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四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四章


当彭力离开时,一身西装革履的黄毛强从角落里闪身而出,白墨问道:“得手了?”


“那家伙昨晚开会说,五十万以下的合同我可以签,我今早就签了一张二十七万美金,财务很不爽,关键姓龚的没说是人民币还是欧元对不对?哈哈,我知道他帐上大约还有三百万,刮走二十七万就好了。”黄毛强得意地把手提箱放进机场的检测机里。


汪丽低声地问白墨:“他带着几十万美金,机场不会捉他问话吗?”


白墨微笑道:“有脑子。没脑子。”


汪丽愣了一下,但马上想通了,使劲掐了白墨一把。痛得白墨咧着嘴巴。因为白墨的意思是说,想到这一点,有脑子。但作为一个骗子,却没想到这么大一笔钱早就转帐走了,还能随身带着啊?那就是没脑子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白种人在宗元市的机场出口,拎着他的包,走了出来,有人走到他身问:“有卢布换吗?”那个明显看起来是俄罗斯人的高大男子用纯正的普通话问道:“卢布?我很久没有用了。你知道这间酒店,怎么走吗?”


如果陈老刀见到这个俄罗斯人,想必他是会高兴的,但这时他是见不到了,因为昨晚他就被逮捕了。所以,俄罗斯人问的这个酒店,就是白墨之前住的酒店,但也许在的士司机带着他兜完路以后到了酒店,他才会发现一无所得。——别告诉我有一个城市的计程车司机会放过鬼佬,如同中国人到外国一样,不被兜路那和中六合彩一样的比率。


在飞机上,汪丽想着她的父亲,一句话也没有说。为防万一,她的父亲凌晨就由杨文焕陪着,上了飞机离开本市了。白墨笑道对黄毛强道:“怎么样,还爽吧?”


黄毛强笑道:“爽是很爽,不过白大哥,下次能不能让我当主角?我不要老是搞这些配合的事,这些事谁做都可以,我这样没进步啊。”


白墨笑了起来,又一个杨文焕的心理,白墨笑道:“行,不过你得让老杨同意,我们很民主。”


黄毛强拍掌道:“成!”他一时忘形,声音大得让空姐走过来提醒他:“先生,小声一点。”


白墨就在边上道:“小姐,麻烦给我一杯冰水,可以吗?谢谢。”


那个空姐笑道:“等等。”


白墨双手交叉,屈着中指弹了一下,坐在他两边的黄毛强和汪丽都不约而同失声叫了起来,因为白墨弹中了他们的耳垂。白墨把手举到嘴边,作为一个禁声的动作道:“怎么样,发现问题了没有?”


他们两人都摇了摇头,黄毛强正在做着下一回当主角,让白墨和其他人配合他完成骗局的梦;汪丽在想着她的父亲现在不知道怎么样。那里有发现什么问题。白墨阴着脸道:“警告,要还这样,下了飞机,咱们各走各的,你们也不要想分钱了,我也就去找新的拍档了。一个骗子,最爽的,是被人骗,明知人家在骗你,看着他骗,无疑是一个比较爽的过程;而最可耻的,是被人骗了还不知道。”


黄毛强和汪丽捂着耳朵,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白墨低声道:“一个空姐,最关键的是什么?”


“漂亮!身材好!长腿……”这是黄毛强说的,但他没有说完,白墨和汪丽都不满地盯着他,白墨无可奈何地说:“我想,该不会,接下来你要和我说,制服诱惑吧?啊?你别老是色咪咪的好不好?”


这时汪丽道:“礼仪。”


白墨点了点头,黄毛强委屈地说:“我接下来就要说的嘛,本来我就要说礼仪嘛,白大哥你又抢白我,结果让小丽丽先说了。”白墨在他头敲了一下,示意他不要再扮可怜了,便对汪丽道:“不错,继续注意。”


空姐,最关键的不是漂亮的脸蛋或是长腿,更不是穿上制服为了诱惑黄毛强一类有特殊癖好的男士,因为不少西欧国家的空姐,都是中年妇女,并没有黄毛强说的长腿或漂亮脸蛋,更谈不上制服诱惑。


最关键的是礼仪,空姐不一定要漂亮,但一定要有礼仪。


所以汪丽接着说:“这家航空公司真差劲,不好意思,白先生,我是第一次坐飞机,不过,我在电视上见到的空姐都很有礼貌,怎么这个空姐好象说个请字就会死一样呢?”


黄毛强笑道:“她可能经期不爽吧,也许是夫妻生活失调,哈哈,白大哥,要不我去帮帮她?”


白墨摇了摇头道:“这是同行。你们打起精神了。”说着白墨拉了拉身上的西装,他见到刚才那个空姐走向仓后的洗手间,他就跟在后面走了过去,在洗手间快要关上的时候,白墨闪身挤了进去。


他一把捂住那空姐的嘴,低声说:“别怕,我是同行。在马桶上坐下。”然后他把那空姐推了过去。那空姐刚一脱身,马上伸手往后腰一抹,但却抹了个空,白墨笑着举着手中的一把塑料刀子道:“是不是找这个?”


这是一把很锋利的塑料直刀,用类如FAMAS步枪外壳用的塑料制成的,它绝对可以割破衣物,也许唯一的问题就是它实在太薄了,如果用力劈砍的话,一下子就会断掉。但无疑,这是一把可以通过机场安检的刀子。


白墨把刀子抛了抛道:“小姐,别这么狠,听着,我要一半。见者有份。或者是,我现在把你扯出去,告诉所有人,你在假扮空姐?我发现,其他的空姐对你并不太熟悉。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她们有人生病了,昏倒在洗手间,我就顶替了她……”那名“空姐”无奈的回答。


白墨笑着摇了摇头道:“说了是同行了,你还这么不老实?让我告诉你吧,你早就计划这么做了,瞧瞧你这胸牌,简直就是真的,我相信你还有一份顶替那名空姐上机的表格吧,当然,也是你伪造的,你早就有计划了,而今天,很可能,你在洗手间,弄昏了一名空姐,不对,如果她醒了,你就空了。可能是绑架了一名空姐,也不对,一个小偷不会做这么大风险的事。说说吧,你用了什么方法让她来不了?”


“她住在我对面,请她吃有麻醉性的饼干让她睡过头搭不上机场大巴,在她出门以后偷走了她的手机和钱包、锁匙,然后我的同伴开一辆快要没油的计程车,载上她,在去机场的高架桥上没油停下。”那个“空姐”无奈地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