响力。美国不会坐视自己商人利益受损。而,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是印尼的最大投资国。绝不会充许印尼这个卡在其石油咽喉上的国家,被外敌占领。有这两大国撑腰,谁还敢打印尼的主意?事实上,印尼的周边都是一些小国,也没有人有实力,打他的主意。所以,印尼海军得不到发展。相反,苏哈托认为,对内镇压,维护自己的统治关键靠陆军。因此,陆军不论是装备和人数都比海军强很多。贾拉勒虽然只是一位少将,但他手下兵强马壮,又处在剿匪第一线,没人敢轻易动他。于是在海军小弟弟面前,就没那么给面子了。

作为印尼陆军中最能打仗的将军,贾拉勒有他过人的地方。首先一点,他不像别的将军那样懒散,也不会像别的将军那样怕死。对于军务,他从不拖欠,办事雷厉风行。不过,印尼军队,整体素质很差,不是他一个将军能改变的。今天,凌晨,接到黑狱被袭的消息之后,让他猛的想起了那支神秘的雇佣军,立即集合队伍,加强警戒。又命令缉私队出发。并且将这个情报通告了,印尼海军。现在自己的缉私舰回话说,遇到了海盗,然后是交战,交战几秒之后,又说对方火力太猛,鱼雷艇失去了战斗力,要投降。再以后,便没了消息。贾接勒大惊。前后变化也太快了吧。最让贾接勒气愤的是,到现在,海军竟然没有出动!

当太阳到了中天的时候,印尼海军终于赶到了黑狱岛。

当然,他们看到的是一座光秃秃,没有一个人,没有监狱,徒有其名的黑狱岛。如果不是核对了经纬度,印尼海军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消息传到雅加达时,哈比比总统正与新加坡的教育部长会晤。会晤已经持续了八十多分钟,在这八十多分钟里,新加坡的教育部长没有说一句话。任由着哈比比的训话。

哈比比由副总统,突然升任为总统,让许多国家措手不及。因此新加坡祝贺他荣升为总统的贺电,晚发了几天。哈比比心怀不满。今天,这位可怜的教育部长成了,哈比比出气的对像。会晤一开始,哈比比就跳了起来,冲到墙上的地图前,展开双臂,作了一个合围的手势,“看到了吗?新加坡就是这么一个小红点。它处在印尼大片绿色的包围之中。你们要明白,新加坡的地位和脆弱性!……”

新加坡是马来半岛最南端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小国。小到他的首都新加坡城与新加坡完全重合。以至于外人认为,新加坡首都即新加坡,而不是新加坡城。它武装力量薄弱,处在黄金水道上,再加上富得流油。就像是一个抱着金砖的过街的小孩,时常感到国家安危受到威胁。外交上,“忍让”几乎成了他们的国策。

今天这位“强大”的印尼邻国总统,竟然堂而皇之的威胁。训新加坡的高官竟像训哈比比的下属。让一同出访的新加坡人,义愤填膺。可是,哈比比这位疯狂的印尼总统,讲的也是实情。新加坡的弹丸之地,在马来西亚和印尼两个“大国”的夹缝之中,要想生存,就只有忍气吞声的服待好这两位大爷。

会晤,不,训话。哈比比对新加坡教育部长的训话持续了八十多分钟,即一小时零二十几分钟。这位集医生、工程师、学者于一身的高智商总统,充分的展示了他的口才之后,终于累了,抓起桌上的杯子,想喝上一口水。

国防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维兰托,焦虑不安的走了进来。不顾有新加坡人在场,一见哈比比就大嚷道:“一号监狱被袭,五千多名犯人全部失踪!”

两国关系密切,新加坡的教育部长认得这位印尼的实权人物。这是有名的“钢刷”总司令啊。他身材粗短,尖头下的脖子几乎看不到,啤酒肚下,有一双女人似的小腿,竟直绝了,就像是新加坡小孩常玩的大号陀螺。但没人叫他陀螺总司令,而是敬他为“钢刷”总司令,这来源于他嘴上独一无二的一片胡子。这胡子既不像印尼第一任、第二任主人荷兰、西班牙的两端向上跷的胡子,也不像第三任主人,日本的“卫生胡”。而是维兰托自己发明的上大下小的倒梯型胡子。这胡子被维兰托命名为“钢刷”。就像是刑俱钢刷一样,只一下,就叫犯人皮烂肉翻。维兰托对自己的这个“发明”很是得意。有了这把“刷子”,印尼国内的分裂势力:亚齐人、帝汶人等等就会闻风丧胆,再也不敢要求独立了。

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哈比比手一轻,杯子掉了下来,砸在桌子上,弹了弹,又转了半圈,掉到地上,“当”的一声裂开,白磁碎片大大小小溅开了去,就像是印尼地图。茶水撒满了,桌面与地面。

作为前任总统苏哈托的亲密伙伴,哈比比知道黑狱里藏着些什么。那里面的犯人,有几个重要的特殊人物,万一他们乱说,自己的总统任期恐怕会立即结束。并且还会受到审判,下半生将会在监牢中度过。

哈比比的位置原本就是不稳的。早在去年五月,哈比比接任苏哈托的总统位置时,学生们与大部分印尼人,并不接受哈比比掌权。认为这两人狼狈为奸,要求他们一起下台,并就所犯的罪行接受审判。

外界普遍视哈比比为苏哈托的忠实支持者,认为新政府不过是过渡性的傀儡政权。

反对派领袖赖斯拒绝承认哈比比,强调所有与贪污政权有关连的内阁成员,包括哈比比在内,必须一并撤换。赖斯已宣布将竞逐总统,并要求审判前总统苏哈托。

国际金融界对于哈比比处理经济问题的能力抱怀疑态度。

……

哈比比接任后,采取种种措失,放出许多诱人的气球,这才得以,免强充任总统到今天。这些诱人的气球有:承诺新内阁将会是一个完整的内阁,其中可能包括不时就经济问题提出猛烈抨声的华裔经济学者、反对派回教领袖赖斯及流亡海外两年,第一任总统苏加诺的女儿梅嘉娃蒂;实行“反贪污、反私相授受”的政策等等。

持政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经济毫不见起色,内政一团糟。苏哈托留下来的军人政权顽疾无法医治,哈比比有心而无力。民众要求提前选举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现在,关有五千人的黑狱,遭劫,里面的关着的大批敏感的政治犯不见踪影。万一他们将所有的黑幕都抖露出来。这对整个印尼都将是一场风暴。一场足以毁灭印尼政府的风暴。今后,不管是谁执政,丧失公信力的印尼政府,都将无法有效的控制印尼。

“因全能的真主之名,我命令你调动三军,一定要将逃跑的犯人抓捕归案!”哈比比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对维兰托命令道。定了定神,见新加坡教育部长仍在场,跳过去,抓住他的双臂直喊:“这是一个阴谋,是你们主使的是不是?要不,为什么会在你们来访的当天发生?警卫,警卫,将他们都抓起来……”

新加坡人惊呆了。

警卫冲了进来,却被维兰托给挡住了。

“哈比比!冷静点!我们没有证据表明新加坡与此事有关!如果乱抓人,会有麻烦!”

“喔,喔,……全能的真主啊,你真是对我太好了,赐给我一个这么好的上将……”哈比比放开了手,“喔喔,谁干的?有线索吗?”

维兰托见新加坡人还在场,止住没说。直到他们离开,这才说道,“据贾拉勒说,很可能是印尼国际雇佣军干的。”

“印尼国际雇佣军!?全能的真主啊,告诉我,他们是谁?”

新加坡教育部长,离开总统府后,立即将听到的消息传回国内。但他的消息还是晚了半拍,现在互联网上,已经有人将这事贴在了BBS上。

无论是谁,打开那篇标题为《血腥的印尼》文章的人,无不愤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