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 第一章 回到人世

水月村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9/


他突然感到自己有了些变化,只是丝毫也抓不住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总觉得自己现在想到外面那个吸引他的世界去。因为不久前他发现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森林,在这里自己没有一个伙伴、朋友,有的只是我穷尽的敌人和被猎杀者。

发不出人类该有的语言,在山间回荡的是那雄浑的低吼声,震慑了百兽,惊起了飞鸟无数。在落日的余晖下,一个身穿兽皮衣的少年沐浴在了夕阳的金黄色霞光中,他的前面就是那充满危险的未的世界,但他有的是坚定的步伐,虽然他不懂什么大道理没,但他却知道大自然的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他首先到的当然是那个他熟悉的小村庄,那里的村名对他没有什么敌意的,除了小孩子老喜欢拿他玩外。由于善良的村民看他无依无靠,同时又是个孩子,所以就给了他一份算是工作的劳动:帮村里的老村长干农活。因为老村长当年打过鬼子,而且还有文化,听说还做过干部呢。只是后来的文革打动乱让他心灰意冷,所以就回到了这个他的家乡来了,自然是一直当村长了。现今有七十岁了,当年的拼杀落下的旧伤在身体一天天老去的时候开始肆虐了,从而失去了干重活的能力,所以感到孤单的老村长收留了他,还要小男孩叫他爷爷,因为他告诉男孩自己的儿子年轻的时候就牺牲在了前线,妻子有早早地走了,所以他没有了后代,很希望男孩可以叫他爷爷。小男孩纯真的大脑毫不思考就答应了,这是一年后的事情了,从此村中多了一个少年,森林里的动物发现那个曾经令他们胆寒的掠食者不见了,恐怕会未知欢呼雀跃吧。

1995年的四月,同样是个春暖花开的好日子,他早就有了自己的名字:振麟。爷爷心中的想法是上天赐给了他一个麒麟般的孙子。当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名字时的那种兴奋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整整兴奋了一个星期。振麟很爱爷爷,因为爷爷不仅给他取了名字,而且让自己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而这在以前森林中的这是他所不可想象的一件事。爷爷也不知道振麟到底几岁了,问振麟也糊里糊涂,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岁”,所以爷爷就根据猜测,最终把振麟的年龄定为16岁,很巧的是刚好准了,因为农村中用的是传统的虚岁。不知道振麟生日的爷爷就把振麟进入村子的那一天作为振麟的生日:三月22日。一个让世界记住的日子就是这样被确定下来的,让人哭笑不得。

振麟还是和以前一样跟着爷爷振大山在山村中辛苦但幸福地过着平淡的生活,在鸡犬牛羊的叫声中时间在默默地流逝着。

六月的空气仿佛要把人给蒸熟了似的,到处是挥之不去的炎热气味,对在烈日下劳动了一天的村民来说吃完晚饭然后再院子里乘着凉那是最惬意不过的了。而孩子们最喜欢的故事又开始了从老一辈口中的代代相传着,最安静的恐怕就是大黄狗了,静静地趴在小主人的脚边眯着眼。

振麟最喜欢的也是在深邃的星空下听这爷爷讲当年的故事。虽然情节早已老套,但每当振麟听到爷爷说到在战场上驰骋的精彩之处依然激动不已,仿佛自己就身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中一样。而爷爷也从来不会厌倦一次又一次地对着他的孙子讲自己的故事。

今天的晚上还是那个围着篱笆的院子里,听众却多了一个——邻居家的大黄狗,也许是晚饭的时候振麟给了它一根骨头吃所以才不走的吧。爷爷在振麟的纠缠下又开始了讲述那些年的往事,振麟看着天上闪呀闪着的星星,就想起了自己在森林里的生活。现在的她早已不是那个不懂人事的野人了,经过爷爷的亲自教诲,已经懂得了许多的知识,同样得在山村的一年多生活让他知道了很多的事情,现在的他对一些事情的认识一点也不输于比那些同龄的孩子,反而由于经历过森林中的长久生活而领悟地更深。

当他的思绪飘向了好远好远的地方时,旁边的大黄狗突然发出了一声的低吼,并且紧张地在地上走动着,时不时地望着黑暗的大山,爪子一直在地上抓来抓去。爷爷首先发现了这个反常的现象,多年的经验让他知道山上一定有极度危险的猎食者在静静地盯着他们,并且是将要发起了攻击,所以才让耳力灵敏的大黄狗发觉了。爷爷知道现在的危险程度,因为就在不久前有一个孩子在村外玩得时候就被不明生物攻击了,经常打猎的村民从现场的特征就知道了那是一只狼,一直孤独的狼,然后大人们就不允许孩子们去村外玩了,孩子们也很害怕,所以加大防范后也就没有再发生了惨剧了。但村民们知道那只狼是不会就这样走的,狼是种狡猾凶残的动物,也是猎人最难对付的猎物,一不小心自己反而会成为狼的食物。

爷爷知道既然狼已经盯上了他们,那么就一定是观察了很久的。“果然是狡猾的畜牲”爷爷低声地哼了一声,不过他一点也不紧张,连上生死战场都没有皱过一次眉,何况眼前只是个畜牲而已。爷爷趁着狼距离这里还有两百来米的空间差,快速地走进了屋内,在一阵翻物声后就从屋内走了出来,只不过手上多了一个东西,振麟知道那是一把枪,因为他经常看到村中的大伯大叔经常抗着枪去打猎,每次回来后孩子们都会争先去看猎物,而振麟看的却是猎枪。但振麟发现爷爷的枪和乡亲们的不一样,上面擦得铮亮铮亮地,一点灰尘也没有。

也许是因为有大黄狗在的缘故,那只大狼并没有急躁地攻击,而是慢慢地逼近到了三十米外在走动着,而大黄狗在那儿背毛直立低吼着,看来大黄狗还是很勇敢的。爷爷很惊讶的却是振麟一点也没有紧张,只是站在那儿紧紧地盯着几十米外的大灰狼。细心的爷爷还发现自己孙子的那双平时让人看起来深邃地像深潭的眼睛同样在发着幽绿的光,他吓了一大跳,毕竟是经历过战场的人,马上也就恢复了平静。端起那把好多年没打过猎的老伙计瞄也不用瞄就是一枪,深山里回响着清脆的枪声和狼临死的残嚎,久久不愿散去,让原本安静的大山飞起了无数的鸟儿。村民马上就干了过来,一看是那只让他们当心的狼狈打死了,莫不拍手称快,尤以那对丧失孩子的夫妇为甚。村长把狼给了那对夫妇,因为要习俗那只凶手要用来祭奠那个死去的孩子的。

爷爷的心早就不在这里了,等集聚的村民都散去后,村长把振麟叫到了自己的跟前说:“麟儿,爷爷问你件事好么?你可要老实地回答。”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的振麟知道爷爷一定是看到了自己那双会发光的眼睛了,因为他早就知道人的眼睛是不会像自己一样发出幽绿色光的,所以自从到村子后振麟一直就避免别人发现他的秘密。怕别人把他当作怪物(本来就是山里出来的)。今天不小心给爷爷发现了,在忐忑不安中把事前的前后经过都告诉了爷爷,包括那次和母狼的搏杀经过及自己一昏睡就是到好久(具体多久根本不知道,只说大雪没有了,地上长满了小草)。爷爷听了后半天没有说话,一直在思考着。

振麟终于可以放心了,因为爷爷最终对他说:“孩子,不用担心,爷爷不会赶你走的,麟儿永远是爷爷的麟儿。不过你以后可不能让人发现这个秘密,不然会有大麻烦的。爷爷相信麟儿一定是个好孩子,你到屋子里来,爷爷有话对你说。”

窗户上的影子印着两个人,在说着什么,一直到了深夜。

还是春去秋来,太阳以亘古不变的规律在旋转着,人类的文明依然在不平静中前进着,只是自认为文明的人类丝毫没有一点对同类的怜悯,他们没发现自己的前进路上是一条同伴的鲜血铺成的路,因为他们看的永远是前面而不是后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