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阿罗马.特里克尔少校正率领第210强击炮兵营继续向阿伊科塔前进,不过,他的局面也不太好,整个部队就只剩下5门152毫米强击炮了,再看看身边,只有不到半个装甲营的4辆库尔干步兵战车,还有就是十多辆输送车和搭载的100多名士兵。

这是让人很生气的事情,T44坦克不断地向前快速突破,而自己也应该是紧紧伴随坦克的,可惜刚才部队遭到突然出现的美军直升机的远程攻击,白白就损失了3辆强击炮,结果自己一放慢速度反击对方和躲避美国人的导弹,这些个该死的坦克就跑远了,该死的美国人还把桥给炸了。。。可耻的墨西哥人,刚才根本就不敢面对伟大的俄罗斯装甲部队,可是现在。。。远远地发现自己的部队掉单就立即准备包围上来,简直是无耻之极。

“营长~~”

“嗯?”,这是亚伯中尉的呼叫,“有什么事情吗?”

“报告营长,步兵连长舒沃夫大尉要和你说话”

“好~~”,看了看四周,前面就要靠近敌人的炮击射程了,现在没有了坦克的保护,自己这些薄装甲的战车还不够抵抗105轻炮的袭击,“好,大家注意了,前面有个树林,大家进入树林暂时休息一下”

可怜的轻装甲部队悄悄地开进了桦树林,安排好警戒,特里克尔少校去找舒沃夫大尉,可真正看见了才发现对方已经躺在一辆输送车上,头上满是胡乱包扎起来绷带,月光下乌黑的血迹触目惊心,连胳膊也被缠上了,脸上却毫无血色,很明显,大尉已经失血过多。

看见特里克尔少校上车,舒沃夫大尉终于舒了一口气,挣扎着想起来,特里克尔急忙扶住对方,“不用,大尉,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少校,我已经不行了。。。”,舒沃夫大尉艰难地开口说了一句,“我知道,现在我们已经和坦克失去了联系,主力也正在向阿伊科塔攻击前进,也不可能回头来接我们,但是桥也没有了,可墨西哥人已经从东面杀过来截断了我们后退的道路,我不知道,作为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少校,你想怎么做?”

想怎么做?

现在还有得选吗?

“只能向前了,向西北饶过去。。。继续进攻阿伊科塔”

“没用的。。。我的手下已经监听到墨西哥人的通话了,他们说这附近地区只有这一个渡口,你说,桥?还在200公里外呢~~”

真悔气,和自己在一起的坦克营只顾向前,这下大炮也无法过河了。小心翼翼地问对方,“大尉,那你说。。。”

“呵~~少校,与其在这里躲藏胆战心惊地防备墨西哥人的坦克还不如继续向前进攻,但是不是向北而是向东。。。你看”,指着自己面前的图,“你看,我们在这里,这附近已经没有什么道路了,要么向后。。。要么就向东,向后的话,就算我不杀你,我的士兵们也会把你就地正法的”

少校微微变了一下脸色,要是如果我向后逃跑的话,可能你和你的手下早就要在背后干掉我了吧?

和欧洲人认为战败投降是保障生命至上的原则不同,俄罗斯人坚持认为除非弹尽粮绝确实已经没有获胜的可能而且也无法逃脱包围,否则不应投降。当然,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就要逃跑,就是在普通士兵眼里也只能是个懦夫。

“这附近地区至少就有不少于1000兵力的墨西哥人,少校,请你快点决定吧,我们是坚持守在这里还是向东突击?”,反正自己也活不了了,要是临死前能够冲上去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些可笑的墨西哥人也是件好事情。大尉紧张地看着对方,毕竟少校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好吧,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杀过去~,大尉,你好好地休息吧”,给对方敬礼以后少校转身出了车舱,理了理自己的军服对站在旁边的步兵中士命令道,“中士,请你立即把你们的所有排长和班长们都给叫来,你们的连长要给他们说话”

“是的,长官”

乘空闲,通过通讯器把自己手下的几个军官叫来一起商量,也乘机想了想等会要说的话。

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十多个基层军官,少校理了一下头绪,“好了,诸位,我是第210强击炮兵营的阿罗马.特里克尔少校,舒沃夫大尉受伤了,已经把你们全部都移交给我指挥,你们先说一下手下还有多少人”

“报告长官,我是二排长,还有55人”

“报告长官,我是一排一班长,我们排加上连部班还有51人”,排长和副排长都牺牲了,上士向前立正报告。

哦~~,加上自己的营,一共才5门大炮,4辆战车,11辆输送车,外加107名陆军士兵(包括连长)。这点人。。。能够干点什么呢?

“我的军官们,我们的情况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们四面都是刚才被打散了的墨西哥人,前面的桥也被炸了,我们无法跟随主力继续前进了,那末,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留在这里继续等墨西哥人找到我们吗?还是向西去找桥?不,这都不行”

几个军官面面相觑,的确,留在这里是死路,墨西哥人迟早要找上来的,而向西找桥追主力简直就是天方夜潭,150公里的距离,肯定会被发现的。。。

“作为最高军事长官,我决定带领你们向。。。东进攻”,少校还是觉得自己需要给士兵们说明,“我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想不想在俄罗斯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书写一笔?”

“愿意!”,和两个少尉的无奈不同,几个班长反而很狂热地呼喊着。

“好!向东30公里就有座桥,我们可以从那里过河一直向东~~一直向东,进攻墨西哥人在公路上的据点~戈尼镇!而且只要我们过了河,就没有人怀疑我们是俄罗斯军队了!

“乌拉~~”,士官毕竟还年轻,听到最高长官的煽动,立即开始迎合起来。

“好的,让我们都开始吧,你们这里面谁会西班牙语?”

“报告长官,我会!”

一排一班长兴奋地举起手来,“长官,我参军前学过,我们连还有两三个也会”

“好的,上士,我任命你为一排代理排长,等会到前面的时候你就去找件墨西哥人的军服和通讯器来,把他们番号搞清楚。其他的人去招呼士兵们上车,都不准说话”

“是!”

黑夜中,不甘愿被俘,拒守无望又突围不可,一支160人不到的俄军小股部队决心利用墨西哥人正处于混乱和无序的机会狠狠地浑水摸鱼一把。临上路前,少校还没有忘记命令军士官们暂时关闭单兵指挥系统,因为这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

“喂!你们是哪里的?”

虽然一路上利用混乱局面接近了桥梁,但过桥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虽然面前的这个水泥小桥不过才150米长,但十来米深的加什河的确就是一个很难逾越的要点。

“喂,我是第12联队2连的修罗少尉,我们排抓了几十个俄罗斯人,还有几辆战车,按照师部的命令要押送到戈尼镇去交给美国人,好了,我的系统已经打开,你来查看吧”

守桥的上士打开自己的单兵系统与修罗少尉连接,简单地瞟了一眼,旁边中士也打开大灯一一照射过去,只见9辆俄罗斯战车和输送车都被打开后盖,每辆车上都有自己的士兵用枪监视对方驾驶员,最前面的路上还有十多个本方的士兵端着步枪押着三十多个俄罗斯战俘。

“趴~扑”,人群中,一个墨西哥高个中士一脚就踢在一个可能已经负伤了的俄罗斯少尉腿上,把他踢倒在地上,旁边的一个战俘士兵急忙上去把他扶起来,另外几个俄罗斯人则和打人者毫无畏惧地进行对峙。用愤怒的目光和拳头挡住了打人者的继续。

高个中士吓了一跳,急忙把保险打开,嘴上还在大声斥责着,“你们这些俄罗斯人,都给我站好了!还当自己是军官,还是不服气吗?这么有本事怎么还会被我们給俘虏了?”

“呵呵,中士,小心点,你可要当心啊,别让俄罗斯人上联合国告你虐待战俘。呵呵~~你们可以通过了!”,墨西哥上士切断连接,挥了挥手还没有忘记和自己的战友嘻笑一下,“修罗少尉,我可真羡慕你们,立了功劳不说还要把战利品去送給美国人,真不错~~”

“谢谢!上士”,给对方回礼以后,少尉招呼手下押解战俘缓慢地通过,自己则站在路边掏出雪茄来给守桥的几个士兵散发,好尽量不让他们去看队伍。

“挨,长官,你这烟是。。。俄罗斯生产的吗?”

该死的,少尉拿出来招呼大家的是俄罗斯人自己生产的雪茄,味道虽然还不错但距离真正的好货则差得太远,而且尾部商标上是俄文“哥尼斯堡”牌,抽了一口觉得味道很不对,这让墨西哥士兵有点奇怪。

“哦,你说这个啊,都是我们从俄罗斯军车里找到的,以前我也不抽的,可刚才去抓他们的时候把自己的烟给掉了,只好抽他们的来试试看”,少尉急忙掩饰道,“我这里还有几盒,来,辛苦了,大家都分点俄罗斯斯战利品。。。”

“那就谢谢了”,接过烟来,站在路边上的墨西哥人并没有过分怀疑,其实他们更没有想过敌人会来,因为大部队正在从尾部包抄俄罗斯人。

好险,现在还没有过桥,战俘手里面可都还没有武器呢,虽然可以开炮,但这里离戈尼镇还有30多公里,炮一响敌人就会准备好的。。。少尉礼貌地和对方告别,放弃了顺手牵羊歼灭这个小守备班的念头,外面只有三个士兵出来,里面十多个还躲着呢,最好别因为一个小菜而耽误了事,特别是当他看见30多米外还有几个人群以后更加认为是这样。

脱离桥边300多米后,少校打开车门招呼大家上车,“快,大家都立即上车,快点,我们快走”,天知道墨西哥人什么时候会反应过来,尤其是必须连接核对的通讯器已经把阵亡了的修罗少尉复活了过来。。。

不过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墨西哥人远不可能这么细致,除非战斗结束正式开始统计伤亡数字,否则就是给他们三五个小时也不会发现问题的。但是墨西哥师里面的美军联络官(兼临时监军)还是在15分钟后的巡逻中发现了疑点,美国人立即联系戈尼镇指挥所,在呼叫确认没有这个所谓运送俘虏的事情以后立即通知附近地区的检查站,要求加强防备防止一支小型“俄罗斯间谍”部队的渗透。

这让25分钟后进到戈尼镇外进行观察的少校很沮丧,翻译出来的叫喊竟然是“全面搜索俄罗斯间谍部队”,没戏了,看见整个镇上射灯四起一门门反坦克炮被推出来,鬼都知道这20公里的道路对没有重装甲的这个小部队来说只能是死路。

“长官,怎么样?”

对面应该不过是一个高速度公路上的小镇而已,可防备竟然这么强大,甚至还有不少的反坦克炮,肯定不是一个小小的补給站,或者这里面是什么重要人物或者仓库什么的也说不定呢,可是。。。“美国人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我们再发动进攻也就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我们只有继续躲起来再等一下”,摸回到山坡下的少校看了看表对下属命令道,时间是凌晨3点55分,“都注意隐蔽,没有命令谁敢大声说话和抽烟我就马上枪毙他!”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