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三节

帝俊缔结 收藏 0 39
导读:《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群臣激昂的情绪,正合了刘彻的心意——先前他还在考虑着如何收拾场面呢!于是,汉天子顺水推舟,起身离席,高举酒盏,朗声道:“好,朕得良将,亦有良臣,大家共饮美酒,为我大汉同庆!”见陛下顺应民意,众臣心中舒畅,齐齐欢呼:“陛下圣明!”接着,大家满饮此盏,继续寻欢作乐。刘彻则放下酒盏,悄悄的凝视着霍去病:他以为,自己是最了解霍去病的人;然而,这小子就像不可捕捉的风,随时能抖出别人意料不到的本领!如果说他的河西第二战鬼神莫测,让人叹为观止;那么,除了杀伐决断,他的体内还孕育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能耐呢?


也许是刘彻看得太固执的缘故,连卫青都感觉到了,他也默默的注视着外甥。刚才的一咋一惊,让他虚惊一场,现在他心头窜出的自然是别样想法:去病年未及二十,便能建立不朽功勋,实在是可喜可贺;不过,他的作派过于张扬,是该和他谈谈为臣之道了!


霍去病却什么都没注意到,他正在和他的校尉们互相祝酒,忆苦思甜,让自豪的笑声,带着青春活力高飞殿宇,冲上云霄!


宣室殿的欢乐,衬托出了后宫的寂寞。彼时,王夫人已经苏醒过来,她将贴身宫女唤到跟前,低语几句,那宫女便匆匆忙忙的出去了。次后,王夫人吩咐余下的宫女挑去部分灯芯,让内室暗淡下来,她则躺在榻内,静静的思索。说起来,王夫人进宫虽然比卫皇后晚,但却同时期受宠。王渺幽是赵国人,出身微贱,能进宫侍奉皇帝,全是因为她容颜娇媚,舞技精湛,在当时长安的勾栏瓦肆里艳冠群芳,无可匹敌。刘彻闻得艳名,遂招其进宫。王渺幽知道麻雀变凤凰的机会来了,便精心打扮,巧饰容颜,初见天子,立刻献舞一曲。刘彻见眼前此女二九佳龄:娇怯怯,嫩生生,水灵粉白,眉眼生情;尤其是漫妙善舞,举手投足间,勾人摄魄,一时间令他这个花丛老手亦难以自持,忙收入寝宫,下午便立为妃子。王渺幽进宫前原在娼寮呆过,长时间的买笑调情,使她熟知男人的心性和欲望,端庄温柔的卫皇后自然不是她的对手,眼睁睁的看着她后来居上,专宠后宫。不想在王夫人怀孕其间,好色成性的刘彻移情别恋,看上一姓李的宫女。一时间,王夫人忧思满怀,好在天遂人愿,她如愿以偿的诞下皇子,赐名刘闳,由此重新赢得刘彻的爱幸。不过那李姓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连接给刘彻生下另两位皇子,大有取而代之之势。然不久后,便因小事失宠。偌大一个未央宫,还是数王夫人最当红。可惜好景不长,刘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旧毛病复发,很快又觅得新欢。


此新欢为男子,叫李延年,因犯法而服宫刑,成了一名宦者,先是任狗监,后来他的音乐天赋显露无异,所作新歌曲目,闻者莫不感动,遂得到刘彻的赏识。王夫人在未入宫时,便听人说,当今天子刘彻是个双性恋者,既好女容,亦贪男色。王渺幽当时还不屑一顾,自认为天地生人,既然分了阴阳,男女便不同;凭男子如何美,又怎能越过女子!但在见过李延年后,王渺幽心内大受震动:这个李延年俊秀柔美,妩媚风流,盼顾走动间,极尽媚惑妖娆之能事;难怪刘彻时时与他同卧同起,除了赏赐钱财宅邸外,连他的家人也大受惠及——这样的尊贵荣华,这样的受宠爱护,早已超过自己。至此以后,王渺幽酸楚的发现,刘彻的花心分裂为二,一半在自己怀里,一半在李延年的榻上。于是,王夫人对月伤情,望花生悲:使若一朝红颜老尽,自己能像卫皇后那样,凭借外戚的赫赫军功来保持尊严么?


这样的比较让王夫人不寒而栗,她想起了幽居长门宫的废后陈阿娇,更是寝食难安。左思右想后,她把心一横,拿定主意,开始孜孜不倦的在娘家挑选人才,期望效仿卫氏。可惜得很,她的至亲兄弟是烂泥扶不上墙,没用得紧。没法子,她只得将范围扩大到叔伯家,费了三四年的功夫,才选中略有点小聪明的从兄王抉——可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个结局!


思及自己和王家的前途命运,王夫人顿觉筋疲力尽。彼时,她已过二十五岁,自然而然的隐约嗅到到了失宠的气味。正在她暗自伤心时,有轻微的脚步声急驱而来。王夫人微微侧头,便听到其母徐氏的声音:“女儿,你没事吧?”


王夫人有气无力的道:“母亲,你快叫哥哥到乡下,把王抉的妹妹娆儿接来。”


“这么快就要娆儿来侍奉陛下?那,那,那你呢?”


“谁说她要侍奉陛下?”


徐氏有些糊涂了:“那叫她上长安来干啥?”


王夫人慢慢自榻上爬起来,直视其母的面目,道:“我要将她献给骠骑将军霍去病。”徐氏呆住了,她完全不明白女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王夫人亦不愿多加解释,只是继续往下吩咐:“你把娆儿带回来后,不用教她太多礼仪,但一定要调教她如何媚惑男人。这点,母亲切切不要忘了!”


徐氏见女儿说到此处,总算开窍了,她自负的笑道:“女儿不用担心。为娘的记住了!”


母女俩又窃窃私语了一阵子,徐氏才领命离开。听得母亲的脚步声远去,王夫人才复卧榻上。然而她思虑万千,始终在转着一个念头:既然自家的男人不堪大任,那就让女人来做吧。只是,这计策成不成功呢?


王夫人为此夜不成眠,她却不曾想到,在遥远的漠北王庭,也有个女人辗转反侧,如她一般,不得安眠。此人就是脂嫣。且说脂嫣见大单于在王廷内招部落众王议事,久久不归,心头便总是联想到哥哥,怕事情于哥哥不利,便小心翼翼的避开戍卫的士兵,溜到王廷帐外偷听。只听得帐内大单于恼怒的嚷道:“你们都道我是被女人蒙住了眼吗!你们怎不想想,河西除了那两个不中用的王爷,还有六万余昆仑神的子孙!打了败仗,损失了那么多的牛羊——就算昆仑神宽恕他们,我也绝不宽恕他们!可我不能饿死自己人!”


廷内暂时鸦雀无声,好半天才听到一个颤悠悠,软绵绵的声音道:“大单于圣明。只是不知道大单于如何处置休屠王和——”此人一语未了,便被激烈的咳嗽声替代。待这阵咳嗽平息后,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脂嫣一听就知道是赵信):“大单于,河西二战,我们损失惨重,整个大匈奴今年过冬都成问题。如果责罚只是流于表面,恐怕其余部落的王爷们不服!”


“是啊,以后谁还愿意下死力气跟汉朝人打仗!”


“大单于,汉军能奋勇作战,节节取胜,其实并无其他诀窍,也就是赏罚分明,绝不含糊。”这又是赵信的声音,他的话博得在场人的广泛赞同,而脂嫣的心则紧紧的收缩起来:现在就看大单于的表态了!


大单于开口了,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我的处罚,就是拿他们的人头来祭告祖宗!”


闻听此语,脂嫣几乎瘫软在地。然而她迅速定定神,竭力稳住。与此同时,她又听到有人疑惑的道:“可休屠王和浑邪王远在河西,难到要大张旗鼓的派人去抓他们?那他们还不得跑了?”


帐内一片寂静,好像人人皆束手无策。脂嫣的心里立刻窜起一丝希望:希望这是个棘手的难题,大单于会因此收回成命。很快,她的希望被残酷的打破了——是那个人,就是先前咳嗽不止的人,他用阴柔的语气缓缓的道:“这有何难。大单于只说是要召开部落大会,共商国事,休屠王和浑邪王敢不来么?”


这个提议立刻博得众人的赞同,脂嫣想起来了,出主意的这个人,好像叫中行悦,是来自汉朝的宦者。然而她没有时间多想,也没有再听下去,她匆忙离开,只想救她哥哥一命!


王庭内的会议终于结束,人尽散去。最后撩开帐幕出来的是大单于,他本想快步走向脂嫣所在的帐篷休憩,却仿佛听到马蹄远去的声音。他心动了一下,再仔细倾听,然除了呜咽的风声,茫茫大漠上什么都没有。于是,他迈开大步,朝脂嫣的居所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