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六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27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六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六章


白墨冲萧筱湘点了点头,于是萧筱湘便用她那纯正得如同电子合成声一样的音调说:“头在以前,曾被一名美籍华裔男子攻击,当然,他的攻击没有达到目的,但当时头没有干掉他,只是告诉他,如果在规定的时间,这名男子的父亲或家族,没有给我们一个答复的话,我们将会认为他的家族支持这名男子的卖国行为,现在,我们给他们的时间已到了。你们分析和推演一下,我们怎么去给予,这个支持子弟出卖祖国的家族以报复。”


黄毛强一听就兴趣了,急道:“这个我来!他妈的,借我三千虎贲,踏平那个小岛!敢出卖祖宗?当然应该这样了……”


黄毛强是这么想的:


“白墨去了那个年轻人的家族,先单对单把那个家族的武馆馆长打败,再打败他们的另外几个高手,‘朋友,你身手很不错,你到底要什么?我们可以满足你。’ 武馆的馆主希望他可以离开,然后满足他的条件。


‘钱,我有的是!躺着吃十辈子都花不光;女人,只要我愿意,大把。就是做正当生意,我一年赚个百八十万,也不在话下,又不是没有试过。但我不想,我就喜欢这种刺激的生活。’ 他现就站在三藩市一家武馆的门前,这么对围着的他的人,白墨傲然地这么说。


武馆的馆主托着被白墨一招就踢断的手,苦笑道:‘朋友,何必逼人太过?万事有商量嘛,你要什么就说好了。’


白墨对他的提议不屑一顾,他冷冷地在嘴边挂着笑道:‘告诉你,没有商量的余地,没有,绝对没有,我今天来,就是要借你的人头一用。帮黑龙会杀害自己的同胞,啊呸!我放过你,这世界还有天理吗?别说现在是2116年,就是3116年,你也绝不可能得到怜悯!’


‘那我看看你能不能快过子弹!’武馆的馆主狞笑着:’不用和他讲江湖规矩,大家操家伙上!’一声号令,他的徒子徒孙纷纷去拿藏匿着的枪械和弹药。


白墨摇了摇头,冷笑道:‘我能不能快过子弹,意义不大,问题在于,我快过你!’话声未落,白墨腾身上前,一把叉住对方的咽喉,只一捏,便把那武馆馆主的喉结捏碎,朗声道:‘都给老子停下!’


有一个武馆的弟子见到馆主软软地瘫下,立马向白墨举起枪,白墨闪身一拳,打得他变成猪头,抱着脸在地上哭爹叫妈的,边上的人深深感觉到白墨身上的气势,汹汹气势!白墨没有怒,这种小场合,何必怒?不怒自威!


白墨扯着那馆主的头发,大吼一声:‘立此为鉴!’立掌如刀斩向他的颈椎,那掌锋直的比快刀还要锋利,只一下,就斫下了那馆主的头颅,颈腔里的血随处喷洒着,边上的武馆弟子心中极是恐怖,也极是愤怒,但他们根本无法在白墨如山的威压下动弹!


白墨提着人头,冷冷地道:‘以后如还有敢帮黑龙会欺压同胞者,我保证,他不会死得比这个家伙更轻松!让路。’他面前的弟子在他冷冷的话语下,明显地感受到那强者的威势,那种只要不按白墨的话去做,便会给碾成粉末的恐惧。


白墨就这么提着人头,扬长出了武馆。这时一辆黑色丰田至少时速一百五十公里奔狂的向来他冲了过来,而在他身后,还有一辆大货车快速的倒车夹攻过来。那些武馆的弟子,一时间不禁气势大盛,他们料定白墨必成肉泥无疑!


但如果这样能给他们料中,白墨就不叫白墨,白墨大喝一声,和身撞破那丰田车的前玻璃,拧着那副驾驶位置上的男子的手臂,那男子手上有枪,白墨就帮他开枪,枪就打在开车的家伙头上,而第二三枪打死了车里后座的两个黑衣人,然后白墨挖出这个持枪男子的眼珠子,从半开的车窗翻了出来。


两辆车瞬间相撞,丰田燃起熊熊大火,白墨在火光下,把那个人头系在腰间,慢慢走回武馆,他稳稳站在那里,伸手指着那些弟子道:‘刚才谁叫好?出来!妈的最好老实点自己出来,我知道是谁,等我扯你出来,你一定会后悔你妈生你出来。’


这时白墨身后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八格!’白墨早就感觉到劲风破空,他回手,只一拳,就把那个举着武士刀的家伙打着吐血倒飞出去。而这时武馆内另一道如虹刀光向白墨劈来,白墨大喝一声:’我操你老母!’一脚飞起,正中那家伙下阴,那家伙七窍流血,晃了几下就倒下去了。


白墨对那些弟子道:‘见到没有?这些日本人,保护不了你们!我想来就来,我想去就去!’


‘你有种等多十分钟!’一个女声带着哭腔道:‘你等多十分钟你就知道死了!’


白墨冷笑道:‘傻逼,我等你拿导弹来砸我啊?再吱歪,老子马上把你先奸后杀!’……”


这时传来了吃吃的笑声,黄毛强停了下来,却见汪丽笑道:“好利害啊!黄毛强,你怎么不去写武侠小说啊?快继续,很过瘾啊,我打赌你去写武侠小说一定能红!”


白墨耸了耸肩道:“我也支持,你还是不要当骗子,去当小说家算了。”


“是啊黄毛强,你这武打场面描述得很帅啊!”萧筱湘明显笑到肚子痛了。


唯一没有笑的,也许就只有杨文焕了,他把盘子推开,嚼着最后一口牛扒,准备向甜点进军,黄毛强急道:“老杨,你说句公道话好不好?我的主意,其实不错,对不对?”杨文焕抬起头望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甜点。


当黄毛强再一次催促他时,杨文焕用餐巾抹了一下嘴巴,面无表情地说:“两个字,弱智;三个字,很弱智;五个字:弱智的梦呓。”


黄毛强急道:“操,你们大家都玩我嘛,让我说,说完又笑我……”


白墨笑着拿起烟,向在座两位女士示意了一下,没有人表示反对,于是他点起一根烟,吐出一个烟圈,笑道:“汪丽,给你一周时间,你做一个计划,我们在座全部是华人,这样一个团队在西方,会不会太明显了?然后给我们建议。”


汪丽苦着脸道:“我读的是数学,我又不是读文秘……”


白墨摇头说:“这需要精密的计算,否则不用叫你弄,小萧会帮你去熟悉怎么做,只要你剥去表面的东西,你就知道,这其实就是你专长的数学领域来的,你可以胜任。”汪丽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黄毛强急道:“白大哥,那我呢?我的计划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做?”


“当然不能和你说的这么做。要做逆天强者是好事,但不是把自己敲弱智了就能逆天的。”白墨笑道:“不过,要怎么做,那是以后的事,你现在跟着老杨吧,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同意不?同意了?好的,那我们开始分钱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