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楚云飞铁骑盗马(阅读有奖)

乘日公子 收藏 143 598
导读:[原创]楚云飞铁骑盗马(阅读有奖)


铁血大地,山川秀丽。在这片土地上,无数奇人异士汇聚,他们建立起门派帮别,做着久久流传的事情。铁血纪元204年,一群行走八方,以惩奸除恶为己任的游侠由于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并得到庐陵王金伟国的资助,在卢陵成立了一个正义的组织——铁血龙骑,简称“铁骑”,公推一大侠黎华为首领。为什么叫做“龙骑”呢?原来这些侠客当中有个据说是皇族后裔的女子,二八年华,貌美如花,尤其掌握着一项不可思议的技能——御龙术。她将笑傲九天的佛宗八部众之一天龙众的坐骑神龙带到了铁骑,并协助一个自诩为铁血智者的奇人李宸洲使神龙与牝马媾和,从而造出一个新的物种——龙马。龙马头似龙首,身型似马,体披鳞甲,多彩有翼,可登天潜渊,日行千里。该女子立下此不朽奇功,又因有贵族血统,因此人称铁骑公主。铁骑自从有了龙马神兽更加声名远扬,却也知道一定会受到世人觊觎,于是限制了龙马的使用,除紧急事物动用外,龙马一概秘密放养在庐陵的大漠腹地,不但派遣精锐的大漠铁骑看护,还在马场方圆十里放下了人称“魔之右手”的墨家名匠南宫钶制造的铁甲蟑螂,起提前报警的作用。

花开两边,各表一枝。铁血有郡乌龙,郡内沟壑纵横,溪河密布,峰峦起伏,洞穴连绵,其中最高一山,壁立峰连, 险峻奇伟,似一乌龙盘亘,因此得名乌龙山。乌龙郡虽说不上穷山恶水,却也土地贫瘠,天灾频繁,历朝皆是统治的薄弱区域。于是受铁血官府严密追捕的枭雄便借助乌龙郡险要的山川形势割据一方,称王称霸,风高放火,月黑杀人,虽说有的打家劫舍,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却也有的杀富济贫,行侠仗义,能够安抚一方百姓,其中一伙英雄好汉聚义乌龙山,树起“替天行道”的大旗,招兵买马,屡败官军,干出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一天,山上众头目正在“天道堂”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其中军师云达丰悠然抿下一口酒,缓缓说道:“众位兄弟,可知现今天下出现一种异兽,名曰龙马,乃‘铁骑’利用神龙与母马杂交而生,神俊非常,可登天潜渊,日行千里。”“那还等啥,我带一帮弟兄去拜山向他们讨要一公一母,咱们不就也有了吗?” 山上一头目姜必达嚷嚷着。“姜兄想简单了,朝廷也曾让铁骑进贡一对龙马,却因铁骑有个女子与那皇帝老儿有什么亲戚关系,不买他的帐而作罢。想我乌龙山虽也算一方之主,却与那铁血龙骑素无往来,想讨他一对宝贝不容易啊!”“那怎么办?”众头目面面相觑。“看来只能做那无本买卖了,楚兄弟,你说呢” 云达丰朝乌龙山留名营头目楚云飞露出诡秘的笑容。何为“留名营”?其实它就是个盗术高手(俗称小偷)集中的小队。营内高手云集,艺高胆大,每每作案均留下字条,上云“何年何日某某于何处取何物”,故得名“留名”。而据他们说盗术的最高境界是“偷心”,恰巧“留名营”成立之时山上来了个翩翩公子,自称楚云飞,说只要他看上天下任何女子即可施展“偷心大法”手到擒来。这厮原来也是个官军头目,只因欠下众多风流债,又被上司之女苦苦纠缠,于是便弃官来到这乌龙山落草。众“盗手”听楚云飞那么一说,便公推他为本营头目。“我正好在山上憋得慌,也正想下山走走,我这就带几个兄弟去那铁骑施展空空妙手牵它几匹龙马回山。” “听说那铁骑有个女兵独立团,其中女子各个性情温和,国色天香,兄长还想要施展那‘偷心大法’带回个嫂子吧?哈哈哈……” “留名营”中善长易容术的薛柔情揶揄道,“什么时候也教教我啊?”“没问题,这次你跟我下山吧”楚云飞又挑选了马克己、葛恁人就开始“乌龙盗马”行动。

话说楚云飞一行人等来到庐陵,却发现铁骑总舵虽然占地面积大却没有适合潜入的地方。白天当他们想靠近查看地形时,就有哨骑就策马过来警告:“这里是铁骑总舵,闲杂人等请勿靠近!”到了晚上他们又想借助夜色潜入盗马,结果发现在铁骑总舵周围点着数十个火堆,照得到处如白昼般一片光明,另外又有近百名精干哨骑巡逻,即使换哨时也是无机可乘,只得作罢。回到住处,楚云飞唉声叹气:“这如何是好,想我自诩为特种作战专家却是毫无办法,咳……。”“我倒有个办法可以一试,只是要委屈众位兄弟了。” “葛兄但说无妨。”“好,我们可以……”

这天铁骑女兵独立团一营教导员薛蓉去集市为姐妹们买胭脂水粉,在回去的路上被三个喝醉酒的小混混拦住了:“这是哪里的小妞啊,长得真不赖,来,让哥哥疼疼你啊”薛蓉不想与之纠缠,却被这三人及一些好事者围住无法离开,其中一个笑得极猥亵的无赖还向她的如花粉脸伸出了手。忍无可忍之下,薛蓉刚想施展功夫教训三人,却听到有人大喝:“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岂能如此放肆,可知还有王法?” 薛蓉一看,原来是个青年男子站了出来仗义执言。“妈的,来了个管闲事的,快给爷滚远点,别碍事!”“放了这位姑娘,否则……”话还没说完,书生身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拳两脚。薛蓉大惊,慌忙出手打跑了流氓,再看看那书生,已然昏了过去。薛蓉只得请了几个轿夫将书生抬到了铁骑总舵的厢房,又请来铁骑以医术著称的虚无居士为其疗伤。这三个混混其实是薛柔情、马克己、葛恁人乔装打扮而成,而青年男子自然就是楚云飞了。在虚无居士验伤的时候,薛蓉才有机会仔细打量书生的容貌。他大约二十三四岁,一身蓝色儒生打扮,十分的英俊,可惜双目紧闭,脸色发青,薛蓉看了心中自是忐忑不安,“这位公子怎么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这位公子伤势并无大碍,只是身体虚弱,才经不起那拳脚殴打,他似乎很多天没有吃饭了。” 虚无居士号完脉对薛蓉说,“待会儿他就会醒过来的,姑娘还是先让厨子做碗小米粥好让他等一下吃。”“好的好的” 薛蓉闻听书生无事心中石头自然落下,一丝微笑也露了出来,赶忙去吩咐厨子做饭。此时楚云飞虽双目紧闭却将二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暗得意:“我饿了几天的工夫总算没有白费……”至于那脸上的青色自然是薛柔情易容术的功劳,将那小米粥吃下后,待旁人不注意偷偷抹去便是。

此时房内静悄悄的,薛蓉与虚无居士都已离去,楚云飞也就睁开了眼睛。这房间看来是铁骑用来招待客人的,但是却十分朴素,与寻常小客栈的摆设无异,家具都很普通,毫不奢华,丝毫没有显示出铁骑名满天下的气势。又过了一会儿,房外传来脚步声,楚云飞就又闭上了眼睛。“公子醒醒。”耳旁传来薛蓉轻柔的声音,楚云飞作势睁开了眼:“姑娘,我这是在哪里啊?”“这里是我们铁骑的总舵,来,先吃了这碗粥吧。” 薛蓉已经舀了一勺粥送到了楚云飞嘴边。“不敢有劳姑娘,我自己来。”“我们江湖儿女讲那么多规矩,快吃。” 楚云飞只好装出病歪歪的样子由一个女孩子给他喂饭。一碗粥吃完,楚云飞深吸一口气,一股淡淡的幽香使他浑身舒坦。“恕在下唐突,不知姑娘可否见赐芳名?”“我姓薛,你叫我薛蓉就可以了,你叫什么啊?”“在下楚天,承蒙薛姑娘相救。“楚大哥,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文绉绉的,我听起来好别扭啊。”“这个……不好意思啊。”“听大夫说楚大哥是因为好久没有吃东西才晕过去的,这是怎么回事呢?”“说来惭愧,我原本是来庐陵参加乡试,由于家中贫困,带来的盘缠几天前就用完了,也曾想靠卖些字画筹集盘缠,可惜我学艺不精通,没有卖出半张字画,咳……”“这几天帐房的那个老人家正好在物色个助手,我帮你说说。让你去帮他,这样以来你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如此甚好,有劳姑娘了。”“你又来了。”“哈哈……” 楚云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心中十分高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可以进入铁骑了。”

在薛蓉的安排下,楚云飞当上了铁骑的一个助理帐房先生,获得了自由出入铁骑总舵的腰牌。楚云飞于是利用休息时间在铁骑仔细寻找龙马的踪迹。可楚云飞不知道他的身份已经引起虚无居士的怀疑,想那虚无居士是何等人物,任凭楚云飞再如何掩盖功力还是没能逃得过他的法眼。楚云飞没有被逐出铁骑,完全是因为铁骑高层在得到汇报以后决定静观其变,看看他进入铁骑究竟有什么目的。虽说有护卫的故意“放水”,楚云飞走遍总舵还是无法得知龙马圈养在何处,又怕被怀疑,不敢贸然询问他人。这时楚云飞想起了薛蓉,薛蓉也算是铁骑的中层领导,应该清楚龙马的下落,向她询问也应该不会引起怀疑。

于是楚云飞走到女兵独立团的营房前对当天值守的女兵虞玫瑰说:“烦请姑娘通报一声,楚天求见薛蓉薛姑娘。”“呵呵,原来你就是楚天啊,说话果然是酸气十足。你等一下,我去叫薛姐姐。”看来薛蓉救了楚云飞的事在独立团已经路人皆知了。“楚大哥,这段时间比较忙,我也没空问你在这里是否习惯。”不一会儿,薛蓉就出来了,“你找我有事吗?”“我在这里挺好的,今天是专程来这里谢谢薛姑娘的救命之恩的。”“那你拿什么谢谢我啊?” 楚云飞没有想到天真浪漫的薛蓉说出这番话来,此时他身无分文,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酬谢人家,所以一下子楞住了。薛蓉看了楚云飞的窘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我和你开玩笑的,楚大哥。”“这个……如果薛姑娘不嫌弃的话,我可以为你画一副画像。”“真的吗,太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薛蓉一下子跑进了营房,等她出来,就已经穿着一身戎装,显得英武俊秀,豪气逼人,与先前的那拥有单纯笑容的薛蓉判若两人。“楚大哥,咱们到哪里去画啊?” 楚云飞想单独和薛蓉相处,好询问出龙马下落,于是提议去总舵那清风香酥的寂静湖边,薛蓉当然没有异议。楚云飞就回住处拿上绘画工具与薛蓉说着话向湖边走去。“听说铁骑有一种神兽唤做龙马,如果你骑着龙马,我想会画得更好看的。” 楚云飞果然很有心机。“龙马以前是养在这里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段时间后就养在别的地方了。”“那可以去那个地方画啊。”“可惜我也不知道。”楚云飞听到这里,心中凉了大半,就敷衍道:“不要紧,你这样子也可以的。” 薛蓉没有察觉,依然兴高采烈。原来铁骑自从有了龙马神兽更加声名远扬,却也知道一定会受到世人觊觎,于是限制了龙马的使用,除紧急事物动用外,龙马一概秘密放养在庐陵的大漠腹地,不但派遣精锐的大漠铁骑看护,还在马场方圆十里放下了人称“魔之右手”的墨家名匠南宫钶制造的铁甲蟑螂,起提前报警的作用。到了湖边,楚云飞已然没了心情,随便画完后就将画像交给了薛蓉,薛蓉不谙画艺,自然看不出端倪,很高兴地向楚云飞道谢,楚云飞不免感到一丝愧疚。

薛蓉刚回到女兵团就被通知到团部报道。当她到了团部办公室发现在场的除了团长梅桂豁和一营营长秦恬雪还有铁骑监察部副部长薛禾以及几个干事,铁骑监察部主管涉及内部安全的事情,怎么他们也来了?薛蓉正想着,梅桂豁发话了:“薛教导员,请你谈谈刚刚你和楚天都说了些什么?这涉及到我们铁骑的安全,请不要有丝毫隐瞒!”听说涉及到铁骑的安全,薛蓉就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上级做了报告。“好了,你可以走了,注意不要再和他有什么接触了。”“是!” 薛蓉带着疑惑走出了办公室,其实薛蓉在铁骑呆久了,就觉得铁骑的男子虽然充满了英雄侠气,可就是少了分楚云飞的风流倜傥,因此对楚云飞已有了几分好感。可此刻在她的心目中,楚天这个人却再也不是那个说话酸酸的落魄书生了。

结局一

这时楚云飞也满怀心事地回到住处,却发现屋里已经有人了。其中一个身材伟岸的男子对他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铁骑监察部副部长凌翎毅,你的那三个兄弟我们已经进行监控了。现在你可以介绍下你自己了吧!” 楚云飞看这架势,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也不像再隐瞒,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说:“我不叫楚天,我叫楚云飞,是乌龙山留名营的头领,其余三人是我带来的兄弟,我们来铁骑的目的就是想见识下贵帮的神兽龙马。如此而已!”“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乌龙山特种作战专家啊,久仰!”“客气客气。”“其实我们铁骑兄弟对乌龙山的兄弟仰慕已久,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你们不要再客套了,想对我怎么样,说吧!”楚云飞到了此时仍然不失为一条汉子。“我们其实早就想与乌龙山的兄弟结交,相请不如偶遇,就接此机会请楚兄带回龙马四匹,以表心意。” 楚云飞没想到峰回路转,结局会如此戏剧化。

楚云飞等四人骑着龙马回到山寨,将事情经过禀告给了大当家岳志和诸位兄弟,大家都认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于是决定与铁血龙骑结盟,共同替天行道,为正义而战!

时光流逝,风过无痕,铁血大地上一幕刚落,一戏又起。


战友们中第一个将文中涉及的所有ID写出者,本人奉送50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