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二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0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二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二章


龚自强也许能拦得住杀手,但无论如何,他却是拦不下堂堂的公安局长彭力带队的一行人的。彭力不出白墨所料,二十分钟内就到了。他到了房间门口的第一件事就叱喝龚自强:“龚老板,别说我不提醒你,你是局里挂号的人物,这位姓白的刚刚遇袭,两个保镖全死了,你们到底在搞什么!你老实交代,这姓白的是不是真的博士?你们在弄什么非法勾当?”


龚自强从没在彭力面前如此坦荡的回答:“彭局,我是在保护白博士,你请进去查,我想查过以后你决不会再问我这些问题,人家是搞数学的,数学,你懂吗?你不就会办案嘛,你还能懂数学?你别瞧不起人,我老龚现在不搞什么坏事,我专心研究数学,总之你进去查就是了,不要什么搜查令,咱堂堂正正的人,不怕你搞!”


彭力“咦”了一声,扬眉道:“龚老板,你今儿胆气很壮啊,居然挑畔起我来了?搞得好象你真的是守法市民一样?我告诉你,别给我来这一套,你还搞数学呢?你搞什么狗屁数学?你是不是算拐一个小孩能卖多少钱?姓龚的,只要让我捉到一点蛛丝马迹,你……”


“我就等着碎尸是不是?”龚自强笑了起来,他从没有在彭力面前如此得意过,这愈让他觉得,和白墨搞这个事很不错,起码腰板直了许多,他招手示意彭力跟他到边上,避开众人低声笑道:“不是我要寒碜你,彭局,这你逼我的,你把人看扁了!我告诉你,你知道什么是庞加莱猜想吗?不懂吧?你知道什么叫数学?你知道怎么做正十七边形?不懂吧?我和你说吧,你真的进去查,要有一丁点非法的玩意,不用你捉,我自个跳下去好了!”


彭力哼了一声,招手对两个警员道:“你们过来,看住这家伙,小心他等一下畏罪自杀,他再才预谋了一里弄东窗事发,就要跳楼,把这家伙看好。”龚自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毫不在乎。


“你们都在外面,刚这位龚老板说不要搜查令,好,他搞得这么君子,我们也君子一回,你们在外面看好他们,不许他们打手机,我就进去瞧瞧他们在搞什么勾当!如果真如他所说,那我就认了,一个也不带回去问话。”彭力不是没有搜查证,只是他不想让人进来,所以弄了个不太高明的籍口。


“有一位女孩子,她等一下过来,她身上带着证件,你把她弄回去,把她的证件拿了,给她父亲弄个护照,随便签到那个国家,二天,我只能给你二天。她父亲上飞机的时候,我会给你报酬的,我向来不食言。”白墨没有和彭力废话,也不打算和他商量,就这么如同上级给下级下达命令一样。


彭力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点了点头:“只要你记得你的诺言,今天就能办好。明天就能上飞机。我们,飞机场见。”说罢他就出了门外,他举着一个发夹,那上是白墨专门让汪丽走之前留下的,彭力冷冷地对龚自强说:“白博士交代,这里还应该有一个人,姓龚的,我提醒你,一个女孩,把她交出来,你是不是利用这个女孩,来拐卖儿童的?”


“荒谬!她是白博士的助手!”龚自强大笑道:“你可以去查吧,这实在太好笑了!”他可不怕彭力去查汪丽,因为汪丽从来没有进入他的生意之中,只是欠他的钱,如果这次不是要搞数学,他也不太可能亲自去找汪丽。


彭力冷笑地说:“好!你龚老板今个儿吃了大力水手的波菜还是咋了?这张嘴倒是很硬的,你给我撑!我瞧瞧你还能撑多久!”龚自强不冷不热地抬头望着天花板,他就不怕,他等着一会彭力怎么下台。


不一阵子汪丽就来了,没等她走近,彭力手下的女警就过去对她道:“你是汪丽同志吗?我们是市局的,有个案子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请这边来吧。”彭力冷笑盯着龚自强,一副等下我看你怎么死的模样。


龚自强哈哈一笑,根本就不理会彭力,这时房门打开,白墨示意龚自强进来,关上门了对他道:“怎么会捉走汪丽?研究弄了一半,现在你怎么让公安把人弄走了?搞的是哪一出戏?这么弄是不行的啊,你快想法子搞定吧……”


“我也不想啊。”龚自强翻翻三角眼,无奈地说:“那警察想要钉死我,无所不用其极。放心,他查不出什么就会放她回来的,如果我去活动的话,搞不好还会适得其反还更麻烦,你不知道警察有多恨我,呵呵,这次他们吃瘪了……”


白墨用一种无药可救的眼光望着龚自强,他摇头道:“听着,我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钉死你,我对你搞什么事也没有兴趣,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被钉死的话,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几个问题。汪丽你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感觉你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来的?”


龚自强笑道:“那是,她就欠我钱,还了几年利息,一直没还清,白博士,你带携我留名千古,我不怕和你说实话,这次要不是你要弄这个课题要人手,这丫头指不准早被我卖去香港当一楼一凤了,所以你放心,警察钉不死我。”


白墨苦笑着望着龚自强,咬牙切齿地道:“真是世无英雄!竟使竖子成名!你这脑子也能混到当大哥?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干草还是牛粪?你怎么就一点脑子也不长啊!”说完气呼呼地盯着龚自强。


龚自强给白墨说得脸上青红不定的,他不服气地道:“白博士,你搞数学就行,论出来混,你还是算了吧,我在道上混了几十年,这个还不劳你操心,放心好了,警察能从她嘴里问出个什么?难道就和你一样,问她是怎么认识我的,就能把我钉……”


话没说完,龚自强自己就觉查出不对,白墨冷笑道:“你说说吧,你在道上混了几十年, 到现在还没有死,真是祖坟的风水好啊!警察只要问她是怎么和你认识的,一问不就知道你是高利贷吗?还不能把你钉死?你真以为中国没法律?”


“那,那也不过一面之辞,他们,他能把我怎么了?”


白墨摇头道:“警察恨不恨你?要他们足够恨你,就简单了,可以把这里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带回去,慢慢的敲打!我这次让你连累了!我怎么会要你合作?我不就找只猪合作!我都到了结尾,要快的话大后天马上就可以出来的时候,我怎么就摊上你这破事!”


龚自强在边上听着白墨说“要是快的话,大后天就可以出来”结果,那可真的是心痒难搔,他拔了拔头,想想白墨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毕竟他真的在道上混过几十年的。


“白博士,你放心,你好好弄你的研究,我不会连累你的。我担保警察扣不了她多久。”龚自强说罢,拿起手机拔通了黄毛强的电话:“你去公司,把汪丽欠我们钱的借条拿了。马上去,我给财务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龚自强又打电话指挥手下,弄几辆车堵住楼下停车场的几个出口。不一会黄毛强就拔通了龚自强的手机,说是拿到了欠条,龚自强道:“你无论如何,用任何手段都好,在警察审讯之前,把这张欠条交给汪丽,并且你要看着她把它撕碎。你可以找我们在警察局内部的人,你记一下他的电话,如果你没法子,你就去找他……”说着他给了黄毛强一个手机号码。


把电话放入口袋里,龚自强笑道:“白博士,放心,你弄你的研究,我这边绝对不会连累你的,我要不是怕影响你的进度,完全可以不理警察,不是他们说我是放高利贷,我就是放高利贷的,这种事搞到最后,多数是查无实据不了了之,不过这次为了不连累你,二十万,就这么算了。”


白墨点了点头,表示对龚自强的处理很是满意,进了卧室关上房门。大约过了不到两个小时,果然汪丽就回来,白墨对她道:“你把身份证件和户口本给彭局长时,边上没有其他的人在吧?”


汪丽不敢置信地望着白墨,但过了一会,她就想通了,她点点头道:“是的,他是在还没到警察局的路上,在车上对我说把证件什么全给他,我当时在惊奇他为什么会知道我身上带了证件呢,原是是……”


白墨笑道:“接下来,警方应该会把你父亲请去协助调查,你不用担心,万事有我,对了你的欠条,搞定了吧?”汪丽这下子更是惊奇莫名了,白墨怎么好似什么都知道一样?如果说白墨是警方的人,那他怎么可能知道龚自强这边的事?


“我不是警方的人。”白墨分明读懂了她眼里的疑惑,笑道:“我是一个骗子。我只是一个骗子,而你现在,你也是了。欢迎你的加入,小丽丽。要不要拥抱一下?呵呵。”汪丽羞红了脸说:“讨厌!”但却没有一点讨厌的意思。


不过白墨也不可能真的上去揩油,因为他的原则就是不用强,如果要占女人便宜,那得她们甘心情愿,却不搞含糊不清,趁热打铁的事情,那对白墨来说,实在太没有难度了,也太没有意思,白墨可不愿意,以后弄一大堆纠缠不清的事情来让自己烦恼。


汪丽低声道:“那,那,我接着我要做什么?”她说着拔弄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却自有一种莫名的可爱,让白墨咽了一口唾液才冷静下来对她说:“下一步,准备分钱,我们这次,骗了一大笔钱,呵呵,小丽丽,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你睡卧室,我就另开一个房间好了,哈哈,你想到哪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