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覆地 第七集 挺进南洋 第二十章 立体打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3/

到4月5日为止,整个喀拉拉省沦陷的大部分乡村重新得到解放,叛军主要盘踞在奎隆、特里凡得琅、科摩林角、开利开尔、本地治里等海滨城镇,以及马杜赖、提鲁契腊帕里、坦焦尔三座内陆城镇的外围地区。数百万参与、支持、同情叛乱的老百姓也都跟着叛军涌入敌占区,不甘心失败的叛军在其英国主子的驱使下进行疯狂的扩军,不但当地的大多数青壮年男子编入叛军,锡兰、马尔代夫的青壮年也几乎被抽调一空,建制犹存的8个军全部扩编为集团军,屡遭打击、伤亡惨重的各个集团军人数居然都达到了创记录的12万人。英帝国主义蛊惑煽动大批马来族反动酋长土司阿訇及其狂热追随者,于3月24日在马来亚省发动的大规模武装叛乱,号称有60万大军的叛乱武装疯狂的进攻以汉族为主的其他民族群众聚居区,却遭到我众志成城、训练有素、防备严密、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的预备役民兵部队、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的迎头痛击,无论这些叛乱分子使出多大的力气,也无法攻破我武装军民组成的铜墙铁壁。为了准备龙怒行动,原来部署在老挝、南越省的解放军第九军以军事演习的名义,在三月中旬就秘密进驻由新泰省军区在新泰省南部山区构筑的军事基地,在得知西南地区发生大规模武装叛乱的消息后,我军各级指挥官就估计到解放后一直没有受到很大冲击的马来族反动势力可能发动叛乱,虽然表面上看中南地区一切平静,但敌我双方都作了精心准备。当解放军第九军和新泰、马来省军区部队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向叛军时,这些蠢蠢欲动、不知好歹的乌合之众很快就土崩瓦解,仅仅三天时间大部分叛军就被我军消灭,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反动邪恶势力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只有六万多残兵败将及高官家属在叛匪总头目马哈尔苏丹率领下乘坐帝国主义国家提供的轮船仓惶逃到喀拉拉省,这股叛军全部并入来自北婆罗洲的英军,组成马来亚集团军,而来自非洲、澳洲的各一个英国师到达后,这股英军也组建为英军第22集团军,至此整个喀拉拉敌占区不计英国海军就达到了创记录的10个集团军,有120多万人马,总兵力超过了当年的英国在整个亚洲兵力的总和,当然这些部队中真正的英国白人还不到7万人,绝大多数叛匪没有经过正规训练、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英帝国主义从过去两年的惨败中吸取的一个重要教训就是没有充分利用自己所控制的殖民地丰富的人力资源,此次不惜血本武装印度、马来亚乃至非洲的土著人,就是对以亚制华战略的一次大胆尝试。由于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横空出世,大大刺激了全世界的军备竞赛和军事变革,大量先进的武器装备迅速研制出来并配备给部队,英军也淘汰下来大量的老式武器和弹药,这些武器弹药都被用来支持此次叛乱,欧美有多个帝国主义国家也通过武器贩子向叛军提供各种过期或淘汰的军火。这些天英国人隐忍不发,就是在等待源源不断运来的军火和援兵,同时抓紧时间训练新兵。这些天解放军居然没有趁着自己立足未稳之际发起大规模进攻,让叛军总司令杰菲逊及其手下暗自高兴,随着叛军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曾经因为连吃败仗垂头丧气的叛匪总算恢复了生机。

对于西南地区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武装叛乱,特别是整个喀拉拉省最富裕的沿海平原地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毁灭性打击,战后活下来的当地人不到30%,国内的新闻界一些记者和一些民主党派对此就有很大看法,认为这是中央军委的失职,不过这个时候李得胜总统的威望如日中天,而解放军的战果又是百战百胜、战果辉煌、无与伦比,这种议论也只能代表一种观点而已,掀不起多大的浪头。到了数十年以后,有些研究军事、历史的反动学者从日本东京战事、印度地区大叛乱的进程推断出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就是李得胜亲手布下的一个大圈套,为的是引蛇出洞、借刀杀人,以达到清除异己、实施种族灭绝和巩固新中国对这些地区的统治的目的,从后来达到的效果看的确如此,由此可以得出结论,那就是李得胜是比秦始皇、汉武帝、成吉思汗还要残暴和阴险的统治者,由于他的野心极度膨胀,才造成全世界数千万乃至上亿人的死亡,人类历史上破坏性最大的战争——世界大战的爆发,李得胜其实也是罪魁祸首之一,表面上看他是个爱好和平、热衷搞发展建设的领导人,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战争狂人,帝国主义之所以发起世界大战,完全是被李得胜逼出来的,李得胜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伪君子,这种离经叛道、恶毒攻击的反动言论在进入网络时代的辽阔新中国得以顺利流传,遭到所有爱国青年的愤怒谴责和严辞驳斥,主流媒体和编纂军事历史书的学者根本不会把这种言论当作一回事。

1907年4月6日,中国人传统的清明节到了,全国各地的人民群众自发来到各地的革命烈士陵园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深切悼念为革命事业、抗击侵略和祖国的强盛而牺牲的革命烈士,李得胜、孙中山、宋教仁、黄兴、陈天华、章太炎、陶成章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北京直辖市数十万群众也于当日清晨6点,来到北京新城区中心广场——北京市人民广场中央新落成的中国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举行庄严隆重的悼念活动,深切缅怀鸦片战争以来千千万万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李得胜总统的讲话中专门提到了在西南、华西、中南地区抗击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新中国的侵略挑衅和分裂叛乱战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表示衷心的哀悼和怀念,并再一次庄严向全世界宣告,烈士的鲜血决不会白流,一切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反动走狗都将被团结起来、万众一心的中国人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随着喀拉拉大量乡村和城镇的收复和众多叛匪被俘虏,英帝国主义指挥煽动叛乱分阴谋诡计大白于天下,大批叛乱分子对革命同志和倾向、同情、支持新中国的人民群众采取的诸如刮皮、抽筋、挖心、断肢、砍头、奸淫、抢掠、防火等种种令人发指、灭绝人性的残暴罪行也被大量揭露出来,新中国的新闻界及时作了详细报道,英国侵略者和武装叛匪犯下的滔天罪行激起全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武警指战员的极大愤怒,李得胜总统亲自下达了对这些禽兽不如的叛军决不留情的命令。“血债要用血来还!为死难的同志和群众报仇雪恨!“成为每个将要征战疆场的解放军和武警战士的出征誓言。

4月6日上午、中午在整个本地治里前线还算平静,虽然时不时有些枪声和爆炸声,基本上属于我军神枪手在消灭那些不知好歹的匪徒。到了下午3点多,炎热的太阳慢慢到了西边,叛军阵地上除了极少数用瞭望孔监视的士兵仍然在紧张的注视前方外,大多数叛军士兵都躲在战壕的背阴处休息,热带地区的4月份已经是非常炎热的暑季了,表面阵地上的泥土都被太阳暴晒得火烫火烫。在海面上也只有英军一艘老式战列舰和一艘巡洋舰巡逻警戒,其他六艘战舰躲在本地治里城南边的港湾里休息。这时候西北部天上突然响起嗡嗡的声音,那些躲在工事里瞭望的哨兵也看不到什么,少数还没有睡迷糊的叛军士兵逐渐从刺眼的太阳方向看清有一群“大鸟”飞过自己的头顶,在海上两艘军舰上的英军水兵也没有反应过来,等到10架飞机依次飞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飞机,等到他们想明白这是来要他们狗命的中国空军的战机的时候,呼啸而来的飞机投下的高爆炸弹已经接二连三在周围爆炸,训练有素的空军第三师指战员驾驶着轰2型战机第一次上阵,就有了很大的效果,两艘英军战舰都被准确击中,燃起冲天大火,这个时候英军水兵的高射机枪才陆续响了起来,仿佛在鸣枪表示欢迎。我军飞机第二次到达敌舰上空投弹的时候,这些机枪总算有所效果,我军有6架飞机上留下了一些弹孔,在关键部位装有特种合金钢板的我军战机照样飞了回去,而这些英国水兵自己脚下的军舰连续被击中后,引起更大规模的爆炸,很快两艘军舰慢慢倾斜沉入水中,那些侥幸未被炸死的英国水兵纷纷跳海,在岸上的叛军被眼前这一幕精彩绝伦的表演,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这时候南边的港湾里响起更大的爆炸声,我军空三师的另外30架轰2型战机对曾经在这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英军6艘军舰连续进行了三个伦次猛烈打击,终于把这些敌舰统统摧毁。我军共有六架飞机负重伤,两架艰难地飞回马德拉斯机场,三架在野外平原迫降成功,被我军陆军指战员及时救回,一架飞机坠入大海,但飞机上的大多数空军指战员被我军特种兵救回。

当我军第一批次的飞机刚刚飞走,第二批次的40架轰2型飞机再一次飞临本地治里,此次打击的目标是整个本地治里城和港口,为死难的同志和乡亲报仇雪恨的口号在空军第三师指战员心头回想,一颗颗特制的高爆弹和凝固汽油弹准确地砸到敌人的头上,转眼间整个本地治里城被冲天大火所笼罩,港口里的英国运兵船和装运军火的货轮也相继爆炸起火,刚好今天有一艘货轮在码头上卸下大量的军火,还来不及分发到各个,被大火引燃后引起更大范围的爆炸,由此掀起的起浪把周围的建筑物的房顶都掀得支离破碎,炎热干燥的天气下以木结构为主的房屋纷纷燃烧起来,整个城市迅速化为一片火海,在城里驻防的叛军第二集团军十多万人和大批叛军家属绝大部分都被烧死、懵死,甚至躲在地下工事中的叛军首脑都被活活懵死。当所有叛军官兵在阵地上为眼前第二幕大戏而发呆的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我军炮兵也开始发威,由第二十四军炮兵师再加两个师属炮兵团形成的炮群把敌人的前沿工事和重要的据点狠狠犁了好几遍,炮兵指战员也把心中对敌人的仇恨化为一颗颗准确的炮弹落在敌群当中,炸得这些叛匪措手不及、死伤无数,随着我军总攻的冲锋号响起来,我军安得拉警备师、武警师、第一师的40000名指战员跃出战壕,勇敢地杀向敌阵,他们手中的自动步枪、半自动步枪和轻机枪不断射向前面的敌人,战士们投掷的手榴弹也准确地落在敌人的阵地上,我军指战员很快就冲破敌人第十集团军的防线向纵深挺进。与此同时,在敌阵西边的解放军第70师和安得拉第二、第三、第四师也向叛军第十集团军发起猛攻,很快就打开了十多个缺口。

这些叛军本来就是一群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猛烈的空袭和炮火打击,甚至部队里的英军军官也没有遇到过这么惨重的打击,完全被吓破胆的叛军要么躲在阵地上直打哆嗦,要么不由自主地跟着人群往后跑,那些正巧布防在本地治里城北的大部分叛军最后到了熊熊燃烧的城边自然是无路可逃,要么乖乖投降要么被解放军迅速消灭。本地治里西边的叛军第十集团军蜂拥南逃,把英军马来亚集团军的防区冲得七零八落,这个时候让这些侵略军和叛军更加闻风丧胆的事情发生了,我军空三师的第三批40架轰1型飞机飞临敌群上空,不断向密集的人群俯冲扫射和轰炸,到处都是鬼哭狼嚎、惊惶失措的叛军官兵,叛军的阵势越来越混乱,本来还想稳住阵脚负隅顽抗的英军马来亚集团军也被迫往南逃窜,这时候更南边的30多公里也响起激烈的枪炮声,这是解放军第二十四军特种师、警备师、第71师、第72师已经冲破叛军马来亚集团军后卫部队的层层阻拦,插入敌群的后方。这下子这里的叛军和英军马来亚集团军完全慌了神,一个个不要命地往南逃窜,根本没有组织起象样的抵抗,使得我军北部的三个师和西部的四个师的指战员如同在参加军事演习,顺便抓些俘虏。当敌人主力气喘吁吁跑了不到10公里,空中再次响起嗡嗡声,我军空三师的六十多架完好无损的轰2型战机第二次飞到战场,面对这么多蜂拥而逃的敌人,根本不需要俯冲,在空中平稳飞过,密密麻麻的炸弹准确的落在敌群当中,战果极为理想,更重要的是彻底击碎了敌人的军心和士气,许多吓得屁滚尿流的叛匪如无头苍蝇四处乱窜,还有些叛匪完全被吓疯了,居然端起枪向自己人射击,还有许多叛匪吓得腿都直打哆嗦,干脆趴在地上等死。接下来解放军很轻松地解决了残余叛军,此战共消灭四个集团军和英国海军2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13艘轮船,50万敌军转眼间飞灰湮灭,抓获的俘虏就有18万,其中英国军官有2000多人。卡纳塔克省军区主力5个师也悄悄隐蔽在提鲁契腊帕里和坦焦尔以北40多公里的区域,随时准备打击可能北援的叛军第十二集团军和第十四集团军,不过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这些叛匪根本不敢离开自己的阵地,这些天被我军特种兵、神枪手打得灰头灰脸、死伤数千的这两个集团军本来实力就不强,能够守住提鲁契腊帕里、坦焦尔两座城镇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军前些天始终没有发起大规模攻势,就是为了等待空军的到来。来自海上的英军海军舰队的威胁虽然我军并不害怕,但尽可能减少我军前线将士的伤亡人数是李得胜总统一再强调的,即使战事时间适当拖长点,我军也有信心在叛军和侵略军躲在城区周围进行抵抗后,李得胜总统严令前线不得发起大规模工事,西南军区司令部也在正、副司令员曹新根、陈元的率领下于3月底赶到前线,我军大规模反击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整个西南地区的各大兵工厂都在开足马力生产军火,铁路、公路乃至水路上运送各种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质的火车、汽车、轮船络绎不绝。尽管如此,整个西南地区的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仍然按照预定的计划有序展开,广大翻身得解放的西南地区各族人民群众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以自己的辛勤汗水换来国家的繁荣富强和幸福和谐的新生活,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建设发展局面是对前线解放军指战员的最大鼓舞。马德拉斯飞机场早在去年12月就已建成,只有少数几架军用运输机起降过,我军剿匪战事的迅速胜利、军民一心群策群力保密工作的到位保证了空三师能够从中南地区隐蔽调到前线而没有暴露。调往西南前线的还有组建不到两个月的空军第六师,该师师长、团长都来自战功赫赫的空一师,所有飞行员和指战员都来自国防科技大学所属的航空学校,他们进驻的柯钦机场是个临时日夜施工在一片平原上用压力机压实建成的简易机场,条件相当简陋。空六师的指战员克服种种困难,从浙江金华转场10多个机场,终于在4日黄昏飞到柯钦机场,紧接着机械师们就忙在检修112架成功到达这里的战机,而空军战斗员们还有认真研究敌情,准备狠狠打击这些禽兽军队。跟随空军到来的还有来自太行山基地的近卫一师信息电子团的指战员,这支由高先启部长亲手调教和训练的部队到达前线后,立刻投入到第一线,他们与特种部队密切配合,不但彻底的切断和干扰了敌人的通信联系,还有效隐瞒了整个喀拉拉前线的战事情况,为下一步我军实施更大规模的“龙怒”行动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几乎在空三师大显身手的同时,空六师的指战员也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对奎隆、特里凡得琅海面上的英军舰船实行突袭,给予气焰嚣张的英国海军狠狠的打击,先后摧毁了英军老式战列舰2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4艘、其他轮船10艘。叛军据守的奎隆、特里凡得琅、科摩林角三城也遭到中国空军第六师的轮番轰炸,我军第三集团军炮兵师加上六个师属炮兵团组成的强大炮兵群也对敌阵实施空前规模的覆盖性打击,新中国最新研制的高爆炸弹、凝固汽油弹、云爆弹和特种弹统统使了出来,叛军在这些天里对人民群众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我军指战员把对敌人的满腔仇恨化为一颗颗盛开的炮火,三座美丽的海滨城镇转眼间化为灰烬,敌人精心构筑的阵地被炸得支离破碎、千疮百孔,敌人的炮兵部队也在我军空军和炮兵的联合打击下全军覆没,盘踞在这里的英军第22集团军、叛军第一、第三、第十一集团军也遭到极为惨重的打击,有15万敌军和数十万支持叛乱的反动分子和外国敌对势力派出的特务也在炮火中丧生,敌酋杰菲逊上将、英军第22集团军司令科波斐尔中将等敌军高层军官也被活活懵死。接下来解放军第三集团军指战员在西南军区坦克师的带领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特里凡得琅外围的敌阵发起总攻,英军第22集团军和叛军第五集团军残部还没有从连续不断的立体打击中恢复过来,看到自己最为倚重的海军舰队和后面的城池转眼间飞灰湮灭,海上的退路也因此断绝,敌军官兵的士气大幅度下降,许多敌军官兵跪在地上磕头拜神,哀叹世界末日的来临,还有些人神经发生错乱,端起枪向四处扫射,打死了许多同仁。我军的进攻极为顺利,顽强丧失了斗志的敌军根本无法挡住我军指战员前进的步伐,如何企图反抗的敌人立刻被我军滚滚而来的钢铁洪流碾得粉碎,不到三个小时就胜利结束了战斗。敌军两个集团军25万人马全部被消灭,其中俘虏就抓了7万多,我军指战员的伤亡居然还不到800人,其中牺牲的战士仅有237人,再一次创造了世界战争历史中的一项新记录。

接下来整个喀拉拉省的战事根本没有如何悬念,叛军第十一军在4月6日傍晚就挂起白棋向我军喀拉拉军区部队投降,守卫提鲁契腊帕里、坦焦尔的叛军第十二集团军和第十四集团军大部也在4月7日上午缴械投降,两个师约26000多死硬分子拒绝投降,仓皇向南边的马杜赖逃窜,被卡纳塔克省军区部队包围歼灭在马杜赖以北50多公里的野外。顽固不化的叛军第一军军长拉莫斯手中还有9万人马,其构筑的阵地也算完备,自以为可以凭借这些阵地狠狠打击解放军,以便了却心头之恨,该军始终拒绝向我军投降。我军在28日上午对其驻守的科摩林角外围阵地实施长达30分钟的覆盖性轰炸,叛军自以为掩藏的很好的指挥部也被我军空军投下的高爆炸弹摧毁,有一半左右的叛军丧失了战斗力,而后我军仍然以西南军区坦克师为先导发起总攻,第三集团军指战员不怕牺牲、克服困难,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敌阵,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干净利落消灭了这股叛军。犯下累累滔天罪行、象野兽一般的叛军第七、第八集团军要想投降都没有门,到了4月8日下午东部我军就把这些敌人团团包围在马杜赖为中心的小区域,敌人任何蠢蠢欲动的军事行动都遭到了我军指战员的坚决打击,没有一个强盗叛匪能够溜出我军的包围圈。接下来我军并没有立刻对这股24万人马的敌军发起总攻,但打击敌人的力度一刻也没有放松,飞机轰炸、炮弹轰击、子弹和枪榴弹的袭击始终不断消除着这些叛匪的生命,我军的围困和打击居然持续了整整20天,地处热带、天气日益炎热的马杜赖之敌不但要遭到我军连续不断火力打击,由于每天不断增加的叛军尸体无法及时消毒处理,加上最近这些年西南地区一直在流行瘟疫,马杜赖此次也遭到一场大规模瘟疫的袭击,到了4月28日,整个马杜赖地区成了一座典型的死城,绝大多数叛匪及其支持者死于战火和疾病,我军几乎兵不血刃收复了马杜赖地区。

我军有意识放慢进攻马杜赖的步伐,既有为死难烈士和群众报仇的目的,也为了掩护和准备中南军区即将发起的“龙怒”行动,第三集团军、第二十四军来到喀拉拉省不到一周时间就陆续乘火车、汽车调往中南地区。为了更有效的迷惑敌人,我军从4月6日下午在喀拉拉省发起各大进攻战役前,我军电子信息团就对各个战场实施大规模无线电屏蔽干扰,整个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始终无法传到外界。我军收复了本地治里、开利开尔、守住提鲁契腊帕里、坦焦尔、奎隆、特里凡得琅、科摩林角等城镇以后,立刻利用破译的密码、缴获的无线电台和抓获争取过来的叛军报务员与英国恢复了联系,而马杜赖一带的敌人指挥所在遭到我军高爆炸弹的毁灭性打击后也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而后西方世界得到的有关西南地区的战报自然都是经过精心处理的,我国的新闻界也按照这种口径进行报道,先后有六个军的解放军主力投入喀拉拉省战场的“消息”也陆续从媒体和“叛军”的无线电台传到世界各地,喀拉拉省各个战场不断进行的“激战”成为各国新闻界关注的焦点,这种新闻直到“龙怒”行动取得决定性胜利以后才逐渐换成我军打败敌人、收复失地,部署在这一带的英国海军舰队也在这些天一点点被中国空军和炮兵“摧毁”,外界得到的喀拉拉省全部解放的日期居然是6月10日。喀拉拉省的战事结束后,全省军民的重点工作主要放在恢复生产、兴建城市上,但必要的射击训练每天轮流举行,许多已经成了沿海城镇故意挂在英军和叛军的旗帜,被战火损毁的房屋自然是两军激烈交锋留下的痕迹,即使在海面上经过的舰船上用望远镜了望,也看不出任何破绽。在喀拉拉省军民如此绝妙的欺瞒行动下,我军的“龙怒”行动一直在绝密状态下有条不紊地实施。英国方面继续派出舰船运送武器弹药前来喀拉拉,我军因此又缴获了12艘大轮船、2艘巡洋舰,连带抓获的俘虏就有数千人。解放军海军印度洋舰队在4月中旬正式有了自己的两艘巡洋舰:海欣、海悦号。此外我军还缴获了重伤瘫痪的一艘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将分别拖往维沙、瓜达尔造船厂进行为期4个月的伤筋动骨的大修,除了船身、甲板进行修复外,发动机、武器系统全部换上新的,还将安装雷达和导弹发射架。

整个喀拉拉省的大部分海滨城镇毁于战火,这里的人口也集聚减少,但当地干部、战士和革命群众的斗志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这场规模空前的洗礼彻底消除了这里的反动腐朽势力,新生的喀拉拉省将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为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喀拉拉省,国务院专门针对该省的发展大计开了工作会议,制定了一系列重点发展政策,从祖国内地向喀拉拉省大规模移民工程从4月中旬开始稳步实施,大批科技人员、能工巧匠、农民、工商界人士纷纷来到这个美丽富饶的热带省份,准备用两年时间向喀拉拉省移民200多万。由高先启部长亲自领衔的规划和建设专家不远万里来到祖国的南疆,专门为这里重新建设的现代化城市制定科学的长期发展规划,还帮助设计了许多现代化的工厂、铁路、公路、港口、学校、医院、高楼大厦,一大批国家重点建设工程将陆续在喀拉拉省上马。由于卡拉拉省成为以汉族人为主的省份,许多重新规划建设的城市用上了新名字,特里凡得琅、奎隆、科摩林角三座海滨城市组建为特里市,这个城市既是地级市也是省城,将迅速发展成为一座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这里是整个喀拉拉省的政治、经济、金融、商贸、文化、教育、卫生和旅游中心,南方集团、中华造船重工集团、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朝阳轮胎橡胶集团、红塔烟草集团、南华能源集团等国家特大型企业集团都将在奎隆工业区兴建大型机械、造船、石化、橡胶、卷烟、发电工厂,此外这里的民营工商业也将得到蓬勃发展。由于我军解放南洋群岛的战役即将打响,在此次剿灭叛乱中立下赫赫战功、战斗力得到战火考验后更加强大的喀拉拉省、卡纳塔克省和安得拉省军区部队除了各留下一个新建师外,主力部队将开赴南洋接管新区的防务任务,这三个省各个军分区预备役工兵团将由留在这里养伤的一些伤病员和许多干部、工人和职员组成,随着大批新移民的到来,这三个省将建设一百多个大型军垦基地(区、团级),其中人口大幅度减少的喀拉拉省的军垦基地最多,全省共有大型基地有66个,最大的军垦基地群土提科林一带将逐步建设成为现代化的海滨城市——科林市(地级),这里将大力发展成为纺织、食品、工程机械、家用电器工业。开利开尔(坦焦尔为其一个区)、本地治里、马杜赖、提鲁契腊帕里、卡利卡特、科因巴托尔、马德拉斯等新建的现代化城市分别改名为开利、本昌、马阳、提鲁、利特、科因、马德市,加上没有改名的柯欣、撒冷市,这些城市都为地级市,许多市与军垦师、下辖区与军垦团完全一体化,不再设县、乡级行政管理机构。新中国有许多省份实行省、市、区三级行政管理体制,区以下只有办事处,实行村民、社区居民自治管理,区人民政府进行指导和帮助,省、市、区都采取小政府大社会的模式进行管理,实行民主政治体制的新中国严格控制政府机关的编制和经费支出,政府主办的学校、医院、工厂、农场和其他事业单位都要接受议会、新闻界和人民群众的严格监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