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32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三章


晚餐的时候,白墨招手让龚自强过来,低声对他说:“明天我去广州,找一个同行演讨一下细节上论证,你将来要作为第二署名人,你最好也一起去,听一下,不论懂不懂,你起码记者问你问题时,你不至于连个专业名词也蹦不出来。”


龚自强点点头,他觉白博士这人还是很厚道,这笔钱别说,还真是给得不亏,白墨吃完了饭很快回房间去了,龚自强连忙打电话招集他的手下,吩咐在他出门的期间,所有的事务全部由黄毛强负责,五十万以下的生意,黄毛强可以签,日常开支三万块以下,黄毛强也可以批。最后龚自强露出他的狰狞本色道:“他妈的,谁要是不听话,搞出什么漏子,哼,我回来你们就知道了!”


而这时白墨在房间里,他那几台电脑中调出一个记录,这是他让陈纬峰在陈老刀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里装的窃听装置的录音。白墨冷静地听着陈老刀和其他人的联系,终于,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那是一个在欧洲的号码,拔通了陈老刀的电话,操着俄罗斯口音的女人用英语说:“货已到了,明天到宗元市。应该两天内就有结果。”没有等陈老刀说话,就把电话挂了。陈老刀电话里的窃听装置,仍忠实地记录了陈老刀在对方挂了电话以后,咆哮地叫骂:“妈的,现在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屌!”


白墨冷笑起来,不是人人都可以请A局的,起码对陈老刀来说,他这种控制欲很强的人,就感觉比较难受,因为他太喜欢控制别人了,而A局的人,怎么可能听陈老刀一个外行人的话呢?关了电脑,白墨对汪丽严肃地说:“收拾好东西,我的意思是,不要在这个房间里,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在明天我们离开以后。”


这一夜,白墨没有去另开一个房间,他就在房间里的小客厅,随便弄了张毯子,对于白墨来说,他十分讲究,但如果情况要他不讲究,他就是坟头也能睡一夜。而现在,就不能讲究了,因为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如果今夜汪丽出个什么状况,那可就是,前功尽毁了!他在小客厅清晰地听到汪丽的无眠,这不难理解,因为汪丽一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子,就这么加入了一个骗子集团,她如何能够不害怕?不惊惶失措?她再理性也好,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蜕去理性的外壳,女性天然的多愁善感,就全部展露出来了。


尤其是这个骗子集团,就目前来说,很明显玩得很大,玩得大到对于汪丽来讲,是不可控的程度,她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但她又无法拒绝加入,她更不知道白墨会要她去做什么事。尽管白墨说,不会要她出卖身体,但如果白墨叫她去杀人呢?


这时白墨轻轻的敲了敲门道:“还没睡吧?我想进来和你聊聊,介意吗?”汪丽抹了抹眼泪,犹豫地道:“太晚了吧?还是明天再聊吧?我,我想要睡了。”


白墨笑道:“这个很紧要的事,我也睏,非现在聊不可,你难道信不过我?小丽丽,快起来开门,别和小猪一样,一赖床上就不愿起来了。”汪丽给他调得笑了起来,只好起来给他开了门道:“哼,你才是小猪呢。”


坐在床边望着缩在被窝里的汪丽,白墨轻轻抚弄着她乌墨的秀发,汪丽并没有因为白墨的地作而受到惊怕,这一方面,她还是信得过,白墨的人品。白墨笑道:“睡不着?在担心,我不知道是干什么?在担心,我会不会让你去干你不愿做的事?或是,我们以后,会不会害人?”


汪丽瞪着大大的眼睛,眨动着睫毛点了点头,她拉着被子,望着白墨。白墨收回抚弄她头发的手,笑道:“听话,睡觉吧,你要相信我,好吗?另外,上了飞机以后,在你们安全以后,你还可以再做一次选择的,就算你选择了加入,我也会给你一个测试,你可不一定就能通过噢!睡吧,明天还有事呢,不会这么大个人,还要唱儿歌哄你吧?”


也许白墨真的看起来让汪丽觉得放心,也许听说自己还可以选择退出让她安稳了一些,总之,汪丽和白墨聊了一小会,终于把不安暂时的消融了,她实在很有些累了,毕竟今天的惊险,对于白墨来说,那是不足道,对于汪丽这么一个老实的正直人来讲,那已经是惊险万分了,她累了,她很快就睡下了。


望着她裸露在被外那截雪白的小腿,那小巧可爱的脚趾,白墨有点莫名的冲动,但他还是在心里调整了呼吸,慢慢地慢汪丽掩好被子,关了灯,掩上房门,躺回小客厅的沙发上,苦笑道:“看来得找个妞轻松一下了,不然这么下去,会变态的……”


第二天,在酒店吃完了早餐以后,白墨、汪丽和龚自强一行三人就开车去了机场。就在领取登机牌时,彭力出现了,他向龚自强出示的逮捕令,冷冷地道:“龚自强,你被捕了,你涉嫌多宗拐卖小孩,运毒,高利贷,勒索、恐吓,以及绑架还有起码七宗谋杀罪名。跟我们走一趟吧。”


白墨在边上装模作样地道:“警官,你弄错了吧,我们是搞数学的……”


彭力不耐烦地一把推开白墨道:“白博士,这不关你的们的事,你和你的助手快走吧,按你们的记录,相信你们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如何凶残,我们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才开出逮捕令的,放心,我们会给他请律师的权利,都2116年,警察不可能敢胡来的,你快走吧。”


被警察押着走了一段路,一直没有开口的龚自强突然回头道:“白博士!白博士!论文出来了,一定要给我第二署名啊!你要守信用啊!”白墨用力地点了点头,双手合拢对他道:“放心!苍天作证,只要黎曼猜想我证明出来,论文一定给你第二署名!要是黎曼猜想出来了我没给你第二署名,我不得好死!保重!”龚自强这才回过头去,警察押着他走出了候机大厅。


看着龚自强在视野里消失,彭力笑道:“你小子,骗死人不偿命啊!不过这次真的太感谢了,我们局里的常委,除我以外,一致通过,一定要给你请功!不过被我否定了,我知道你不想出名。陈老刀和龚自强,我们钉了他们多少年啊!一直没法子把他们弄下来,因为这两个家伙太狡猾了,他们一早就把帮会企业化了,而警方的取证如果犯法,法庭现在又会认为是无效的,一直钉不死他们啊,你是怎么让陈老刀三个儿女全出来指证他的?你怎么让龚自强十几年的心腹吴河出来指证他?”


白墨笑道:“我是一个骗子,骗子当然有秘密了。”


“骗子不单骗钱,还要骗色?”彭力不怀好意的调侃道。


白墨出其不意一把揽住汪丽的腰笑道:“总之,不骗老人的社保,不骗小孩的奶粉钱,不骗老实人。不过,骗无不色却是一定的。”


“保重!”彭力笑道,紧紧握了一下白墨的手,转身离去。


“喂!”白墨在彭力转身离开时叫住了他,把那张,早已过期的十六万现金支票,就是他和彭力很久以前合作破获的珠宝案的奖金,他把那张过了塑的支票扔给彭力道:“我这人很念旧的,要啥时候升不了官,复印一下放报纸上,我见到了,再来骗一次,指不定,你就能升官了。哈哈,滚吧,你这家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