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程 第四章 外交风云 第六十节 全面爆发

xinyu4520 收藏 4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3/


伏击日舰成功的电报发到了我的桌上,袭击成功的结果足以让日本仔细思考。可是日本不顾一切怎么办?我不是个懦夫,可是怎能再去面对流血的战场?军人的价值是在战场上拼杀,迎接结束生命的炮弹。我在思考,我在立项现代低伤亡的战争。可是现在的时代,现在的情况容中国去发展吗?东面日本的窥视,美国对中国的野心,苏联的一心独大,英法决不会因为一场西藏边境战争而放弃。中国有多少时间去发展?现在的中国在快速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的提高,轻工业、重工业在迅速建立,教育的开展,科技的发展,让中国已经在这个世界上金鸡独立,这样的情况,安逸的生活,解放军还有能力再战吗?人民还愿意放弃和平的生活去战争吗?可是敌人的火炮已经架在了门口,容不得多想,必须再战!哪怕从头来过。

陈迪一直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深思,多年的交往让我们心心相印,那是战友的情谊。他作为属下,战友,兄弟,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我度过了多少风风雨雨。开创事业之时,给了我太多的鼓励。遇到了阻碍,总是他在帮我。那时,妻子因病离我而去,让我痛不欲生,是他在晚上陪我聊天,谈心,接受我的哭诉。我怎能感觉不到?他是有能力去部队作参谋长的,可他却一直在我的秘书,他从不要求自己的太多。

我缓缓地转过身,望着他,轻轻地对他说:“谢谢你,朋友。”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他的眼泪。

日本政府在收到自己的军舰被中国潜艇伏击的报告,明知如此,可是毫无证据,只好打掉门牙往自己的肚子里吞。日本也意识到了中国海军潜艇的可怕,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海面游弋,派出了大量的反潜军舰和反潜机在海域内进行反潜作业,可是一切都是毫无效果,而自己的战损率却急剧上升。日本天皇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窝囊气,摔杯子,砸椅子,召开了御前会议,商讨下一步的策略。“中国懦夫在向我们大日本示威,我们必须教训他们!你们准备好了吗?”天皇向一干官员询问。日本官员面面相觑。“我们准备好了!”一个小日本鬼子站出来答道。“嗯!很好!别人呢?”“陛下,中国部队的实力可以与英国这样的国家对抗,可见他们实力强大,我们贸然进攻会对我们的情况造成不利的影响。”“大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大日本皇军是非常优秀的,经过了几年的备战,我们大日本皇军不仅在士气还是装备上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我相信我们的大日本一定可以取得胜利。”“你!……”“你!你什么!”天皇听到底下的吵闹,立即制止:“好了!我的决心已定,出兵中国!命令日本关东军出动东北!”“嗨!”这些日本鬼子应答。

日本出兵的电报传到北京,再传到东北。汪志恒站在沈阳军区司令部作战室,东北集团军在鸭绿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各种物资已经运往了前线,战斗前的政治总动员也已经完毕。经过动员,我们的战士都在摩拳擦掌,渴望与日军一战!汪志恒默默地看着军区地图,从朝鲜方面伸出的三条蓝线让他思考。日本关东军分批次的分三路向东北进发,上下两路虽然危胁不大,但是也要细心提防,而中路,那是日本号称“天下无敌”的坂垣师团,他们进攻的方向将是负责中路区域防守的“少帅”张学良的第8师,两强相争,两虎相斗必惨烈。在日军的战斗方针里,显然日军关东军把赌注都压在了中路,汪志恒也在中路开始调兵遣将,他把号称“中国第一王牌”的1师放在了8师的后面,东北空军将近60%的战力也相继开赴前线,北海舰队也开赴朝鲜,阻止日军从本土调兵从东面登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度过,汪志恒抬手看了看表,时间指向了早晨5:20分,从前方传来的电报,部队已经陆续进入了阵地,还有半小时日军的中路先头部队板垣师团就要进入战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鸭绿江边

板垣站在江边望着对岸,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鸭绿江边。第一次,那是多少年前,他作为大日本皇军的一个普通士兵跟随部队进攻这里,受到自称解放军的顽强阻击,不管他们如何的努力,就是毫无效果,他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解放军的炮火炸的粉身碎骨。在那场战斗中,他用手中的枪干掉了5个中国人。那次以后,他就发誓再次来到这里,一血前耻。今天的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士兵了,他凭借在朝鲜的战功一步步爬到了师团长的位置,他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和解放军较量一下,看看到底谁强大?解放军在几年之内能够统一中国,这种实力不可小看。几十辆日式装甲车从部队后面“轰隆隆”开了上来,日本的炮兵也已经进入了阵地做好了准备。板垣下达的命令很快从传令兵的手里到了炮兵大佐的手上,日本大佐拔出了佩刀,冲着炮兵们大声吼叫着:开炮!几十门各式火炮发出的炮弹向中国的阵地飞去。第8师的官兵们,已经进入了提前修筑好的防跑洞,用双手紧紧捂着耳朵,聆听炮弹爆炸的声音。日军的急速炮击已经进行了将近20分钟,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渐渐的声音弱了下来,随着一声命令,战士们低着身子冲出了防跑洞,进入了刚才各自的阵地,战士们手持军科院自行研制的17式半自动步枪严阵以待。刚才的炮击并没有给部队造成多大的损失,就是有些新兵没有隐蔽好,被震落的墙体砸中了身体,受到一些轻伤。反坦克手们也肩扛着单兵反坦克筒跃入了战壕。在前沿阵地后面的加农炮连也将炮口对准了江面。狙击手们隐藏在角落中,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一个又一个的日本军官。

板垣在望远镜中,看到中国阵地出现了情况,高举指挥刀,冲着装甲部队发出了命令,只听“轰隆隆”的响声,几十辆装甲车碾着鸭绿江的冰面(二月的鸭绿江还没有解冻),冲向了中国部队的阵地。如果换在以前,战士们肯定会被这种场面吓坏,但是现在不会了,因为在每次的演习中,出现在战士们眼前的都是更加先进的坦克。在装甲车的周围和后面,是日本步兵,他们在跟随着装甲车运动,这就是所谓的步坦协同?装甲车上的机关枪“突突”着子弹,一遍遍耕犁着中国部队的阵地,日军的步兵也在漫无目的的朝中国阵地射击,似乎在给自己壮胆。不时有战士被流弹击中,更多的情况是战士的钢盔被子弹击中发出金属脆响。医务兵们发现有人被击中,都会迅速的上前进行救治。“嗖”“嗖”两枚反坦克炮从中方阵地射出,轻松的击中两辆正在行驶的日式装甲车,随着日式装甲车的爆炸,中国军队的阻击也开始了,中日战争也拉开了序幕。

板垣在后面的指挥所里,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装甲车在慢慢的变少,他注意到了在敌人的阵地几个隐蔽的角落,会不经意的射出炮弹直奔自己的装甲车。“通知炮兵瞄准敌人的反坦克阵地开炮!”随即刚才还在发出反坦克炮弹的阵地顿时哑了火。“师长!我方反坦克手遭到敌人炮火打击,伤亡惨重。”第8师作战参谋段宇向张学良报告。“通知反坦克手退出阵地,命令加农炮连攻击!”“是!”段宇转身而去。反坦克手陆续的退出了阵地,加农炮连在接到了命令后,开始发动了攻击。“咣!”一辆装甲车被炮弹直接命中,飞上了高空。“师团长,发现敌人还有反坦克阵地。”板垣闭上了眼睛:“联系空军,轰炸敌人反坦克阵地。”“是!”

张学良站在前线用茅草和木桩搭建的临时指挥部里,铺在桌子上的地图已经洒满了灰尘,不时的有炮弹在指挥部周围爆炸。阻击已经进行五天了,双方都在这个地带拼着消耗,都在不计其数的向对方的阵地倾泻着炮弹,都在困难的支撑。我方的反坦克手在干掉敌人十几辆装甲车,被敌人的炮火袭击,不得不撤出了阵地。敌人的空中部队欲袭击我加农炮连所在的阵地,被我防空部队阻挡,但是依然给加农炮阵地造成了伤亡,趁我反坦克力量不足的时候,敌人的装甲车再次发动了冲击,这一次有几个薄弱的防守阵地将要被日军突破,但是在最后的时候我反坦克手冲在最前面,用犀利的炮火阻挡住了日军的冲击。双方的狙击手们也在互相的较量,我方狙击手大量的击杀对方的军官,而敌人的狙击手却在大量的收割着我们战士的生命。最后双方狙击手在互相对射,这一幕幕狙击手的决杀成为了战场的经典,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战争是狙击手的天堂,战争是狙击手的地狱。 战争让狙击手成为光荣的烈士或屹立不倒的英雄,战争让狙击手成为杀人恶魔或卑微的死魂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